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逼婚

“将军,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晚间,段虎刚刚回府,丁喜便跑到他面前,严声质问他道:“您知道这个案子埋得有多深吗?以我们现在的人力和时间,根本无法查出任何线索来。即便我们运气好,查出来了,但是按照属下的推断,此事牵扯太大,久安帝必然压下这件事,到那时您所做的一切,都将是费力不讨好啊!““属下也赞同丁兄的意见,”贾渊也上前建言道:“现在将军更加应该关注北疆战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再起事端,这样走下去的话于我们不利。

”“那又怎么样?本将军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你们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毋需多言!”段虎冷冷的看着手下的幕僚一眼,可能是感到自己的语气或许太重了,神色又稍微缓和了一点,说道:“本将军又何尝不知道现在不是碰这块硬骨头的时候,但是于公于私这件事情我都不能让它那样放着,还望各位能够鼎力合作,助本将军完成此事。”段虎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肯定做错了,所以他才会有点低声下气,丁喜等人见到段虎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就会变成恼羞成怒,反倒伤了比起的感情。

“将军请放心,属下必将竭荆葫能,助将军了结此案。”丁喜代表众幕僚应下此事,说完后,便转身领着众人去到幕僚房,查看那些刘重贵带回来的资料,希望可以从里面查出一些蛛丝马迹来。柳含嫣在丫鬟净月的搀扶下,从内室走出来,到了段虎跟前行礼道:“奴家已经把鱼大嫂母女安排好了。就住在韩姑娘曾住过的冬暖阁。”段虎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言辞,说道:“嗯!你管理这个将军府的内府,我很放心。”柳含嫣听到段虎地话,脸上立刻泛起一层羞涩的红晕,微微气恼道:“你胡说些什么呀!都是大将军了,还这么口没遮拦的。

”“啊!”段虎这才想到在平常所说管理内府的人一般是那家的女主人,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也不好收回。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段虎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尴尬情况,通常到了这个时候,丁喜都会站出来解围,说什么有事要禀报之类的借口。拉着他离开,不过现在丁喜怕是指望不上了。两人就这样呆呆站立了很久。那股羞涩感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像是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似地令到两人越来越热。段虎脸色也红得跟关公似地,柳含嫣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将军、小姐,你们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呀?”有点站不住的净月忽然出言问道。

“啊!没什么?”柳含嫣轻轻捻起手帕,掩饰尴尬似的擦擦额头上不存在地汗,段虎也将头抬到一旁,看着天上并不存在的鸟儿。又过了好一阵两人心境才平复下来,柳含嫣深吸了口气,正色道:“将军,奴家也不赞同将军现在去查枢密院地贪墨案子,这个案子在七年前曾经有人也查过,但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那人也因为此事被罢了官。”“有人查过,那个人是谁?”段虎皱了皱眉头问道。柳含嫣想了想,答道:“曾被久安帝赞为断案如神的前大理寺常卿左为。

”“黑熊,你去查一下这个人地下落,也许他能够派得上用场,”段虎思考了片刻,朝黑熊吩咐了一声,而后有想柳含嫣说道:“含嫣,这件事情跟那对母女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没有我许下的那个承诺,我也会查这件事情的,毕竟我曾答应过太子要帮他出去潭进那厮,所以你不要给她们脸色看,好生待她们。”“奴家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再说奴家和湄娘妹妹也很喜欢铃铛那个小丫头,一点都不会怠慢她们。”柳含嫣不悦的撅了撅嘴,转身朝内府走去,忽然回头唉声叹道:“将军总是记得对别人许下的承诺,那奴家的呢?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柳含嫣的话说得段虎冷汗直冒,事情一直都很忙碌,加上未曾提醒过,他的确是已经忘记了曾经对柳含嫣许下为她报仇的承诺。

正当他想要上前解释的时候,一匹快马疾驰到将军府,一个小黄门跳下马背,朝段虎行礼道:“大秦皇帝陛下敕令,命虎贲大将军段虎即刻入宫面圣,不得有误,卿此。”“看样子,是为了枢密院贪墨案的事情而来。”柳含嫣走回到段虎身旁,微锁娥眉,担心道:“将军要小心应对才是。”“嗯!”段虎点了点头。从将军府到皇城禁宫并没有用太多时间,王搏已经早早的在门口候着了,他一边领着段虎朝皇城里走,一边说道:“将军今天最好小心一点,孙相连同一帮御史来过以后,皇上很是恼怒,连他心爱的青玉九龙杯也给摔碎了。

”段虎拱手道:“谢大人提点,我会小心的。”在养心阁,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久安帝的暴吼声从屋里传出来,道:“他怎么就这样不安份,这才过几天呀?又要跑出来惹事,他是不是抄家抄上瘾呢?竟敢抄到枢密院去了,他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朕。”“将军是不是等一下再进去?”王搏担心道段虎摆了摆手示意王搏不要担心,而后高声说道:“臣段虎奉旨晋见。”久安帝屋内怒道:“还不给朕滚进来。”段虎阔步走了进去,只见一脸惶恐的小黄门们正在收拾屋子里摔碎的东西,而久安帝气得满脸通红,怒瞪着段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段虎上前躬身行礼道。“原来段爱卿还记得朕这个皇帝呀?”久安帝阴阳怪气的说道:“那为什么朕说过的话你就是不听呢?”段虎淡然的答道:“皇上暗示让臣这段时间不要惹事,臣一直铭记于心,不敢忘记。也一直严格规范自己地行为举止,没有出什么事情。”“没有出什么事情?”久安帝眼睛瞪得大大的,声音又高了八度,抓起身旁文案上的弹劾奏本扔在段虎面前,说道:“你先是挑动刁民围攻枢密院,然后有把枢密院的文库差不多都抄光了,现在孙相联合一大批的御史上了三十几本弹嘞奏本,你现在还敢说没出什么事情!那朕要问一下你段大将军。

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入你法眼呢?““若皇上说的是白天的事情。请容臣禀告一二。”段虎不慌不忙地将白天地经过说了一边,而后神色严肃的说道:“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北疆的士兵知道自己战死后,自己不但会背上一个投敌的罪名。自己地亲人也会得不到半点抚恤金,军心瞬间便会涣散。数十万大军可能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陛下你想想看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么严重。”“朕知道你也是为了北疆战事。但是你选择地时机却非常不对,”久安帝怒气逐渐平息了下来,好言相劝道:“你这时候把他捅出来只会对北疆战事更加不利,因为你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牵扯了一些什么人,决不是你短时间可以解决的,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北疆战事上面去吧!朕已经决定同意你地要求,明日就会宣布你成为北行道行军大总管的任命,不希望你因为其他事情分心。

““臣先行谢过陛下的厚爱。”段虎知道久安帝迫于种种压力,想要他放弃追查此事,但他还是坚持道:“不过即便臣担任北行道行军大总管也不会放心将整个大军后勤辐重交给这些国之蛀虫,所以臣恳请陛下,能够给臣一点时间,让臣可以撤察此事。”久安帝想了想问道:“你需要多少时间?”段虎态度诚恳的请求道:“臣希望能让臣在北征之前撤察此事,还那些北疆三城壮烈而死的将士们一个清白。”“不行时间太长了,而且北疆的事情也足够你忙的,为了这些事情而影响北疆大计,朕决不答应。

”久安帝用不容反对的口气说道:“七天,最多给你七天,七天一过无论这件事情结果如何,你都必须放弃继续查下去,全身心的给朕投入北疆备战,知道了吗?”“七天时间太短了!”段虎皱了皱眉头,虽然心中很不满久安帝只给他这么一点时间,但是也知道这是久安帝所能容忍的最大限度,只好点头道:“臣遵旨。”段虎正准备转身离开,久安帝忽然又叫祝蝴道:“段爱卿还没有成家吧?”段虎愣了一愣,一脸不解,但还是如实应道:“臣已经成过家了,还有过一个孩子,”说着神色黯然,道:“但臣的妻儿都被仇家害死了。

”“嗯!你的那些仇家呢?”久安帝又问道。段虎一脸狰狞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死无全尸到底是什么满味?”“敢爱敢恨,才是真汉子!”久安帝点点头,表示对段虎的做法非常赞同,而后含有深意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朕要给你做个媒!”“啊!”段虎完全愣住了。“陇西道大都督关驰派人送信过来,希望能够与你结亲。”久安帝呵呵一笑,自顾自的说道:“关驰有个女儿名叫关月,乃是陇西第一美女,文武双全,曾经带兵对抗过北疆异族的铁骑,可以说得上是巾帼英雄,配你这大秦第一猛将绝对合适。

”“臣可能要辜负陛下的好意呢?”段虎表情严肃,随便找了一个光冕堂皇的借口,严词拒绝道:“北疆未平,何以为家!”“好!好一句,北疆未平,何以为家!”久安帝用力拍打着桌面,连连赞叹,看向段虎的目光也更加信任和欣赏,说道:“爱卿能够为国如此尽心,朕深为感动,但是朕认为爱卿只有成家了才能更好的为国效力,才能够更加没有后顾之忧。”段虎还想拒绝道:“可是,陛下……”“段爱卿不必说了,”久安帝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或许你对朕的安排不满意,那你就自己找一个吧!听说武安林家的那个小丫头一直跟在你的身边,对你情深意重……”“臣只是把湄娘当做妹妹来对待,并无男女之情。

”林湄娘的事情早就在朝野传开了,段虎也对此深感为难。久安帝忽然说道:“若不是林湄娘,那就是柳含嫣喽!”段虎愣了一愣,心知柳含嫣的事情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也没有隐瞒,说道:“含嫣,只是臣处理朝政的助手,并未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唉!含嫣这孩子受了很多苦,是朕对不起她柳家呀!”久安帝忽然莫明其妙的说了一句像是道歉的话,而后正色道:“朕不管你愿不愿意,总之你无论如何必须在这几天之内成亲,这不单单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朝廷的问题,你可明白?”“臣遵旨!”段虎看到了久安帝眼中的决绝之色,知道即便反对也没有任何用处,也就不再反对,或许说不愿在反对,心中更是有种莫名的期待。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