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历史军事小说 >> 虎吼 >> 第一百零一章 苦战

“罡气!”见到老人袭杀过来的外鼓双袖,段虎不禁感到兴奋异常,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他父亲所说的内家气功练到极至才能发出的罡气,内心早已沉寂下来的战意又燃烧了起来。段虎想要亲身体验一下传说中罡气的力量,没有用刀,将手中雁翎刀插入地上,首次使出全力,直拳迎上。当拳头与云袖相接之后,他只觉得一股几乎无从抗拒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一直延伸向上,直击他的胸口,爆发的罡气推得他在雪地上滑行了丈许才停了下来势头。虽然如此,但对方也比他好不到那里去,长袖因为两股巨力的夹击,化成了蝴蝶满天飞舞,身体也被段虎那如同急行火车一般的巨大力量,撞的向后噔噔连退了十余步,同时运劲将力量卸到地面上,地面一块块青石被踩得碎裂开来,且凹陷下去。

“好霸道的力量!”老人微微抖了抖已经麻木的手臂,赞道。“你的罡气也不错,能够把我逼得吐血,你的确很强。”段虎直起身子,擦了撩嘴角的的血,深呼吸几下,除了心口有点疼痛和手臂微微麻痹以外,再无其他不适,缓步上前,道:“不过光凭这样的力量,绝对无法胜过我。”“若加上老道呢?”这时一旁的老道士忽然飞身而起,身形如鹰似雕,跃到段虎的头顶,头朝下双掌推出,一股气劲向外一鼓,随即收缩,朝段虎直直的压了下去。段虎感到这股气劲之强。

丝毫不下于那文士,于是沉腰坐马,双拳向上轰出,形如霸王举鼎,力贯千钧。双力交击之时,丝毫没有之前与文士那样的激烈外露,气劲隐而不发。段虎只觉得身子向下一沉,脚下的青石板被压成了碎片。从道士手掌中传出一股暗劲想要透过他的拳头攻入他地身体。段虎沉吼一声。双拳以肉眼无法见到的速度频频击出数十拳,每一拳皆有千斤重力,拳拳轰在那道士的手掌上,硬生生的将那股阴毒气劲轰了回去。其人也被撞飞开来。那道士也算了得,在空中连连旋转数圈。

而后轻飘飘的落回到文士身边,若不是气息稍微紊乱了一些。手掌有些颤抖,根本看不出他曾受了数十记蕴含了庞大怪力的重拳。段虎活动了一下有些疼痛的拳头,步出大坑,抽出插在地上的雁翎刀,眼前两人连番地进攻已经打出了他地火气,狠道:“你们两个老家伙的确够强,若让你们两个内家气功已经练到极至的高手合力的话,地确有杀我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只能建立在我赤手空拳上。”“段虎,你认为只有你有兵器吗?”老道士从怀中取出一双金属手套戴在手上,而文士则身后地背囊中取出三节金属短棍组合成一根齐眉棍。

“你们有兵器结果也是一样的,”段虎擦了擦手中地刀,自信的笑了笑,说道:“我也很想跟你们较量一番,不过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没空陪你们玩下去了。”说着,段虎双腿用力一蹬,身形犹如离弦利箭,提刀朝二人冲了过去,那两人也随机而动,左右分开。段虎没有丝毫犹豫,刀势直指那名道人,横刀急劈,刀锋划开空气发出的尖啸犹如催命鬼的哀嚎一般,随着雁翎刀朝道人攻了过去。身后那名文士似乎早有预料,身形由急退,变成急进,手中齐眉棍灌聚内家罡气,朝段虎的后背狠狠的砸了下去,那名道人也做好了准备,双臂灌力,手成鹰爪,抓向段虎的刀刃。

段虎像是没有感觉到身后袭来的长棍一般,不做任何抵挡和躲闪,手中雁翎刀则以更快的速度和力量砍向道士,那一股子彪悍的狠劲令两人震惊不已。“他想要拼命。”道士心中闪过一丝惊惶,想再变招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定下心神,运起全身劲力,一把抓在段虎的刀上,想要就此止住段虎的攻势,给其身后的文士一击毙命的机会。道士的想法虽然很好,也很合理,但是那只是适用在常人身上,段虎这样的怪物无论是拳头还是刀都不是人可以接下的。雁翎刀势被其夹住的那一刻,虽然攻势受阻,但是却没有没能挡住段虎的那股怪力,整个人随着段虎的冲势向后滑退。

“凭你,也想要夹住本将军的刀!给我开!”段虎暴呵一声,刀身一震,将道士的钢爪荡开,刀锋乘势狠狠的劈向道士的胸口。“糟!”那道士见势不对,急步后退,同时被荡开的钢爪向下挡防,然而段虎的横刀已经不是他可以阻挡的,刀锋撞开钢爪,狠狠的劈砍在道士的身上,让段虎感到意外的是刀锋之上竟然传来了金铁相交的声音,与此同时身后文士的齐眉棍也重重的砸在他的背上。“横练硬气功!”段虎暴呵一声,手中刀势不减,运起周身气劲,身体变得如铁似钢,硬生生的受了那文士的这一击。

“噗!”段虎和那道士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不过段虎只是吐了一口血,之后却像是没有受伤似的朝身后的文士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而那道士则惨了很多,被刀上的巨力劈得向后狠狠的撞在墙上,无力的跌落在地上。“老家伙,轮到你了。”段虎势若疯狂,刀势犹若雨点一般朝那文士落下,想要以力破敌,然而那文士则更加理智一些,齐眉棍画圆守一,将周身护得滴水不漏,把刀上的力量卸到一旁,令段虎有种有力使不上来的感觉。段虎见久攻不下,一股子狠劲又上来了,雁翎刀回撤成拖刀势,而后矮身冲入文士的棍影之中,面对袭来的棍子不躲不闪,狠狠的受了几棍,内腑也被棍上的罡气击伤。

不过这样的舍身攻势,终究让他攻入了文士的内防,在文士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以开天之势从文士的跨间向上直劈,一副不将其劈成两半誓不罢休的样子。文士急忙横棍向下,意图压下段虎的刀势,谁知从刀上传过来的怪力将他手中的齐眉棍震开,整个人也被震得高高飞起,飞到了半空中。文士在空中连连翻滚,试图稳住身形,可惜段虎不会再给他机会了,提纵上跃,冲到了文士跟前,一记重拳击打在文士的腹部。不过段虎感觉到这记重拳像是打在了海绵上似的,毫不着力,拳头上的力量被文士的腹部吸收卸开。

“呵呵,你的拳头对我没用的。”被段虎弄得狼狈不堪的文士怒笑一身,双掌提聚罡气,直接拍在段虎的胸口,这回段虎没有喷血,但是脸色却变得从未有过的苍白。“那倒未必!”段虎将涌上喉咙的鲜血硬生生的压下,一把紧紧的抱住文士,朝他脸上猛地击出一记头捶。这种近乎无赖般的打法显然是文士无法预料到的攻击,立刻被撞的鼻梁塌陷,齿断唇裂,鲜血直流,瞬间染红了下巴的长须和胸口的衣服,人也被撞的晕晕乎乎的,丝毫没有先前潇洒儒雅的样子了。

段虎是个得势不饶人的主,旋即身体翻转朝下,抱着文士头朝下,向地面急冲下去,准备给他来一记致命的倒桩。在这生死一刻,文士从半昏迷的状态清醒过来,挣脱出一只手,立刻运气全身的气劲,朝段虎的胸口击去。段虎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雾,同时身体被掌中的罡气撞击开来,不过他还不放弃,撞开的同时一脚狠狠的踢在那文士的丹田,将文士准备防护地面撞击的一点点内气也给踢散,令他毫无防范的撞在地上。随着一阵骨裂的声音,那文士被余力弄得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便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像是死了一般。

段虎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到那文士倒在地上,不禁松懈了下来,谁曾想忽然一直躺在地上没有动弹的老道士,忽然冲了起来,双掌狠狠的拍在段虎毫无防备的后背上。段虎只觉得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剧痛从后背扩散到全身,同时一股阴寒的掌力窜入他的体内肆意破坏。“哈哈!你这个万人莫敌的怪物,最终死在我的手上了!”那道士兴奋得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留意段虎脸上那依然顽强的斗志,只见寒光一闪,段虎顺着后背的掌力回身一刀,将那道士的一条胳臂卸下,随后一记冲天腿,踢在那道士的下巴上,将其下巴和牙齿全部踢碎,整个人仰天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段虎躺在地上感到内腑所受的伤势,从未有过的严重,身上的力量像是全部抽空了似的,弄得身体软绵绵的,刚刚爬起来,却又立刻倒了下来,最后闭上眼睛,无力的躺在地上,除了呼吸以外,身体不再有任何动作。

小说索引:虎吼全文免费阅读,虎吼全本免费阅读,虎吼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