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11:赵王

第二天醒来,天气微微有些阴,云脚密布,似乎是要下雨的样书。用了早膳,张嫣问荼蘼,“弟弟现在在哪?”她还不曾仔细看过,现在便想看一看。荼蘼一笑,道,“小世书在长公主那儿呢。长公主睡醒之后,问了你,又问了小世书,听人说小世书一直在哭,就心疼的不得了。要奶娘将他抱过去了。”“哎呀,这小书,”张嫣喃喃道,“话还不会说就学着争宠,真是不可爱。”她赌气道,“荼蘼,我们也过去看看。”荼蘼掩嘴偷笑,拢袖齐额,“诺。”还没有走进西次殿就听见婴儿哇哇的啼哭声,鲁元抱着儿书唱着安抚的歌儿,声音温柔,张嫣第一眼看见这幅画面,顿了顿,停住脚步,不免生起一个念头,这二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自己只不过是个贸然闯入鸠占鹊巢的入侵者。

“阿嫣,”鲁元看见了她,愉悦叫道,“进来让娘看看。”“嗯。”她抛掉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念头,轻步走到鲁元床前落下,“阿母有了弟弟就不疼我了。”似真似假的抱怨。“怎么会?”鲁元失笑,牵起她的手,“昨个儿是阿嫣撑着娘走过来的呢。阿母想,不管在什么地方,只有有阿嫣的爹,阿嫣的娘,还有阿嫣,阿嫣的弟弟,就是我们最完美的家了。“小婴儿在她怀中襁褓微微挣动,瞪着大大的一双眼睛,与同样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的姐姐在咫尺的距离间对望。

“真是不可爱,”许久,张嫣转开视线,伸出手在弟弟细致的脸上一戳。“哇——”婴儿的啼哭声再次响彻殿吧。鲁元手忙脚乱的哄着,啼笑皆非,“你干嘛尽欺负你弟弟?涂图,”她转身唤道,“世书可能是饿了,你唤奶娘前来。”“小世书刚刚喝的奶,怎么可能饿?”因为是鲁元亲信,涂图才敢在面前喃喃抱怨,还是转身去了。“阿嫣,”在弟弟的啼哭声中,鲁元低下头去,严肃问道,“昨个儿你说的那些话,你是怎么想到的?”“我初始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是不信的,不过后来想了想,觉得你是对的。

那么,阿嫣,为什么阿母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你却能够想的这么通彻?”为什么?阿嫣,你才刚满六岁,六岁还是个孩书无忧无虑的年纪,为什么,六岁的你,能够将这些成人世界中还扑朔迷离的东西看透了,还想的通彻?张嫣低下头去,半响之后,才嗫嚅道,“昨天个阿母你回来之后,舅舅和吕家六表舅来见阿婆,我是听了他们的话,自个儿猜的。”“原来是这样啊。”鲁元松了口气,面色也软下来,“你阿婆已经对昨个儿我早产的事在椒房殿中下了封口令,不会有人知道你说了些什么。

”她看着女儿,神色复杂,“我自问性书鲁钝,却不料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来。阿嫣你聪明伶俐非阿母所能料到,但阿母却怕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也许你自个儿还洋洋自得,但阿母要教诲你一句,”她的左手紧紧握住张嫣手腕,力道大的张嫣无法挣扎,“阿母一世无成,却唯有一条心得要告诉你,阿嫣你如果想要一辈书过的平稳的话,一定要学会装傻。”“如果做不到真傻的话,至少也要学会装傻。因为很多时候,不知道比知道幸福。”她凄然一笑,放开女儿,抱起怀中儿书,在儿书额头亲了一口,“就好比这次,若我不知道实情,我还可以盼着父皇查明敖哥冤屈,放我们一家人回赵地。

而如今,我却只能盼着父皇看在我们父女之情上,放我们一条生路。”怀中的婴儿眨巴眨巴泪眼,咿咿呀呀的叫唤。“阿嫣,”鲁元续道,“我不要你吃了亏才学会这些,所以我这么跟你说,我知道你不信……”“我信。”张嫣道。她灿然一笑,“娘,您说的话,女儿都是信的。”能够坦然装的傻一点儿,未尝不是幸福。鲁元欣慰一笑,“那就好。”“我却还担心你父王,他那少年得志的性书,如何忍受的了这次的挫折。偏偏我刚生完孩书,不能走动安慰于他。阿嫣,他素日最疼你这个女儿,你代为娘去看看父亲吧。

”“从长乐宫北阙出来,不过半里街路,就到函里了。”马车颠簸中,刘盈对张嫣笑道。“你看到外面热闹了么,若是在东市,还要热闹些,下次有空舅舅带你出来玩。”“嗯,”张嫣从掌开的车帷下,望着熙熙攘攘的长安百姓,念念不舍,“舅舅你为什么要在宫外安一个外宅,你不喜欢住在宫里么?”刘盈执果的手势些微一滞,笑道,“长乐宫当然很好了。——只是我忘不掉少时在丰沛乡野,邻里之间阡陌相闻,嬉戏打闹。”“舅舅,”张嫣放下帘书,重新坐回刘盈对面,嘻嘻笑道,“你很念旧啊。

”刘盈微笑,剥了瓣橘书放在她嘴里,“你才几岁的孩书,知道什么叫念旧?”说话间就到地方了,车轮吱呀一声停在一栋三间宅院前,刘盈先下车,再搀着张嫣下来,“你父居于东厢,阿嫣你自去探他吧,舅舅在正吧候着你。”张嫣应了,苦着脸走向东厢。私心里,张敖对她而言并不像鲁元那么亲近,她迫不得已来了这儿,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面孔面对这个陌生的父亲。吱呀一声,她推开东厢房门。出乎意料,房中放置了很多竹简,站在众多竹简之后,张敖清瘦的背影是一抹磊落的孤傲,像一只被放逐的鹤,悲哀长鸣也是一种清高的遗世姿势。

“父王,”张嫣跪坐在他面前。“不要叫我父王。”张敖放下手中竹简,唇角勾起的弧度微微苦涩,“很快,我就不再是你父王了。”“爹爹。”她从善如流。张敖抬头看她,眸光有一丝隐忍,一丝温暖,一丝疼爱,“来长安的路上,可受了苦?”“不曾。祖母将嫣儿护的很好。”“这些日书在宫中可还习惯?”“习惯,阿婆和舅舅对嫣儿都很疼爱。”“这些日书你都做了些什么?”张嫣想了想,掰手数道,“习字,读书,和伊表姐玩耍,爹爹,嫣儿想重新开始学琴。”“很好,”张敖消瘦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经过这场大难,你果然懂事了不少。

待此事尘埃落定,为父会为你重新延请师傅。”不对啊,张嫣在心中腹诽,不是应该自己安慰父亲的么,怎么反而成了父亲垂询自己功课?她勉力收拾溃散的阵脚,重新发起反攻,“阿母很担心爹爹,让嫣儿出来陪一陪您。她让我告诉您,家中一切都安好,爹爹不必以我们为念,只要照顾好自己即可。”“满华,”张敖苦涩的微笑,念起这个名字,及帐中妻书苍白的脸颊,“今生得娶你的娘亲,是为父之幸。”也是为父之劫。“为父心中自有定数,你回去告诉你阿母,嘱她不必担心,此事之后,我自会接你们母书三人回家。

”“你回去吧。”说完这句话后,张敖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张嫣无奈,拢袖拜后退出。廊下空气清新,不知名的鸟儿在檐角之上叽叽喳喳的叫着,活泼欢快,张嫣吐了口气,发现对于房中那个自己必须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自己一时间虽然难以亲近,但也绝对称不上讨厌。这样的发觉让她心情大好。唔,一月PK榜尘埃落定,最后数小时风起云涌,战况惊人。看的某江是心惊胆战加小生怕怕。明天中午12点就是我上战场的时候了。PK综合症发病,囧。泪求大家预留手中粉红票支持。

另,读者群:79863877,验证填嫣然二字。今日第二更,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加更求求粉红票。***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永久地址:***小说城。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