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一百三十章 红楼

绫红楼在京师秦楼楚馆中的地位就跟四宝楼船在武安城中的地位一样,无论是京师的上层贵族和下层平民没有一个不知道绫红楼的,这也令到对京城很不熟悉的段虎一行人找起路来方便很多。在走过几条还算喧嚣的街道后,首先映入段虎等人眼帘的是绫红楼屋顶那特有的大幡,上面用鳞粉写的绫红二字,即便是在黑夜当中也清晰可见,三层高的正殿楼绿瓦红墙、立柱高耸,显得那么的高大,若非朝廷律法规定在京师之内不准许有高过皇城禁宫的楼宇,恐怕这栋楼还会往上砌。

正殿楼的两边用围墙围起了一个很大的院落,里面住着都是绫红楼当红的姑娘,每位姑娘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落。段虎命大部分捍死亲卫在楼外等待,自己则领着贾渊、黑熊和几名亲卫走入了绫红楼内。只见楼内此刻更是弥漫着一片纸醉金迷之气,到处可见那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人现在一副放浪形骸的样子,原来紧握着权钱的手如今握在了那些秦楼女子的辣乳上。殿内装潢琉璃灯、青丝帘、白玉壁无一不是极度奢华之物,正殿楼第一第二层都是封闭式的,大厅的四周是一个个独立的小屋子,想要进入后面的院子只有通过三楼的甬道才能进入,不得不说此楼设计者的构思巧妙,将后面的院落设计成了一个世外桃源。

当段虎等人进来之后,就有一名俏丽的老鸨贴了上来,看到段虎和黑熊超出常人的键硕身材,不由得愣了一愣,一双妙目在两人身上扫过,贪婪的目光最后集中在两人的下体上面。她掩嘴轻笑。欠身行礼,用她那粘得让人发酥的声音,问道:“奴家妙娘见过几位客官,几位客官是第一次来我们绫红楼吧?以前没见过诸位。”闻着从老鸨身上传过来地刺鼻香气,段虎不禁皱了皱眉头,这种粉红阵仗不是他所能应付的,于是转头示意贾渊与其答话。“妙娘真是好眼力,我们都是第一次来京师。

久闻绫红楼大名。特来见识见识。”贾渊走上前去,从怀里取出一锭金子,塞在妙娘手中,笑道:“这还要请妙娘多多照拂喽!”“当然!当然!”妙娘接过金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眼中一亮,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情实意些了。仿佛多年未见的老情人一样,上前露出贾渊的手臂。丰满的酥胸紧紧贴在上面,将其陷入了那堆软肉的包围。这种粉红阵仗贾渊似乎经历过很多,神色平静,但却把段虎身侧的黑熊眼睛都看凸出来了,双眼冒火,喉咙连连干咽,一脸嫉妒,恨不能马上把贾渊拉开换上自己。

黑熊忍不住小声问道:“将军,俺可不可以……”“你可不可以什么?”段虎转过头,用那冰冷地视线看向黑熊,黑熊立刻觉得自己像是赤身裸体站在严冬地寒风之中,满腔的欲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笑容僵硬,连连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最好!”段虎面无表情的说道:“若你刚才说想要嫖妓,本将军就让你光着身子在这绫红楼门前站一晚上。”听到段虎的话,黑熊不禁打了个冷颤,暗自庆幸自己地话转得快,深吸口气,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看那些香艳抚媚的秦楼女人们。

此刻老鸨妙娘正拉着贾渊地手臂,娇声说道:“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妙娘立刻给你找过来。”“别地女人就不必了。”贾渊淡然一笑,说道:“听说韩昭云韩小姐落脚在你绫红楼,可否为在下引见一下。”“呵呵!”妙娘愣了一愣,而后轻笑道:“爷是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说四宝楼船的大家在我们这里。”“不管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我想妙娘一定可以有办法为我们安排吧!”贾渊又取出一锭金子塞在妙娘手中。妙娘将金锭放入怀中,娇声说道:“韩大家的确在我们绫红楼落脚,但只是在飞燕阁暂住,从不对外见客,任何想要见她一面听她一曲的客人都必须由我家楼主挑选过后,才能入飞燕阁。

”贾渊又取出一锭金子放在妙娘手上,道:“那就劳烦妙娘代为向楼主通报一声。”这回妙娘一反常态的没有收下,而是依依不舍的将金锭还给贾渊,一脸为难的道:“这恐怕不行,现在韩大家正在见一位贵客,实在……”“贵客?那位贵客的身份是什么?”贾渊还是将金锭推回去,问道。妙娘高兴的将金锭收入怀中,而后小声说道:“是当今晋王殿下。”“晋王?”段虎皱了皱眉头,一手拔开妙娘,朝贾渊吩咐道:“没有必要再问了,知道韩姑娘在这里,就足够了,我们走吧!”说着,便领着黑熊等人走上正面的楼梯,贾渊则抱歉的笑了笑,挣开妙娘的手臂,快步跟了上去。

“等等!等等!”妙娘见到段虎像是要硬闯到后院似的,急忙跑上前,在第二层的阁楼拦住了段虎,高声警告道:“这几位客官绫红楼虽然不是什么禁防重地,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闯入的,各位还请自重,要知道我家楼主和朝廷很多高官的关系都很好,免得到时闹得不可收拾了,反倒自己吃亏。”“高官?哼!”段虎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妙娘的警告,继续向上走去,黑熊则狞笑着将挡路的妙娘拉到了一边,趁机在她的身体摸上几把,过过手瘾,弄得妙娘惊声大叫不已。

“什么人敢在绫红楼里来撒野?”妙娘的尖叫引得绫红楼的打手护院们围了上来。里外三层地将段虎等人围在中间,摩拳擦掌似乎想要立刻动手将段虎等人扔出去似的,楼下面的秦楼恩客们也都抬头上望,纷纷猜疑到底是谁敢到绫红楼来捣乱。毕竟这绫红楼背后的势力乃是幽州节度使薛瑞,就连当朝的长乐长公主也须给这楼主几分薄面,常人又怎么可能敢在这里来闹事。“住手!全都住手。”这时一个文人越过人群看到段虎后,脸色一惊,连忙上前。拨开外围的那些打手护院。

挤了进去,朝段虎行礼道:“卑职见过大统领。”“杜大人,你这是……啊!”眼前文人的恭敬态度,令妙娘极为费解。她再抬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段虎,当看到段虎脸颊上地黑虎文身。忽然想起了那个杀神一样地人物,掩嘴惊叫。呆呆的站在原地,毫不掩饰心中的惊恐之情。段虎没有理会妙娘的神情,低头看着那文人,不解道:“你是何人?为何自称卑职?”那文人站起来回答道:“卑职乃是南衙禁军长史,曾在将军入城之时,见过将军。”“南衙禁军长史?”段虎回忆了一下,想起了那个被丁喜称为大才地能人,说道:“你是杜坦,杜长史!”“将军还能够记得卑职的名字,卑职实在荣幸之至。

”杜坦一脸官式地笑容,而后对周围的人大声叫道:“你们这群长着狗眼地家伙,知道这位是谁吗?这位乃是我大秦第一猛将段虎段将军,凭你们这些人还不够给段将军塞牙缝的。”“吸~!”杜坦的话音刚刚落下,整个绫红楼的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让人觉得空气像是稀薄了很多,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原本还喧嚣嬉闹的正殿楼立刻变得寂静无声,就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清晰可闻。段虎虎煞之名早就已经响彻了整个京师,但很多人还是对段虎能够以一敌万的传说嗤之以鼻,认为这只不过是以讹传讹,然而白天段虎和凤翔军的冲突,却让整个京师的人都知道杀神虎煞的确名不虚传,单挑万人大军,杀敌七千余,自身不损,这等恐怖的武力,令任何对他被称为大秦第一猛将之名保持怀疑的人全都闭上了嘴巴。

“你去跟韩姑娘传个话,就说我来带她回家。”段虎转头朝呆立一旁的妙娘吩咐道。“啊!”妙娘惊惶中惊醒过来,点头称是,急忙拨开人群,朝三楼的甬道急步走去。段虎随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黑熊、贾渊分侍两旁,整个正殿楼的人无论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都不敢动弹半分,生怕惹起这个杀神的注意,外面传闻京师周围的道观之所以会被段虎查抄,主要就是因为紫霄道得罪了段虎,所以才会殃及池鱼。段虎在京师百姓和上层贵胄心中的形象,就是个性张狂冲动,做事不计后果,而且喜怒无常,对待这样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引起他的注意,这样才相对安全些。

“段将军今日能够光临本楼,着实让绫红楼蓬荜生辉呀!”这时忽然从三楼走下来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缓步行到段虎跟前欠身说道:“奴家陆红苓见过将军。”“这位想必就是绫红楼的楼主吧!”段虎拱了供手,淡然说道:“今日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其实奴家早就已经听昭云妹妹提起过将军,说将军是个重情重义的真男儿,”陆红苓掩面轻笑,又语意双关的说道:“其实奴家想到将军若是听到昭云妹妹的事情后,一定会来找她的,所以吩咐手下注意一下,谁曾想段将军事先也没通知一下,而这群狗东西眼里这么不好,这么大一个人在这里竟然都看不到,才闹出如此误会,实在是红苓管理失职。

”段虎听出陆红苓话里的意思是责怪他未事先发贴通知,心中不禁冷冷一笑,不再与她做口舌之争,闭目静静的等待韩昭云出来。陆红苓见到段虎没有在出言,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原本还想与段虎辩驳一番,搓搓他的锐气,可惜击出的一拳人家全都不当回事,一些早就想好的说辞被憋在肚子里,别提多难受了。“啊!韩大家来了!”此时韩昭云出现在三楼的楼梯上,她那两个丫鬟一个抱着琴匣子,一个拿着她的衣物,晋王一脸难看的跟在后面。现在韩昭云虽然清瘦了许多,但是配上那身洁白的羽衣,看上去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那双孤傲却充满忧伤的眼睛犹如黑洞一般将所有的的心神吸入了进去。

在她出现的那一刻,正殿楼的人们仿佛忘记了对段虎的恐惧,纷纷站了起来,涌到楼梯边上,向上张望着。韩昭云身形芊芊,缓步下楼,行到段虎面前,欠身说道:“昭云见过将军。”“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段虎轻托起她,说道:“跟我会虎贲将军府吧!”“是的,将军。”虽然段虎语气依然那么冷淡,也没有说什么安慰之类的话,但是听在韩昭云耳中,却显得格外的温暖,一颗珠泪忍不住滚落下来,眉间的那层犹如乌云一般的愁色消淡了许多。虽然韩昭云是欣喜而泣,但是看在对段虎早有偏见的晋王眼中,段虎就是个逼良为娼的恶棍。

他上前几步,深吸几口气,怒视着段虎道:“段虎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会做出此等强抢民女的事情,把我大秦律法置于何地?”段虎听得莫明其妙,这个大秦有名的书呆子忽然冒出来指责他,着实让他愣住了,之后见到韩昭云脸上的泪珠立刻明白过来,不屑的笑了笑,一把将挡祝蝴去路的晋王推倒一边,而后吩咐杜坦也跟着他一起走,便领着手下走下楼去,楼下的人很自觉的分开一条直通大门的道路。“韩小姐,你别怕,你不需要跟他走。”晋王见段虎已经下楼,鼓起勇气一把抓住韩昭云的云袖,说道:“有本王在此,他段虎不管乱来的。

”韩昭云看着这个满腹文采却不通世事的晋王哭笑不得,轻轻扯了扯衣袖,挣开晋王的手,欠身说道:“晋王殿下勿需如此,昭云是自愿的。”说完,朝陆红苓道了个别,便领着两个丫鬟,快步下楼,穿过对其热情似火的人群,跟在了段虎身后,离开了绫红楼。晋王愣愣的看着已经走出绫红楼的韩昭云,神色哀戚,陆红苓见到晋王如此表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上前故意挑拨道:“晋王还是放弃昭云吧!现在段虎风头正劲,我们惹不起。”“惹不起?本王就不相信,我堂堂一个王爷,斗不过他一个小小的四品官。

”晋王双眼充满怨毒的说道:“明日我定要让人参他一本,让他身败名裂。”。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