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问罪

“段将军请饶过我师弟吧!我师弟是个憨人,不懂得礼数,实在无意冒犯将军虎威。”高巍很清楚自己师弟虽然天生神力,但绝对不是那个黑汉子的对手,以那人的身手即便自己上去也不一定能够讨得好,又何况是才入门没几年的师弟呢?“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段虎很清楚黑熊的身手,头也没回,盯着二人问道:“你们是纪昭明的弟子吗?”“是的!我们三人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杨贤见到彭忠又被黑熊摔在地上,急忙抢先答道:“还请段将军让贵属停手。

”“没关系,黑熊现在正在玩,没有动真格的,否则你们的师弟早就已经死了,你们不用担心,他会有分寸的。”段虎见到二人焦急的脸色,淡淡的说道:“你们带路吧!本将军要见你们的师傅,向他讨要一笔债务。”“什么?师傅怎么可能……”杨贤一惊,脸色恼怒非常,反驳道。“二师叔不要说了。”这时纪维谦将正门推开,走了出来,到了段虎跟前,神色平静,行礼道:“段将军,我们又见面了。”“纪统领不在北衙禁军当差,怎么跑回来了?”段虎挺直身子,双手抱胸,俯瞰着纪维谦,冷嘲热讽道:“该不是你家老头子就此撒手人寰了吧!”纪维谦毫不动意,脸色平静,微微一笑,说道:“家祖身体还算健朗,相信还能活个几十年,不劳段将军费心。

”说着便反击道:“倒是段将军身体刚刚恢复。便带着人到长公主殿下那里去要人,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是因为身体刚刚痊愈,没力气跟长公主殿下要几个人吧!”“人,本将军已经全部擒回,另外还跟长公主闹得非常不愉快,正好给本将军一个活动筋骨的机会,让本将军好好的发泄了一下这些天的郁结。”段虎阴冷一笑。指了指大门。说道:“纪统领,不要在说废话了,前面带路吧!”“段将军,我纪府虽然不是什么皇宫禁地。但也不是想进就进的地方。”纪维谦向后退了一步,立若庭岳。

垂手而立,双拳紧握。神色肃然,而高杨二人则站到他两侧,神色紧张,聚力戒备,而且纪府的亲兵也都手持兵器,聚集在他身后。一直站着没动地捍死玄甲军见到纪府亲兵集结,也随势而动,列成三纵,取出月杀,就等着段虎一声令下,便要大开杀戒。“本将军今天已经发泄够了,不想再动武了。”段虎不屑的看了纪府的人一眼,而后朝着大门里面,怒声吼道:“纪昭明你这个敢作不敢当的老匹夫,难道就不怕你纪府今日血流成河吗!”“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这时从门里传来一个悠远深长的叹息声,接着纪昭明那苍老但却有力的声音,接着说道:“维谦,领段将军进来。”“是,爷爷。”纪维谦皱了皱眉头,将身子让了让,作了个请进地手势,对段虎说道:“段将军里边请吧!”说着,又吩咐高杨二人在外守候,自己则领路似地往前走去。“你们在外面候着。”段虎冷冷一笑,听出纪昭明的伤势并未痊愈,少了这么一个可以克制自己硬气功的强敌,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便遇到什么事情也足以应付,于是转头吩咐了一下,便夹了夹虎王地腰腹,驱使它向里行进。

虎王一边阔步前行一边凶狠的朝两边纪府亲兵龇牙咧嘴,还不断地用它那大头,将当道的亲兵撞飞出去,那嚣张地样子十足是第二个段虎。走过两进房子,纪维谦带着段虎走到一间书房前,推开门,说道:“段将军请进吧!祖父他老人家就在里面。”段虎的五感透过墙壁感觉到里面那个人发出的一股熟悉的内家气息,立刻翻身下来,阔步走了进去。只见在这间简朴的书房内,一个鼻子一线带着木制面具的老人正在提笔画着屋外的梅花,身形虚提微蹲,呼吸悠长浑厚,似乎在接着画画的时候同时疗伤,而且段虎可以感觉到若自己现在突然攻击的话,以他现在的架势可以随时转化成防御状态。

段虎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走到纪昭明一侧的椅子上坐下,静静的看着纪昭明作画,没有再做任何多于的动作,屋内的寂静让在屋外守卫的纪维谦都有点不耐烦了,不时的伸头向里张望。“呼~”纪昭明全神贯注的点上最后一朵梅花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口气息之长让段虎也不禁佩服内家功夫的神奇。纪昭明将笔放在笔架上,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而后在段虎对面坐下,道:“老夫早就已经想到段将军会来兴师问罪,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样快。”“很快吗?我倒是觉得很慢。

”段虎眼中精光一闪,站起来,前行几步,站在纪昭明身前,冷冷的看着他,恨道:“纪太傅,我段虎与你可有冤仇?”“并无冤仇!”纪昭明丝毫不受段虎其实所迫,端起茶杯,小小的品了一口,直言道。“既然我们并无冤仇,那么你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要在那晚拦街行刺本将军,”段虎横眉怒视,拳头握得喀喀作响,只要纪昭明回答得让他一个不满意,他不介意再与其打一场,不过这次他可以轻易的胜过重伤未愈的纪昭明,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狼狈了。“段大人,不会是想要故意找茬,来对付我这个重伤的老人吧!”纪昭明觉察到了段虎想法,立刻示敌以弱,轻笑道:“那这样的话,就太有伤你段虎段将军的威名了。

”“威名?威名在本将军眼中一钱不值。”段虎仰头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之意,笑声忽然停止,低头冷视着纪昭明,说道:“今天你若是不给本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今日从这屋子里走出去的将只有一人,恐怕你也应该清楚,那个人绝对不是你。”段虎冰冷的视线就连纪昭明这样经历了数十年的老江湖也不禁打了个冷颤,纪昭明退避了,将头转到一边,缓缓说道:“将军可曾听过破星一说。”“破星?那是什么鬼东西?”段虎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着纪昭明道。

“破星不是鬼东西,而是一种天象。”纪昭明起身从书架上取下一本线装书,放在书桌上,说道:“破星是一种天象,每当天下即将大乱的时候,破星就会出现在星空之上,它既可以代表一个人,也可以代表一股实力,甚至可以代表一件事情,无论它代表什么,它所代表的东西都是扰乱天下的根源。”“你不会想要告诉本将军,那个所谓的破星代表的就是我吧!”段虎心中的火气噌噌上冒出,拳头已经握得青筋浮现,冷笑道:“纪老大人,你真以为本将军是三岁小儿吗?竟然拿出这么一套子虚乌有的东西来敷衍本将军,你分明是找死。

”“段将军门外的手下中不是有个文士幕僚吗?”纪维谦急忙冲了进来,护在纪昭明身前,焦声说道:“让他进来一问,不就可以弄清楚是否真有其事?”段虎深吸口气,强压下想要揍人的冲动,朝纪维谦沉声说道:“你去把本将军那个幕僚叫进来。”纪维谦担心的看了看纪昭明,见他微微点头,便快步走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就将石涛领了进来,没好气的说道:“段将军你自己问吧!”“石涛,你知道有破星这回子事情吗?”段虎头也没回,询问道。“将军所说的可是那令天下动乱的破星?”石涛愣了愣,而后直言道:“属下的确知道,而且闲暇无事的时候,还曾翻查找过典籍,追寻过破星的动向。

将军为何有此一问?”段虎听后愣了一下,说道:“这个老家伙想要杀我,就是因为我是什么所谓的破星?”“什么?将军是破星?”石涛捂住嘴,将快要脱口而出的惊叫声吞了下去,而后疑惑的看着纪昭明,道:“纪老大人,你又是从何处得知我家将军是破星的呢?”纪昭明抚摸着长须,解释道:“老夫的好友元微真人曾点醒我破星已经出现,老夫也曾观察过,破星原本是在西南方向,当段将军入京之后,便直指京师,世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石涛急声辩解道:“纪老大人这样就说我家将军乃是破星,这不会太……”“石涛不要再说了。

”段虎一把按住石涛,将他拉到身后,而后俯身低头,逼近到纪昭明的面前,离他的脸只有数寸的距离停下,冰冷的双眼与其对视,缓缓的说道:“即便本将军是那个什么鬼破星又怎么样?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决定我是否该杀?”。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