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二十七章 手下

“段将军好重的心计呀!”月娘追上了段虎,挡在他前面,双手叉腰,恼怒道:“连我跟二掌柜都被你骗了,以为你是来给昭云姑娘来道歉的,还傻乎乎的领着你过来,没想到你竟然是来讹诈昭云姑娘,早知道……”“早知道怎样?”段虎当月娘这个人不存在,轻轻一跃,跃过她的阻拦,继续前行道:“本将军原本就没有想过要那个韩昭云报什么恩,不过是救个人罢了,没什么打不了的。”月娘愣了一愣,随即追上前去,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去讹诈她?”“就在你领着本将军去给她道歉之前,本将军的确是没有想过要讹她的钱。

”段虎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月娘道:“不过当本将军见到她以后,突然想起了现在正急需钱用,既然在眼前有这么好的对象,不上前让她吐吐血,怎么对得起这老天爷的安排。”“你……”月娘看着得意洋洋的段虎,不禁暗自自责。一路上,两人也没再说话,走到一个岔道口时,段虎停下身,对月娘拱手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劳烦月姑娘回去跟师父说一声,就说我现在既无好马又无好弓,无法学习他老人家的绝世骑射,等过了一段时间后,有了马和弓,再去向他老人家请教。

”可能还在生气,月娘的语气有点生硬,道:“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跟二掌柜说?”段虎没有介意,笑着说道:“我刚从师父的干女儿那里讹完钱回来,现在这个时候去见师父不是找骂吗?还是等他老人家的火气冷下来再说吧!”“呵呵!”月娘掩嘴轻笑道:“想不到堂堂以一敌万的段将军也会害怕!”“这不是害怕,而是尊重,以本将军的身手,天下间还没有能够让本将军感到害怕的人。”段虎自夸了一番,随即正色道:“月姑娘,你回去后就通知龙泊湾的各个商家,说从今晚开始,宵禁令便会取消,他们可以正常经营了。

”话锋又一转,道:“不过,你们各个秦楼画舫以后都要多交半成税。”“什么?多交半成税?”月娘惊声一叫,随即担忧道:“这怎么行?自武安城建成以来,税率便从未变过,现在突然提起来,不说其他商家一定会反对,就是我们四保楼船也不会同意的。”“不同意就滚蛋,有的是人想要挤进来。”段虎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在原则和利益面前谁的面子也不给,即便是他的师父,所以他才会毫不留情的说道:“月姑娘,你们四宝楼船是龙泊湾各个秦楼画舫的龙头,所以你们必须做出表率,无条件的执行我定下的新税率,否则你们就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到时我自然会扶植一家更好控制的秦楼画舫来做这个龙头。

”“段将军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主,”月娘阴沉着连,不悦说道:“二掌柜若是知道……”“师父若是知道,我想他会理解的。”段虎不再多言,转身走上去城守府的路,月娘知道这事以不是她所能左右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朝龙泊湾走去,心中则盘算着如何去说服那些商家接受这个新的税率,否则这个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家伙真生气的话,那可就不好收拾了。从岔道口到城守府还有一段路程,这条路由于是兵道并没有什么摊贩和路人,段虎一路上没有做任何停留,抱着钱箱子飞快的走到了城守府。

“站住,这里是城守府,闲杂人等不许进入。”就在段虎要走进城守府的时候,突然城守府两边举矛挡祝蝴的去路,阻止他进入。“闲杂人等?他娘的,老子几天没有回来就变成闲杂人等呢?”段虎愣了一愣,感觉到有点莫名其妙,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心中不禁自嘲。随后想到丁喜曾经提过从军营里调集了一批身手好的士兵来城守府做他的亲兵侍卫,当时自己本来不想要,不过一想偌大的一个城守府,没有十几、二十个侍卫会觉得很寒掺,也就没有拒绝,想必这些就是新调集过来的侍卫,于是上前一步,问道:“你们是不是从城南军营里调过来的?还不快快让开,让我进去。

”其中一人答道:“是的,你怎么知道?”段虎刚想要表露自己的身份,但转念一想,丁喜说调集的是军营里身手最好的士兵,也不知道他说得是不是真的,便生出想要考验一下这些士兵的念头。于是他故意恶声恶语的说道:“你们这帮狗杂碎,老子今天就是闲着没事,想到城守府里逛逛,识趣的就给老子让开,否则老子的拳头可不认人。”“你这厮黑汉子,敢跑到城守府来闹事,莫非是心肠被狗吃了,不知道我家将军乃是以一敌万的大英雄。”其中一个人好心的想要让段虎离开,劝阻道:“还不快快离开,否则擅闯城守府这等重罪,让你死上千万遍都足够了。

”“跟他罗嗦什么?”另一人则不耐烦的说道:“先将他拿下再说。”说着,他抢先一步,挺矛直刺,朝段虎腰间袭来,另一个见同伴动手,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配合同伴的攻势,长矛横扫,攻向段虎的上三路。“雕虫小技。”段虎躲也懒得躲,聚气护体,生生的受了这两记攻击。这两名侍卫只觉得手中长矛一抖,一股巨大的回震力传了过来,手掌一阵麻木,长矛一时把握不住,掉落地上,身体也被震得噔噔后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不错,不错。”段虎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能够承受他横练硬气功四成力而不倒下的,就身体强度来说,的确可以算得上是高手,再加上两人出手相互配合,招式纯熟,力道浑厚,的确如丁喜所说的那样,他们都是军营里最好的。

“什么人?在此闹事,不想活了吗?”这时一个身材比段虎还壮、皮肤比段虎还黑、满脸虬髯大须的武官走出出来,见到两个手下竟然被人击退,厉声斥责,卷起袖子,准备请自动手。可是当他看见挺身而立的段虎时,吓得打了个冷战,连忙上前跪下行礼道:“属下黑熊参见将军。”那两名士兵一听见他们的队正称呼眼前这人将军,便感到头晕目眩,双脚变得跟软泥似的,跪在地上,就连告饶的话也不敢说,浑身颤抖,三魂去了一半,七魄全都没了。其实也难怪这二人如此恐惧,只因段虎在龙泊湾万夫莫当的形象被那些玄武军的军士们形容成了地狱里的修罗、要人命的活阎王,如此一来,众多军士在钦佩之余,更多的是恐惧。

“黑熊?”段虎没管那两名士兵,而是看着这个有点眼熟的队正,想了想,恍然道:“对了,你是李昊所统熊字营的队正。”见段虎记得自己,黑熊高兴得手足失措,憨憨的笑道:“对!难得将军还记得俺这个混人,俺实在是很高兴。”“在九曲郡得时候,你每次战斗都是第一个紧跟在我身后,从来没有落下一步,想不让人记住也很难。”段虎上前拍拍黑熊的肩膀,又马上扶起他,问道:“丁长史和林长史都在吗?”“都在里面,俺带您进去。”“不必了,还是我自己去吧!”段虎阻止了黑熊,独自朝府衙后堂走去,没走几步,又回头对黑熊说道:“对了,你不要为难你那两名手下,他们是可造之才,好好给**练他们,留待重用。

”“是,将军。”可能是武安城寸土寸金的缘故,城守府不算太大,共有四进,最前面是大堂,主要是府衙办公之用,后面则是偏屋,共有四五间小屋,是长史主簿们协助办公的地方,再后面则是一个小花园,将办公地与最后面的城守家眷居住地,分隔开来,整个城守府建得非常威严朴素。段虎走入长史办公的偏屋,只见丁林二人正趴在文案上处理来自各个衙门的公文,再他们两边则摆放了四张桌子,坐着四名年青的主簿,将手边的公文整理成册,再加上自己的见解,交给两人进行下一步处理。

这些人都是从应召而来的书生中挑选出来的精良,各个文笔出众,才思敏捷,也是丁林二人想要重点培养的对象。由于都在全神贯注的处理眼前的公务,众人都没有察觉到房间里多出一个人来,段虎也不好打搅他们,从其他屋里搬出一张椅子,坐在门口,耐心等他们处理完公事再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越来越暗,林重师将手中最后一份公文盖章、合上、封口,随后放入身旁箱子里,等明日将此公文送到驿站,呈送到武腾的太守府。丁喜也从公文堆里抬起头来,伸了伸懒腰,揉了揉有点发涩的眼睛,这几日的公文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力,现在他连整理一下仪容的时间也没有了,发须散乱,衣衫不整,眼眶像是被人打了一样多出了两个黑圈,整个人显得萎靡不堪。

这时,一个刚刚处理完手头事情的主簿抬起头,见到段虎坐在门口,神色一愣,质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府衙重地?”“啊!”此时丁林二人也看到了段虎,连忙起身,迎上前去,躬身行礼道:“属下参见将军!不知将军何时到来,未曾远迎,还望将军恕罪。”那些主簿们也愣了一愣,看清段虎脸上的文身后,慌忙起身,行到丁林二人身后,一齐躬身行礼道:“属下参见将军。”“各位不必多礼,快快起来!”段虎将众人虚扶起来,走到文案边,打开一本已经批阅好的公文,看到上面那些之乎者也的文言文,不禁感到头晕,连忙放下,笑着对他们说:“这几日辛苦各位了,若非各位的努力,想来这武安城还不可能这么快恢复秩序,段虎在这里代武安百姓谢谢各位了。

”“多谢,大人抬爱,这是我等应该做的。”丁喜不敢居功,连忙答道:“而且若不是将军放心我等的能力,将城内事物全权交由我等处理,我等又怎会有此机会为这武安百姓做点事情呢?首功当给将军才是。”“丁先生,我就是不喜欢你这点,功劳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必为了讨好我而把功劳让出来。”段虎略微不悦的摇摇头,随即做到主位上,将手中的钱箱放在文案上,正色道:“各位主簿你等先行回去,等明日再来处理余下的公文,我与两位长史有事要谈论。

”“遵命,将军。”四名主簿知道自己来得时日尚浅,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该知道的,于是都非常识趣的转身离开了这里。段虎见闲杂人等已经走了,便故作神秘的说道:“二位请上前来。”丁林二人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解,同时迈步上前。段虎笑着将钱箱推到二人面前,将其打开,二人虽然都是见过大市面的人,但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钱,还是让二人大吃一惊。特别是丁喜惊慌的看着段虎,焦急道:“将军,你这些人该不会是去抢劫那些豪族门阀了吧?”“抢劫?”段虎怒目一瞪,虎躯挺直,一副正气凛然的说道:“在你的心目中,本将军就是那种打家劫舍的匪类吗?”“不是,不是!”丁喜连声道歉,陪笑道:“是属下多心了。

”“哼!”段虎神色缓和,又毫无形象的瘫坐在椅子上,说道:“其实这些钱也来得容易,只不过让本将军跪一跪就到手了。”林重师好奇的问道:“这是何意?”段虎这才得意洋洋的将下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完以后才注意到丁林两人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怒火从两眼之中向外直冒,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像段虎是他们的生死仇敌似的,令人感到蹊跷。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