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七章 入军

清晨,离北秦皇帝定下的日期还有两天,不同于南齐大营现在的混乱,位于武腾城外的北秦大营则显得井然有序,一队队玄甲骑兵从辕门冲出,反覆巡视着方圆百里的地界,凡是遇到任何可疑之人,都可先斩后奏。在大营的中军营帐中,伤势已然痊愈的陈俊恭敬的站立在一旁,在他身后则站立了四五名龙武军将领,张雄还在养伤,并不在其中。另一侧则站着中军其他将领,在他们面前的则坐着一位七旬老者,雄躯伟健,手握兵书,虎目豹头,络腮胡布满整个脸上,平添了几分威武不凡,这正是北秦南征大将军蒙武。

“孝和,你说的那人真有如此厉害!”蒙武未曾放下手中兵书,也未抬头。陈俊躬身答道:“回大帅,那人身手比起孝和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若他有一柄合适兵器的话,恐怕孝和不是那人二十合之敌。”帐内众将顿时一片哗然,想他陈俊北秦第一用矛高手,竟然也自认为不是那人二十合之敌,那么那个人的身手有多高呀?众人脑海中都不禁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陈将军,怕是将那人夸大了吧!”站在蒙武身侧的监军孟舒不信道。陈俊回敬道:“孟大人,认为陈某是那种夸夸其谈的人吗?”“陈将军误会了,”感受到四周军中将领射过来的怒视眼神,孟舒赶忙道:“下官并非对陈将军的人品有疑问,而是认为在白石城那种僻壤之地,竟然会有如此高手,而不被朝廷所知,实在可疑。

”“这点陈某查过,”陈俊从怀中取出一张情报,交给蒙武道:“这人乃是天江上游定州的山贼,不知为何受伤掉落江中,其后漂流到夏口,被一我军的拣尸者所救,其后为报答救命之恩,与那名拣尸者结为异姓兄弟……”陈俊将段虎的经历述说了一遍,只有在夏口之前的经历都是一片模糊,但由于定州乃是一个山贼、马贼和地方豪族盘踞的三不管之地,各方势力交错纵横,根本无法得到确切的情报,所以段虎那个随口编造的谎言也显得那么合情合理。“嗯!看来他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蒙武将手中资料放到一边,对陈俊道:“若那人来了,且真如你所说的话,本帅必将重用,并不再问其罪责。”“谢,大帅!”陈俊叩谢后,退到一旁。蒙武站起来,走到帐后挂着的地图旁,上面非常准确的标记着两军现在的势力,只见与北秦集中在一起的大军不一样,南齐中军被各个城池拖累,兵力分散得很开,而洪峰所统领的南齐副军却未分一兵一卒,始终像是拳头一样抱成团。蒙武看着地图上洪峰的军队标记,皱着眉头说道:“看来我们的引蛇出洞,没有引出蛇,倒是引出了一条蚯蚓,洪峰不愧是南齐第一名将,竟然如此轻易的就看破了我等的计谋。

”“蒙公多虑了!”北秦壮武将军张孝则恭敬的看着他的恩师,道:“我们布下的陷阱虽然令到民众怨声载道,我等名声受损,但是毕竟已经有一支大军进了口袋,不论那支大军是蛇还是蚯蚓,只要我们灭了它,另一支也无法独立撑起整个战局。”“是我多虑了!”身为北秦军神的蒙武一生唯一的败绩就是败在洪峰手上,那次惨败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裂痕,即使是胜卷在握,心中的阴影也会令他感到如履薄冰般不安。“现在就等麒麟儿的军情呢?那个薛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一个帐前武士便走了进来,单膝跪下道:“禀大帅,薛玄大统领帐外求见。

”“快让他进来。”一个身材魁梧,浓眉方脸的青年汉子走了进来,一身气势犹如大漠苍狼一般,只见他身后背着一对青锋双刃斧,加起来怕是足足有两百多斤,不过看他轻松的样子好像没有感觉到任何重量似的,难怪都说他有四象不过之力。“末将薛玄,叩见大帅。”薛玄行了个虚礼,道:“末将探得南齐大军昨夜马匹不知为何受惊,混乱不堪,而且今晨南齐大军由杨敬业领军正在徐徐退入巴陵城中。”“什么退入巴陵城?”张孝则惊疑道:“莫非他们看穿了我等的计策?听说洪峰到过南齐的中军大营。

”“应该没有。”薛玄冷静的说道:“昨日清晨洪峰的确到过南齐中军大营一次,不过杨彪父子向来敌视洪峰,没有接受洪峰的建议,最终好像闹得不欢而散。”“不错。”陈俊分析道:“如果南齐大军知道了我们的计策,定然会收缩兵力,然而南齐大军只是中军进入了巴陵城,其他军队并没有丝毫调动,看来肯定是发生了其他事情,才令到南齐大军有如此异常举动。”“是杨敬业领军?”蒙武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那杨彪呢?像这样大军调动,怎么会没有杨彪的虎符印信呢?”薛玄答道:“从马匹受惊到大军退入巴陵城,南齐大都督杨彪未曾出现一次。

”陈俊猜测道:“莫非,杨彪出事了?”就在众人分析南齐大军异动时,营帐外传来一阵阵巨大的嘈杂声,这时一名万骑玄甲一身是伤的冲了进来,跪地急声道:“报大帅,我等五百名万骑斥候队在巡逻之时,受到攻击,死伤惨重。”“什么?”众人皆惊起来,眼中都闪出惊异眼神,攻击来得如此突然,事先连一点风声都没有,这让负责收集情报、派遣斥候的薛玄很是狼狈,连忙跪地请罪。“先别忙着请罪,应付了眼前的攻击再说吧!”冷静的蒙武拉起薛玄,问道:“敌人有多少人马,从何地而来?”“只有一人,从巴陵城方向过来。

”这个消息更加让人惊讶,要知道虽然万骑斥候队比不上万骑玄甲军,但也是以一挡百的捍卒各个精通搏杀之术,放到任何一个将军麾下都能担当贴身亲卫,现在这支队伍竟然会被一个人打得跑来求援,怎么能不让人感觉惊讶!看着四周同僚射过来的异样眼神,身为万骑军统领薛玄觉得自己这回脸是丢大发了,脸色涨红,上前一脚踢在那名斥候身上,怒道:“你这个蠢材,难道你不会向其他队伍求援吗?非要跑到中军大帐来。”那名斥候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委屈的答道:“属下,已经向其他斥候队求援了!只是五百斥候队现在全军覆没,玄甲军也陷进去了一百人,现在他已经快要杀到辕门了,要调动百人以上的玄甲军需要将军您的手令,所以属下才会来中军大帐求援。

“接二连三的消息已经让众人麻木了,他们实在无法清楚自己改用何种表情来表达现在的心情,全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陈俊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恍然道:“大帅,我想会不会是那个人来了?”蒙武也点头赞同道:“如果你说的属实的话,他的确是有那个实力,以一人之力杀败五百万骑。”薛玄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他现在也不想知道,现在他只想要将那个让他丢尽颜面的人,碎尸万段,才可消他心中之恨。于是不再多想,一把提起属下,冲出营帐,朝辕门急奔而去,营帐内众将也跟了上去,想去见识一下这位以一杀败五百的强者。

段虎现在很生气,而且是非常生气,想他取得投名状后,立刻往这里赶,没想到会因为身上还未完全干的血迹,被几个骑马的家伙拦住了,没说两句话,他们就动起手来,随后又来了一大群骑马的。若不是看到他们铠甲上印有北秦军的军印,他早就一刀一个解决将他们解决了。不过有弊也有利,他正好不熟悉手中这柄斩马刀的刀性,有这么一群活靶子给他练刀,他又何乐而不为呢?正当段虎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身后忽然劲风袭背,两股蕴涵开天辟地之力的凌厉寒锋朝他腰部斩过来,不死不休。

“跟你祖宗玩偷袭!找死!”段虎悍然不惧,双腿横一字劈开,俯首弯腰,堪堪躲开袭来的锋刃,但是头上还是有一小挫头发被刃风削去。“王八蛋!老子还没下杀手,你个龟儿子到是先要老子的命了!”段虎怒由心生,身形未及挺起,双臂撑地,双腿一伸一舒,向身后的偷袭者连环踢出数十记重踢,腿劲力道十足,毫不留力。“赫!”身后那人想必也是练横练功夫的,他暴呵一声,周身骨骼噼啪作响,不闪不避,硬生生的受了段虎的数十记重踢,同时手中利斧向下直劈,势必将其分尸。

不过段虎又岂是吃亏之人,双腿急收,用力一夹,夹住了那人的手臂,浑身力量带动身体一扭,将那人绊倒在地,以一式擒拿术中的锁龙绞硬是将那人的手弄脱臼了,膝盖则顶住那人胸口要穴,让他使不上力来。“段兄,手下留情!”正当他举刀准备向那人颈脖处劈下时,一杆熟悉的矛尖点在斩马刀的刀身上,将其荡开,随后紧紧跟着另一个人一记快若闪电的重踢。段虎头也不转,仅凭感觉一记永春寸劲,狠狠的打在那人的脚心处。碰的一声,两人都被暴开的力道逼开,段虎只不过退了几步,而那人却腿骨受创,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段兄,误会,这是误会!”陈俊急忙上前挡在了段虎与偷袭不成反受害的张孝则之间,连声解释,薛玄则从地上爬起来,持斧戒备。“误会?”正在火头上的段虎不悦的说道:“娘的,你说误会就误会,你以为你是谁呀?”陈俊没想到段虎说话这样直白,丝毫不给他留任何面子,脸色通红,尴尬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老夫说这是个误会呢?”蒙武走上前来说道。段虎不屑道:“你又是那根葱呀!”“大胆刁民,不得无礼。”众人皆呼道。“不碍事,段先生是性情中人,”蒙武抚须大笑,很久没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了,对于他来说,这些直言比起那些恭维话要听起来舒服多了,“本帅乃是大秦南征大将军蒙武,想必我说的话应该够分量吧!”“终于出来个会说人话的了!”段虎一句话骂了一堆人后,抱拳躬身道:“蒙公,不要介意,我是个直性子,说话直接了点,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段先生,不要客气,请到帐内说话。”蒙武转身一让,领着段虎朝军营大帐走去。段虎也不客气,大摇大摆的撞开挡在前面的将领,跟蒙武并肩而行,这种行为看得众人皆翻白眼,不禁埋怨陈俊将这么一个活宝请回来。进入大帐后,段虎也没等主人家说话,就一屁股坐在上首的第一个位置上。蒙武也不介意,坐在段虎身侧,道:“段先生,你的刀老夫很眼熟!不知道可不可以让老夫看看?”段虎也不多言,将九雷斩将刀递给蒙武。蒙武接刀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对着虚空舞了几个刀花,只听见刀风中隐隐又风雷之声,于是惊讶道:“九雷斩将刀!这是杨彪的九雷斩将刀!”“什么?”众人听到后,都围了上来仔细看着这把名刀,要知道杨彪在南齐的地位就跟蒙武在北秦的地位一样,都是军中元老,军中将领皆出自他们门下,地位无人能及,已达到人臣的极限。

“段兄,为何南齐杨彪大都督的九雷斩将刀会在你的手上?”陈俊疑惑的问道。“我想投军就跟投山寨一样,也需要一个投名状,所以我就到南齐大营走了一遭,弄了一颗人头,这柄刀子只是附带的。”说着,段虎便将身上的包袱放在桌子上面解开。“啊!杨彪!”顿时营帐内响起了一阵吸气声,众人皆呼而出,惊异非常。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