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段虎麾下的军队无论所属何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中心,那就是段虎,只要段虎不倒,那么大军即便战至最后一人,也不会后退一步,中军将旗这么重要,就是因为他代表的是段虎,而现在段虎已经回来了,那杆大旗也就失去了它原本的作用。此刻在外围的虎跳涧守军除了亲眼见到段虎身影的异族轻骑以外,其余众人都不知道那块被重重围住的空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声兽吼所代表的意义却是所有人非常清楚的。各部人马的士气和战力陡然激增,原本一起围剿龙枪方阵的蛇军迅速的脱离战场,直接和精锐狼骑绞缠在了一起,利用自己军队最擅长的缠功,将这数千狼骑从月族甲士的阵营里面硬生生的扯了出来。

其余围剿龙枪方阵的玄甲军也随后脱离战场,主攻月族甲士,而剩下的雄狮军趁着这个空档,将催力药粉吸食入体,战力激增数倍,战局丝毫没有因为玄甲军的离开而发生任何转变,不断的又小股西域人和狮族人弃械投降,龙枪方阵处在了崩溃的边缘。此刻龙军也趁月族甲士因为虎王的那一声震天兽吼而为之一怔的空档,一直如同铁桶一般盘踞在一起的防御阵形陡然发生了变化,由守转攻,大军一分为二,化成了两条凶猛无比的恶龙在月族甲士的阵营里面来回穿梭,上演了一常韩龙斗的好戏。

陈俊的龙武军和拈八鲁的异族轻骑也加强了攻势,把那些前来拦截的死士骑兵分割绞杀,力求在最短的时间里与纪维谦地纪家军会合,而被王族精骑阻挡在最外围的纪家军也不断的强行突击,试图冲散敌阵。“大将军……”纪维谦上前想要简单的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不要说了!我清楚。”段虎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言。外围的战局对于段虎来说是一清二楚,在一进入战场的那一刻,他的超常五感便完全覆盖了整个战场,各部人马地一举一动都在他地掌握之中。他转头淡然的看着纪维谦,教训道:“我让你指挥二十万人马,你却像个先锋官似的冲入敌阵里面,和敌人短兵相接,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回来的话。

你知道后果会有多么严重吗?”纪维谦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看着周围那些为了保护他而身死地亲兵们,面带愧色的说道:“末将知错了!”“看来你还需要历练一下才能真正地独当一面,错不在你,是我太过心急了!”段虎叹了口气。随后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浑身是伤却依然扛着中军大旗的掌旗士兵,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回大将军。小地名叫段军!”那人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回话道。“原来是本家。”段虎淡然一笑。说道:“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本将军的掌旗亲兵?”听到段虎的邀请,段军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会自己会这么好运竟然能够得到已经成了大秦军士神话的段虎赏识,一时间没缓过神来,愣在了那里,知道纪维谦拍了他一下后背,对他表示恭喜,他才清醒过来,连声道有。

虽然段虎他们在敌阵中间这样旁若无人的交谈着,但是却没有人觉得这不合适,即便敌人也觉得这很自然,随着和段虎的交谈众人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紧张疲惫的身体也得到了片刻的休息,逐渐回复到正常的状态,这才是段虎不顾地点与纪维谦等人交谈的主要目的。和外围轰鸣的战斗声不同的是,在段虎身边形成了一圈诡异的寂静,在他们的交谈的时候,周围的那些狼骑和王族精骑们被段虎刚才的气势所压制,全都不敢有丝毫动弹,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全身紧绷,聚力戒备。

“你就是这支大军的狼族统帅赤察儿吧?”段虎看着纪维谦他们的状态已经恢复了过来,于是转身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赤察儿问道。赤察儿被段虎穿甲箭中的霸道力量震伤,坐了良久还没有缓过气来,在他身旁有数十骑狼骑凝神护卫。听到段虎的问话,他竭力的挣扎着站起来,示意眼前的狼骑让开一条线,双眼毫不示弱的瞪着段虎,说道:“不错,我就是赤察儿!”“你这小子真不错,竟然能够算到我的回军路线,派出两万狼骑死士伏击我,害得我只能孤身赶过来救援。

”段虎紧了紧手中的两把神兵,驱兽转身面对着赤察儿,说道:“能够算计到本将军头上,我就饶你这次不死。”说着,虎王的庞大身躯忽然消失在众人眼中,接下来却出现在了护卫赤察儿的狼骑前面,并且猛力的冲撞开最前面数个还没有缓过神来的狼骑,同时双手神兵翻飞舞动,化作两扇光翼将周围的狼骑完全笼罩在其中。当赤察儿和他的狼骑手下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段虎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虎王那个凶狠无比的大头正好对着赤察儿的脸,虎王喷出的热气盖在了赤察儿的脸上,他甚至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虎王露出的利齿里面夹着的肉丝碎骨。

段虎从发动攻击到停止攻击对于所有人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几乎没有人看到段虎是如何冲到赤察儿面前的,只是当段虎停下身形之后,赤察儿的数十骑护卫已经被段虎斩杀干净,留下了一条尸横交错的过道。见到统帅受到威胁周围的狼骑忘却了恐惧,本能的策马冲向段虎,想要将段虎缠住,好让赤察儿有时间可以逃开,而赤察儿已经陷入的极度的恐慌之中,随手拔出腰间的牛角弯刀,朝虎王的脖子上刺去。而当他刺出这一刀的时候,他竟然看见虎王的眼中尽是的轻蔑的目光,而虎王的嘴角竟然微微上翘,露出了和人类很相似的不屑笑容。

面对砍过来的弯刀,段虎根本没有任何抵挡动作,当那些弯刀砍在火鳞甲上面的时候,段虎手中的冷月雁翎刀以他为中心,在虚空中画出一轮透露着阴森寒意的圆月,周围刀势所及之处,所有狼骑全部腰斩当场。刀势余威不减,霸道无比的刀气四溢扩散,靠得近的狼骑腰腹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内腑全被绞碎,而远一点的则被余波震伤,失去了战斗能力。赤察儿刺向虎王脖子的那一刀,像是刺刀了一块钢板上似的,别说伤到虎王了,就连它脖子上的皮毛都没有伤到,现在赤察儿才知道为什么虎王会露出那样的眼神和表情,也是现在他才知道为什么从云神兽被称为走兽之王。

虎王没有在给他攻击的机会,一口咬住了赤察儿的肩甲,用力摆头,向上一甩,将其甩上了半空中,段虎烈焰破天戟随即刺出,戟背将在空中毫无抵抗能力的赤察儿敲昏,随势一挑,稳稳的让其落在了虎王的背上。当赤察儿被制服了以后,虎王立刻回身高高跃起,丝毫没有因为身上多出一个人而动作受阻,当虎王几个起落回到了纪维谦的身旁时,狼骑才意识到自己的统领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人给劫走了。异族狼骑传承了有近千年,历代狼骑的战绩虽然不能说是百战百胜,但也相差无几,即便遇到的那些败绩,也从未有过狼骑统领被劫持的事情发生,更加没有狼骑统领在狼骑的护卫中被人从容不破的劫持而走。

段虎的行为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巴掌,给了他们从所未有的羞辱,狼骑心中懊恼羞愧之情战胜了对段虎武力的恐惧,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策马冲了上来,眼中全都泛起了对死亡的觉悟目光。段虎将赤察儿劫持到手的督个过程,就连泡杯茶的时间都没有用到,纪维谦等人都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到段虎和虎王重重的落在地上,而虎王的背上则多出来一个人。段虎也不解释,随手将赤察儿提起来,放到纪维谦的马背上,看着冲杀过来的狼骑战士,沉声说道:“你们几人随我突围!”说完,便掉转身形,平举手中兵器,朝王族精骑冲了过去,纪维谦等人也不敢多想,策马加速紧跟在段虎身后。

那些王族精骑虽然已经全力防御,但是这些防御阵形和其身上的盔甲对于段虎来说就和纸一样薄,在他手中神兵的撕扯下,任何物体都只有碎裂破灭的结局,王族精骑完整一体的防御阵形被迅速的破开了一道口子。与此同时,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战场上的厮杀所吸引的时候,在异族大营的北部突然出现了一支骑军,身上的盔甲虽然整齐鲜亮,然而他们却是一副满脸胡须、蓬头垢面的样子像是一群难民似的,之见在军阵中间除了几面小旗帜以外,还有一杆大旗上面书有“征戎将军韩”五个大字。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