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第三卷:玲珑骰子安红豆 一九三:折花(下)

三尺见方的坐榻上,男子与少女娇躯交缠,高大的男子,娇小的少女,一个肌肤是微黑的麦色,一个如霜雪般洁白,对比强烈。榻上平日里只铺了一层薄薄的绨,张嫣躺在上头,只觉得背上硌的慌,转过头去,避开刘盈落在颊上的亲吻,柳眉轻蹙,抽噎出声,眼泪慢慢落下来,那力气却比之前散漫了。刘盈的吻流连而下,停在那串泪珠旁边,顿了一顿。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少女的芙蕖娇颜,轻轻道,“阿嫣,不是每一次,你哭一哭就能解决问题的。”阿嫣,我也会痛,也会想要一些什么,来弥补心中愈来愈大的空洞,才能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你知不知道?他愈想愈恨,隔着心衣,狠狠的咬了她的胸前一口。

张嫣惊呼一声,忍不住用手遮挡含胸,又羞又恼,伸出长腿想要蹬他,那脸上的哭泣却便忘记了。真是个又可爱又可恨的小妖精,他恨恨的想,却总是忍不住念着她的好。要怎么样,才能留住她的脚步,让她心甘情愿的陪在自己身边呢?他忽然想起了前些天买的那匹胭脂马。那样剽悍年少,桀骜难驯的一匹马,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却只和飞云处的下来。在同一间马厩里,最开始的时候,总是相互不服气,嘶鸣着想要挑衅彼此。却偏偏不打不相识,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听得下头人说起,已经是见着情意绵绵了。

他抱起榻上少女轻盈的身体,挥开锦绣帘幕。走入内室,将她放在挂着缁色素纹织锦四阿帐的卧床之上。张嫣一脚蹬开他,将一旁的天蓝色被衾胡乱裹在身上,缩进床的里侧,看着他带着淡淡**的凤眸,忍不住狐疑问道。“你又用了春药了?”刘盈身体微微一僵。苦笑道,“阿嫣,你就这么对自己没信心?”无需什么春药,只要你在这儿。就能吸引我所有的视线和思绪。她颊上绯红,啐道,“我才不需要什么劳什子信心。只要你现在放我走就好了。”刘盈微笑,“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

可能么?”他再不懂得女儿心,也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还半途而废的话。只怕阿嫣真个羞愤,此后便再也不愿见他。他覆住少女,同时亲吻她精致的锁骨。他已经没有后路可以退了。“我们总是似乎在相互错过。”被衾在挣扎中落下来,连同一件件衣裳。和喃喃的在耳边依稀的声音,“阿嫣。我不想再后悔。今日之后,我给你赔罪。但是,至少在现在,无论你如何哭闹,我都不会放手的。”阿嫣的肌肤好像三月的梨花蕊,娇弱而敏感,抚过的时候,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刘盈怜惜不已,力道放的极轻,唇不经意擦过她的耳垂的时候,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刘盈敏锐的察觉到,凝神去看。帐中暗暗的天光下,阿嫣的耳垂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肉粉色色泽,情动的时候,有一种晶莹剔透的错觉。之上一粒胭脂米痣,经过口水的润泽,愈发显得明媚鲜艳,仿佛将滴欲滴的一滴血。刘盈只觉惊心动魄,一时间,连呼吸都慢下来,低下头去,含住她晶莹剔透的耳垂,满意的听见颤抖的不成模样的少女小声的惊喘之声。轻轻的啮咬着其上凸起的那粒胭脂米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喉中逸出了细细的呻吟。

睁开双眼,染上淡淡迷离。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张嫣心中狐疑。她与刘盈在一起相处了太长岁月。从六岁第一次见到他起,到如今,整整十年的岁月中。可以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个男人。她所认识的那个刘盈,一直以来,对她都维持着一分中平的,温煦的架子,几乎从不曾有轻佻肆意的时候。纵然是在天一阁那个靡乱的夜晚,最情动的时候,依旧留着一分属于长辈身份的放不下来的分寸。但是,现在的刘盈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竟有些让她生出了这真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人么的感觉来。

这其中的分别,怎么说呢?像是终于放开了心中的枷锁,在从前的中平持正之外,竟也露出一份放浪形骸来。如果说,从前的自己在他心中的定位更多的是一个外甥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能够将自己当做一个十足十的可以调戏可以上床的女人。在千里之外遥远的长安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他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她这样想着,思绪便不知不觉的散到了别处,忽然觉得胸前一凉,身上最后一件衣裳也被扯落下来。“刘盈,”张嫣终于心中生出一丝惧意,蜷起身子,放软了声音求道,“你放过我吧?”她抬起头,露出一张泫然欲泣的脸,怯生生的道,“我跟你回长安,我也不再乱跑了。

这一次,你就放了我吧?”少女玉体横陈,躺在靛色的床单上,想要伸手抱膝,遮住美丽的风景,却没有察觉早已露出的圆润肩头,和晶莹脚趾,天然而带了一丝青涩的魅惑——这样的美景令刘盈屏息,只怕惊散了绮梦,轻轻应道,“好。”张嫣大喜,还没有流畅的感受劫后余生的感觉,身上的男子又俯下身,啃了她的锁骨一口。笑容僵在她的唇角,随即愤然,“你不是答应了么?”炙热的亲吻落在她的肩头,灼出一朵朵盛放的桃花。刘盈漫不经心的答道,“我只是答应你回长安,什么时候答应放你了?”抱着心爱的女孩,他早已情动,身体发烫,手也沿着少女的肩头,一路抚过软玉温香。

平坦的小腹,不盈一握的腰肢,渐渐的向下滑过去,“阿嫣,你真的太单纯,难道还以为。面对这样的一个美丽的你。有哪个男人,能够停下脚步?”“喂,”张嫣慌乱喊道,“姓刘的。你不要乱来。”“唔——”她的指甲,深深的掐在刘盈的背上。浑身抖颤犹如风中落叶。她甚至能够感觉的到他手上因为勤练骑射而生成的茧子,身体上的刺激。远远超过她的想象,浑身颤抖,不成语言。许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她的身体紧绷,虽显出一分泥泞,却狭窄的很。刘盈一边在她耳边喃喃唤她的名字,哄着她,一边亲吻她的香肩。

只觉得阿嫣的身体,好像开在最美好春日的白兰花,雪白娇嫩。仿佛稍微用一些力,便会被弄伤了。他始终记得。这是他念兹在兹,喜之悦之的阿嫣,是他将恐将惧,惟予与汝的阿嫣,不愿她在事后不要太发脾气,按捺下自己勃发的**,费了十分心力取悦仔细。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得溪水开始渐渐泛上来。低头看,阿嫣微微屈膝,躺在身下,像一只迷茫的小兽,一双杏核一样的眼眸雾蒙蒙的。刘盈看的心中爱极,越发在她耳边说了一些甜言胡乱话语。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懂。

少女的年轻身体慢慢打开,泛着动人的浅红色泽。花朵在**的滋润下盛开,妖娆如罂粟摇曳,花心绽开,渗出点点滴滴的花蜜,芳香迷人。呼吸也慢慢急促起来,嘤咛出声,浑身发软,没有一丝力气。她在迷蒙之中,似乎感觉到身下双腿被人分开,心中一惊,顿时从沉沦之中清醒过来,知道若是再不阻止,便再也无法回头了。用尽全身力气掐在刘盈的肩膀之上,拼尽最后一丝理智,喊了一声,“舅舅。”声音清脆。身上的男子动作微微一顿。“你现在记得,我该叫你一声舅舅了?”她笑的冷诮,“我的舅舅大人,你不是最守礼,将礼法看的大如天么?可是天下人都知道我是你外甥女,如今你行此悖逆之事,便不怕他日遭人非议么?”他和她之间的舅甥关系,是一柄双刃剑。

在每次彼此疏远的时候,想起来,就会心软原谅;却在每一次即将擦枪走火的时候,将对方伤的体无完肤。在那一夜长乐宫的天一阁,在春酒春香的发酵下,他都能够断然推开自己。何况于眼下?这一次也将这样收场吧。她这么想着,合拢了**修长的双腿,同时别过脸去,一时间只觉得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松懈下来,分不清倾袭上心头的是释然,还是悲伤。再蓬勃的感情,只要浇下这么一瓢冷水,就会冰释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她已经习惯了,谢幕之后,在热闹之后迎接孤独,在富丽堂皇的殿堂里头,抱着自己的膝盖独自疗伤。

只是,鼻子还是有一点发酸。就在眼泪快要忍不住流出来的时候,忽然觉得腰上一紧,被那个男人重新带回到面前。“你……”愕然回头。仿佛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让她几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刘盈却在她的惊愕和挣扎中亲了亲她,同时用缓慢而坚定的力量重新分开她的双腿。因为勃发的**,他的额上也染了一层汗,发上带了一丝湿意,却很奇异的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魅力,双眸注视着她,黑的沉静,“阿嫣,也许,你说的都是对的。”话音沙哑,低沉。“可是,既然我下定决心为你来到这里,便不会有任何的理由让我停住脚步……阿嫣,如果说,得到你的身体能够留住你,那么就算是真的会遭天谴,这一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做下去。

”好像什么长久以来的认知被打破,又像是他锵然有力的承诺震撼了心魂,她茫然无措,听见这个男人在自己耳边说,“今儿个,你就算叫上一百声舅舅,我都不会放了你。”亲昵的吮吻着她的唇,声音喃喃,“如果真的要遭报应的话,你陪我一起吧。”挺身长驱而入。她闷哼一声,好像一阵霹雳劈到身体最深处,眉头紧皱,面色发白。好像刘盈在她耳边喃喃安抚,一遍又一遍的叫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哭,只是弓起背,将脚趾屈起到极处,才能稍微抵制住尖锐的疼痛。

“等等就不疼了。”痛觉清晰的提醒着她,有另一个人进入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温暖而矜持,刘盈抚慰她道,“阿嫣,放轻松。不然你会更不好过一点的。”她恨的将指甲深深的掐到这个男人的背上,留下殷殷的血痕。年少夫妻,初亲近,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又动作起来,两个人好像盘旋在羊肠小道之上,曲曲折折,紧窒逼仄。山穷水尽之际,刘盈停下脚步,俯身亲吻她的脸颊,颈项,锁骨,沿着她的背脊一遍又一遍的安抚。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阿嫣。

”好像蕴含着一直以来的爱意。张嫣眨了眨眼睛,在他的安抚中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身体松弛下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调整自己的姿势,让自己好过一些。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爱这个男人,还是恨他。又或者,爱恨都有。快感在血色的痛楚中妖异攀升,**像是漫天的野火,一时间焚烧了整个草原。她觉得自己像是一株藤蔓,附生在苍天大树之上,根相盘桓,枝叶交接。刘盈的凤眸因为极度的快意而微微眯起,亲昵道,“阿嫣,你挺一挺腰。”她没有回应,却依照他所言,微微摇摆腰际,初始颇为生疏,很快的就配合上他的节奏。

不知道什么时候,双腿也缠住了刘盈的腰际,两个人在相互合作的情况下互相探索彼此的身体,剥去了一切世俗的关系,还回本源,不过是一对互相吸引的男女。刘盈欢喜异常,双眸发亮,亲吻着她的眼睑,赞道,“阿嫣,你真棒。”张嫣却恨恨的哼了一声,亮出了自己的爪子,狠狠的在他先前的伤处咬了一口。她咬的力道不轻,刘盈却不觉疼痛,舒畅的笑声从他的喉咙中逸出来。她睁开眼睛,看见他近在面前的脸,汗水一滴滴从他的额上落下来,透出一种隐忍的欢愉,明明隐忍到极限,却从骨子里透出欢愉。

从她的身体上得到的欢愉。汗水在两个人的肌肤上肆意奔腾,当痛楚渐渐褪去,一头青丝在身后轻轻摇曳,带着一种奇异的韵律。在某些瞬间,仿佛触到了被引爆的基点,张嫣忍不住启唇娇吟,声音似哭似笑,带着一点绵软甜润。从堂上到室内,一地的衣裳。玄色的罗帐之中,两个人引颈交缠,影子落在罗帐之上,仿佛亘古在一起的缠绵。然后,身体里一下撞击,仿佛撞到了最深处,张嫣但觉得眼前冒起了缤纷的火花,五颜六色的色彩,缤纷旋转着落下,让她全身抽搐,不知所措,只得死死的攀附住了刘盈。

——共44字,11年月日修。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