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十七-十八:糖心

月色清亮洒入堂中,刘盈与唐秉执棋相对而坐。唐秉执白子为先,落子于棋盘左上角,于是二人分占二角。唐秉问刘盈,“不知在太子心中,何者为华,何者为夏?”刘盈坐于案前,左手执袖,右手中指食指夹黑色木棋子,落子于棋盘之上,沉声答道,“煌煌者为华,恢恢者为夏。”十四岁韶龄少年身穿燕居白袍,头发用发带挽起,影子落在窗上,身形消瘦但沉稳有度。唐秉抚须而笑,又问,“昔日陛下与西楚霸王共争天下,项王势强而陛下势弱,然天下终为陛下所得,太子以为何也?”刘盈道,“我父曾与人言,他运筹不如留侯,抚民不如萧丞相,将兵不如淮阴侯,然能用人杰,所以得取天下。

窃以为,得天下与治天下,虽各种艰难不同,底在君臣相得四字。”说话间二人相与下了十数手,唐秉目中闪现欣赏之意,下子吃掉对方黑棋,笑道,“太子言辞端庄,棋力却并不十分高啊?”刘盈面现微红,尴尬道,“小子师从孙太傅,太傅言,弈棋之道,雕虫末技,只可颐养性情,不值得费太多心力。”——张嫣踏着木屐走过堂下,听着里面一老一少你来我往说了很久的话,会心一笑。“景娘姐姐,”她回头笑问,“你家中可有粱米(粟米)?月光下,景娘疑惑的望着她。

“嗯。”她红着脸咳了咳,“我从前在赵地的时候,家中有位老人教过制粉的法子。今天走的时候匆忙了些,就没有带妆粉,便想着自己动手。”景娘一笑,牵着她的手走到南边厨下,从封存的米缸中取了半小口袋米,回头用眼神示意问她,可是够了。“差不多了。一小斗就够了。”张嫣赧然笑道。她不敢告诉景娘自己不过只是知道,从未亲手制过,装作胸有成足的样子,与景娘细细将米舂了,倾入槽中,细细踏过十遍,再用净水淘数遍,直到槽中水见了清澈,才满意点头,又取了一个圆肚窄口大瓮出来,从井中提了半桶水进来。

井水倾入瓮中的时候飞溅出来些许,落在张嫣手背之上。她打了寒战,虽说是春日,夜里还是有些冷的。“够了够了。”水漫过了瓮中米,烛光下荡着清凌凌的光。张嫣投入二分犀池子草,封了瓮。拍了拍道,“到明儿早上,就可以继续做粉了。”月光下,景娘的眼睛闪闪发亮,又是稀奇,又是欢喜。女子爱俏,乃是天性。纵是天生喑哑,古往今来,也没有一个女人不对妆容粉饰有着极大的兴趣,景娘自然也不例外。“怎么?”张嫣翘唇一笑,“景娘姐姐不信我?”景娘忙摇摇头,怕她难过。

“明个儿你见了就知了。”张嫣也不在意,微微仰起下颔,粲亮的眼中有些小小的自得,“不是我夸耀,你们用的那些粉我都不爱,待明儿制出了,景娘姐姐要喜欢我也送你点儿?”饶是景娘心灵手巧,也猜不到张嫣说的你们用的脂粉我都不爱,指的是这个时代脂粉她都看不上眼,只以为是张嫣出身富贵不肯用市井糙粉,事实上,她觑着张嫣小小的个儿,实在有些半信半疑,不过——她抿嘴笑笑,安慰自己,人家出身富贵,也许真的见多识广来着?便是真的糟了,也不过当陪小女孩玩了一个晚上的游戏。

堂上,“孙叔通行事诡诈,这话说的更不着道理。”唐秉哼了一声,略微不屑。“先生,”刘盈声音略带了不悦,“孙先生为太子太傅,才学渊博,教我良多,又为大汉制定礼仪宗法,是社稷臣。先生不该失了敬意。”唐秉看了他一会儿,忽而哈哈大笑,拍案道,“好,好,”“我倒没有料到,孙叔通居然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弟子。”他语调甚奇,却又掩不住欣慰,“不过这样也好。——太子不信么?”唐秉意味深长,举手道,“请继续。”刘盈心中清明,落子如飞,当黑子吃掉唐秉一大片白棋的时候,他拱手笑道,“承先生让。

”唐秉微笑,“是要相让。”刘盈愕然再看,却见提掉一片白子之后,盘上形势又变,黑子形势并未变明朗,反而隐隐被压制。“太子可知,棋之一道,虽为小节,”唐秉悠然道,“却能让人学着戒去浮躁,目光洞远。——而这些,都是为储君该习的事物。”刘盈这才知晓唐秉正在借棋点化于己,越发肃然。“白日里玩的疯,弄得头发也脏了。”灶下,张嫣解开一头青丝,映衬着炉火回头笑道,“景娘姐姐再给我拿两个鸡蛋可好?”景娘也不问她要来做什么,回头从鸡窝子里淘了两个来递给她,尚余着丝热。

张嫣洗干净了,小心的磕在陶缶中,只沥下来蛋清,“余的黄,再加两个蛋,待会还可以做糖心蛋当夜宵。”景娘无言的看着她。灶上水温了,倾入铜盆之中,掺入适才的淘米水,将青丝沥洗干净,用蛋清抹了头发,再用清水清过,张嫣用巾子将头发包起,笑眯眯道,“果然舒爽多了。”“若太子他日得继君位,太子认为,你遵行的治国之道该是什么?”刘盈将棋子擒在腮边思考,他的心思已经不再放在棋盘之上,良久,他为难道,“父皇春秋尚盛,我还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我少时遭遇战乱,见惯民生困苦,我并不强求治国之道,只盼能让百姓渐渐富足安乐,不再受战乱之苦。”“这就够了。”唐秉扣反棋盘,起身道,“天色已经不早,太子回去歇息吧。明日,明日老儿会告诉你我的答案。”刘盈踏出堂来,望向东厢,见二楼厢房中一片寂静,烛火熄灭,猜到张嫣定是忍不住寂寞自个儿溜出来了。于是提了灯笼行走在院落中,忽听得南边厨下传来少女娇憨的声音,“嗯,待水微滚了,就加些苦酒(醋),等水开了,再打个蛋慢慢放进去就好,小心不要把蛋黄弄破了。

”“嗯,嗯,等等将刚用剩的蛋黄也放进去。看起来像不像双簧蛋?”他踏进厨房,见圆头灶后,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屏声敛气,专心致志的打蛋。灶上置着陶釜,釜下禾材噼里啪啦的烧着,不由好奇问道,“你们在做什么呢?”“啊,”张嫣抬起头,笑弯了眉眼,“我再教景娘姐姐做糖心蛋哦?等做好了,舅舅也尝一尝吧?”说话间,蛋清渐渐凝固,蛋黄也转成好看的溏黄色,张嫣惊叫道,“好了,好了,可以捞起来了。”“可是,”景娘神态迟疑,用眼神问道,“蛋还没有熟透啊。

”“糖心蛋本来就不需要全熟的,”张嫣跳脚道,“五分熟五分不熟的时候,一口咬下去,蛋黄汁液流出来,可好吃了。”景娘连忙执漆勺将蛋捞入食盒内。“真可惜,”张嫣用竹奢戳了戳糖心蛋的表面,“煮老了,现在只能叫做荷包蛋。”景娘扑哧一笑,还别说,这蛋的样子还真有些像荷包。她转身,又取了一枚鸡蛋,轻轻磕在碗沿。这一回,赶在蛋老了之前捞起,置于另一个食盒中。两人瞧着两个做好的蛋面面相觑,最后张嫣俱都捧到刘盈面前,递上竹奢,笑盈盈道,“舅舅尝尝哪个好吃些。

”刘盈好奇的瞧着这种没见过的吃食,用竹奢夹着翻身,见蛋呈清白溏黄的颜色,热度透过食盒暖手。本来觉得腹中并无饿意,闻了食物的香味忽然觉得食欲大动。他先尝了一口荷包蛋,放下,再夹起糖心蛋,置入口中,顿觉入口鲜嫩,果然比先前煮老了的要味美许多。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前者咬了一口就放下,后者却被吃完,答案已经很明显。围着灶吃完了热腾腾的糖心蛋,张嫣微微打了个嗝,顿觉酒足饭饱,眼睛有些睁不开了。刘盈起身笑道,“景娘,我这个甥女儿自幼精灵调皮,花样儿又多,让府上破费不少。

我身为舅父,本该为她赔偿。不过我身上没有余钱的,只有一枚马蹄金,还请你代唐先生收下。”景娘怔了一怔,摇头不肯收钱。刘盈便道,“你便收下,也好让我安心一些。”他转过身来,走到张嫣身边,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起来啦。回房去睡。”“呜,”张嫣抱怨道,“你又敲我,总有一天会把我敲笨了。”“笨点好。”刘盈嗤笑道,“笨点少烦神。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那……什么糖心蛋?”“我不会啊,”张嫣气馁道,不过马上又翘起尾巴,“不过我会尝。我的嘴可刁的很哦。

不是极品美食打不住它。”果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大小姐,刘盈淡淡微笑,不过,好在他姐夫养的起。***好吧,我承认,所谓糖心蛋,似乎应该叫做荷包蛋。不过我总记得大一的时候在偏僻校区,食堂师傅做的蛋,那时候只要过去刷个一块钱,说一声煎个糖心蛋,师傅就给你煎出来放在碟中,一咬下去——好捏,不说了。从前,我的梦想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我的梦想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开门看到粉红票。O(∩_∩)o…,现在PK榜上名次不稳,大约已经名落孙山,so,有票的同志就支援则个吧。

我们来铺一条粉红粉红的道路,一直铺到可爱阿嫣的婚礼啊婚礼。Ne?你问我新郎是谁?囧。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