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不乖的宝贝

伍君飏从房间出去后,顾夜歌慢慢抱膝静坐在床上,眼底空无一物,潋波寂寂,微湿的发丝平贴在背后。原来,即便是重生,她也避不了他,命运就像是一张巨大的转盘,总有那么些人,即便她改了转盘的方向,依旧会遇见,无可逃躲。懒门外传来脚步轻轻离去的声音,顾夜歌缓缓抬起眼眸,看着门口,好几分钟后,才从床上下来走进浴室。约是过了一个小时的光景,顾夜歌差点在花洒下淋到晕厥才关掉开关。这样,可不可洗去他留在她身上的所有味道?“浴巾在壁柜第二格。

”浴室的门外突然响起一个男声,隐约有些不悦的感觉。顾夜歌打开壁柜的第二格,取出白色柔软的浴巾,将自己裹好,走到门边,搭在门把上的手犹豫不决,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握起,拳头松开的一刹那,她沉了口气,果断的拉开了门。尚未看清门外白色的身影,身子便被卷进一个薄荷香的精实怀抱,一个柔软的东西快速贴在她的唇上。伍君飏的胸膛微微有些起伏,攫住她的唇瓣之后,润舌第一时间便滑入她的檀口,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缠绵掠夺着……“唔……”顾夜歌原本有些昏涨的脑子快速缺氧,在他怀里抗拒的力道越来越弱,他带着微微不悦情绪的激吻几乎要把她吻晕一般的强势,她只得仰首承接着他灵舌的交缠……虫在他怀中扭挣过后,裹着她纤躯的浴巾松动开,他指尖轻轻一勾挑,便掉落在地上,。

高挑纤细的身躯蓦地一僵,失了一切反应,任他在她的唇内予取予求,原本有些激烈的吻变得愈发缠绵深娟起来……不知过了过久,柔软的唇被放开,轻闻一声叹息,虚昏的身子突然一轻,被抱向大床。伍君飏抱着她坐到床上,凤眸里看不清此刻的情绪,是怒还是喜亦或有些伤。待到顾夜歌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为她穿好了内衣,正准备为她穿内裤。“我自己来。”伍君飏停下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将衣物放到她的手上,把她放到床上,起身走进了浴室。再出来的时候,伍君飏的手上多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白色衣领镶黑边的衬衫,纯黑色手工西裤,走路步步生莲,优雅而孤傲。

白色单肩雪纺修身连衣裙将顾夜歌的身姿衬托得格外出众,伍君飏的眸子里忽闪而过一丝亮色,唇角微微勾起。刚准备将毛巾放到顾夜歌湿漉漉的的头发上,便听到她说,“我先去下洗手间。”伍君飏挑了挑眉,故意问道:“还想洗?”“不是。”说着,顾夜歌手里捏着他随衣服一起拿进来的卫生棉小跑着进了洗手间。看着轻灵的背影,伍君飏唇角的笑容加大了不少。从洗手间出来之后,顾夜歌接过伍君飏手里的毛巾,“我自己可以。”他也不坚持,点了点头,说道,“擦完了就下楼来。

”“嗯。”当顾夜歌披着半干的发丝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一楼偌大客厅里的两人同时抬头看她。伍君飏双臂平展的搭在沙发靠沿上,神情慵懒而惬意,看着她的凤眸里似乎还带着一星半点的火焰,嘴角笑意浅浅。“宝贝,来。”对面沙发的卿川听到伍君飏对她的称呼,惊艳不已的眼睛从顾夜歌身上收了回来,惊讶的看着伍君飏,笑道,“定了?”曾经在s大读书的时候,她,伍君飏,南华三人交情匪浅,后来南华去了英国发展。他们取笑伍君飏是不是gay,送上门的女人不要不说,竟也没有让他动心的女人,感叹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见到他老婆。

伍君飏则回他们,等哪天看到他将一个女孩当成挚宝呵护的时候,就离见他老婆不远了。伍君飏看了眼卿川,笑笑,没有回答,转头看着顾夜歌。“宝贝……”说着,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示意她坐到自己旁边。顾夜歌走下楼,却不坐伍君飏身边,选了个靠近卿川而远离伍君飏的位置,对着卿川浅笑,道,“谢谢你,上次都没来得及说的。”卿川怔忪了下,笑道,“客气什么,应该的。”卿川倾身放下咖啡,看着伍君飏,“哎,你敢把这样的她带外面去?”伍君飏交叠着腿,懒洋洋的靠着沙发,眼底一片风轻云淡,眼睛一直看着顾夜歌,听到卿川的话,脸上的笑意逐大,眼波流转着一抹自信和霸道。

“木嫂,把姜汤端过来。”“是,少爷。”顾夜歌看着面前的瓷碗,轻声拒绝道,“我不想喝。”卿川微微一愣,看着顾夜歌,再看了眼伍君飏,笑出了声,“呵呵……小师妹好脾气。”顾夜歌看着卿川,“你也是s大的?”“嗯,我,君少同届,啊,舒静和我们也是。”卿川笑得脸上花开一片,“小师妹可算是为了广大的女性同胞们挽回了面子啊,我以为有生之年都难看到呐。”顾夜歌茫然的看着卿川,听不懂她的话。“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坐到我旁边的时候,我就想叫好了,没想到,你还能直接开口拒绝君少,小师妹,有希望,有希望缔造奇迹。

”伍君飏第一次叫她来江南郡来为她救治那晚的第二天,她无意在报纸上看到了大幅报道,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顾夜歌,s大学生,舒氏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师承舒天森,上司舒静,因出其不意的打赢言桢羽杀人案和鼎天收购资阳案而一天走红。伍君飏扫了眼卿川,“给她看看,老疼的厉害。”卿川惊悚的看着伍君飏,“我真有点感觉世界末日的味道。”卿川挪了一个位子坐到顾夜歌身边,轻轻拿起她的手,用中医把脉探诊的方式检查着她。“没什么大事,我带了两盒解痉药来了,以后痛的时候吃点就好。

”伍君飏挑眉,“那东西我买了,要根治法。”卿川惊的一下说不出话,“那我找老爸让他开点祖传药?”“嗯。”卿川叹服的看着顾夜歌,“小师妹,师姐我不得不佩服你,你可是拒绝他的第一人啊,认识他十二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关心过女人。遥想当年,当时的校花跑他跟他告白,你猜他对人家说什么了?”顾夜歌淡淡的看着卿川,暗道,伍君飏嘴里出来的话还能有什么好话,早就见识过他拒绝静学姐的果决无情样了。伍君飏支起一只手肘,指节点着眉骨,好整以暇的看着卿川。

“他对着目光深情而期待的校花说:为什么每次你流口水都要跑到我面前?”“呃?”顾夜歌微微一怔,不解的看着卿川。卿川笑着说道,“校花脸色刷白的看着伍君飏,问什么叫每次,呵呵,君少的回答我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说,每天同一张大众脸,没创意。”顾夜歌忍了忍,最终还是微微一笑。卿川啧啧咋舌,“啧啧,太狠了,当着众多人的面,直接拒绝校花不说,竟然还说对方是大众脸,校花被打击得……第二天就转校了。从那之后,再没女的敢对他表白了。

”顾夜歌轻声道,“秒杀是他的习惯。”“呵……”伍君飏轻笑出声,凤眸灼耀的看着顾夜歌,“以后,学我。”卿川望了望伍君飏,再看顾夜歌,了然道,“小师妹据说是s大唯一蝉联三年、有望四年不换的校花,拒绝人的手法估计创意连连吧。”“呵呵……”伍君飏看着顾夜歌,笑的更大声,她?找女人挡的手法确实创意。顾夜歌淡淡道,“我去倒杯水。”看着顾夜歌的背影,卿川笑问,“挺乖……”伍君飏挑眉,她乖?“你以为她好对付?”。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