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对于沐清的拒绝,段虎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毕竟有谁会答应一个刚刚派人绑架自己的人,去他那里做事,那不是从狼窝跳到虎坑吗?所以段虎只不过微微一笑,说道:“沐小姐,想必是这些天受惊了,还没想好,你可以和上官先生回去好好想想,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除了我段虎能够让你的才能得以发挥以外,其他的势力绝对不会让一个女人担当高位,更何况是个寒门女子。”沐清显然从段虎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威逼的意思,她秀眉一锁,正准备严词拒绝,上官宏连忙上前一把握祝糊的手,示意她必要多言,随后朝段虎躬身说道:“既然见汉王千岁的目的已经达到,老臣先行告退。

”段虎也清楚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点点头,吩咐道:“化元,送上官先生和沐小姐离开。”听完吩咐后,上官宏拉着沐清向外走去,而快要走到殿外的时候,沐清忽然将手从上官宏手中抽出,转身走回到段虎面前,像个文人士子一样跪坐在段虎面前,神色严肃的问道:“沐清有几个疑问不知道是否当问?”“但说无妨!”段虎横眉微挑,笑道。沐清深吸口气,问道:“敢问汉王千岁准备用何法治国?”段虎愣了一愣,没想到沐清竟然问他这样一个正式的问题,要是问他如何将然打倒,他倒是知道,治国之类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懂,于是如实说道:“不知道!”见到沐清的惊讶表情,解释道:“我是个粗人。

只知道打仗杀人,治国之类的事情我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沐清的眼睛闪过一丝极度地失望,又问道:“那么敢问汉王千岁,如果小女子前往并州任事,不知能够给小女子一个什么样的官职?”段虎想都没想,说道:“一县之长!”显然段虎的这个答案又超出了沐清的预计,她自认才华不比当今任何一员名士差多少,预想能够的官职怎么都比段虎所说的这个县令职位要高得多。她立刻认为段虎实在戏弄自己。也不再问下去了,脸色冰冷,起身向外走去。“沐小姐,请听孤王一言。

”段虎很清楚沐清所想。冷冷一笑,说道:“孤王虽然是个粗人不会治国。跟别提什么治国之术了,但孤王会用人。知道什么人该用在什么地方,治国有治国的人,治军有治军的人,物尽其用,是我所能够做到地,如果你想让孤王向那些所谓地文武全才那样,说得一套套的,抱歉孤王没有那个闲工夫考虑这些。此外在我看来县令乃是国之根本,国之地基,县令的人选乃是选择官员的重中之重,若是这个职位地人选没有选好,那就是动摇国之根本的大事,请不要轻视县令这一官职,再说如果连一个县都无法治理好地话,你还有何资格坐上那百官之首的高位。

”今天段虎给沐清地意外实在太多了,她没想到一个看似非常粗鲁的人竟然能够说出这样一番精辟的言论,而且是前所未闻的言论。历代权力者都是将权力紧紧握在自己手里,事事必亲历亲为,而段虎倒好将别人求之不得的权力全部分开下放给所有的官员,说得好听是信任臣下,难听一点就是当甩手掌柜。至于县令这一官职,在历朝历代都是最低一级的地方官员,稍微有一点骨气的士族子弟和名士学子都不会想担当这样一个职务,一般县令一职,都是由当地的士绅担当。

如段虎所说县令乃国之根本,更是不可思议,因为在书上说得很清楚所谓国之根本应该是普通的平民,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的也是平民,怎么到了他这里倒变成了县令,实在弄得沐清很糊涂。虽然段虎的话令到沐清感到有些无法接受,但她却不能不承认段虎所说的话,感觉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道理。段虎见到矗立在门口的身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要让她自己去想了。如果想通了的话,既证明了这个才女沐清是个附和自己要求的人才,同时她也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去并州当一小小的县令。

“沐小姐不用急着回答孤王,你慢慢的想,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去并州就是了。”段虎嘴角微微一翘,邪笑道。上官宏也曾有过类似经历,当年柳含嫣派人去往雍州请他时,就曾带去了几个离经叛道,却又很有道理的想法,弄得他茶饭不思,最后坐不住只能来到汴京归于段虎麾下,亲自实施这些想法,看看是否可行。如今见他的侄女也中招了,不禁苦笑了一下,一边摇头一边伸手朝段虎点了点,便转身牵着还在沉思中的沐清向外走去。“哈哈!”见到沐清的恍惚样子,余化元不禁大笑了起来。

段虎收敛笑容,朝余化元狠狠的瞪了一眼,沉声说道:“你小子还敢笑,我让你拉拢人,你倒好将她给绑回来,搞得这个上官老头冲着我嚷嚷,幸好我把话兜回来了,并让那个丫头自己跑到套子里去,否则含嫣要是知道她想要得到的人才,是因为你才失去的,你就等着挨板子吧!”“王爷,这怎么怪我!不是您说不择手段也要将她弄到手吗?”余化元一脸委屈的说道:“而且这丫头住在这里也没吃亏,每天山珍海味伺候着,都是属下自己掏钱,吃饱了以后还要听她不带一个脏字的骂言……”“滚一边去!”段虎朝他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利用那些商队赚了多少钱,那丫头肚子再大也吃不穷你。

”“嘿嘿!就知道蛮不住王爷。”余化元挠着脑袋,尴尬的说道。段虎正准备出府,前往皇宫按照礼节拜见一下那个大秦太后,门房下人快步跑了过来,通报道:“禀王爷,贺、孟、周,雷四位将军在外殿求见。”“唉!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段虎脸色阴沉了下来,眉头皱了皱,说道:“让他们到虎踞堂来。”“王爷不想见他们,就让属下去回了四位将军吧!”余化元见到段虎难看的脸色,说道。“不必了!你下去办事吧!”段虎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虎踞堂内。没多久,贺军等四人一身戎装走了进来,脸色都有点憔悴,见到正坐当中的段虎,连忙上前跪附在地道:“末将等叩见汉王千岁!”“起来吧!”段虎长叹一声,苦笑道:“其实我更喜欢听你们称我为大将军。

”虽然听到了段虎的话,但贺军他们还是不敢逾越,孟九站出来,抱拳说道:“王爷……我们。”段虎摆手打断了孟九的话,示意他不必多言,神色严肃的说道:“你们可是为了白山的事情,来求我开恩,让他重新任事,戴罪立功。”其余三人皆上前一步,四人站成一排,一起跪附在地上,痛声恳求道:“末将等愿意以性命担保,白山绝无逾越之心,求汉王千岁法外开恩!”“真难为你们到现在才来求我。”段虎苦苦一笑,说道:“你们全都起来吧!事已至此,三司会审,已成定论,没有挽回的机会了!”“王爷开恩!”五小将情同手足,对彼此的了解比自己都多,他们四人都一致认为白山是他们五人中间最出色的一个,自然不愿见到白山就如此被埋没,极力恳求道。

周义臣跪附着上前几步,急声说道:“王爷,这些年来一直都不遗余力的培养我们,难道王爷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心血这样毁于一旦吗?”“谁说我忍心?”段虎怒声喝斥,用力一拍桌子,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你们又知不知道白山出事真正痛心的是我!这跟我自己砍掉自己的一条臂膀有什么区别?“说着段虎一脸哀伤,泪水在眼眶中翻滚,道:”我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将你们带在身边,培养你们,训练你们,就是为了你们将来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而你们一个个全都是将才,只有白山才有帅才。

原本我准备让他在定州之战累积军功,然后封他成为一方大吏。而他呢?他却在最后关头得意忘形,犯下了私自建军、擅自开仓等等大罪,每一条罪责都够他死上十次了,你们让我怎么开恩,我不但不能开恩,还只能拿刀将自己这条培养多年、寄予希望的臂膀给砍断,你们又怎么会明白我心中的痛?八年呀!你们每个人耗费了我八年的心血,白山的事情就是在我的心上挖了一块肉呀!“看到段虎痛心疾首的样子,四人全都愣住了,他们全都一心想着为白山求情,却没有想过其实白山被软禁,最为痛苦的应该是段虎这个一手培养他的人。

四人全都心生惭愧,周义臣用力在地上叩头,痛哭道:“末将不能体察王爷痛心,还来挖王爷伤口,实在罪该万死。”“末将罪该万死!”其余三人也都痛声哭道。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