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二六四:冷战

二六四:冷战刘盈匆匆赶到椒房殿,见到的是满殿噤若寒蝉的宫人,和坐在殿中锦榻上哭的声嘶力竭的刘芷。~他叹了口气,上前安抚女儿。刘芷犹如见了救星,立刻贴到阿翁的怀中。在刚前的那场风暴中,她敏感的感知到阿娘的不悦,幼小的心灵正自凄惶不安,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的见了亲爱的阿翁,怎能不亲热异常。在刘盈怀中抬起头来,委屈的眯着凤眸。“究竟是怎么回事?”刘盈问道。“……先前娘娘和淮南王妃从长乐宫回来,和从前一样教着大公主说话。”菡萏斟酌着,将之前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大公主了脾气,不肯再学,娘娘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刘盈轻轻拍着刘芷的背,安抚道,“好好,你阿娘是为了你好。你莫要气她。”刘芷chouchou噎噎的,虽然听不见阿翁的话语,但在他的安抚下,已经是渐渐的停止了哭泣。“阿嫣人呢?”“娘娘一个人在寝殿里坐着,奴婢们本以为娘娘只是小脾气罢了,直到用哺食的时候,还不见娘娘出来,也不肯召人进去,这才着急了,冒着胆子请陛下回来。”刘盈点了点头,将刘芷jiao给rǔ娘,吩咐道,“仔细顾着长公主。

”自己掀开珠帘见了寝殿。蓝色的纱幕低垂,将寝殿分割出数个独置的空间。空气中渲染着苏合香的味道,刘盈直到走到最深处,才看见张嫣抱膝而坐的背影。他就觉得心中酸软,轻轻的唤了一声,“阿嫣。”张嫣伸手拭了拭眼角,不出声,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好好怎么样了?”声音带着一点浓重的鼻音。背影在天光黯淡的殿中看起来,便显得格外的清瘦萧条。明明很担心关怀女儿,却偏偏不肯低头,亲自出去看看女儿的状况。刘盈的net角就微微一翘,道,“她见阿娘不要她了,哭的很厉害。

我安抚了她,让rǔ娘抱她回去了。”“阿嫣,”“你今儿,为什么那么生气?”张嫣沉默了一会儿,方低低道,“我也不知道。我知道不是好好的错,她不过是个孩子,她已经很乖了,只是有些事情不太知道,自然就无法像我们一样着急。可是我忽然就觉得十分灰心沮丧,觉得有一种情绪堵在心里,郁郁的不出来,于是十分烦躁,一不小心,就伤到了好好。~”说话的时候,她的神情透出一点茫然来。刘盈瞧着她憔悴的眉眼,心中十分怜惜。“阿嫣,”“我知道你心里很着急,”他劝着妻子道,“可是好好毕竟还小,你不要太过有负担,否则的话,只会又折腾了好好,又折腾了你自己。

”从刘芷病以来,到如今,张嫣一直表现的很坚强。坚强的让人信服,她一定能够带着刘芷走出聋哑并生的命运,将天生耳残带来的不好之处压制到最低的地方。却忘记了,她今年也终究才十九岁。十九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十九岁的阿嫣,已经为人父母,但一直坚持着挑着一副这么沉重的担子,而且不能与人分担,她已经很是疲累,却依旧前路漫漫,一直看不到希望的曙光,这才在忧思惶急之中,猛烈的爆了出来。“其实阿嫣,”他yù言又止。

身为刘芷的父亲,他当然也希望刘芷能够过好。因此,这些年来,张嫣教着女儿net语,他一直默默支持,除了不忍干涉妻子妻子一片拳拳爱女之心之外,也是因为,他真的期望着有一天,刘芷能够学会开口说话。这个世界如是美好,他不忍唯一的女儿被隔绝在外。但是,到了如今,刘芷已经满了三岁了,却依旧没有一点点开口说话的征兆。这让他忍不住怀疑,妻子的意图不过是个美丽空想。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天生失聪的人在生之时,能够学会有意义的话语。

刘芷却是一个早慧的孩子,她能够记住所yù的色泽,物象,感知他人情绪,只独独除了,她不会开口说话。既然如此,刘盈忍不住脱口道,“好好既然已经如此,不如让她有个开心点的童年吧?”张嫣的背脊微微一僵,转头看着丈夫,一双杏眸睁的极大,“你什么意思?”眸色已经是渐渐冷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她轻轻问道。敏感的察觉到了刘盈的未尽之意,张嫣不自觉的弓起身子,摆出一种防卫的姿势,“好好这辈子也好不了了?”刘盈心痛异常,“阿嫣,我难道不想好好她好么?但是若前途渺茫,徒劳无功,还不若让她开心肆意一点。

阿嫣,你放心罢,”他去握张嫣的手,“只要有朕这个皇帝在,她这一辈子,都会过的很好。”最后一句,语气极为坚定。“好好的事情不用你管,”张嫣声音尖锐,啪的一声摔开刘盈的手,“我自然会尽心教导她。现在,”她指着寝殿动dang的珠帘,神情冷冽,如二月长陵的冰雪,“你给我出去。”“阿嫣,”刘盈十分愕然。“出去。”她拿起手边案上的书卷,狠狠的砸过去,书脊磕在刘盈的手背上,“哗啦”一声,坠落在地上。而张嫣站在原处,赤红色的凤纹锦衣,渲出一种浓烈至极的美yan,杏眸睁的极大,神情冷淡而又讥诮,“我的女儿不需要你这样的阿翁,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夫君。

”刘盈被没头没脑砸出来的书卷bī的步步bī退,最后退出殿外才停下来,站在帘下唤了几声“阿嫣”,却只听见寝殿之中一片静默,张嫣负气背过身去的背影,在烛火的拖曳下,拖的修长。“阿嫣,”他吞下喉头的苦涩,柔声道,“你若现在不开心,我现在就不扰你了。等过一阵子,我们再谈一谈。”张嫣没有答话,在空无人处,滚珠似的泪水,肆虐在她清yan淡漠的面庞。椒房殿宫人噤若寒蝉,连说话走路的声音都降到史上最低。刘芷从睡梦中醒来,见自己竟是在阿娘身边,不由惊喜异常,扑上去,拉住了张嫣的衣摆。

张嫣从呆怔中回过神来,望着刘芷,温柔的笑了笑。刘芷便亦忘记了昨日的惊惶,咯咯的笑起来,伸出手,抚mo阿娘的脸庞。张嫣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抱起女儿,轻轻道,“好好,没有关系。哪怕全天下都放弃你,阿娘也不会放弃你的。”……“皇后还没有松口么?”“大家,”菡萏将刘盈拦在寝殿门前,尴尬而不得不按着张皇后的意思转述道,“娘娘说……”“朕知道了,”刘盈淡淡苦笑,“朕自去偏殿安置。”张嫣在殿中怔怔的回过头来。自当日之事后,已经过了三日。

这三日以来,刘盈每日都在宣室殿照常处理政务,用了哺食之后,宿在椒房殿的偏殿。她其实也知道,刘盈当日那么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心思。但她身为刘芷的母亲,绝对不能允许刘盈就这么放弃了刘芷。“皇后娘娘,”辛夷急匆匆的进来,禀道,“太后娘娘召你去长乐宫。”吕后将茶盏放在身边的深紫漆案之上,出重重的一声“咄”的声音。“皇后,你好大的胆子。”张嫣跪伏在地上,展袖拜道,“儿臣不敢。”“你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么?”吕后凤眸微挑,气急反笑,“阿嫣,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说起来,你能够让陛下心甘情愿为你不碰别的嫔妃,是你的本事。我自己受过苦,看不惯男人见一个爱一个,我儿子能夫妻恩爱,我乐观其成,也不想在这方面挑你的刺。可是,阿嫣,”她的面上转为讥谑,“我容不得你仗着陛下对你的宠爱,反过来为难陛下。”日头从长乐宫的中天,渐渐向西方转移。张嫣跪在长信殿高高的殿阶之下,觉得双tuǐ已经麻木,一种久无的晕眩感觉,缠绕在脑海之间。苏摩从长信殿中出来,走到张皇后身侧,叹了口气,“太后娘娘说,皇后可以起来了。

”张嫣吃力起身,走上殿阶,“我去向太后谢恩告罪。”“娘娘,”苏摩叫住了她,“太后已经入睡了,皇后娘娘还是先回未央宫吧。”张嫣静默了一会儿,朝长信殿方向再拜了一拜,才重又起身。双tuǐ疼痛,一个站立不稳,险些跌倒在地,石楠和扶摇在一旁伺候,连忙上前搀扶,已经是红了眼眶,。“皇后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呢?”苏摩叹了口气,劝道,“太后心里疼着你呢,你只要向她服一服软,她还真能对你如何?”张嫣微笑,“多谢苏姑姑,麻烦苏姑姑伺候好母后。

”“殿下,”石楠扶着张嫣,心疼道,“奴婢让人去唤凤辇。”“别。”张嫣摇摇头,忍住了膝盖的刺痛感,走了几步,道,“还是我走一段路,再叫凤辇过来吧。”她扶着石楠和扶摇的手,艰辛的从长信殿的高台上走下来,方转过转角上了宫廊,便见前方天子仪驾步履匆匆,拥簇而来,竟是刘盈听闻了张嫣被太后责罚之事,匆匆从未央宫赶过来。见着张嫣安好,才松了口气,“阿嫣,你没事吧?”“没有。”张嫣轻轻答道,眉目神情清淡。“娘娘怎么可能没有事,”石楠就抢出声音抱怨道,“她可是在长信殿前跪了一个时辰……”“石楠。

”张嫣扬声喝止,声音带了一丝严肃。石楠受惊,自知失言。刘盈眸光带着微微痛楚之色,低低的唤了声,“阿嫣,”声音中有百转千回的意味。管升瞧着帝后之间的疏离,忍不住为刘盈不平,上前一步,用尖细的声音道,“皇后娘娘可不要要不懂大家的好处。大家不是不急着过来救娘娘,娘娘来长乐宫的时候,前殿可是正在群臣大议,宫人不敢打扰,直到得了空当,才禀报了大家。大家一得了信,可就抛下满殿群臣赶过来了。”张嫣闻言,忍不住看了刘盈一眼,正迎上刘盈漆黑的目光,对望了一会儿,才轻轻垂眸,问道,“不知道陛下匆匆赶来长乐宫,所谓何事?”刘盈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答道,“我一听说你被母后责难,就急着先赶过来,也没想做什么,只是想着先向母后求情。

”“那……你可知道,母后之所以罚我,正是为了我罔顾你的情意缘故。这时候,你若再为我求情,只怕更是火上浇油。”刘盈心中微微气苦,沉声问道,“那你如今想要如何?”我想要如何?我想要如何?张嫣在心中也同样问自己,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能对的起自己的心。只得转了口风问,“前朝出了什么事了么?”刘盈愣了一愣,答道,“是杜衡从月氏归来。”“两年前,你不是以信平侯的名义和月氏新王定下协议么。朕封杜衡是shì中,出使月氏。

如今,他从月氏回来,已经是与月氏进行过一笔jiao易,并且带回了一些西域物产。群臣正在前殿议功陈过。”“恭喜陛下。”张嫣的眸色也亮了一些,“只是,群臣正在重议大事,陛下本应在场,中途却因着臣妾的缘故匆匆离开,绛侯他们若是知道了,心中多半会觉得臣妾不贤。既然臣妾这里已经没有事了,陛下还是尽快回大殿吧。”刘盈的神色便愈不好看起来。要知道,他甫一听到张嫣受母后责难的消息,便担足了心。赶过来的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太多,此时听着张嫣的说法,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

但他终究是为了她匆匆赶过来的,却在她这儿得到如此冷待……张嫣瞧着刘盈的神情,心里轻轻一软。终究,这个男人,心里是爱重着自己的。于是微弯net角,柔声道,“当然,陛下是为了我前来,你的心意,阿嫣是知道的。”刘盈这才觉得心里平贴一些,见张嫣微微垂着螺,五官在天光阴影中一片平淡,即使彼此之间熟悉如他,竟也一时无法从她的眉眼中看出情绪来。握了她的手,低声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你慢些回未央宫。”转身吩咐身边宫人,“好好伺候着皇后娘娘。

”“诺。”张嫣站在原地,目送刘盈的背影消失在两宫之间的复道上,这才扶着扶摇的手上了凤辇。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