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段虎现在还不想去到北面,插手疾风盗和步兵马贼联军的争斗,他感应到现在疾风盗已经逐渐压制住了对手,正在分割蚕食狼盗和架势堂的联合步兵。不过。两虎相争,非死即伤,联合步兵似乎还没有全面溃败,而且还有拼死反击的能力,疾风盗想要全面消灭联合步兵,只怕也需付出惨痛的代价,人员死伤恐怕也会不轻。无论怎样这对段虎来说是件好事,等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出手,可以节省不少力气,而且他也在暗中观察疾风盗的头领吴哥。他发觉吴哥所用的招式大异于北方武学的大开大和,虽然使的是一柄由西域传过来的双刃大斧,但是运用的招式却以巧劲小招,更像是南方的武学,这使得段虎有点怀疑吴哥是南齐的人,这也是段虎不愿意立刻插手的原因之一。

丁喜和贾渊曾经跟段虎说过,南齐洪峰可能在大秦布置了一颗暗子,而且在秦齐之战后暗中将一部分人伪装成流寇,沿着云雾山脉和大巴山脉,进入靖州境内图谋不轨。如果吴哥真的南齐暗予的话,那么他正好借此机会跟踪吴哥,将南齐在靖州的人马连根拔起,以免横生变肘。“呵呵!”被段虎用长矛挂在车顶的头狼扎布尔忽然大笑了起来,身上的剧烈疼痛令到他的笑脸看上去有点扭曲和诡异。韩定军转头看着扎布尔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看到你的部下这样惨死竟然还笑得出来,不愧是以狠辣无情著称的浪头扎布尔!”扎布尔没有理会韩定军的嘲讽,不屑的看着段虎,用已经沙哑地嗓子说道:“我笑并不是因为我狠辣无情,而是笑在大秦威名赫赫的虎煞杀神段虎竟然是个这样无智的人。

”“你之所以会说我无智,主要是因为你认为你的那几万步兵马贼就快赶过来了。”段虎回头朝扎布尔轻蔑的扫了一眼,说道:“殊不知你的那些人马已经被疾风盗拖在了八九里外的小山坡下,两队马赋正打得难解难分,我想一时半会他们是不会过来的……”“什么?疾风盗?”扎布尔愣了一愣,喃喃说道:“原来木华说地都是真地,疾风盗真的是那个人在大秦布下的一招暗棋,”说着惨笑了一声,道:“我若真的听了木华地话。就不会落到如此田地。”“木华?架势堂的大头目!”段虎微微一皱眉头。

转头朝北面浓雾看了过去,凝视了良久,才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的确是个高手,而且指挥若定。调度得体,虽然处在劣势却依然能够起到稳定军心地作用。的确是个大将之才。”“你难道可以看透浓雾,并且看到十里以外的事情?”扎布尔惊恐的看着段虎,随后又嘲笑道:“即便你有超常本领又如何,最终你也不过是个愚蠢的人,我如果成功了,你大秦的北疆之危就会立刻迎刃而解,可是你却将一个可以解救你们大秦的机会给扼杀了,你就等着承受我北疆圣族六十万铁骑的践踏吧!”“你说的是那个九戎人所携带的斩凤刀?”段虎极其轻蔑的说道:“六十万又如何?在我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我就是要等你们异族将所有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然后将你们一网打尽。

”“什么你知道斩凤刀?莫非你是故意放走他们,想要……”扎布尔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惊恐的看着段虎,说道:“你是个疯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段虎翻身立在虎王背上,注视着扎布尔,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你也蛮有头脑的,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意图。”扎布尔用力的摇着头,惶然说道:“你是不可能成功的,没人能够通过那里,那里是人间地狱!”“看样子你取过那里!”段虎淡然一笑,随后冷冷的说道:“姑且不论我能不能通过,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了,不能在让你有开口的机会。

”说完,段虎飞快的从腰囊里的小匣子取出一根银针,飞快的刺入扎布尔后颈,跟着将针搿断,扎布尔立刻变得手脚僵硬,不能动弹,就连痛苦也感觉不到了,出了呼吸以外根本看不出他是活人。这也是段虎从田七那里学来的技能,原本田七的这套针法还有很多技巧和穴位,但是段虎志不在此,只学这一两种就足够了。韩定军不解的看着段虎,问道:“大将军,这……”“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段虎坐回到虎王身上,拍了拍韩定军的肩膀,说道:“你将来会是这片大草原的守备大将,你有空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治理这一片大草原吧!”韩定军听出段虎话中的透露出来他将来的职位,雄心壮志顿起,连忙躬身谢道:“谢谢,大将军赏识!末将必定竭荆葫能,为大将军效力。

”车垒中的血腥行刑一直持续了两柱香的时间,随后他们按照段虎的吩咐将这些尸体全都用长矛支起,所有人都在默默的做事,没有说话,表情也由最开始的不适逐渐变得麻木起来,有一部分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不一会儿,在这片草地上一具具尸体非常诡异的立在那里,尸体临死前最后痛苦恐惧的表情和身上血淋淋的伤口,令到这里仿佛变成了地狱似的,就连气氛也变得阴寒起来。一阵风刮过来,穿挂在尸体间的呜呜风声仿佛这些尸体的控诉,胆小一点的人被吓得哭了起来。

由于场面过于血腥,车垒中间的行商和家眷早早的钻进了马车之内,即便是在清理尸体的时候也不下车,虽然带来了一点麻烦,但是段虎并没有过多地为难他们。没多久商队损失就已经算出来了。人员损失达到了四千三百多人,大部人都是被狼盗重骑所杀,受各类重伤和轻伤了有两千多人,可谓是损失惨重。对于行商而言,他们的货物并没有太多损失,只有几俩马车和车上的货物在重骑冲阵的时候,被全部撞坏了,相对于整个商队来说。这点损失几乎可以略不计。

这里面收获最大的反而是段虎。虽然不知道这些已经经历过血与火磨砺的商队护卫们会不会跟韩定军一起在自己身下效力,但是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近万匹上好的战马,这不能不算个意外的收获。行商护卫们表情麻木地将同伴地尸体一具具的背上了空车,准备运往连城寨的防守城寨的义庄暂时存放。等通知了他们地家眷以后,再来领取。段虎又在旁边转了一圈。感到再也没有什么危险后,吩咐了韩定军几句。把扎布尔绑在虎王的鞍座后面,便先行离开,前往疾风盗和马贼联军交锋地小山坡。

此刻疾风盗和联合马贼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在平坦地大草原上骑兵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加上联合马贼的步兵一没有障碍物阻挡战马,二没有重甲护身,虽然人马比疾风盗要多出数倍,但是依然无法阻挡疾风盗的攻击。此刻联合马贼剩下不到五千人,架势堂的五兽出了木华以外,现在已经全部都死了,架势堂和狼盗可以说是全完了。为此疾风盗付出的代价也是不菲,八千多身手最好的骑射马贼死得只剩下一千多人,大多数人都死在联合马贼最近一次的反扑中,虽然杀死了架势堂的两名头领,但是他们现在却个个带伤,情况也不太乐观。

此刻,疾风盗派出的第三队斥候跑了回来,在一直受到一个百人小队保护的那个谋士面前下马行礼后,将商队的情况述说了一遍,特别是听到段虎出现在商队中间的时候,那名谋士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无色起来。他急忙策马行到正在与联合马贼对峙的吴哥身旁,神色凝重的说道:“吴统领,袭击商队的联合马贼全军覆没了!”“这怎么可能?”吴哥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身旁的谋士,严重烧伤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惊讶表情,激动的说道:“那一万多联合骑军就算我召集大都督派给我的所有精兵也不一定有把握完胜,那一群东拼西凑的乌合之众中就算有韩定军这样的沙场老将坐镇,也不可能令他们全军覆没呀#猴先生,你该不会受不了这种血腥场景在说胡话吧?”“如果有那个大秦第一猛将段虎在场呢?”孙姓谋士没有在意吴哥的嘲笑,缓缓的说道:“据探子打听来的消息,商队在快要溃败的时候,段虎突然出现,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击败了联合马贼的骑军,扭转整个局势。

”“什么那个万人莫敌的段虎来了?”吴哥听到后,双眼精光一闪,兴奋的说道:“来了也好,我正好会会这个大秦的第一猛将虎煞杀神!”“我劝你最好不要,根据探听来的消息,这个段虎的身手比传说中的还恐怖,”孙姓谋士淡然的说道:“你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至少你不能以一敌万。”吴哥毫不在意孙姓谋士的话,转而急声问道:“他是不是已经发现斩凤刀的事情了?”“应该没有,”孙姓谋士摇摇头说道:“那个九戎人见段虎出现,就已经脱离商队,领着人朝南边的那个城寨去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吴哥看着对面严阵以待的对手,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回营地,”孙姓谋士丝毫了一会儿,说道:“等待大都督的进一步指示。”。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