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139:未旦

决定回头修改一下前章,先把这一章发了。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嗯。与前章稍稍有点不合,以此章为准。惠帝五年春太仆准备了三月之后,皇帝的骑驾卤簿方从宣平门出长安,度灞水,过芷阳、新丰、华县、华阴、经桃林塞出函谷关,东至洛阳。驰道宽三丈,路旁遍植青松,马车在道上驰驾,速度平稳。

十六长寿幢、紫幢、霓幢、羽葆幢之后,是皇帝的御车,其后皇后所居之车中,鲁元放下车帘,也隔开看往路边风景的目光,喟叹道,“真是好久没回沛县了。 ”“阿嫣大概不会懂母亲的心情,”她望了倚在车中正座的女儿,怅然道,“你少年便身贵,从不曾混迹于乡野之间,亦从未来过沛县,只怕要看母亲的笑话了。”“母亲说哪里话。”张嫣扔了一颗梅子到口中,又抿了一口茶,“沛县是陛下和阿母共同出生的地方,嫣儿也很想去看一看呢。再说了,陛下不也是体谅阿母的思乡之情,才力主阿母一同同行么。

”鲁元于是便笑了,“是啊。”神情柔软,“可惜,母后年纪大了,不能与我们同来。否则,我们一家人才叫真正团聚呢。 ”“皇后娘娘,长公主,”侍卫来到车前,禀道,“陛下命臣来告知。车过洛阳,便要下驰道了,关东之地的道路远不如驰道平整,车行可能会有些颠簸,皇后与长公主见谅。”不一会儿。解忧探头出来,笑道,“皇后娘娘说知道了。代为谢过将军。”只听车轮砰的一声颠簸,骑驾转入黄沙道,扬起漫漫尘土。这一日,天色将晚,圣驾便在内黄县道旁乡亭歇宿。

乡亭中早得了帝驾一行地知会,扫榻相待。虽然惠帝先前便申明过。此行不过是私人巡幸,沿途各处不得铺张迎送。 但各地官守下人又怎敢真的简朴以待,虽只是一个小小乡亭,仓促之间,竟也将亭中客院住房布置的颇为齐整。既然先前知会的人并没有额外的嘱咐,亭长自然是将正中大院安排给了陛下与皇后居止,鲁元长公主独居一间小院,随行各位王侯大臣,各按爵位官职依次以降分配住房,随行侍卫仪仗。则只能委屈,七八人同住一间通房了。后院之中洗去一路风尘,张嫣换上寝衣,随口问道。

“陛下如今在做什么?”“启禀皇后娘娘,”小黄门欠了欠身,禀道,“赵王友,代王恒,吴王濞,并齐王世子襄,以及东郡郡守。 此处内黄县令都赶来参见陛下,现在,陛下大约在在前堂接见他们。”“哦。”张嫣点点头,表示知晓,忽然听屋外有人道,“姐姐安好。”声音怪腔怪调。不由沉下脸来。道,“谁在外头?”荼蘼探出门张望。回来笑嘻嘻道,“娘娘,是亭中一个小媳妇养地鹦鹉,挂在廊上,会说人话儿,适才那句话便是它说的。咱们可要要来看看解闷?”张嫣正是略觉得无聊,于是颔首道,“让她提溜过来看看吧。

”刘盈回来的时候,便见一个青衣民妇拘谨而立,解说道,“皇后娘娘,这只鹦鹉是小儿在田野间玩耍时候捉回来的,平日里教它说话,倒也有些伶俐。 挺讨人喜欢的,娘娘若是喜欢,便送给娘娘吧。”“免了。”张嫣抬头望了一眼,似笑非笑,“君子不夺人所爱。我不过是逗弄一番,一会儿便还给你们。若是让你家里孩子不舍,可不是我的罪过。”笼中的鹦鹉火爆的叫了一句,“美人姐姐真漂亮。”上下跳跃着,愤恨地瞪着美貌的少女,张嫣忒是促狭,瞅着它长长的尾巴,便偷偷的捉上一把。

虎皮鹦鹉左支右绌,然而竹编的笼子腾挪的地方实在太小,躲过了东面,便凑到了西面,竟是四下皆兵。少女另一只手上却抓了把松子,见它生气了,便丢一颗进去。 左手捉尾巴,右手喂松子,玩的不亦乐乎。鹦鹉被她逗的不行,待要不食嗟来之食,但松子味美,又实在舍不得,忍不住啾啾叫唤抗议。刘盈摇摇头,唤道,“阿嫣。”“嗯?”张嫣回身应道。房中宫人以及乡亭民妇这才发现刘盈回来,连忙回身揖拜,“参见陛下。”忽听得哎呀一声。原来,因张嫣分神,鹦鹉鸟便抓着机会,狠狠的在她葱白秀气的指尖上咬了一口。

张嫣微微蹙眉,缩回了手。年轻媳妇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向刘盈与张嫣磕头,口中求道,“民妇万死。”“不碍地。 ”张嫣摇摇头道,“是我自己逗它逗过了头,它咬的也不狠,连血都没个一滴。嗯,你们带着鸟儿下去吧。”因他已然回来,她便没心思再理会其他事情,只是望着他微笑。刘盈亦瞧着她,忽的道,“那只鹦鹉倒有眼光,果然是个美人儿。”张嫣被他说的呀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竟是有些手足无措。“无事吧?”他走上前来,查看她地指尖。。。见确实连红肿都没有,便又板脸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每次里将头发擦干,再去做旁的事。

你总是当耳旁风,到上了年纪,落个风眩,你才肯知道后悔是吧?”她抿嘴嫣然,任由他取过干爽巾帕,为自己拭头发,其实。 从不是记不住,只是贪恋他每次为自己拭发的温柔,才总是放任。“陛下,”她不经意问道,“从内黄到沛县。还要多久时间?”“大概还有两三天路程吧。怎么,一路上觉得劳累了?”刘盈叹道,“其实你可以留在长安的,不必非要陪朕走这一趟。”“那怎么成?”张嫣摇头道,“我自己乐意来。沛县是阿母和陛下地故乡,我自然也要跟来看看。

”“而且,”她嫣然而笑,昏黄的烛光下。左颊之上酒窝若隐若现,恬静而美丽,“我哪有那么娇弱?要论辛苦,陛下赶路之外,还要处理政事,岂非比我更辛苦。 说起来,若不是有幸生在帝王家,赶上这么一段路,不过是再平常的事情。”夜色渐深,解忧持烛。荼蘼将榻上簇新而松软的被衾整好,问道,“陛下,娘娘。可要安歇了么?”“嗯。”刘盈看了看更漏,道,“明日还要继续赶路,这就睡吧。”张嫣颔首,沥干青丝,便上了榻。过了一会儿,刘盈洗浴之后,亦换了寝衣。

掀开被衾一角,在她身边睡下。宫人放下帐子,吹熄了烛火,退了出去。她悄悄睁开眼睛,月色从窗中照进来,极清亮地洒在地上。“哦。哦。哦。”仿佛才沾了枕,便听到公鸡报晓地声音。 刘盈从睡梦中醒来。起身的时候,衣裳一角被人压住,低下头去,看见怀中少女沉静的睡颜,不由怔了一怔。从今年冬日,那一场激烈的争吵,他终于懂得了张嫣的坚持,于是便不再拒绝同床而眠。如果说,她宁愿一辈子留在未央宫,也不肯要他为她费心安排地一条出路,那么,他费心地为她保持清名,又有何用?怀中的少女一日日地长大,越长亦越美的惊心动魄。

只有当她熟睡的时候,才依旧像是一个孩子,长长的睫毛之下,肌肤如冰玉,纵然是在熟睡中,亦是唇角微弯,想是做了一个好梦罢。 阿嫣的睡相不好,纵然每日里睡下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熟睡中却总是会不经意的翻身,更是会踢开被子。于是他半夜里还要费心记得为她盖被子,否则第二日里受了凉,又会苦着脸喝太医署开的汤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不再坚持异榻而眠地第三日,阿嫣便命人将椒房殿屏风外的那张备榻拿去劈了当柴烧,兴高采烈而迫不及待。

而他听了也只能摸着鼻子苦笑。椒房殿的那张楠木床足够大,纵然两个人安睡,依然有很大空间,他与她共眠,其实很少肌肤相接。 此次出门在外,纵然乡亭将所有生活起居都安排的精致妥当,却总找不出与椒房殿地楠床一般大小的床来,又因旅途劳顿,他夜中睡的太熟,竟然连她何时翻身,倚在自己怀中都毫无知晓。知晓了又要怎样呢?他拍了拍阿嫣的脸,这是他近不得,远不得,爱不得,恨不得,离不得,舍不得的人,只能这么一日日的过着,贪欢最后的幸福。

“阿嫣,”他唤道,“起床了。”张嫣咿唔两声,含糊道,“还早呢。”翻个身,竟继续睡了。韩长骝捧着他的外裳入房,见此状,不由掩口而笑。 他抽回被压着地衣角,狠狠的瞪了长骝一眼。长骝连忙止住笑意,佯作正经咳了一声,道,“陛下恕罪,奴婢只是想起了一首诗,此时反过来说,倒正是适合。”“哦?”刘盈好奇问道,“哪一首诗?”“嗯,是郑风中的一首。”他忽然明白过来,轻轻叹了一声,在心中念道:女曰“鸡鸣”,士曰“未旦”唤过荼蘼,嘱咐道,“你伺候着娘娘,嗯,让她再睡一刻钟,便唤她起来。

”荼蘼沉声应道,“诺。”女曰:“鸡鸣。”士曰:“未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顺便说一句,关于今天下午的那个更新。因为我后台有三章废章,而有废章不可以加VIP分卷。而我刚刚进行到第三卷。我便下午请编辑帮忙,将那三章废章发布便解禁了。于是,有的童鞋书架上出现了更新,但过来看并没有发现更新。

这事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如果我能保证不再有发错章节出现废章的话。继续路过求粉红票。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