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穆巴古拉山是并州西部的一座大雪山,这里隶属于并州涿郡的管辖范围,佛家密宗的总部巴轮寺就建在了大雪山脚下。据说当年这里只不过是来往中原和吠陀的密宗僧人歇脚点,后来吠陀大举灭佛一小部分吠陀的密宗僧人逃到了这里,最终建造了这座寺院,随着时间的推移,寺院的规模越来越大,同时也逐渐受到了本土佛家的影响,开始广招门徒,最终形成现在的佛家八派之一的密宗。当代密宗宗主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高人,在段虎还是武安临时城主的时候就慧眼识英,看出段虎前途无量,甘愿自损身价,将整个密宗归于其麾下。

在密宗和禅宗的合力施为下,其他的佛家六派也都相继归入其麾下,原来的白莲宗被逼退隐,而密宗也就从此顶替上了白莲宗的位子。佛家八派的归附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段虎极大的帮助,不但为他制造了不少的有利舆论,还派出门下最为精锐的弟子加入捍死亲卫听其调遣,所以在段虎成为了一方诸侯之后,佛家八派就在段虎的有意扶持之下逐渐抬头,其民间威望与道家三十六门不相伯仲。当年派到段虎庶下担任捍死亲卫的密宗门人还剩下三人,虽然这三人在捍死亲卫中武功算不上是最好的,但他们都很精通密宗的那些奇门秘术,若是让他们施展开来的话,即便是黑熊也没有十成把握能够稳赢他们。

在密宗众多的奇门秘术中有一项秘法是做为密宗根基大法来修持的,名叫拙火心定。任何一个修持密宗的人只要经过了密宗上师开顶之后,都必须修持此法,而且无论你最后是修持大圆满法、还是乐乘双修大法,都必须以此法为基础。据说当拙火心定修持到了最高境界。即便不修持大圆满法,也可领悟到至乐大乘境,最终完成密宗最高的修持仪轨虹化转世。对于修持拙火心定,每个密宗寺院都由不同地方法,但是任何一名拙火心定修持者,想要成为密宗上师,都必须通过同一个考验。

在这个考验中,修持者必须在秋冬季节全身脱光。赤裸裸进入穆巴古拉山。以自己本身的拙火修为,抵御秋冬季节穆巴古拉山的严寒,合格的时间为十天,之后时间越长。那么那名修持者的上师头衔就越高。噶赞是一名在涿县土生土长的密宗信徒,和大多数涿县人一样。他也是一个混血儿,身上有着四分之一的吠陀血统。在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巴轮寺地金刚上师贡巴活佛看中,破格传授拙火心定。之后数十年,他每年都会在秋冬季节进入穆巴古拉山里行拙火苦修,但他从来都不参加巴轮寺举办地密宗上师考验,为了避免遇到其他参加上师考验的密宗修持者,他总是会比别人提前进入穆巴古拉山,而且是进入到大雪山深处的无人区,孤身一人享受着大雪山的清灵。

今年噶赞跟以前一样,提前了十天进入穆巴古拉山,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地粗布衣服,干粮也没带多少。进入山里后,他就静坐在穆巴古拉山中部山坳中的一个小湖边,用自己本身地拙火修为抵御大雪山的寒冷。随着时间地推移,漫天雪花逐渐将他完全覆盖住,形成了一个小洞穴,而神奇的就是无论雪花如何堆积,始终无法靠近他周身半尺的距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噶赞第二次从拙火修持中醒过来,这一次他感觉到了些许的饥饿,于是他站起来,将头顶的雪堆顶开,纵身从雪地里飞跃而出。

出来之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大概是辰时,又地上看了看树影,凭借经验,他知道自己已经在雪地里枯坐了一个月左右。这次的修持时间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挂在树上的干肉也被不知名的野兽给叼走了,他很清楚如果不能找到食物的话,可能就要提前结束这次苦修了。“看来这次不得不下湖一次了。”噶赞转头看了看眼前已经结下厚厚冰层的湖面,自言自语道。只见噶赞先是找来一些干柴,在一处避风的地方生上火堆,然后脱去身上的所有衣物,将其放在火堆旁边,走到湖面中心部位后,双手放在湖面的厚冰上,默默运起身上的拙火修为。

那一瞬间噶赞身上似乎燃起了烈火般被一层散发着热浪的红光包围住,同时在他脚下的冰面被快速融化,散发的热气瞬间变成了一层层厚重的浓雾,当浓雾散开之时,冰面上已经失去了噶赞的身影,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就当冰面的洞口就要被重新冰封上之时,噶赞从冰湖里钻了出来,手中分别握着两条银白色的大鱼。在他钻出湖面之后,便立刻走向了火堆,身上的冰水在到达火堆之时被其体内拙火给完全蒸发了,身上的皮肤也由于瞬间的极冷和极热变得通红起来。

就当噶赞弯下腰,拾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衣服把手里的两条鱼给处理掉之时,他的身体忽然像是被完全冻住了似的定在了火堆旁。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站直了身子,转头朝离开他不远处的一个树林里看了过去,严重看到的尽是惊恐之色。因为他从那个树林里面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杀气,并且他还觉得如果他再动弹一下的话,那股杀气就会化成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将其轻易的撕成了碎片。正当噶赞惊疑不定的时候,从他感觉到杀气的树林里面缓缓的走出了十来个兽骑兵,他们一个个身穿保暖用的兽皮,头戴野兽头骨制成的头盔,脚下跨坐这一头体形巨大的刀齿狼。

为首的那人体形格外威猛,身穿一身漆黑的玄铁甲,头戴狮咬盔,手握一柄宣花大斧。脚下跨坐一头剑齿白虎,在他身侧一名亲随骑兵后背,插着一杆长幡,上面书有,虎狼军先锋雷地字样,这人正是段虎亲随将领之一的雷猛。随着时间进入了秋季,段虎对北疆的平叛计划也开始施行起来,杜坦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找到了那条可以由并州直接穿过恒连山脉。进入吠陀的山间小道。并且绘制了详细的地图,标明了各处险要。同时杜坦也联系到了吠陀境内的萨满教和一部分对婆门教极为不满的佛家密宗,以为策应。

在得到了秘道地图之后,段虎并没有立刻发兵西进。而是推迟了一个月,其中除了要重新整编虎狼军。以及组建多达十万人的后勤辆重大军以外,他还要筹集能够支持大军第一轮进攻地粮草。由于有大量流民不断地涌入。再加上北疆用兵,原本充裕的粮草又显得紧缺了起来,使得他不得不高价从南疆购入粮草,幸好在收服了定州、幽州和九戎国之后,他所得钱财不计其数,那些购粮钱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段虎在秋收之前,便从荆州先行收割一批稻子,再加上苍陇附近的存粮,凑齐了可以支撑大军三十日所需的粮草后,便发兵吠陀。

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除了想要赶在董斌来吠陀购粮之前,拿下吠陀,断了董斌地粮源以外,更为主要的就是想要借用秋天成熟地稻子,以战养战,减轻汉国的粮食负担。大军进入穆巴古拉山后,一切都非常顺利,这次组建地大军除了檀家老将檀广明统领的十万后勤辎重大军以外,段虎的主攻大军只带领了十万虎狼军。其中五部狼骑兵总共七万五千人,分别有宇文卓君、贺军、孟九、周义臣、雷猛五人统领,而剩下的两万五千虎骑兵则由吴娲儿担任统领,展轻灵为副,段九灵担任偏将。

雷猛在段虎的亲随将领中,虽然个性有点鲁莽,武功也不是最好的,但他却是一个充当斥候的好手,所以每次段虎出征之时,都是让他担任先锋斥候,这次段虎更是把整个虎狼军中最勇猛的斥候兵全都配给他统领,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雪原的蛮族。雷猛的先锋斥候大队其实早就已经通过了冰湖,继续向前发,而雷猛却在走到这里的时候,凭借武者的知觉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于是便带领一小部分人马停了下来,躲藏在树林后面,准备查看个究竟,所以噶赞从雪地里出来后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雷猛的眼中。

雷猛在惊讶于这人不畏严寒的奇异功法同时,也不禁心生疑虑,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怀奇功的高人出现在大军的毕竟之路上,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与刺客有关。“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雷猛很是赞同这句话,于是他决定要将赶在段虎大军前行到此处的时候,将此人彻底抹杀掉,也就是这一丝杀念引起了噶赞的警觉,从而使得雷猛不得不带领手下现身出来。“你们不要插手。”雷猛轻轻吩咐了一声,驱兽上前,也不让噶赞多做解释,举起手中的宣花大斧指着噶赞放在一旁的衣服,说道:“把衣服穿起来,我留你一个全尸。

”噶赞只不过是个山野小民,平时都生活在山里,农闲之时,也只知道修炼拙火心定,很少和别人接触,在他的认知中天下间最大的人就是巴轮寺的活佛,即便是他的父母官涿郡郡守也不知道其姓名,更别提远在苍陇的虎狼军了。虽然他不清楚雷猛说什么话,但他却知道雷猛的杀气是针对他的。于是为了活命,已经被雷猛浑身杀气所笼罩的他顾不上穿什么衣服,本能的施展出了练得滚瓜烂熟,却从未施展的密宗绝技拙火刀。随着拙火刀的心诀在体内运转,将近一尺长的刀芒从他的手中冒出,化作了两柄散发着深红火光的无形刀,随着他飞纵而出的身形,从上而下,朝雷猛急劈过来,周围的空气立刻变得炙热无比。

“拙火刀!”雷猛常年跟随在段虎左右,当然也很清楚段虎捍死亲卫中有三名密宗高手,而且他也曾和这三名高手交过手,当时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密宗武学就是这套堪称神奇的拙火无形刀和十八式密宗大手印。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密宗总坛每年秋冬季节都要举办的一次上师考核。虽然这次考核已经因为段虎的军事行动而取消了,但是难免有些修行者会自发地进入山区继续每年一度的苦行。虽然雷猛察觉到自己可能误会了,但现在既然已经动起手来,再多做解释也是无用,于是他长斧头向上一撩,使出一招断天式,斧刃疾劈噶赞两腿中间,按照其威势和速度。

只要噶赞不变招。他的斧头便能够再嘎瞻的拙火刀碰到自己之前将其劈成两半。不得已之下,噶赞只好变招,双手快速合十,结印不动金刚。印尖直点斧刃,同时口中大声吼处一个“哄”字。雷猛只觉得从斧身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连人带兽压下了三寸,随后一股炙热的劲力在他斧头上爆开。令到他和他的坐骑向后滑行了丈许才停止。噶赞见雷猛被逼退,便乘胜追击,身形再次高高跃起,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全身拙火修为汇集成一柄浑厚无比的拙火刀,狠狠地朝雷猛劈了过去。

然而噶赞又怎么明白,刚才那一击彻底激起了雷满地凶性,见到来势汹汹的拙火刀,雷猛将宣花大斧交与左手,右手则运起他前不久刚刚炼成的大奔雷手,迎了上去。雷猛的大奔雷手是根据道家三十六门之一雷霄派地秘法道术五雷手转化而来的,其修炼之法极为严酷,修炼中间还需要各种珍贵药物调理身体。虽然修炼方法很难,但是这种掌法其威力却极为巨大,每一掌都有五雷之力,开山碎石易如反掌,堪称天下第一掌。这套掌法乃是雷猛家祖传地掌法,但是因为所需药物太过珍稀贵重,所以一直没有人修炼,后来段虎知道了有这样一套威力强悍的掌法,便不惜使用各种珍贵药物,帮助雷猛炼成此套掌法。

之后他又以自身地横练硬气功来尝试这套掌法的威力,在不反抗之下,硬生生受了其五掌之后,一身的横练硬气功差点被打散了,由此足见其威力之强悍。一个是佛家大法、另一个是道家秘术,两者皆是至阳至刚的武学,交击之下,竟然发出了金属一般的响声,爆开的气劲仿佛飓风一般象四周冲击开来。周围的狼骑兵皆被震得后退了几步方才站稳身形,那些树木也因为这股气劲的冲击而不停的震动,雪花飞溅,迷住了人眼。他们只见到一个身影从气劲中心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

再一看以雷猛为中心,雪地上凭空多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大坑。雷猛像是受了一点内伤,脸色有点苍白,但气息依然平稳,而他的对手噶赞却摔落在一旁的雪地上,盘腿坐着,脸色通红,鼻子流出了两行血,滴落在雪地上面,显得格外醒目。雷猛胯下的那头剑齿白虎毕竟是洪荒异种,而且经过这些年各种药物的精心培养,其筋骨纵然不是如铁似钢,但也相差无几。刚才从雷猛身上传过来的巨大压力,竟然没有把它压垮,反而被它传到了雪地上。当比拼过后,它只不过稍事站立了一会儿,便又能活动自如。

剑齿白虎抖动了一下身子,将皮毛里的雪花抖落开来,然后在雷猛的指使下,缓步走出了大雪坑。一人一兽来到正在调息疗伤的噶赞面前,雷猛钦佩的看了看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看起来想是个农民的中年汉子,开始有点犹豫是不是要杀了他。从刚才的格斗过程中,雷猛很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人的内家修为绝对在他之上,之所以会输,主要是因为他没有任何一点格斗经验。如果换了周义臣等人,绝对不会跟他的大奔雷手硬碰硬,而会迂回攻击,以快制慢,所以即便雷猛拥有天下间最强的掌法,他依然不是其他亲随将领的对手。

刚才在拙火刀和大奔雷手接触的同时,噶赞就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大奔雷手的威力,如果这个时候他撤力退出的话,或许只会受一点轻伤,然而噶赞非但不退反而加力对抗。殊不知雷猛的大奔雷手是遇强越强,遇弱通吃。这样一番正面冲击,噶赞的拙火之力硬生生地被大奔雷手掌力给逼了回去,现在噶赞拙火反噬,若不能平息这一身暴乱的拙火,那么他就有可能被自己的拙火活活烧死。“看来你已经不行了!我还是送你一程吧!”看着眼前一脸痛苦的噶赞,雷猛察觉到他现在可能是走火入魔了,于是心一横,提起手中大斧。

朝他劈了下去。“雷将军。手下留人!拙!”就当雷满的斧刃快要劈到噶赞的头顶之时,忽然一个人影从旁边冲了出来,双手结印,暴呵一声。挡住了他的斧刃,在将斧刃的力道卸到地面地同时。也运用一股轻微地震力,将其震开。“不要乱动。”雷满摆手阻止因为担心而提起弓弩冲上来的手下们。转头看着眼前身穿白色裘袍的密宗喇嘛,皱了皱眉头说道:“多朗大师,你为何要阻挡我斩杀此人?”这人正是在段虎麾下担任捍死亲卫的三名密宗喇嘛之一,名叫多朗才杰日巴,多朗才杰是他姓姓名,日巴是密宗对有着拙火大修为的上师地一种尊称,他和噶赞一样同样是主修拙火心定。

光以武功修为而言,多朗要比另外两名密宗喇嘛强上不少,但若是以秘术而言,他却远远不如其他两人,三人若是相互配合,即便是捍死亲卫中排名前三名的高手长空婉如、黑熊、武痴凤三联手,只怕也很难对付他们。这次段虎出行吠陀,特意将这三人带在身边,除了他们本身地武功修为以外,跟是因为他们全都精通吠陀的各种语言,而且与吠陀本地的密宗有着联系,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佛家八派除了详宗以外,其余门派的初始教义全都是来自吠陀,后来经过千年的演变才形成现在的中原佛家,而吠陀这边的佛家早就已经被婆门教所灭,只有少数的密宗还在吠陀东部的一些山区小城中布道,并且在当地逐渐形成了一股影响力。

他们与位于吠陀北部的萨满教联合起来,一同对抗婆门教的侵蚀,而段虎就是要接住密宗在当地的影响力在吠陀站稳脚跟,然后进一步扩大战果,吞下整个吠陀。面对雷满的问话,多朗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身站在噶赞的面前,双手结成甘露印,口中默念普天甘露真言,一指点在了噶赞的眉心。随着这一指点出,噶赞被拙火烧得通红的脸色立刻恢复了正常,他的鼻血也不再流出,呼吸逐渐变得正常了起来,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并且睁开眼睛。当看到多朗的时候,他立刻认出了这个经常跟随在密宗大活佛身边的拙火上师,连忙下跪行礼,站起来后,见到站在多朗身后的雷猛脸色立刻又变得严肃起来,不等多朗询问,便用当地的土话快速的向多朗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多朗听了之后,立刻明白这不过是一个误会,于是转过身来,朝雷猛行礼说道:“雷将军,这人乃是我密宗信徒,并非刺客,之所以在这里也是在完成每年都要进行的苦修,不曾想竟然冒犯了雷将军,还望雷将军能够原谅这个。”“密宗信徒?”雷猛又皱了皱眉头,眼睛眯了一眯,看着噶赞,面无表情的说道:“此人身手极为高强,若非没有什么经验,或许本将军来拿他不下来。多朗大师竟然说这样一个精通密宗奇功拙火刀和十八手印的高手,不过是你们密宗的一个普通信徒,莫非以为雷某好欺!”多朗听出了雷猛话中的不悦,连忙解释道:“雷将军请息怒,此人的确是我密宗信徒,只不过他得我巴轮寺贡巴活佛看中,收为记名弟子,才得以学习了拙火刀和密宗十八手印,并非在下有意欺瞒。

”雷满见多朗神色极为诚恳,稍微想了想,也觉得再追究下去没意思,于是说道:“虽然多朗大师你说得句句在理,但此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太过巧合,此人的生死不是我可以决定的,麻烦大师将此人押送到王爷那里,一切由王爷决定。”“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多朗连忙点头,并且从怀中取出一枚药丸,递给雷猛,说道:“雷将军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要清除侵入体内的拙火也是极为麻烦,这枚药丸乃是我密宗精心炼制的甘露丹,不但可以清除拙火,还能滋养内腑,还请雷将军能够收下此药,尽释前嫌。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雷猛不收也就太不给人家面子了,于是接过药丸,朝多朗道了一声谢,便带领这收下沿着冰湖,朝前军赶去。“穿上衣服,跟我来吧!”见雷满离开,多朗长舒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还一身赤裸且一脸疑惑的噶赞,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伸手一召,将其放在一旁的衣物收摄过来,递给噶赞,等他穿好之后,便领着他向中军方向走去。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