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三十八章 冰释

“现在就看李昊那边了,”大堂内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段虎收刀入鞘,站起来对丁喜问道:“丁先生,你说张全义会按照我说的去做吗?毕竟让一个堂堂将军去管理流民营,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可是丢面子总比丢命好吧!”丁喜极为自信的微微一笑道:“依属下只见,张全义在接到将军的书信之后,没有马上拒绝,便证明他已经有所动摇了。张全义虽然收受了曲哲的钱财,但是这些钱也要有命花才行。所谓有心算无心,这次曲哲明摆着是一个必败之局,张全义是个精明人,又怎么会不知时务呢?更何况将军也是为了他好,不想他受到过多的牵连,才让他去管理流民营的,他应该感激将军才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向他解释一下,”段虎手指敲击着桌子,目光深远,说道:“张全义能够将他手下的武威军训练得那样精良,可见他也是个人才,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人才。

吕梁、吴兴武虽然善于练兵,也懂得攻防之道,但毕竟没有真正得指挥过战争,不知他们那套贼寇的方法有没有用。另外任忠也算个人才,只是他每样都会,但全都不精,一个十足的万金油到那里都能用得上,但却没有大作用。至于李昊,虽然他是出生兵法世家,但是毕竟没有上过战场,只是纸上谈兵,也不知道他的实力3到底如何。”“吕管带他们都是人才,只是需要时间和经验来琢磨。”丁喜点点头,笑着道:“而且不是还有将军这位万人莫敌的大秦第一猛将嘛!”“丁先生就别取笑我了!”段虎自嘲的笑了笑,言道:“我段虎有自知之明,就像先生说的那样,我最多只是个冲锋陷阵的猛将,论起排兵布阵、行军练兵,你们每个人都比我强。

”丁喜拱手贺道:“恭喜,将军已经具备成为名将的潜质了。”“名将的潜质?”段虎又坐回到椅子上,双腿搭在桌子上,饶有兴趣的说道:“丁先生,说来听听,什么是名将的潜质?”“其实,这也是属下的老师告诉属下的。”丁喜搓了搓胡须,回忆道:“其实成为一位名将,他不需要太高的武艺,也不需要用兵如神,他只需要具备两点就可以了,那就是自知和知人。”段虎细细的回味了一下,喃喃自语道:“自知?知人?”丁喜叙述道:“将军能够一一说出属下的优点和缺点,知道如何运用属下的才能,也知道什么是用人不疑和用人唯才的道理,比如林长史和属下都只不过是数面之缘,便将全城政务托付给我们,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和信任,这就是知人。

另外将军很清楚自己深浅,不能做的事情不去碰,能够做得事情可以做到最好,这就是自知。”“呵呵!”段虎有些不好意思道:“听你这么一说,本将军还真像那么回子事。”“段将军。”就在段虎和丁喜交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段虎扭头一看,原来是韩昭云和陈衍等人,微笑着说道:“韩小姐,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我会派人送你们离开的。”“谢谢,将军。”韩昭云眼中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冷淡,反而充满了钦佩之情,微微下腰,欠了欠身,敬道:“另外韩昭云替白马岭外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们谢谢段将军的善举。

”“不必了!”段虎摆手回绝,正色道:“我段虎身为武安城代城守,只要一日在这个位置,就会一日心向百姓,决不会允许易子而食的事情发生在武安城的范围之内。另外我这些购买土地的钱有大部分都是韩小姐你那里讹来的,若是要谢的话,他们更加应该谢你。”“将军,谦虚了。”韩昭云微微一笑道:“钱财,身外之物,去了就去了吧!反倒让奴家轻松了不少。”段虎点头道:“韩小姐能够这样想那是最好。”“段将军,请受陈衍一拜。”陈衍这时也走了出来,正准备下跪行礼,段虎连忙伸手将他扶起来,不解的问道:“陈老弟,这是为何?”“陈衍之前错认为将军乃是一名惟利是图的小人,今晚一见才知将军不但不畏强权,还体恤百姓,实在当得起英雄二字。

”“陈老弟,你可能误会了!”段虎淡淡一笑,说道:“本将军不是什么英雄,也不会去体恤百姓,这些都只是我职责所在,谁让本将军是武安城的代城守呢?如果,本将军不是武安城的代城守的话,对不起,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就算有人在本将军面前活活饿死,本将军也不会插手一下。”“嘿嘿!”段虎的话如此直接,如此不给人留情面,弄的陈衍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好。“将军,性格耿直,有什么说什么,实乃真性情。”韩昭云上前解围,随后又说道:“奴家希望在安置流民的事情上,尽一点绵薄之力,还望将军可以应准。

”“哈哈!这事小意思,不过韩小姐你求错人了。”段虎指着丁喜说道:“安置流民的事情本将军已经完全交给丁长史负责,如果你想要出力协助的话,可以问问丁长史,我想一般他不会拒绝的。”“丁长史,不知奴家……”韩昭云双眼默默期盼,声音柔弱似水,弄的丁喜全身都酥软了下来,心中连道厉害,急忙后退几步,说道:“韩小姐如果想要尽绵力的话,可以两天后到城守府来,到时自然会有所安排的。”“奴家就此谢谢丁长史了!”说完,韩昭云便和陈衍一起,在武安军士的带领下,离开了林府。

看着韩昭云曼妙多姿的身影,丁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喃喃自语道:“妖!实在是太妖媚了!”“怎么?心动了!”段虎难道由此机会,连忙取笑道:“不过你没有机会了,人家的护花者可是名震京师的大才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你怎样跟他抢?”“将军想到哪里去了?”丁喜皱眉,神色肃然道:“此女天生媚态,双目含春,嘴角轻薄,乃是倾城祸水之相,若是在普通人家可令人家破人亡,若是在国家朝堂,可倾国倾城。她天生只能在红尘中生存,否则……““丁先生,你说得也太过了,什么倾城祸水呀!本将军一点都不信。

”段虎哈哈大笑,说道:“而且你这人也好没道理,前几天你才把她夸得跟圣女似的,现在却把她贬为了祸水,你的转变也太大了吧!”“并非属下善变,只因属下以前并未见过韩小姐,只是常常听到过韩小姐的善举,便一心认为她肯定是个菩萨心肠的绝色佳人!”丁喜眉头微锁,说道:“没想到她竟然生得如此样貌……唉!不想再说了,顺其自然吧!只要她不出现京师之地,便不会有事。”随即又拱手赞道:“另外属下不得不佩服将军,面对那样的美娇娘将军竟然下得了手,打她的耳光。

讹诈她的积蓄。“段虎故意装作不悦,阴冷的说道:“你这是在夸奖本将军吗?”“姑且算吧!”丁喜已经摸清了他的性格,不吃他这一套,微微笑道。“哈哈!”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都忍不住大笑不止,令大堂的人都以为他们又要发什么疯,吓得全跑个没影了。对于武安城来说,这注定又是个不眠之夜,武安城守军一晚上抄了三十几家豪族门阀,那些家眷和仆役们震天的哭声、士兵凶狠的吆喝声和格杀反抗者的搏斗声,这些声音令到整个武安城的居民恐惧了一个晚上。

他们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既不敢装作无事上床睡觉,又不敢出去看个究竟,只能静静的呆在家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第二天的清晨,他们推开家门一看,眼前的情景吓了了他们一大跳,原本那些指高气昂的老爷们全都一个个畏缩的坐在地上,周围一大队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对他们虎视耽耽,只要稍有异动手中的兵器便会刺入他们体内,所以他们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那些大宅院平时大门紧闭,就算想要进去也需要一点身份,可现在却敞开在那里,进出的都是些身份低下的士兵。

一名附近的居民壮着胆子,打开家门,走上前去,向一名在旁边守卫的士兵问道:“哎,这位军爷,这家人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呀?弄得抄家这么严重。”那名士兵转过头冷冷的看着他,质问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是不是和这家有关系?”“没有,没有!”他连忙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只是住在他旁边,怎么可能跟他们攀上关系呢?”“既然没有关系就不要问那么多。”那名士兵现在的火气很大,说话的口气也冲了不少。这时,一匹快马驮着一名传令兵,疾驰到了这队人马跟前,急停下来,喝道:“将军有令,抢劫者,杀!奸淫者,杀#航入民宅者,杀!”“属下,接令。

”“真他娘的,每过一个时辰便通报一次,他们不嫌烦吗?”那名士兵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嘟囔道:“那帮当官的也不管我们的死活,只是知道捞功绩,往上爬,不过是抢点东西嘛!也要砍要杀的……”“那你是不是很想去抢点东西呀!”他身后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问道。“这里谁不想抢……”那名士兵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声音的变化,但意识到时,话已经脱口而出。他连忙捂住嘴巴,紧张的向后一看,随即有放松下来,道:“头,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

”“不吓你一下,你又怎么会记事呢?”这队人马的队正神色缓和,警告他道:“你要记住,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那些将军们全都是些阿谀谄媚的小人,现在这位段将军可是个万人莫敌的大英雄、大豪杰,你想想看武安城从建成以来,有哪一任城守在上任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查抄了三十多家豪族势力吗?”“没有!”那名士兵摇了摇头。“你也知道没有。”队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所以像这种不畏强权的英雄向来对军纪非常严格,昨晚城东头那边已经杀了十几个人了,西头也杀了三个,我们这边还算幸运,没有人违反军纪。

你已经跟了我三年了,我不希望第一个因为违反军纪死在我手上的人是你,你明白吗?”“头,您放心!”那名士兵感动得差点掉眼泪,声音有点哽咽道:“我一定会严格遵守将军颁布下来的军令,不会让您失望的。”“这样最好了!做事吧!”那名队正转过身,朝宅院内走去,并长长呼了口气,脸色也阴冷了下来,心中不禁咒道:“上面怎么会颁下这样一条该死的军令呀?武安城的守军是最没有油水的地方,兄弟们就等着这一次发财了,可是偏偏会下这样一条军令。

唉#恒了,毕竟我们也算是威风起来了,要是以前我们连在街上巡逻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去查抄这些豪族门阀的家了,现在武安城里那个不对我们武安守军敬畏有加,见了都喊一声爷。娘的,老子就为了这口气,不抢东西算什么,就算是赔上老子这条命也值得!”。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