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二二三:闻喜

二二三:闻喜她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仿佛一张帘子,遮住视线迷离,只见了刘盈一步一步走过来,小心而缓慢,仿佛害怕惊醒了*梦,又一次唤道,“阿嫣,”再也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泪水已经是倾盆而下。刘盈闭了闭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将心爱的女子紧紧的拥在怀中,只觉得鼻子发酸,抱着阿嫣的双手也在得微微颤抖。“张嫣,”他的声音咬牙切齿,“谁准你自作主张,对我用药?”“对不住,对不住,”张嫣急急道歉,“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谁准你自己逞强一个人去了匈奴大营?”“对不住,我也不想这样的。”刘盈鼻子一酸,纵是男人,也忍不住有了点泪意,强忍住了,道,“从今以后,不准你自作主张,不准你离开我身边。”“好。”眼泪好像不听话似的掉下来,她慨然应允,“从今以后,我就当将自己栓在你身上,只要你不说不要我了,我便绝不会再离开你半步。也不让你离开我半步。”她的表现十分温顺乖巧,终于安抚得刘盈,声音渐渐缓和下来,“从今以后,不准你胡思乱想,生出离开的想法。

”她抽噎着,仰起脸,唇角却在泪眼滂沱中微微扬起来,“好。”“从今儿个以后,我若有不开心的地方,一定会先告诉你。不会让你猜我的心思,自找麻烦。”“从今以后,不准你自以为是,离开我的身边。”“好。”那一双沾染着迷蒙水雾的杏核眼眨了眨,微微喟叹,“从今儿个以后,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殷红的唇儿渐渐靠近,刚刚触上,顷刻间又分了开来,刘盈狠狠吻住妻子娇艳的红唇,碾转,痴缠,只觉得齿间的芬芳从记忆深处泛上来,与怀中的佳人合在一处,直到她终于回到自己身边,这些日子,为她担足的心思,才终于能够落下来。

可是仅仅这样一个亲吻,却是不够,不够,还不够。明明她的娇躯温顺的扣在自己的怀里,他的唇舌触尽她口中的每一个细微角落,婉转的碾磨痴缠。他还是觉得拥有她的不够。潜意识里,似乎怀着一种恐惧,惧怕在他的一个松手之后,她又将消失,如同自己过去的三个月中一样,再也找不到她的踪影。刘盈在心中轻叹一声,愈发用力扣住怀中的女子。也许,唯有将她镶到自己的骨子里去,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才能真正的合二为一,从此以后,不再牵肠挂肚,若有所失。

张嫣,你是朕命里的魔星,一辈子,无法忘记。“持已,持已,你放开我。”张嫣咿咿唔唔的挣扎,这次重逢,刘盈的激烈有些吓到了她,她从没有想到过,不过是一个区区亲吻,能够带着这么浓烈,悲伤,喜悦的情绪,仿佛抵死缠绵的高歌,席卷所有的知觉。挣脱之后,张嫣已经是气喘吁吁,双颊嫣红,杏核眸子间亦染上了一层明媚水意。眉目里原来带的一丝憔悴便被这种明艳给润泽了起来。像是带着些枯意的芙蓉花得到了水分,蓦然间从寒冬到春暖花开。“持已,”她的眼圈儿发红,唇角却微微上扬,“我好想你,从离开你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想你,有好几次我都以为我撑不下去了,可是想着你在长安等我,才能继续走下去……”刘盈怔怔的听着张嫣的话语,同时用目光珍惜的打量着怀中的佳人,三个月的风霜,让阿嫣瘦了整整一圈,落在他的怀里,显得单薄的像一抹影子,透着伶仃。

昔日一头浓密墨黑的青丝,为了扮男装掩人耳目,如今只余下齐肩长度,因为刚刚沐浴过,没有挽起,散放下来,楚楚可怜,尚带着一丝湿润水汽,好在面色看上去还不错……刘盈鼻子一酸,连忙别开头去,忍了泪意。他的阿嫣,从小从金尊玉贵里出生,在绫罗绸缎里长大,小半辈子,都没有真正不顺过什么。这一趟,究竟吃了多大的苦,才将花儿一般的女郎,硬生生折腾成如今的消瘦模样?“持已,”张嫣轻轻唤道。“我没有事的。”她努力微笑,安慰着他,“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好么?宽大的大氅罩在她的身上,愈发显的她身形瘦弱,中单连嶙峋的锁骨形状都隐隐绰绰的显露出来,唯有腹部在衣裳的遮掩下微微隆起。

等等。他的目光从张嫣踏着木屐的足上掠回去,重新落在衣裳掩映下微微隆起的腹部,一双凤眸微微睁大。恍遭雷击。其时,张嫣虽然有孕已经将近五月,但因为一路操劳,几乎没有显怀。若非刘盈对妻子的身体十分熟悉,以及仔细打量的缘故,只怕根本不能察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阿嫣,你,怀孕了?”“嗯。”张嫣的嘴角微翘,轻轻点头。“快五个月了。”“在匈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直到快要到蜀郡的时候晕眩倒下,这才诊了出来。为了这个孩子,我在羌地休养了一个多月,这才能回来。

”……刘盈神色怔怔,依旧保持在不能置信的状态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还没有对这个孩子生出欣喜的情绪,回想起前些日子阿嫣的辛苦,已是渗出一身冷汗,“你好大的胆子,”眼圈蓦的发红,过了好一会儿才能续道,“都有了孩子,还胆敢迷昏我,自己孤身一人进匈奴军营……”……回想起前一段日子,张嫣禁不住也涌起一阵委屈,“我当时也不知道么。”明明,刘盈已是声色俱厉,她的回答却透着绵意,带着淡淡的甜蜜。她便被刘盈重新狠狠的抱在怀中,感觉这个男人将脸埋在她的肩上,“阿嫣,我真的很怕,”有什么东西落下来,隔着衣裳,一时感觉不到濡湿,却有一种灼热,一直从肩膀绵延开去,染到心里。

他的声音低哑,带着一丝掩不住的后怕,“怕你再也回不来,我就这么失去了你。如果你和孩子就这么离开了我,你叫我下半辈子怎么办呢?”……一时间,她只觉得自己悲喜难辨。一种温柔的,钝痛的,喜悦的,伤感夹杂的情绪,从心底满满的泛上来,渐渐将整颗心都浸润。而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是这么静静的窝在丈夫怀中,有一种难以企及的满足。……也不知坐了多久,刘盈忽然醒过来,起身道,“阿嫣,你换件衣裳,我们去信平侯府。”张嫣怔了一怔,这才醒过神来,不免暗暗愧疚,与刘盈久别重逢的相处太过喜悦,让她在一瞬间居然忘记了阿翁与阿母,她这个做人女儿的,实在是有些不孝。

“阿翁阿母身体好么?”“还好。阿嫣,”刘盈的声音略微迟疑了一下,“我跟你说件事,你先不要着急。”张嫣的脚步顿住,回头,目光投到刘盈身上,心中微微紧起。“……自今年年初,椒房殿中的张皇后以为母侍疾的名义住在信平侯府——阿嫣,你不要担心。你阿母最近的身子的确不大好,不过后来看了你的来信之后,就好转了很多。”“我要立刻回家。”宫制辎车碌碌的行在安门大街上,动荡的黑色帷帘之下,张嫣抿了抿嘴,面上有着不住的担忧和自责,若非为了担忧离家的自己,她的阿母是金尊玉贵的长公主,理当心宽体胖,何至于卧病在榻?她倚在刘盈怀中,心思紊乱。

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的确太过于任性。只顾着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忘记了那个一直默默注视着自己的母亲,一直以来,为自己担了多少的心。心头的愧疚排山倒海而来,让她急着回到母亲身边,再唤一声鲁元一声阿母。“阿嫣,”刘盈扣紧了她的腰,大声唤道,“你不要担心,”他的声音好像是一把好听的琴弦,低低的安抚她的焦躁情绪,“一切都会好的。”张嫣点了点头。尚冠里在长乐未央二宫之中,是长安城最繁华的地界之一,贵人宅邸沿着前街林立。一辆普通的黑蓬辎车沿着尚冠前街慢慢行来,停在信平侯第之前,侯府小厮正要上前拦着,寺人上前吩咐了几句话,小厮面色变了变,恭敬的退了下去。

很快,侯府外管家张宪迎了出来,在辕下恭敬道,“不知陛下到来,侯府失了远迎。”“嗯。”辎车中传来了刘盈淡淡的声音。“让人大开中门,直接将马车驶进去。”信平侯一路门房大开,御人将辎车驾到了鲁元长公主的秋实院仪门之前才停下,公主家令涂图急忙从院中迎了上来,在车外伏拜道,“奴婢参见陛下。”听得车中一个清脆但熟悉的声音焦急的唤道“阿母”,便要掀帘跳下车来。背后传来男子的劝阻声,“慢点儿。”一只玄色夔纹衣袖的手伸出来,揽住前面女子的腰,直到侯府寺人将杌子放到车下,才放女子踩着杌子下车。

“皇后娘娘。”涂图惊呼,声音微颤,眼眸中已经是有了点水光。来人一身缃色冰纹上襦,缇色明光锦下裙,同色宽幅腰带系着,显得身姿纤瘦高挑,柳叶一般的眉毛,杏核一样的眼眸,不是信平侯府的长女张嫣又是谁?“涂姑姑,”张嫣急急问,“我阿母如今怎么样?”涂图连忙抹了泪,“公主刚刚用了摇,在房中歇下了。”眼睛却微笑起来,连忙答道,“睡前还说,她昨夜里梦到皇后娘娘了呢。张嫣抛下刘盈,拎起裙摆拾级而上,进屋的时候春华正端着食盘从内室出来,见了张嫣,险些拿不稳手中食盘,惊呼一声“皇后娘娘。

”张口结舌。外边的动静惊醒了鲁元,迷迷糊糊的喊道,“是阿嫣回来了么?”从榻上探出一只手来,打开帘子。张嫣捂了唇,泪水已经不要命一样的掉下来。不过是一年不见,阿母的手已经是见了枯瘦,就如同她憔悴的病容。“阿嫣,”见了久违的女儿,鲁元的眸光骤然间亮起来。“阿母,”张嫣已经是砰的一声跪在她的榻前,“女儿不孝,让阿母担心了。”“说什么呢。”鲁元已经是急急的揽过女儿的身子,“阿母能够见到你平安,便心满意足了。“……涂图知机,早就遣开了秋实院中婢子,院中轻悄悄的,刘盈踱到檐下游廊之上,抬头望了望天空,呈现出一种特有的绀碧色,听着屋里传来的喜极而泣的痛哭声。

心里觉得平静而又踏实。“陛下,”涂图行了一礼道,“大家,奴婢在寒山院置办了酒菜,陛下可要过去歇歇?”刘盈回过神来,“不用了。朕在这里站站就好。”。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