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167:愿赌

本章,可能有虐,慎入!很多年前或者说很多年以后,她曾经来过安陵,作为一个看客,看着经历了两千年漫长时光的陵墓,在夕阳西下静默横亘的沧桑。他曾经对她允诺,此生生同衾,死同穴。那所谓的同穴,便指的是这座安陵了。西汉古制,帝后同陵不同寝,如果没有意外,百年之后,他们会共同葬在这尚未建好的陵寝,隔着一个百步的距离相望。无论生前或是身后,仿佛,他们一直都是咫尺天涯。安陵上,一阵夜风吹过来,张嫣微微呻吟了一声,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她这一整天,精神都不是太好。直到喝完了那碗桂浆粥,才好过了一些。适才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情绪极度紧绷,根本注意不到自己的身体,现在渐渐平静下来,隐隐的腹痛便又清晰起来,不会刻骨,却是摆脱不了的缠绵。“怎么?”刘盈瞧出她的萎靡,于是担忧问道,“难不成,又是信事来了?”她点点头。太医曾叮嘱她信期保养的几条要则,其中便有不得大喜大悲,她今天一天的情绪却都在走钢丝,若是荼蘼知道,一定又要说她不爱惜自己了。少年人总是仗着年轻,不自觉的挥霍。

到了年暮,回头望当年的青春,才觉得莽撞。“算日子。不当是这时候啊?”刘盈奇道,伸手去握她的手,果然是凉地。呃,她的信期,他一直心中都记得么?她一时间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闷闷道,“太医说,信事初来的这两年会有一些紊乱,也是正常的。我体质偏寒,可能会有一些疼痛,不过也没有太大关系。16K只要……”嫁人生子之后,自然也就好了。她早已嫁人,生子却遥遥无期。正有些怨艾。忽觉身上微微一暖,是刘盈解下氅衣,为她披在身上,细细系好结带。

“我不用。”她微微挣扎了一下。“乖,听话。”刘盈拢住她的手,替她搓暖,“是我不好,大半夜地把你拉到安陵来。却没想你身子娇弱,受不住冷。说到底,我是男子。总要比你耐寒一些。”“你也知道你今天莽撞啊。”张嫣忍不住扬高声音道,“身为一国君主,大半夜的在宫中纵马,一个从人都不带。出城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待到明天,朝中那些谏议大夫一定会参你不修君仪,你等着被一群人追吧。”她一直以为他是最循规蹈矩方正的,却不曾想,有一天,也会做出这样莽撞冲动的事情来。

刘盈回首瞧了瞧长安,豪迈笑道,“既然都已经在这儿了。明日事情就留给明日忧烦吧。”今天晚上,他只想暂时将那座繁华深重的未央宫抛在身后,安静的不做那个朝堂上的皇帝,而只做为他自己。飞云在远处地桑树下刨着蹄子,啃着树下带着水露的青草,它是训练有素的御马。不得主人召唤。也不会随便抛开。“阿嫣,”刘盈牵着她的手。站在树下,听着飞云打响鼻的声音,忽得道,“你说,为什么朕明明真心好好待身边每一个人,最后还是造成这样惨烈的结局?”他的目光有一些迷茫,有一些痛楚。

今天晚上,王珑久病后去世,阿嫣受了算计所以愤慨,但其实,他也被伤的很重。王珑设计了今夜之事,想要对付阿嫣,但是,她也在自己心头将那个已经平复了一些的伤疤又挖了出来,隐隐作痛。张嫣微微一笑,“陛下不妨去问问太后,当初,她为什么不和戚夫人和睦相处?陛下又不防问问自己,嗯,就算再和赵隐王兄弟情深,你肯不肯将这皇位拱手相让呢?本来就是注定的。太后再怎么出格,陛下还是会原谅她,因为她是你地母亲。王珑做恶身死,你依旧让她下葬妃园,因为她到底曾是你的枕边人。

可是对我们而言,彼此只是陌生人罢了,不,我们连陌生人都算不上,而是敌人,又怎么能够真正的和睦相处?”张嫣抬头,直视着刘盈震惊的眼眸,忽然有一种豁然开朗地痛快感觉。阿母曾经说过,有些事情,他到底不是自己,就算存心体恤,思维也有盲点,不能事事为你想到。他是土生土长的汉朝人,自幼所见所习就是男子可三妻四妾的观点,并习惯性的认为身后的女子也默认。再受挫折,他也永远只会在这个圈子里找解决的法子,而不会走出这个圈子去思考。

阿母说,如果他让你委屈了,你不要憋在心里头,委屈到死他也看不到。你就该直接砸在他脑袋上,把他砸醒。然后他才会去听,去想,去面对,去反思,如果他能够为你做到,那么他会努力做的。那么,她就冒一次险,好好的砸醒他,让他无法再装聋作哑地躲避。“刘盈,不是天底下的人都和你一样是圣人,就算是圣人,也不是什么都能忍下的。彼此无情感基础,踩着对方上位的奖赏又太诱惑,没有一个女人,会真正安于贤良淑德。如果说君恩就像一块饼,本来有没有足够的规则要求公平划分,每个人就会都想挤掉别人的份来占地大一些。

你纳一个女子进未央宫,是如此。纳千万个人进来,亦是如此。”她抬头,直视着刘盈,目光晶亮,声音温柔而又甜美“你是不是想要问。我是否也这样想。”“是地。而且很抱歉,我想要的更多,因为我连分都不愿意跟人分。我连一件衣裳都不愿意穿别人穿过地,凭什么要我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我最恨的就是你,”她忽然跳起来。捶打着他的胸肢道,“居然让我陷入与这种人为伍争夺的境地。甚至,你还开口让我去照顾王珑。”“见鬼地照顾。她敢让我照顾,我还不敢照顾她呢?要是我经手一样东西,都让她诬赖上我,我怎么办?你立我为后,却又根本不碰我,你知不知道。

未央宫中有多少妃嫔心中有念要将我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拉下马来?”她被他钳住双手,并将自己按在他的胸怀,于是干脆放弃挣扎,贴在他的胸襟上,“我一直在对你微笑,你就以为我真的安乐无忧么?我其实也会害怕,怕你有一天忽然对我说,你不要我了。”天地静谧,还余她微微饮泣的声音。刘盈将她软软的身躯拥在怀里,面容微微做苦。眸光却很肃然,在思考阿嫣的话语。在他怀中哭久了,她打了个嗝,换了一个姿势。只觉得困意依稀,忽听得刘盈温柔地声音,慢慢道,“阿嫣,当日那个承诺,算了吧。

”“你说什么?”她骤然抬起头来,震惊无言。她赌输了么?他觉得她太离经叛道,太贪心务得了么?他终于如她所惧。说不要她了么?“阿嫣,你不要太胡思乱想,”头上,刘盈叹道,“我不是不要你,只是我忽然发现。我要不起了。”“我本来以为。我能够留住你的,”用世上最尊崇的地位和最富足的生活。“现在却发现,你想要的,我根本给不起。”“那么,”他犹豫了半响,终于出口道,“我放你走,去找一个能够给的起你想要的东西的人。”“你什么意思?”张嫣问道,“你看重那些丁八子王美人,多过于我么?”“不关她们的事。

”刘盈温言道,“只是我罢了。其实,”他望着她,眸光伤感,“本就是我早该放手的,却因为实在舍不得,强留了你下来。上一次……,我便知道,你已经长大了,你会慢慢地想要爱,要宠,这些,”他强调道,“都是我这个做舅舅的给不起的。”“什么舅舅,”张嫣怒道,“你随便去路上问一个人,都会说,当今皇帝陛下明媒正娶的皇后是宣平侯女嫣。你是我地夫君,夫妇敦伦,天经地义,我才不信那些有想没的。她踮着脚,胡乱的亲吻着男子的颊唇。刘盈不忍她为难,于是微微弯下腰来。

“阿……”嫣,他张口要唤她,而一只漂亮的丁香舌头便蹿进去,他吃了一惊。终于经不住诱惑,去追逐着那只精灵。他本以为一辈子不可以的,可是为了留下她,他终究还是打破了自己的原则一线,想去试一试。怀抱很温暖,他的心却慢慢往下沉。他抱住阿嫣,将她放下来,叹道,“阿嫣,放弃吧。”张嫣哇地一声哭了,“你就是欺负我。”刘盈看着她在夜空之下蹲在地上,抱着膝尽情的哭泣。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是疼的,她这般的哭泣,只是为了自己不肯真正的“欺负”她。

但为了安抚她,他只能学着尽力微笑抱着她,“乖女孩,不要哭了。”他抚摩着她地青丝。张嫣分明感觉到,一滴冰凉地泪水,落到了自己的颈窝之中。“父皇和母后从前在家乡,虽不能说恩爱,也能好好守在一起过日子。后来,父皇做了皇帝,家里尊贵了,反而却和母亲僵化起来,好像生死仇寇。阿嫣,我不想和你走到相看成仇地地步。”如果,注定有那么一天,那么,我宁愿在这个时侯送走你。至少,很多年后,当你垂垂老矣,想起我来,能够说,“我有一个舅舅,他曾经对我很好很好。

”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我是真的真的很想把你留在身边,守侯着你的笑容,看上一辈子也不厌。可是看起来我还是做不到,因为我,你才会总是哭泣。”刘盈闭了闭眼,道,“既然你在我身边得不到快乐,那么,我放你走。”“你,”张嫣一时间只觉得哀莫大于心死,“你宁愿不要我,也不愿意亲亲我么?”刘盈摇摇头,看着她的娇颜,一枝梨花春带雨,若能得此不销魂。“阿嫣,你不要怀疑,如果可以,我是真的原意把一切你想要的捧给你的。但惟有如此,不能。

”“阿嫣,你瞧,你还小,以后,你会吃很多很多的米,走过很多很多的桥,看过很多很多的花。”他笑着劝道。“可是,”张嫣抬起头来,望着他,神情认真,“却偏偏只爱一个对我很好的男人。”嗯,坚持到这里的人,不许砸人。望天。我都不敢求粉红票鸟。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