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十五章 林家

“二掌柜,您没事吧?”月娘焦急的问道。“没事!”老者摇了摇头,神色平静下来,吩咐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让客人进入大厅,若是客人无法离开,就带着他们来这里,总之离那个人远一点。”“是。”月娘点头应下,又好奇的问道:“掌柜的,那人是谁呀?让您这么紧张。”“能让本座紧张的天下又有几人呀!不过那人绝对是其中之一。”老者身上战意勃发,目光好似利刃让人不敢直视,缓缓说道:“那人名叫段虎,听说乃是定州人士,流落到荆州,与一荆州人氏结为兄弟,后为他兄弟劫了白安郡的法场,并与过路的北秦第一高手陈俊交手。

他虽败两招,但身体无事,而陈俊则虽胜犹败,被其击伤。后来,他受陈俊之邀,想要加入北秦军,于是潜入南齐中军大营,斩杀南齐大都督杨彪,夺走九雷斩将刀。在加入北秦军前更是以一人之力败了接六百名万骑勇士,后又两合击败与陈俊齐名的麒麟儿薛玄,挡住了陈俊和张孝则的联手。你想想看,如此人物又有谁见到不会紧张呢?”“原来他如此有名。”月娘被这些事情惊呆了,想起刚才还试图挑起段虎的火气,心中不禁后怕。“有名?他现在一点名气都没有。

”老者收敛气息,又变回了那个平淡的老人,笑道:“此人的事迹只在北秦军中流传,或许其他豪族门阀也知道这人,但常人并未知晓此人的存在,不过过了今晚,此人的名声将威震天下。”月娘好奇的问道:“掌柜的,月娘问句大不敬的话,若您和他较量,谁会胜呀?”老者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的身手与那陈俊小子不过伯仲之间,若是在马上对决的话,我们胜负各半,可是在地上的话,我想天下没有人能够胜过他。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要让楼船护卫与他或者他的手下起冲突,他们想要做什么就让他们做,只要不伤害到其他客人,我们一律都不需管。

”“月娘明白了。月娘告退。”月娘躬身走出了房间,空荡荡的房间又只剩下老者一人,他叹了口气,站起来,取下供桌上的战戟,轻轻的抚摸着戟身,像是面对朋友似的,喃喃道:“你寂寞很久了吧!若无意外的话,这次可以为你找到一个新主人了。”战戟像是明白了老者的话,暴射出一阵战场上的杀意,供桌上两个烛台的火苗忽然一暗,顿时熄灭。就当战戟瞬间暴发出杀意的时候,楼下大厅中有几人已经感觉到了这股浓厚的杀意,像是要看透天花板似的,不约而同的抬头向上望去,脸上纷纷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段虎也感觉到了杀意,但是他超凡的五感却告诉他,那只不过是残留在一根死物中的杀意,并非有人在楼顶厮杀,所以他也就没太在意了。段虎自斟自饮了一杯酒后,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向身后一点,刺在了一支拍过来的手掌心上,说道:“小丫头片子,你家父母没有告诉你,在人背后偷袭是很卑鄙的事吗?”手掌的主人林湄娘噘了噘嘴,上前两步坐在段虎旁边,说道:“傻大个,你说什么哩?你难道不知道兵法有云出奇不意、攻其不备吗?“段虎淡淡一笑,不再与她做口舌之争,反而出言警告道:“小丫头片子,你最好现在就走,等一下有事发生就走不了啦!”“我才不走哩!我还要听昭云姐姐的琴声哩!”林湄娘打开扇子,装模作样的扇了两下,又凑到段虎跟前,说道:“傻大个,你是山贼吗?”段虎闻到从林湄娘身上传过来浓郁的体香,不禁有点尴尬,向一旁移了移位子,道:“不是,我不是山贼。

”林湄娘步步紧逼,又凑过去,一脸期待的道:“那一定就是马贼喽!要不然你怎么这么确定这里有事发生,一定是你们想要在这里做一笔大买卖,不如让我也加入吧!”说着,在他眼前握了握那个小拳头,“我可是武安城第一高手哩!”段虎被弄的有点哭笑不得,深吸一口气,强压下一股想要杀人的念头,道:“我也不是马贼,我只不过是个讨债的,到这里来收一笔债,仅此而已。”“真没劲!”林湄娘一脸沮丧的坐了回去。段虎忽然感觉到从旁边射过来一股视线,转头朝对面看去,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相貌俊美、身形瘦削的书生,眉宇之间有点跟林湄娘相似,手中摇着花折扇,见到段虎看向他,便抱拳行了个礼,起身朝他走了过来。

段虎转头向林湄娘,道“他是谁?”林湄娘一脸苦色,小声道:“是我二哥。”段虎不愿在这个时候,惹什么事端,便要起身离开。“这位仁兄请留步。”那书生加快脚步,上前制止段虎离开,道:“武安林重师见过仁兄。”段虎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座位了,便坐回椅子上,还礼道:“定州段虎。”这时,林湄娘想要偷偷起身离开,林重师一把拉祝糊,道:“小妹,哪里去?”“二哥!”林湄娘被抓了现行,扑到林重师怀中,撒起娇来。“段兄,见笑了。”段虎不愿多做纠缠,道:“不知林兄叫段某留步有什么事吗?”林重师微微一笑,小声说道:“段兄,来自武腾吧!”段虎神色一惊,立刻怒目圆睁,双拳聚力,杀气瞬间将林重师锁定,只要他再多说半句不对的话,便要将他击杀当场。

“段兄,不要误会。”感受到如此浓厚的杀气,林重师连忙摇手,小声解释道:“龙武将军陈俊是我的发小,我并非你的敌人。”“铮!铮!铮!铮!”就在这时,从楼船上面突然传出了一阵好似战鼓的琴声,力道千钧,激荡高昂,直入人心,令人像是身处在千军万马之中,段虎感觉到身上的杀气像是不受控制似的随着琴声鼓动增强。随即琴声骤然一变,力贯清虚,柔媚悠远,缓缓的绕着楼船大厅,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令人无法升起任何情绪,段虎身上的杀气也像是潮落一般平息了下来。

当琴声中止时,大厅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动,原来嘻笑大闹的也都静静的坐在那里,就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林湄娘小声说道:“是昭云姐姐的《将军泪》哩!”从楼上传过来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从右侧的楼梯上下来了一队大约五百人左右的南齐军士,个个都身彪体壮,孔武有力。他们下来后,便立刻将大厅包围起来,极为霸道的将人群和高台楼梯隔开,此时从大厅二层的雅间里伸出一张张面色不悦的脸向下张望,他们大部分都是武安城豪族势力的掌权人。

“是李严的舍身卫士。”林重师提醒道:“他们各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猛士。”段虎冷冷一笑,不屑道:“猛士?”此时,一连串放肆的笑声从楼梯口,传了下来,只见一个身着百鳞甲、腰挎刺天剑的中年将军从楼上走下来,脸色略微青黑浮肿,有点酒色过度,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蒙纱女子,一对勾人魂魄的凤眼,柳絮一般婀娜的细腰,风姿万千的气质,无论怎么看都能算得上是位绝色美女,在她旁边一个俏丽的小丫鬟手上抱着一张古琴,看来刚才直指人心的琴声就是她弹奏出来的。

那名将军一副恨不得要将眼前人就地解决的急色样子,狼爪紧握着女子的小手,不愿放开,眼中暴射出的极度贪婪光芒,可惜他把视线全放在眼前美女的起伏身躯上了,并没有看见美女眼中那种极度厌恶的目光。她被一路领着走到高台之上,大厅内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视线随着女子的移动而移动,年老一点的还好,能够自制,年青一点的都露出的痴狂的神色。那名中年将军收回色眯眯的视线,整理了一下衣冠,朝台下高声傲慢道:“诸位今日能够赴本都督的宴会,本都督深感荣幸。

”说着,一双粗厚的大手反覆揉摸着韩昭云的纤纤小手,“而且本都督能够见到韩小姐,并听到韩小姐的琴声,此生足以。”“李大人,言重了!”韩昭云细眉微挑,用力将手抽出,毫不做作的放在衣服上擦了擦,像是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语气不悦道:“李大人,或许过不了多久你就是荆州太守了,我等皆是你的下民,又怎敢不来呢?”话音一转,“不过我等不明白,战事如此紧张,而李大人却有闲情来此听昭云的小曲,莫非南齐真的已经胜卷在握呢?还是认为北秦的龙武、万骑二军不堪一击呢?”李严一脸尴尬的将手放到背后,又挺胸装模作样道:“我大齐雄兵已经占据荆州南部四城,现杨大都督和洪大将军已然兵分两路,进攻北秦武腾守军,明日我再带领大齐水师由此登岸,配合两路大军作战,拿下荆州那是易如反掌。

即便北秦的龙武、万骑二军如何厉害,又怎能挡得住我大齐三路百万大军呢?”“好!实在是好!”这时从上面的雅间忽然传出一股浑厚的声音,语气有点讽刺,道:“这是本座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好的纸上谈兵!”“哼!”李严冷眼看了看上面,道:“曲兄,话中藏刀,未免过分了吧!有话请直说吧!”坐在雅间里的人乃是武安三大势力之一淮帮的北舵主,姓曲名哲,子淮安,与淮帮掌舵人王檀是拜把兄弟,掌握着淮帮在天江以北的所有势力,是个直言不讳且拿得起放得下的豪爽汉子。

他之所以会如此针对李严,主要是因为南方淮帮一向都是支持湘王继承南齐皇位,而杨彪和李严则是晋王的得力助手,两王向来不和,其手下心腹自然也是针锋相对。一身劲装打扮的曲哲从雅间走下来,极为不屑的看着李严,道:“既然李都督让本座直说,本座就直言不讳了,且不说南齐三路大军没有百万,即便有百万,难道北秦的四卫八军就是吃素的,任由你们宰割吗?另外我已经得到消息杨彪大都督已经被刺身亡,现在掌握中军的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三军未动,主将已折,你等又如何抵挡北秦的反击呢?”李严今早已经接到了杨敬业发过来的八百里加急,知道杨彪已经身亡,大军正准备向后撤退,另外来自北秦军的谣言已经在军中传开,南齐水师变得军心涣散,人心惶惶。

若是以这样的状态迎敌的话,必败无疑,那么要借助水师撤退的中军便会成为孤军,最终全军覆没。久经杀场的李严不可能看不到这点,于是便想到来武安城宴请韩昭云和武安豪族,给军中将士一种大局在握的假象,附带的也可见到他梦寐以求的名姬韩昭云,而且在撤离之前能一亲芳泽也未可知,然而曲哲毫无顾忌的直言却令他的精心安排化成灰烬。想到明日整个武安守军将会知道此事,他的脸立刻变得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眼中的怒火足以烧掉整艘楼船,气急败坏的指着李严,吼道:“谣言!完全是谣言!曲哲你竟敢造此谣言,乱我南齐军心,实在居心叵测。

来人啦!将此贼拿下,听候发落。”曲哲冷笑道:“李严,这不是你的南齐水师,这里是武安城,想要拿我,你还没那个本事。”武安各个豪族门阀早在白天就接到消息知道南齐大军必然会撤退,而北秦大军也必然会重新接管这里。于是他们一起做出决定干脆与李严翻脸,将其拿下,控制武安守军,当北秦大军来了后,便将李严和武安城献出,以此为筹码,向北秦朝廷索要更多的实惠,而向来与晋王一系不和的曲哲就成了挑起事端的由头。随着曲哲的话音落下,从上层的雅间噌噌跃下十几位身手矫健的大汉,将曲哲护卫在了中间。

那些楼船的姑娘们见事不对,纷纷起身,快步的离开楼船大厅,站在高台上的韩昭云也缓缓后退,想要离开这个危险之地。而坐在另外几个雅间中的武安豪族则朝大厅中的手下后辈挥手示意,大厅中来自十几个豪族门阀的武功高手都不约而同的站起来,视线锁定在周围的舍身卫士上,顿时大厅中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剑拔弩张,杀气四起。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