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十九章 布局

段虎深深吸了一口气,静静的体会着身体的变化,或者说是变异。“以一敌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要是在数月之前,有人跟他说起,他可能会认为对方是在开玩笑或是在说神话故事,然后狠狠的给对方一拳,让对方清醒一点,可是现在这种事情竟然让他做到了。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感觉到身体正在一天天的变化,身体的力量、行动的敏捷和肌肤的坚韧都提升了不止一个阶段……不过他一直没有遇到施展全力的机会,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强度究竟去到了一种什么程度,而今天他畅快淋漓的使出了全力,令他明白了自己有如何强大,简直就像是一辆重型坦克。

损耗的力气在几个呼吸间便回复过来,身形快得像是闪电,在增强数倍的横练硬气功前,敌人的刀锋之不过划破了他的衣服,根本砍不开他的皮肤,就连给他造个痕迹也不行。怪物!除了怪物以外,段虎实在找不到任何一词来形容自己。就在北秦方喝声震天,南齐方坎坷不安时,从南齐守军中走出一个虽然穿着盔甲但看起来像是文人的军士,走到段虎的跟前,行礼道:“将军已然获胜,不知如何处置我等。”段虎惊醒过来,打量了一下这人,心中不禁赞叹,好一副样貌,只见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浓眉大眼,方脸厚唇,虎背蜂腰,站如松柏,行似熊移,两眼神光内敛,眉宇间隐隐蕴涵着一股连他也无法轻视的浩然正气。

见段虎没有回答,这人又说道:“赵将军既然已经输了,还望将军能将他放开,允他起身。”“李信,住口!两军交战,岂可出言相求!”还被踏在段虎脚下的赵炎性格刚烈,受此大辱,心中萌生死意,怒目圆睁,大声喝道:“我今败得如此狼狈,愧对玄武军的历代将领,愧对朝廷的信任,万死不能赎吾罪,又怎能苟活于世?”又转头对段虎吼道,“段虎!你是英雄的话,就痛痛快快的给我一刀。”“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过一次失败,子瞻又何须介怀?更何况玄武军的精锐早已被调离,现在这些玄武军士不过比那些普通军士稍微强一点,你会输乃是必然,你并无过错。

”那人没有被赵炎的话所左右,平静的开解他,见他神色缓和,又对转头直视段虎,正气凛然道:“将军在胜负已分后,继续将败者踩于脚下,又岂是英雄所为!”段虎脸上微微一笑,道:“你是何人?”那人直言道:“大齐玄武军随军长史李信。”“李信?”段虎将他的名字在口中咀嚼了一下,想起了历史上那位闯王李自成的谋臣,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个想要将他收入麾下的念头,于是指着脚下的赵炎,问道:“赵将军是你的什么人?”“挚友。”李信回答得简洁干脆,不卑不亢。

“我可以放了他,也可以不杀他,更加可以向大将军求情放了所有的玄武军士?”段虎也不管能不能够兑现,随意的抛出诱饵,又立刻提起钓竿,说出要求来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和赵炎将军必须归顺大秦,在我麾下任事。”一听段虎的要求,李信连连摇头,恼怒道:“将军乃是当世英雄,怎能做出持质要挟这等鄙事?”“英雄?”段虎嗤之以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我从未说过我是英雄,也从未认为自己是英雄,比起那些中规中矩的英雄来,我更愿意做一个卑鄙无耻的枭雄。

”“你……”李信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能甩头一边,鄙夷道:“自甘堕落。”段虎毫不介意,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现在就做出决定。”说着,放开踩在赵炎身上的脚,“我会把你们关起来,直到你们同意为止。”“想要我降你,做梦!”赵炎一个骨碌翻身而起,随手捡起地上的朴刀,朝段虎的颈部砍去,可惜看在段虎眼中,他的动作实在太慢,就像是在放慢镜头似的。他撤步一躲,随后右手抓出,扣住赵炎的脖子,大拇指压在脖子上的大动脉上,不过一个呼吸,赵炎便因为缺氧昏眩了过去。

“你!你杀了他!”李信见赵炎倒下,以为段虎劝降不成起了杀心,于是趁机杀死赵炎,心急如焚的他也顾不上什么强弱之分,举起瘦弱的手臂,朝段虎打过去。这时,从段虎身侧伸出一只大手,将他的拳头抱住,运力一扭,将其拿下。“将军神威,震惊千里。”李昊等人没等楼船放下吊桥,便飞身跃下,快步跑到段虎身前,敬道。“属下,恭喜将军收复武安。”吴兴武将李信拽到一边,也跪地贺道。“兴武,放了李长史。”段虎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将李信放开,又上前两步,将赵炎扔到李信的脚下,冷冷的道:“我并没有杀他,他只是昏了过去。

不过若你们坚持不降的话,也许这一幕还会发生。”说着,张全义、吕梁等人也策马赶过来,几人来到段虎跟前,翻身下马,张全义抢先上前贺道,“此战过后,将军必然会扬威天下,名留青史,将来飞黄腾达,可别忘了为兄。”段虎拱了拱手,回礼道:“张将军过奖了!”这时吕梁见李昊身上并无大伤,失望的冷哼一声,随后上前将现在武安城的局势述说了一遍,退到一旁。段虎思考了一下,转头对张全义说道:“张将军的威武军现在是这里唯一能战的军队,劳烦张将军领五千军马去白马岭一趟。

”说着,走到李严身前,一刀割下李严的头颅,连同九雷斩将刀,交给张全义,“展现这两件物品,白马岭守军必然能够不战而降。”虽然段虎是以上位者的语气对张全义下的令,但已经心悦诚服的张全义却没有觉得任何不妥,认为这是应该的,接令后立刻领着威武军,策马狂奔,从武安北门冲出去。随后,段虎转头吩咐,吕梁和任忠领着五千威武军,将赵炎、李信等投降的玄武军押往前南齐大营与其他的俘虏一同关起来,等此事过后,他们是放、是杀、还是收编,再另行定夺。

转头又命令吴兴武带领捍死军士全城宵禁戒严,不许任何人在街上闲逛,违令者斩。最后吩咐李昊通知武安城各个势力的掌权人到龙泉寺去,就说自己有事要托他们做。时间已经是四更天了,黑夜更加深沉,此时乃是人体最为困乏的时候,也是睡得最深的时候,很多小偷都会在这个时候,穿墙入室,偷鸡摸狗,所以此时也被称为狗盗之时。不过今天可没有什么小贼敢在这个时候出现,段虎下令宵禁戒严之后,吴兴武忠实的执行下去,斩杀了几个态度嚣张的门阀子弟,又抓了一大批从从秦楼出来看热闹的嫖客,于是没有人再敢把段虎的命令当作耳旁风。

段虎此时正坐在龙泉寺的外间正堂内,身后站立着丁喜和李昊,在他们前面排着三行二十余张椅子,上面都坐满了人,有老有少,模样各有不一,共同的是他们都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现在武安城的核心势力都集中在这里。明显是众人之首的雷满站起来,抱拳问道:“不知将军将我等招到这里有何贵干?”“前辈请坐,”段虎对这位身手不凡的老者可是尊敬万分,挥手让其坐下,道:“今天让各位来此,主要是为了抗敌之事。”曲哲锁眉问道:“将军己将南齐守军击败,白马岭的守军又非将军敌手,还有何敌能让将军如此兴师动众?”段虎冷冷道:“我有说过是敌人是南齐吗?”曲哲惊异的看着段虎,喃喃道:“不是南齐,莫非是……”“曲舵主,你多虑了!我家将军并非你所想的那样,请舵主谨言慎行。

”丁喜这时出言制止,跟着解释道:“我家将军之所以请各位过来,只是因为一些嫉妒我家将军的敌人就快从隐身处窜出来了,我家将军希望各位能够施手援助一二,等此事揭过,必然报答各位的雪中送炭。”众人问道:“不知段将军要我等如何援助呢?”“将你们所有的护院武师、杂役仆人全都交给我使用一晚,明日日出之时,便归还各位。”段虎的话语气刚硬,毫无请求的意味,更像是命令。“不行!”一个没有去楼船赴宴的势力首领起身反对道:“我等都有盟约,从来就不参与两国之争,怎能将手下借你去打仗升官?不行,绝对不行!”“两国?”丁喜冷冷一笑,道:“阁下站在我大秦的国土上,吃着我大秦的米饭,喝着我大秦的清水,身份是我大秦的子民,现在竟然口称两国,你是何居心?”“你……”那人指着丁喜,怒道:“你想要陷害我。

”丁喜毫无掩饰的说道:“对!我就是要陷害你。”说着,段虎突然手指一弹,暗中捏在指尖的一颗碎石,像是子弹般朝那人飞射过去,众人还没有反应时,便命中前额,头部像是被大锤砸中似的凹陷进去,并带着身体向后飞抛,碎石深入脑髓,毙命当场。“段虎,你……”众人怒目圆瞪,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可随后想到他的身手,众人又立刻冷静下来。段虎瞪着这些势力大老们,道:“此人乃是谋逆者,当斩!”丁喜则更为阴毒的说道:“按大秦律,谋逆者,诛三族。

”曲哲双眉紧锁,直言问道:“段将军,这是杀鸡给我等看吗?”段虎摇摇头,诡辩道:“曲舵主言重了!我并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只不过我不喜欢求人,也不喜欢被人拒绝,所以用了一点和常人不太一样的方法,让各位可以冷静的思考一下。”“我林家愿意派遣护院和仆人,助将军退敌。”身位林家代表的林重师未经商量,便抢先站起来应允道。“多谢了!”段虎朝他抱了抱拳。以林家马首是瞻的豪族门阀见林家同意,也不再反对,纷纷站起来表示愿意听从段虎的命令,雷满见其势已成,再加上自己也有心助之,不再反对,只有曲哲一系同意得心不甘情不愿,在段虎允许其离开后,便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林重师临走时,邀请道:“段将军,不知此事过后,有没有时间到寒舍一聚。”段虎同意道:“愿往。”各个势力门阀陆续离开,整个大堂又恢复了往昔的宁静,此时雷满并没有离开,坐在椅子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什么疑难之事要说似的。段虎上前询问道:“前辈,是否有事要指点晚辈。”雷满眼神复杂的看着段虎,深吸口气,道:“段将军认为老夫的戟法如何?”“前辈戟法乃是当世一绝,施展起来犀利凶猛,但又不失灵巧,砍、刺、钩、锁、削、绞等诀窍运转自如,变化万千,可用于对一敌,亦可用于对万敌。

”谈论武学之时,段虎两眼放光,兴奋异常,道:“在楼船之上,若非前辈年老体弱,或许我已经输给前辈了。”雷满听到段虎如此推崇自己的戟法,脸上立刻笑开了花,道:“若是老夫将这套戟法传授给你,你可愿意学?”“啊……”嗜武成狂的段虎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连忙跪在雷满面前,道:“徒儿段虎段怀远,见过师父!”“好好!流传百年的烈焰破天戟终于有传人了!”雷满激动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上前扶起段虎,道:“怀远,此间事了,便到我楼船来,我教授你破天戟法。

”段虎点头应道:“是,师父。”。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