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三百五十章

郎司非常讨厌冰原风暴,因为每次刮起冰原风暴的时候,他都会被派出来放哨站岗,谁让他是白虎攻击队里面最弱的一个,每次都只能充当驾虎者,而不能做一次虎战士。他转头看看山谷入口其他的一些隐隐可见的哨岗,那里还有一些和他一样的倒霉蛋,他们也都是每个剑齿白虎兵的驾虎者,他们唯一比自己强的地方就是他们不必直接面对冰原风暴强烈的寒风,而可以躲在天然掩体里面躲避这刀割般的寒风。其实他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设置这样的岗哨,且不说敌人会不会在这种阴沉沉的暴风雪之夜袭击山谷,即便袭击那么他们这些驾虎者也不可能及时回到山谷里面,那么没有他们这些驾虎者驾驭剑齿白虎,那些虎战士就根本不可能骑着剑齿白虎战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虎牙将那样的实力。

就当郎司一边紧裹住身上的兽皮,抵挡寒风,一边无所事事的胡思乱想时,忽然在他身旁传来了一声清脆的踩雪声,而他本能的转头察看,便见到银光一扇,然后脖子感觉到一阵凉意,呼吸也跟不上来,眼前只见到一片血雾从他的脖子喷了出来,最好天就黑了。“怎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解决一个岗哨,实在太慢了。”黑熊借着风雪的阻挡,仿佛游蛇一般快速的爬过一段毫无遮掩的雪地,对着面前的捍死亲卫小声的责问道:“大将军现在正在后面等着我们的信号进攻,你总不会想要等大将军他们都变成冰柱子以后,才把这些人解决掉吧!”“黑头,这怎么能怪我,是这小子太机警了,一双贼眼没事到处乱瞟。

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发现了。”那名亲卫将刀子在尸体上擦了擦,极为委屈的说道:“而且我们人手也太少了,只有你我两个,其他的都分到另一支队伍去了,大将军这样分配实在有点不合理。”“放你娘地狗臭屁,大将军的安排是你能说的吗?少说话,多做事!”黑熊狠狠的敲了敲属下的头,冷哼一声。便转身继续向下一个岗哨潜行过去。那名亲卫揉了揉被敲的地方,快步跟了上去。晚间时刻,当悟把两个山谷的确切位置和兵力的部署全部探察清楚以后,段虎便将军队召集起来。

挑选其中精锐分成两部人马,趁着雪夜分别突袭两个山谷。跟随段虎袭击那一千骑剑齿白虎骑军地主要是五千名新组成地刀齿狼狼骑兵。另外还有一千多名山族的狼骑兵从旁配合,而另一队人马则由白山率领的两万捍死异骑和九族联盟的两千狼骑兵组成。捍死玄甲军则留守山谷。段虎迎风站立,面无表情地看着山谷的方向,身上地火鳞甲散发这一股热气,令到雪花飘到他周围就立刻融化了,他胯下的虎王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不时的回头看向段虎,像是在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进攻似的,而乘风则站立在他伸直的手臂上随时准备升空。

吴娲儿也骑着一头刀齿狼静立在段虎身旁,迷离的双眼仰视着眼前一身戎装的威武将军,眼神中充满了爱慕之色。她身上也穿着一件特制的皮甲,虽然外面披上一件绒袍,但是凸凹有致的身材还是无法遮掩,在她出现在大军前面站到段虎身边的时候,所有人呼吸全都停止了,所有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众人除了用冰雪女神来形容她的倾世容貌和高贵气质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汇了。段虎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铁血之师一个个全都是变得呆傻白痴的模样,不禁长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些连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战士没有败在敌人的刀剑之下,反而败在了自己女人的美貌之下。

弄得段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还好吴娲儿很快就将披风斗篷将全身盖住,否则今天能不能出发还是个未知之数。此刻在段虎身后,周义臣和雷猛分别率领了两千五百名狼骑兵矗立在左右两侧,而吴娲儿的儿子奥休则带领了山族的一千名狼骑兵抽刀备战。这一刻很容易就看出了两队人马的优劣强弱,段虎麾下的狼骑兵在下令停军之后,就没有在动弹一下,也没有人相互说话,整齐的排列成战斗的锋矢冲阵,全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隐隐透漏出火光的山谷。而山族的狼骑兵则像是出来郊游似的相互交谈,全都散乱的站立,像是一盘散沙,更有甚至还不时的舞动着手中的刀子,像是深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军队似的,若不是空中没有月色,刀子无法反光,或许他们的位置已经被这种愚蠢的行径给暴露了。

看着身后杂乱的狼骑兵,吴娲儿不禁叹了口气,摇摇头,朝奥休吩咐了几声,似乎想要让这些狼骑兵也像段虎的军队那样规矩些,然而却没有太大用处,就连她的儿子都认为这样并无多大关系,只要战力不减就可以了。吴娲儿走到段虎身边,叹息道:“唉!真不知道你是怎样训练军队的,要是我有这样一支军队的话,早就已经一统冰原了!”“你想要知道原因,”段虎转过头淡然的看着吴娲儿,他们的谈话把奥休也吸引了过来,当见到吴娲儿好奇的点了点头后,笑着说道:“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杀!不听将令者,杀!不守规矩者,杀!临阵脱逃者,杀!“虽然段虎是笑着说出这句话,其中蕴含的杀意却已经令到吴娲儿母子两人感到了一股寒意从头到脚贯通而下,和这股寒意相比起来,冰原上的风暴就算不得什么了。

而最接近段虎的吴娲儿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段虎眼中的杀意,虽然只是对着身后的那些狼骑兵,但是她还是为之惊悚,她可以感觉到如果再让这些狼骑兵胡闹下去,段虎会在开战之前先把这些山族的狼骑兵给杀了。就当吴娲儿犹豫是不是该杀几个为首的狼骑兵给她儿子的这些军队一个警告的时候,在山谷方向传过来黑熊的信号,段虎收回看向身后山族狼骑兵的目光,大声吩咐道:“周义臣率左军袭击谷口左侧的敌军营帐,雷猛进攻右侧的猛兽围栏,不能让一个人骑上剑齿白虎,山族狼骑兵负责封锁谷口,不准放走一名敌人。

”“是。”众人齐声应道,山族人在奥休的翻译后,而散散落落的答应了一声。段虎将手臂一抖,让乘风驾驭着寒风飞上高空,然后抽出兵器指向山谷,沉声下令道:“出发!”虎王早就在等段虎的命令了,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吴媳儿也抽出腰间的弯刀,驱赶胯下刀齿狼,飞速的跟了上去,两旁的狼骑兵在周义臣和雷猛的带领下,整齐划一的追赶过去,落在最后面的奥休顿时感到面无无光,大声的斥责着部下,催促着一千狼骑兵紧跟其后,朝山谷冲了过去。由于段虎刻意放慢速度,先行冲入山谷的是周义臣的两千五百名狼骑兵,山谷的通道虽然有些狭窄,但并不能减慢他们的速度,当冲过通道之后,黑熊已经将守在防护栅栏上的两个蛮族人给解决掉,并且打开了大门。

周义臣进入山谷之后,领着部下直扑左侧的敌军宿营,在最外围的十几名蛮族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提起兵器从营帐内冲了出来,然而刚刚冲出营帐,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便是一片片雪亮的钢刀,十几个人倒下的时候,每个人身上至少有二三十个伤口,可以说是血肉模糊。被同伴的惨叫声惊醒过来的蛮族战士顾不上穿上盔甲,提起弯刀就冲了出去,然而他们的下场和他们的同伴完全一样,身手好的还能够挡上一两招,而身手不好的则被七八把钢刀劈成了数段。

一部分相对聪明的蛮族战士从营帐的背面开了一道口子,钻了出来,很快聚集在了一起,一边抵挡狼骑兵的攻击,一边向他们对面的养着剑齿白虎的围栏移动过去。还有一部分蛮族战士则躲在营帐里面,想等狼骑兵走了之后再出来,然而他们的愿望虽然美好的,但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周义臣一声令下,空出手来的狼骑兵一人手持一支火把烧营,蛮族战士的宿营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段虎和吴娲儿是第二批冲入山谷的人,这时周义臣的部队已经攻入了敌军的宿营地,而正对着山谷入口的中军大帐也被震天的厮杀声给惊动了起来,在中云营帐周围的护卫队训练有素穿上了盔甲,当段虎冲到营帐附近的时候,他们已经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形。

这一千剑齿白虎兵的虎牙将也从营帐内冲了出来,大声叫喊着,组织面前的百余名蛮族护卫向右侧的猛兽围栏移动过去,试图骑上剑齿白虎突围出去。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