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十一章 藏军

段虎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把你所知道的说给我听听。”“段大人,武功盖世,又怎么会希罕我这点东西呢?”丁喜阴阳怪气道:“我还不如藏藏拙吧!”“本将军不是再开玩笑,我是在命令你说。”段虎双目寒光四起,冰冷的说道:“你是捍死营的一员,你就必须听从本将军的命令,否则本将军就要对你不客气。”“你……你想怎样?”丁喜感觉到段虎身上的杀气,不禁打了个冷颤,惧道。段虎没有回答丁喜,而是用行动展示给他看,一把抓祝蝴腰带,手臂一转将他翻了个身,然后左手抓祝蝴的小腿,走到悬崖边上,将他整个人悬空倒提了起来。

“啊!”一声惨叫从丁喜的嘴里冲出,在山岩上来回激荡着,刺入众捍死军士的耳中,令他们有种魔音贯脑的感觉。“丁喜,我对你的耐性已经到了极点。”段虎不受任何影响,神色冷酷的说道:“如果现在不说出武安城的弱点,你也就是对我捍死营没有任何价值,是个可有可无的废物,活着也没用,不如……”“段虎,你敢!”丁喜脸色被吓得苍白无色,怒道。“你说我敢不敢?”段虎心中凶念被激起,面由心生,他脸上也变得狰狞可怕起来,特别是脸颊上那只下山猛虎就像是要从他的脸上跳出来将丁喜撕碎似的,令人分外惊恐。

虽然周围众多捍死军士都曾收过他的好处,但是在见到段虎杀人的模样时,那些钱比起领军校尉的震怒的话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于是众人皆将脸转到一边,不去看丁喜求救的眼神。“好好!我答应你!”丁喜知道再拖下去恐怕小命难保,只好委曲求全的点头答应道。“贱骨头!”段虎冷道:“跟个牛皮鼓似的不打不响。”丁喜被吓得差点尿裤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愤恨的瞪着段虎,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心中恨不得将他一口吞在嘴里,用力嚼碎。但是一想到段虎那恐怖的武力,脸色又立刻沉了下来,面色沮丧,乖乖的将他所知道的弱点说了出来。

原来当年北秦开国皇帝神武帝萧天成想要征讨南齐,于是下令在天江边上建造一座大型城池,以作为南征基地供给大军辎重。当城池建造了一半时,南齐水师突然偷袭过来,还曾一度占领了这座还未完工的城池,其后又被北秦的强攻击退。在城池被北秦夺回以后,陈俊曾祖父忠国公陈世兴见攻城军伤亡惨重,于是便向萧天成建议,在城池的地下秘密的建造一条藏军道,就算武安城被占领了,也可以很轻易的就夺回来。萧天成点头应准,城池很快就被建成了,谁也没想到这座城池之下会有这么一条地下藏军道,不过萧天成在城池建成之前便已经病逝,北秦忙于应付北疆异族,一百年来北秦再无南征之意,南齐也乘机休养生息无意北伐,因此这条藏军道也无用武之地,而上面原本用来作为战争供给的城池却成了北秦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

众人听到这段典故之后,都不禁佩服神武帝萧天成和忠国公陈世兴的远见卓识,纷纷出言赞叹,而段虎却想知道一些更加实在的,道:“那个藏军道的所在在哪里?”丁喜横了他一眼,指着离武安城不远处的一个小山谷,说道:“藏军道的入口就在那里。”话音又一转道:“不过我只知道大概的位置,并不知道入口的真实所在,这只能靠你们去找了。”段虎双目充满怀疑,盯着他道:“你真的不知道?”“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些了。”丁喜把头一昂,道:“若是你不相信,就把我的脑袋砍了算了,免得我总受你这个疯子的欺辱。

”“姑且信你这回。”段虎忽然脸色一变,看向白马岭方向,道:“糟糕。”众人顺着段虎的视线望去,只见那队被薛玄支派给段虎的五千万骑军士已经来到了白马岭前,他们正在按照段虎的吩咐,摇旗呐喊,射箭佯攻,搞得好不热闹。白马寨的守军全都被惊醒过来,当看到在阵前呐喊的是威震天下的万骑军时,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纷纷拿起手中武器,连滚带爬的跑到各自岗位,整个寨子里一片熙攘乱腾。“将军,为什么说糟糕呢?”吴兴武疑惑道:“这不是将军吩咐他们做的吗?”“我本以为不过才五千万骑军士,根本不足以让数万扼守险要的南齐守军紧张,最多只是警惕监视罢了,这既不会惊扰武安城内守军,又能够将这数万人马拖住,利于我们袭城。

”段虎苦笑道:“没想到南齐守军见到这几千万骑军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弄得好像如临大敌似的。看情况城寨的守军将领肯定会派遣兵卒,到武安城内求援,若是那样的话,就打草惊蛇了。”周围众人一拍脑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若天下精兵分成十份的话,北秦的万骑、龙武二军占其六,由此可见万骑军的强大程度。而且万骑军对于南齐来说,更加是一个恶梦,两年前,那号称南齐第一强兵的五万玄武军便是被薛玄率领的一万万骑玄甲军给正面杀败,直到如今还没有恢复过来,如此军威又怎能不让人家心寒胆颤,四处求援。

果然如段虎所言,只见一匹快马从白马寨后寨门冲出,朝武安城方向疾驰而去。见此情景,擅长弓箭的吴兴武急忙上箭拉弓,朝那马上骑士疾射过去,可惜强弓也有力尽时,那支箭在离目标十几丈的地方便已经去势耗尽,落在了草丛里。众人皆惋惜的叹了口气,而丁喜则幸灾乐祸的说道:“如此距离出非神仙出马,否则又有谁能够拦截那人呢?段将军,看来你这回是麻烦了。”段虎听后,也不生气,脸色平静的四下看了看,见到一名捍死军士身后背着的长矛时,眼睛一亮,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

只见他取下那根长矛,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重量和平衡,然后闭上眼睛,放松精神,整个心神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境界。这时他天生超常的五感仿佛荡漾的水波似的向四周扩散开来,四周所有的一切动静都被他收入心神,万骑军的叫骂声、白马寨守军的紧张呼吸声、微风吹过树叶引起的哗哗声、丛林里一条蛇爬动的声音等等一切都没有逃过他五感的窥测。不到片刻,那名求援信使已经跑得更远了,就当众人皆以为完了的时候,段虎突然睁开眼睛,双目暴射出骇人精光,右臂肌肉虬结,像是全身的力气都注入其中,只听见他道了一声“去”,手中长矛便如雷电一般划开虚空的黑暗,朝目标疾刺过去。

王三只是南齐军队的一个小校,今次随军北伐,本以为会在开战时就死了,可是没想到北秦军队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在杨大都督和洪大将军带领的南齐军面前根本连抗击的能力都没有,节节败退。想起那时进攻武安城的时候,武安城的北秦守军根本不堪一击,只不过对抗了两个时辰,便已经弃城投降了。不过这次来的北秦军好像跟这些北秦军不同,听说是那个屡败南齐的万骑军,看来这次有硬仗要打了。王三心想,若不是大都督命令不准动武安城内一草一木,我早就抢个盆满钵满,开溜走人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去武安城求援呢?不过一想到武安城,他便想到了号称艳绝天下的龙泊湾,想到了龙泊湾内那些人间绝色,整个人不禁痴了。

正当王三浮想联翩的时候,他只觉得一股强风扫过,紧接着右肋一疼,整个人像是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直挺挺的撞在左侧的一棵参天大树上,悬空钉在了大树上。他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头艰难的向下看了看从身体穿过深深插入树干的长矛,心中想了一个疼字,便气消人亡。捍死军士现在看到了什么叫做神力,如此远的距离即便是军中强弩也不可能射到,而段虎只是光凭臂力,便用长矛将那人钉在了树上,如此神技怎么能不叫众人咋舌?捍死军士都不约而同的发出惊讶声,丁喜也把嘴长得大大的,忘了合上。

段虎从长矛脱手之时,就已经知道自己不会失败,因为自己的天赋异能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他可以凭借天赋躲开对手袭来的拳头,可以凭借感觉到几层合金墙壁后监狱特警的动作,也可以凭借天赋让自己短短的一个月便练成了穿杨神箭,这一切都来自于他的天赋,但也来自于他的自信,一种绝对相信自己不会失败的自信。段虎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手掌相互拍了拍,转身走到丁喜面前,道:“丁先生,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到,麻烦你再说一遍!”“什么?”丁喜现在也有点傻了,愣愣的看着段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段虎哈哈一笑,不再理会众人,阔步朝另一侧的山道走去。“丁先生,看来你以后要称我们将军为神仙了!”捍死军士从丁喜身边走过时,出言调笑道。丁喜没有理会,只是呆呆的看着段虎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月光下那具挂在树上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光,脸上像是正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凝重严肃,随后又立刻变得自然放松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快步向捍死营追了上去。在离武安城数百米开外的一片树林中,段虎挺立在高高的树顶上,身体仿佛钉在了脚下的树枝上似的,随着秋风吹过,在树枝上来回摇动,他聚神看着武安城墙上来往巡逻的军士,盘算着进城之后,该如何行事。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小山谷中,捍死营众正在快速而又有序的搜索着这里每一寸土地,寻找着那个传说中的藏军道。“有了!在这里。”随着李昊一声兴奋的叫声,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只见在他脚下一片被拔开的泥土下,露出了一块有两丈长宽且切割整齐的大青石。段虎闻言立刻纵身而下,三步并做两步,如风般穿过众人,站定在了那块大青石前。丁喜这时也赶了过来,趴在大青石上摸索了一番后,激动的道:“是的!是的!这就是我大秦神武帝所埋下的伏笔,没想到事隔百年,它才重见天日。

”任忠取笑道:“好了!丁先生,它又不是你没见多年的媳妇,你何必这么激动呢?”“尔等孺子怎知我辈情结!”丁喜激动道:“遥想当年我大秦创立之始,四海来贺,万邦臣服,神武帝更被北疆异族尊为圣汗,南齐小儿也需小心称臣,那是何等的威风。可如今了,北疆异族年年来犯,南齐大军隔江待机,定州、燕州二地虽在犹失,我大秦境内更是年年灾荒,岁岁洪涝。那些堂上之人不知百姓疾苦,国力衰竭,还在那里争权夺利,敛财营私,惜我大秦何日才能恢复往日雄风啊!”听到丁喜的肺腑之言,同样身位大秦人的捍死军士也不禁唏嘘不已,悲恨万分,四周的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丁先生,你可以让开吗?让本将军把它抬起来,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在这里哀思了。”就在众人缅怀过去的时候,一个没心没肺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将众人从回忆中脱出来,那种难受劲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似的,在这群人中只有不是北秦人的段虎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来。他自从到这个世界以来,虽然所遇到的人都是北秦人,结拜的兄弟也是北秦人,甚至连他自己也自称是北秦人,可是他却从来没有一个身位北秦人的骄傲。可这又怎么能怪他呢?又有谁会对一个才呆了几个月的国家而感到骄傲呢?这可以说是他一个很大的破绽,幸好众人都沉浸在缅怀过去的思绪中,没有察觉他的不寻常处。

众人都向后退了几步,让开一块地方,段虎将下摆撩起,系在腰带上,勒起衣袖,沉腰下马,手掌犹如刀锋一般深深插入大青石侧的泥土里,紧紧扣住青石外侧。一声喊“起”,段虎双腿向下一沉,陷入泥土中,双臂鼓胀数倍,猛然向上一抛,只见这块长宽两丈、重达万斤的大青石凌空飞起数米高,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又重重的落下来。与此同时,段虎双腿拔地而起,飞步冲到大青石下,双手龙爪击出,扣住大青石的边缘,贯力挺举,硬生生的止住了大青石的落势。

众人虽然已经习惯了段虎的非常本领,但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叹之声,丁喜等人见到段虎将大青石轻轻放下后的轻松样子,心中都不禁想起了一个词“举重若轻”。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