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段虎的这个答案显然让宫云非常不满意,她愣了愣,眉头微微一皱,深吸口气,鼓足勇气继续说道:“王爷既然不愿意直言相告,就说不便告知就可以了,何必随便找个理由来诓骗草民呢?”说着她又看了看段虎的脸色,见他并未怪罪,继续道:“王爷一到定州,就已经将金城收归囊中,如今又想要凭借一块小小的征西王令将这个本就不平静的定州搅乱,现在王爷竟然说只是来祝寿,未免太过可笑了!”“很可笑吗?”段虎转过身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宫云,身上的暴戾杀气瞬间将她拢入其中。

直到这一刻宫云才明白段虎为什么会被称为杀神,因为当她陷入杀气之中的时候,她仿佛听到了无数哀怨凄惨的叫声,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身上似乎像是被无数钢针刺体一般痛苦非常。她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用词上的错误,眼前之人既不是她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她的手下,而她却不知高低的在最后用那种嘲讽的语气跟眼前这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说话,也难怪他会有所生气。“草民无意中言语顶撞王爷,望王爷恕罪!”宫云显然是个知进退的人,连忙躬身说道。

“你起来吧!”段虎收回杀气,伸手将宫云扶起来,脸上浮现出淡然笑容,说道:“虽然就孤王个人而言,不太在意这种语气,但处在孤王现在这个位置却也不得不维护这个位置的尊严,希望宫堂主不要介怀!”宫云恭敬的侍立一旁,应道“官云无礼才是!王爷太客气了!”“其实我也算是定州人,所以我们暂时抛开身份。就以定州同乡的身份来说话吧!”段虎极为亲和的笑了笑,宫云不敢有违只能点头答应,随后段虎脸色一正说道:“我刚才说是来祝寿的确没有骗你!宫小姐或许还不知道,这次天渊十八弯地寿星雷老爷子其实大秦前镇北大将军雷满,也就是我段虎的师父。

”“啊!”这个消息显然让宫云有点措手不及,露出一脸的惊讶,此刻她忽然想起天渊十八弯之主刘景岩也是雷老爷子的徒弟,于是乎她的脑子里迅速浮现出段虎和天渊十八弯联手。扫平定州的情景。脸上的表情多出了一丝骇然。段虎从宫云的表情可以很清楚地猜到她现在心中所想,于是呵呵一笑,宽慰道:“你不必如此惊骇,我并没有和天渊十八弯联手地意思。而且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师兄也不太可能将自己父辈闯下的基业拱手让出,这样一来。我若想要收服定州便与其难免一战。

此外你想想,如果天渊十八弯真的归降于我地话。我又何必耍弄这些阴谋诡计呢?直接派兵杀过来岂不更好!”宫云又问道:“王爷这样愚弄定州群豪,难道就不怕他们在王爷收服定州之时群起反抗吗?”“那又如何?当我攻打定州之时,定州这些所谓的群豪彼此之间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即便联合起来,我又何惧一盘散沙呢?”段虎一脸轻蔑地看了看小城寨,而后又以极为诡异的目光看向宫云,笑着说道:“而且有人反抗我地同时,不也会有人愿意效忠于我,为我出力吗?比如九黎族的盐帮和你宫大小姐的枭堂!”宫云脸色微微一变,听出段虎话中有着招揽的意思,心中对能够被段虎如此看重也感到自豪,但还是极为巧妙的拒绝道:“虽然得蒙王爷厚爱,但宫云还是希望能够秉持家父的教导,保持中立。

”“你还能够中立得了吗?”段虎仰头一笑,指着山丘下面那几批人没有来得及带走的东西,说道:“你可别忘了!是谁将我的那块征西王令拿出来充当奖品的?是你枭堂堂主和盐帮大小姐。不需要多久,整个定州都会知道今晚的事情,到时候即便你有一百张嘴也无法解释清楚,无论谁都会认为你们是我段虎的人,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我的受益之下进行的。”“好毒的计策!”听到段虎的话,宫云的脸色骤变,被怒火涨得通红,咬牙说道:“王爷,好深沉的心机啊!宫云佩服。

”段虎淡然的看了看宫云,说道:“宫堂主过奖了!”宫云气急而笑道:“名震天下的段王爷用这样龌龊的办法来对付两个弱女子,难道不觉得羞耻吗?”“你以为我想用这些狗屁阴谋诡计吗?定州不过是弹丸之地,我有的是办法攻下它!若不是因为有人在外面拖我的后腿,我早就派兵攻打定州了!”段虎冷哼一声,脸色略微不悦,随后又轻蔑的看着宫云,说道:“而且你以为像你枭堂这样的小势力也值得我花这么大的力气拉拢吗?若非南疆最大帮派越盟是你枭堂的外围帮派,我根本连拉拢你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派人将你灭了,然后扶植一个傀儡岂不更好!”宫云惊骇非常的看着段虎,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原来王爷攻打定州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南疆!”随后脸色一阴,说道:“莫非王爷忘记了,当初和南齐洪峰定下的盟约,在他有生之年绝不攻打南齐?”段虎想起这个盟约就深感懊恼,这可能是他毕生签订的最差盟约,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沉声说道:“我并没有违反盟约的意思,而且南疆也并不属于南齐,南疆效忠的对象是南齐的前镇边王,现在的吴国文德帝,所以我要攻打南疆的话,并不违反盟约。

”在六年前,南齐镇边王沈冲趁着段虎威压南齐之时,以脱离南齐自立为条件,借兵给南齐抵抗段虎,然而当时的南齐皇帝并不知道洪峰已经开始准备和段虎签订互不侵犯的盟约,于是便答应了镇边王的条件,从而使得镇边王控制的两州之地脱离南齐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王爷真是煞费苦心呀!”宫云冷冷一笑,说道:“虽然不知道王爷是从何处得知越盟是我枭堂的外围帮派,但我想说的就是王爷似乎太看得起我宫云了,要知道虽然越盟依然奉我枭堂为总坛,但是十几年来,他们与我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只有每次总祭之时才会象征性的发帖邀请。

”“即便名义上的也足够了!只要你枭堂归顺于我,其它的事情我自然有办法解决。”段虎笑了笑,跟着他看似随意的说道:“听说宫小姐和盐帮的齐大小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已经到了非君不娶,非君不嫁的地步了!而且我还听说只要这次宫小姐能够助盐帮和大江盟签订水运协议,那么宫小姐就会得到一个梦寐以求的东西,不知道我听到的是否正确?”“王爷若是想要以这事来要挟宫云或者清丽,只怕要失望了!”宫云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我和她既然敢这样做,就不怕人说。

”“我想宫堂主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我对你们两人的事情并不反感,也不会觉得什么有违礼教,反而我还有点佩服你们二人能够在诸多压力之下继续走下去。”段虎微微一笑,毫不介怀宫云的无礼,说道:“我会帮助你让大江盟和盐帮签订水运协议,作为条件……”看着宫云略微紧张的表情,笑笑道:“我希望你们二人大婚之日能够得到一张上宾席位的请柬。”宫云显然没有想到段虎所谓的条件竟然是上宾请柬,愣了一愣,又充满疑惑的看了看段虎,皱眉说道:“难道王爷不想趁机要求让我枭堂归顺你麾下?”“呵呵!你枭堂以及盐帮迟早会归顺于我,我又何必妄做小人呢?”段虎转身朝营地走去,同时头也不回的说道:“宫堂主,孤王现在也不逼你,等你想通了自然会归顺于我,今晚之话,孤王希望宫堂主将其烂在肚子里面,不要外传一句,否则不单单是你枭堂有麻烦,就连盐帮也躲不掉!”看着段虎逐渐消失在黑暗的身影,宫云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她清楚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定州大战中置身事外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了段虎太多的秘密,或许应该说段虎让她知道了太多的秘密。

宫云转头看着小城寨,长叹一声说道:“看来以后像这样平静的夜晚已经没有多少了?”第二日辰时,小城寨开关之时,天渊十八弯的守关将领见到了城寨前面凌乱的营地,不禁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和惊讶的神情,轻蔑是因为他自以为他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惊讶则是因为他以为九黎族的战力竟然可以不动声色的解决整个营地的人。当这名守关将领准备命人将营地内的财物收缴归私之时,从山丘上走下来的段虎和宫云等一行人却令他惊骇万分,显然他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这次九黎族主要要对付的目标反而没事。

显然现在已经不是思考其他事情的时候了,他上前装模作样的接待了两队祝寿人马,并且不动声色的询问了一下昨晚的情况。当他听说昨晚在他的治下有一块征西王令之时,整个人完全呆滞住了,就连脖子上被人用毛针刺了一下也没有察觉到,在段虎等人走后的当天晚上他就暴毙身亡,身边则放着九黎族送给他的几箱银子。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