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西域七国虽然被称为国,但实际上这种所谓的国家只不过是由几座城池组成。西域七国的政权跟中原完全不同,每个西域七国的城主都具有国君一般的权力,但是他们又共同奉其中一位最强的城主为国君,凝结在他的周围,以保持国家的完整性。在西域七国中最靠近北疆草原的是楼兰国,相比起其他的西域诸国,楼兰国与阿术的关系更为密切,阿术的妻子便是楼兰国主的女儿,而且阿术还是在楼兰城宣布起兵叛乱的。虽然其他的西域诸国都对阿术叛汉,表示反对,但是迫于当时阿术强势兵力所带来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在阿术为他们准备的叛乱誓言书上签字,以表示对阿术的支持,而主持整个仪式的正是楼兰国国主。

董斌非常清楚西域诸国对他们叛汉的态度如何,也很清楚哪里才是大军的修整之地,所以在撤逃西域七国的时候,就他就直接往楼兰城赶,就是要赶在楼兰国主收到牵线战报之前,赶到楼兰城,以防楼兰的其余城主见势不对中途变卦。董斌的数十万大军的粮草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完全消耗殆尽了,加上眼下大雪封疆,战马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不得不下令杀了军中的战马,补充军粮所需,而恢复力气的月族士兵则一鼓作气赶到楼兰城外五十里的弯月湖。在弯月湖董斌下令全军修整,命士兵凿开湖面上的冰层,用冰冷刺骨的湖水洗干净连日来的风尘,全军上下都梳洗了一翻,并且换上了凯旋时穿的新衣服,盔甲兵器也擦得雪亮。

那样子就像是大军打了胜仗凯旋而归似的。当董斌地大军重新动身之前,派出使者通报自己的到来,并且故意放慢行军速度,五十里地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当大军走到楼兰城外五里先楼兰国主亲自带领手下官员以及闻讯而来的其他三城城主出城相迎,仪仗列阵完全比照国君规格。“塔尔丹恭迎大月国国主凯旋而归。”楼兰国主并不清楚前方战事,从董斌使者的口中,他得知前方战事已经趋向平静。董斌这次是应阿术之邀。带兵赶往西域七国,平息眼下七国国内的骚乱。

虽然楼兰国主对董斌使者的一番言词感到了疑惑,其内心认为即便是平乱也不应该是让董斌这个外人插手,但是当见到董斌那数十万威武之军后。他也不得不接受董斌的这番说辞,毕竟以楼兰城的这数万兵力很难与其抗衡。董斌也很清楚自己地那番说辞漏洞百出。在行军之时,就做好了随时攻打楼兰城地准备。然而当楼兰国主带人出来相迎之时,他的内心反而有种莫名的失望,在他心中似乎更希望楼兰国主能够抗拒自己的大军。“董某到来,令国主荒废国事,实在罪过!”虽然董斌看不起这小小地楼兰国主,但他还是下马对其还礼,毕竟此人是盟友阿术的岳父,如果此刻驳了楼兰国主地面子,等阿术回到楼兰国后,反而会因此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虚伪地客套了几句,又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一些得力干将,而后便在楼兰国主的带领下前往楼兰城的皇宫,参加为董斌准备的宴会。虽然跟随董斌入城的只有他直属的五千月族甲士,其余大部分的军队都驻扎在城外,但是当一行人完全离开后,董斌手下的一员将领则带领着军中精锐,跟在附近驻防的城门武将和士兵套近乎,不知不觉的将这扇城门掌握在自己手里。在皇宫之内,董斌被楼兰国主奉为上宾,请到了上座,极尽赞美之词与其寒喧,手下官员纷纷起身敬酒,对董斌在席上提出来的一些补充粮草的要求也是一一答应。

答应这些极尽苛刻的要求,楼兰国主并非完全出于自愿,谁都知道提早来的大雪使得楼兰国内准备过冬的存粮也不充足,但是他又不答应不行。光楼兰国主考虑的那一片刻,从董斌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就足以让在座所有人都双腿打颤,更别提城外驻扎的那数十万装备精良的大军了,这些使得楼兰国主不得不服软低头,当即吩咐手下官吏立刻下去准备粮草,想要尽快送走这个瘟神。董斌看得出这些楼兰国的官吏都对他没有半点好感,但他一点都不担心,至少在阿术回来之前,这些楼兰国的人不敢有半点异心,即便阿术回来了,他也有信心能够说服阿术与其共同进退。

由于受到了环境的影响,董斌不由得使自己放松下来,连日来的逃亡即便董斌这样有着高深修为的人也承受不了。董斌毕竟已经六十多了,虽然他驻颜有术,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似的,但是虚假的外表并不能够缓解他身心的衰老。当年那种充满了激情和侵略性的眼神早已在段虎的压制之下,消磨殆尽了,剩下的只有那一丝对理想的执着追求,也就是这一丝执着追求使得他不惜将整个月族放在了和段虎对抗的赌桌上。随着宴会进行到了尾声,董斌和楼兰国主都准备退席离开,然而这个时候,突然从宫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嚣声,只见一名楼兰的官员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手里紧抓着一块绢薄,高声喊道:“救我!国主救我!”突如其来的事故使得众人惊诧之余,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以至于那名楼兰官员冲到了楼兰国主的面前,喘着粗气,刚刚站稳,便把握住绢薄的手向前伸出似乎是准备将绢薄交给楼兰国主。

“科特儿,你这是怎么呢?”楼兰国主显然熟悉眼前这名官吏,一边询问,一边将手伸向绢薄,正要取过来。突然,从宫门方向射出一根利箭,穿过人群间隙,从那名楼兰官员的后脑插入,穿颅而出,使其当常豪亡。这一箭不但把在场官员给惊呆了,也把董斌给惊呆了,因为这根箭矢是他亲随卫队的专用箭矢黑羽箭。随后的场面更加混乱,一身戎装的关月手中拿着一把还在嗡嗡作响的长弓,率领着董斌庄下亲卫冲了进来,与守卫楼兰皇宫的禁卫对峙起来。虽然关月被挡在了宫前的小殿里,但是顺着她的视线,董斌瞬间便清楚了自己该作什么,也知道关月突然带人冲入楼兰宫廷,并且射杀那名楼兰官员是为了什么。

然而当他刚刚准备俯身将那名死去官员手中的绢薄抢过来时,楼兰国主却先他一步,取过了绢薄,并且毫无想法的念了出来,道:“赤察儿、脱铒叛变,异疆王身陨定疆城……”虽然还没念完绢薄上的话,但是在宫殿内的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无色,只有少数一些人有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没等众人从这个不明真假的消息中,回过神来,又一次的异变令到皇宫内彻底的陷入了恐慌与杀戮之中。站在楼兰国主身边的董斌突然发难,一掌打在了还愣在那里的楼兰国主头上,贯聚了董斌毕生修为的一掌,轻易的将楼兰国主的头拍成了碎片,飞溅的血肉骨头蕴含着还未消散的力道,化成了一根根血箭幅射状的散开,大范围的击伤或杀死周围的楼兰官员。

“杀!”董斌一声令下,抢身冲入楼兰官员的人群之中,打开杀戒,在他身后的月族甲士也毫不手软,跟着冲了上去。那些楼兰官员养尊处优,突如其来的巨变令他们措手不及,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守卫皇宫的禁卫被关月拖出了脚步,根本无法过来救援,刚才还携手言欢的双方变成了生死之敌,充满欢笑的宫殿瞬间变成修罗地狱。当楼兰国主口中念出前方战报的那一刻,董斌就不得不用这种赶尽杀绝地手段。来解决眼前的局面。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很清楚西域人的人性,在失去了阿术这个联系之后,这些西域人随时都会背叛他,将他卖给段虎以换取活命的机会。

虽然还不清楚阿术身亡的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是董斌绝对不是一个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所以他才会果断地下令出击,将任何可能出现地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楼兰国的禁卫虽然在西域七国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但是比起董斌精心训练出来的亲随甲士相差就不是那么一星半点了。战局很快从相持不下。变成了一边倒地屠杀,董斌一刀将眼前地楼兰禁卫劈成两半,走出了宫殿,朝快步迎向他的关月责问道:“你这是怎么搞得?为什么会让前方地战报落在楼兰官员的手里呢?”关月略带委屈地回答道:“这不是我们泄漏的。

是楼兰国主秘设在定疆城的探子送来的消息!我得到消息后,就立刻带人追了过来。不过还是被那个官员逃到了这里。”说着她又看了看周围已经快要结束的战斗,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董斌稍微想了想。吩咐道:“你立刻出城,命令各部人马进城查抄城内粮食和财物,任何抵抗的人格杀勿论,我们要在天亮以前,收集足够的粮食,继续西进。”“这么急!”关月皱了皱眉头说道:“战士们刚刚休息……”“你懂什么?”董斌瞪了关月一眼,说道:“如果这张绢薄的消息属实的话,那么就表示定疆城已经落到了段虎手里,而定疆城到这里只需要五到六天的时间,以段虎的行军速度肯定还要快,如果我们不快点的话,很容易就会被拖住,到时我们想走就来不及了!”关月也意识到情况的紧急,于是不再犹豫,带领着一小部分人冲出了皇宫,朝城外月族驻军冲了过去,而董斌的脸色似乎并不轻松,他没有理会周围的厮杀,径自走到了皇宫一次西域七国的地理图旁边,仔细的看着,心中似乎在想着对策。

随着关月传令月族大军各部,靠近驻地的城门毫无抵抗的被大军接收了,大量的月族军师鱼贯而入,肆意的冲入民宅官居,搜刮一切财物和粮食。最开始楼兰城的西域人还因为月族大军的威势不敢抵抗,可不知是谁突然杀伤了一名正在抢夺财物的月族士兵,气氛一下子变了样子,对整个楼兰城的大屠杀在有心人的引导下揭开了序幕。位于楼兰城以南三十里的一个小树林里,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由于地势较高,依然可以看清被火光照亮的楼兰城现在的惨况。无数披上了白色长袍的战士静静的站在树林里面,在他们胯下一头头凶猛的野兽被戴上了嚼子,虽然有十余万人站在这里,但却没有半点声响。

而在军阵最前面则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将领,血红色的披风和盔甲显得格外突出,被头盔包裹的脸颊在月光的照射下依稀可以看清一头隐藏在黑暗中的下山黑虎文身。这人正是虎煞杀神、中原汉王,吠陀月护王、北疆圣天可汗段虎,而这支军队正是董斌、阿术急切想要知道行踪的段虎直属兽骑兵。“王爷,我们现在出击吗?”站立在段虎身后的雷猛看着楼兰城的火光,依稀的从北方刮过来的风声中听到了厮杀声,身上这些日子强忍的勃勃战意不断的刺激着他,使得他忍不住驱兽上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段虎转头看了看雷猛,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后眼神淡然的看着楼兰城,说道:“还不是时候!西域七国就像是一片墙头草,谁有势力就投靠谁,我以前一直都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这次正好借着董斌这把烈火,把西域这块地方烧一烧。”听到段虎的话,宇文卓君很快明白了其意图,笑着说道:“王爷好计谋!驱虎吞狼,将西域这块死水搅翻天!想来这一战过后,我们就可以轻易的接受西域这块地方了!”“虎?卓君兄,你也太抬举董斌了!”周义臣轻蔑的说道:“他充其量就是一条狗罢了!”。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