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今日大秦汴京难得有一次这么热闹的时候,即便是前几天皇后娘娘的寿辰也没有这般热闹,大秦第一猛将段虎今日要和前吏部尚书的女儿柳含嫣、武安林家的三女儿成亲。在世人眼中段虎是个最大的异类,不到一年的时间便登上了大秦权力的顶层,他的崛起说得好听是破敌擒贼,功绩累计起来的,难听一点就是杀人抄家,用钱财累计起来的,两者的共同点则都是需要踩着别人尸体往上爬。虽然段虎屠夫之名天下共知,但是他在民间的声望却非常的高,这并不单单因为他是一个出身低下的草莽英雄,更主要的就是他是秦齐大战之后,唯一一个主动收留安置荆州难民的官员。

那时,荆州难民多达三百多万,易子而食之人间惨事时有发生,其他各个州郡的官员看到那些难民就像是看到了瘟疫似的唯恐避之不及,只有段虎毅然设郡安置难民,为此还不惜与那些武安城的豪族门阀为敌,至而大开杀戒,最后被说成是屠夫、凶神。对此荆州百姓是铭记于心,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粘贴段虎的画像,供在屋子里,为其积累功德,以免其杀戮过重堕入地狱。虎贲将军府喜欢做善事是汴京的百姓众所周知的事情,基本上自段虎入京以来,每日清晨虎贲将军府都会四个外城城门设置施粥点,为汴京城内和流落到汴京城的百姓施舍粥点。

今日将军府办喜事自然也少不了做善事,在将军府内摆席以外,在汴京贫民区内,将军府的人也为那些一日难有温饱的贫民开设筵席,没人还奉送二两银子,以示同喜之意。其实设置施粥点和在贫民区开设筵席这样的事情段虎只是稍微知道一点。所有事情的安排都是柳含嫣和丁喜二人一手主持,简单地说段虎就是个出钱的人。柳含嫣和丁喜都认为贫民区占据整个汴京城的一半有余,贫民也有数十万,其中蕴含的力量不可小视,所以他们不但建议段虎开设粥场,还建立免费的私塾,供那些贫民小孩读书,有一技之长的都会利用职权安排到一些不会有人注意的小衙门中去。

这样既博得了一个善名。又能获得人才。还能让自己在朝中的势力不知不觉地慢慢扩大,更主要地是虎贲将军府之名将会随着那些离开京师的贫民们,而传遍整个大秦地界。段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着,这身大红色的新郎装让他感到特别别扭。皱了皱眉头,朝身旁地黄烈问道:“靖边。我穿成这样是不是特别的傻?”“怎么会呢?”黄烈轻笑道:“这身衣服很配将军,看上去很喜气。”段虎忽然问道:“丁喜。今日久安帝对孙文经地处罚你怎么看?”“久安帝已经感到我们的势力开始威胁到他了。

”丁喜双手插入袖子内,笑道:“今日赤云真人派人告诉我,久安帝下朝之后,曾再次询问过他将军是否真地是他命中贵人?”“他现在还太清醒了。”段虎长叹一口气,说道:“只可惜冷哀花的精华不能加入太多,若加入太多,人就会变得吃痴呆呆,反而惹人怀疑。”“不过即便现在这样效果也还不错,”丁喜阴阴一笑,说道:“久安帝只不过服用了四副丹药,就已经几乎对赤云言听计从,赤云对这种花的效果非常满意,他还问我这药是怎么做的?”“你找机会去跟赤云说,只要他控制住久安帝,不要让久安帝在我北征的时候,跑出来捣乱。

”段虎转身看着丁喜,冷道:“我可以保证,无论是谁当上大秦的皇帝,大秦国师的这个位子都会是他的。致于其他的事情他没有必要,也不能够知道,一个出家之人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好事。”“属下会告诉他的。”这时余伯迈着小步跑了过来,站在门口,恭敬的说道:“将军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宾客们也已经到齐,就等您入席拜天地了。”“嗯,好的!”段虎深吸口气,闭目站了片刻,说道:“走吧!”今日虎贲将军府可谓是宾客云集,上到朝中一品大员,下至城门小吏都是他宴请的对象,筵席从将军府门口开始,排满了整条街道。

在门口将军府的小厮吆喝着前来贺喜官员的官职,为了顾忌一些囊中羞涩的低级官员们颜面,原本还应该报出的礼单也被柳含嫣取消了,这很是让那些低级官员感动,他们在确认之后便由府内的奴仆和奴婢领到他们的座位上。将军府门外的筵席坐得都是在京六品以下官吏和普通百姓,这些官吏几乎都是与市井中人打交道,坐在一起并无感到不适。在将军府内,筵席分为两部分,坐在外府的为武官,他们可以尽情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集豪爽之能事,坐在内府花园的为文官,他们可以小酌美酒,欣赏花园梅景,吟诗作对,风流一番,这样就不会因为性格和志趣不同而起冲突,致于那些官夫人则另设一席,与男人们分开,也少了很多拘束。

柳含嫣这样的安排获得了不少官员的赞赏,说她做事条理分明,安排章节有序,纷纷羡慕段虎得到了一个贤内助。将军府的大堂之内坐着都是当朝一品,除了那些今天被免职的官员以外差不多都来了,赵王和太子分别坐在两边。此刻李信穿着一身锦袍站在大堂正面的那个诺大的双喜字下面,见到余伯在一侧门旁招手示意,便大声叫道:“新人到,静。”大堂内立刻安静了下来,李信又喊道:“请新人。”在大堂一旁将军府养的那些乐师们立刻弹起了当地办喜事时所弹奏的乐曲,伴随这乐曲一身大红锦袍的段虎手中牵着一条红绸的中间从侧门走了出来,头上盖上一块大红丝巾的柳含嫣和林湄娘在各自的丫鬟的搀扶下,跟在他后面缓缓走出。

段虎这个人非常特别,他的婚礼也一样特别,别人娶亲都是一妻多妾,而他则是两妻,且不分大小,此外在正座双喜字下面原本应该坐着父母高堂的,段虎的父母不知身在何方、柳含嫣的父母早已去逝这倒也罢了,不过林湄娘的父母现在都还健在,却也不来参加女儿的亲筵,这就很值得玩味了。不过细细一想也是,武安林家世代都是书香门弟,血统高贵,他的两个女儿一个是大秦的太子妃,一个是南齐的镇边王妃,所嫁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达到顶点的人物,而段虎虽然手握大权,但是出身却众所周知的不堪,感觉上就像是个暴发户,这也难怪林家这样的世家门阀不喜欢。

对于是否有高堂在场段虎并不在意,其实柳含嫣也曾提过让与林湄娘有亲缘关系的张策夫妇或是蒙武来坐这个高堂之位,不过段虎没有答应,他这一生的跪拜次数屈指可数,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向别人行跪拜礼,即便被拜的那人官阶比他高、辈份比他大,他也拉不下这个脸。段虎等人走到正座之前,在正面放着一个供牌,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五字,李信让了让身子,站到了三人的身后,高声道:“新人上前,一拜天地。”段柳林三人上前一步,对着供牌下身跪拜。

“二拜高堂。”三人又朝空出来的椅子拜了拜。“夫妻交拜。”三人站了起来,相对而拜。“送入洞房。”柳含嫣和林湄娘被丫鬟搀扶着,缓缓的走出大堂。“诸位大人能够参加段某的亲筵,在下深感荣幸。”段虎从李信手里接过酒杯,高高举起,说道:“段某在这里敬各位一杯,请。”“段将军客气了!”众人纷纷站了起来举杯畅饮。随后段虎又按照礼仪逐个敬酒,在整个敬酒的过程中间,段虎只在给蒙武敬酒的时候躬半身,而其他的人即便是太子和赵王都只是举了举杯子,这看在有些人眼中皆暗道狂妄无礼,太子和赵王也觉得段虎对他们很是不敬,心中极为不悦。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段虎现在如日方中,权势逼人,手中所握的兵权不是他们这些皇子们可以抗衡的,讨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得罪他呢?全都是一张笑脸相迎。敬完酒从大堂走出来时,段虎回头晾了一眼,坐在席位上拉拢那些中立老臣的太子和赵王,不屑的笑了笑,朝守候在门口的丁喜和黄烈二人说道:“这就是我大秦的继承者哪有一点皇者尊严?简直就像两条抢食的狗。”“将军,这不是正好吗?”黄烈微微一笑,道:“他们争斗不休,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事。

”丁喜也冷冷的说道:“权势之下没有尊严可言,他们只是在展示自己本性罢了。”段虎一边朝外面走,一边说道:“走吧!我们去送送一个朋友。”。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