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孟九通过血杀祭成为铁赞族的新英雄所带来的效应,远远超过的段虎的想象,他不单单获得了众多铁赞族人的敬仰,连带段虎的威望也水涨船高,段虎的神奇发迹史迅速在铁赞族传播开来,直接导致了族中的年轻人第二天清晨,违背了长老们的禁令,跑到军营附近要求加入段虎的大军。段虎也正好趁此机会重组铁赞轻骑,将铁赞轻骑全都换成了年轻力壮、善于骑射的铁赞族人,虽然最后铁赞轻骑减员到了四千多人,但是战力却增加了不止一倍。这支新成立的铁赞轻骑段虎将其交给了拈八鲁率领,至于乐山因为他已经继任族长,而且铁赞族内暗潮汹涌,所以段虎特地将其留在铁赞族内让其争夺权力,并且迅速的组建了一支五万人的铁赞防卫军,交给他指挥。

同时段虎还以朝廷名义,授予了这支军队合法的地位,另外还下令将铁赞族内各个部落的战斗编制限制在了一百人以内,如此一来只要乐山完全控制这支防卫军,那么那些长老们想要作乱,也要考虑一下有没有足够的兵力。到了次日清晨时刻,黑熊等捍死亲卫们已经将段虎所需要的消息全都打探到了,不但如此他们还获得了一些意外的好处。在五名长老中唯一真心认为铁赞一族应该归并大秦的只有二长老,这并非他的思想已经开明到了那种不计得失的地步,而是他的血统使得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五名长老之中只有他的血统最为稀薄,身上流着的血液大部分都是中原人和大勒氏地血脉,只有很少一部分是铁赞族血脉,他之所以能够当上长老主要是因为他的这个姓氏。长老是世袭制,每一任长老在临死前都会指定一个自己家族里的人做为继任者。如果没有指定,则由家族长子继任,二长老家中族裔稀薄,一直都是单传,没有旁支,到了他这一代只有他一个独子,不得已之下才让他继任大长老一致。在整个长老会中,最为注重血脉的是四长老。他们整个家族对于血脉的认知几乎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了。

与他们家族结亲的人必须是族中的贵族,而且古姓氏必须与其是一脉相承。这样苛刻地条件就使得他地家族找不到新鲜的血缘,不得不和自己的表亲结合,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畸形儿和夭折儿地增多。虽然他的家族是长老会中最大地家族,但这样折腾过后。其家族的人口几乎与大长老地家族齐平,对长老会的控制力也逐渐转移到了大长老手中。即使这样他这种对血缘血脉的偏执认知。竟然会有人对其崇拜,三长老和五长老都是他血脉论的忠实信徒,他们三人都认为他们应该在寻回割龙刀之后,应该立刻离开大秦国土,回到北疆异族,让铁赞一族重新在异族中获得他原来的地位。

这种近乎白痴的计划当然不可能得到族人的认同,且不说铁赞一族在大秦百余年,族内九成以上的族人都直接或间接的与大秦人结亲,这些人已经适应了大秦的生活,对于北疆都只在族里的传说中听到过,没有人愿意回到那块苦寒之地,过那种苦日子。就算他们全部同意回到北疆,那么那个北疆王族扶植起来的傀儡铁赞一族又怎么办呢?王族和北疆铁赞族会这么轻易的将他们族长会中的地位拱手相让吗?这种一想就透的结果,他们就是不愿意去面对,随后他们只能将族人对他们计划的不屑转嫁到二长老身上,令到二长老在长老会中备受他们欺辱,这也使得二长老更加坚定了要归顺大秦的决定。

这五名长老中最有智慧的就属大长老了,他在长老会中始终摇摆在两股对立人马中间,当二长老势弱的时候,会站出来力挺二长老,不让四长老做大,同时他又极为注重自己的血统,家族男子迎娶的人也都是铁赞一族的贵族,也全都具备古老的姓氏,唯一与四长老不同的是他不在乎姓氏是否与其是一脉相承。这也就使得他在长老会中获得了极高的威望,在通过他的意见顺利解决了族中几件大事之后,他几乎已经完全掌控了长老会。大长老除了在长老会中左右逢源以外,他还刻意接近长老会中其他长老都不愿接近的族中没有古老姓氏的贱民阶层,在他们困难的时候用自己的钱财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而且他们这些人婚丧嫁娶之时,也会一个不落的上门拜见,各种下层族民的狩猎农耕活动中也能够见到他的身影。

这些亲民的举动直接使得他在族中男女老幼的心目中具有极高的威望,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乐山和段虎的出现,五十多万人的铁曹一族所有事务全都由他说了算,地位几乎与族长无异。原本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的糕点,现在硬生生被人挖取了一大块,而且接下来还要把剩下的全部抢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让人受不了,即便圣人也不例外。段虎不相信大长老会比圣人还要出色,由此可以推测大长老绝对痛恨他段虎和乐山,想到这里段虎也不禁佩服大长老笼络人的手段和其可以不露一点心意的深沉心机。

长空婉如他们趁着铁赞族人大部分都去参加祭典的时候,仔细搜查了五名长老所居住的院落。他们不但搜到了不少四长老等三人搜刮民脂民膏、害人掠财的证据,此外还意外的查到了二长老与靖州关陇第一望族许家也就是赵王的母系氏族有着很大的联系,其中有不少许家族长与其互通的信件,大多数都是与走私有关。信件中透漏了二长老手中控制了一支马贼,专门负责打劫那些西域行商和为许家走私西域商品,另外还有一些许家给二长老的信中提到了一些朝廷的军事动态,让其可以避开锋芒,光凭这点就足以扳倒这个关陇望族了。

另外让段虎感到疑惑的就是这些精通此道的捍死亲卫中搜查的这样仔细,竟然没有从大长老的家中找到一点对大长老不利的东西,反而有许多的信息透露这个大长老的为人是如何的正直,如何的和善,几乎都快要与圣人齐平了。对于这样一个能够将自己的权势欲望隐藏得如此之深的人,段虎第一次感到有点无从下手,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嘱咐乐山提防大长老,另外就是给这几个长老敲一下警钟。或许是因为大势所趋之故,长老们不再干涉族中青壮年投军入伍,他们向段虎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能让那些家中只有独子的人入伍。

对于这个无论怎么说都十分合理的条件,段虎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这也是令到铁赞轻骑大幅减员的原因之一。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铁战也在族里拉人,虽然他说了段虎的训练伤亡会很大,但是不少青年人想到一通过训练就能够成为梦想中的铁骑,便如同潮涌一般向铁战要求加入,最后经过武力淘汰和长老们的筛选,最终被铁战拉到了七千多人。看到这样的结果,着实让段虎感到了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抽调了一批善于骑射的族人加入铁赞轻骑,凑足六千人的整数,剩下的五千多人,段虎派人领路绕道并州,再由并州进入荆州武安。

到了正午时分,军营内所有人都在修整行装,恢复体力,这时悟回到了军营,将自己查到的消息写下来交给段虎。段虎看了手中的纸条之后,这才明白忽巴亥之所以会被萨满神殿驱逐出北疆主要是因为女色。在忽巴亥的承接教派中有一种极为神秘的大欢喜术,是一种男女双修的秘术,但是这种秘术与萨满教最基本的教义苦刑洁身相违背,当时忽巴亥偷偷的修炼这种秘术,谁曾想被萨满神殿发现,最终被驱逐出了北疆。忽巴亥在离开北疆进入靖州之后,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反而愈发变本加厉,利用自己无可比拟的威望,修改萨满教教条,让自己可以合法合理的拥有妻子,在数十年里娶了十三个妻子,其中有七个妻子已经因病去世。

同时忽巴亥也的确尝到了大欢喜术的好处,因为他成了他们这一教派中活得最长久的人,其他大祭司都在四十五岁之前就死了,而他已经快七十了,并且他也是吸收历代大祭司修为最多的人,这也使得他不遗余力的继续寻找合适自己的女人。忽巴亥这种对双修之术痴迷的态度,看在段虎眼中无疑是个极大的破绽,而且段虎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以借此破绽掌握萨满教的计划,不过这个计划还要等和丁喜他们商量以后才能执行,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不再让与这个计划有关的人露面,免得以后被忽巴亥认出来。

下午黄昏,段虎将铁赞一族的事务向乐山交代了一番,然后便下令让木华、胡小娘和云天壮继续往东围剿马贼,不过策略从一律清剿改为了剿抚并用,同时段虎还授予了木华召集收编靖州异族各部的权力,让其将散落再靖州各地的异族部落集中起来,以免他们在大战开始时出来搅事。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