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他的眼底,他的关心,独一人得

(“雨水是凉的,你的泪,是苦的。”)伍君飏的声音如一泉清凉的溪水,流淌过顾夜歌的心田,被淋湿的发丝贴在耳鬓,雨中的脸,精美无双。从他脸颊滑落的水珠凝到他的下巴尖上,一滴,一滴,落在湿透的广场地上,击起小小的水圈。懒他的话,她听的清晰,在她模糊着对周围声响的听力里,格外的清晰,小小的玲珑心,被扯得生疼。她的泪,是苦的。苦涩难当……纵然是再大的雨,也洗不去的苦。他的眼底,挂着晶莹的长睫颤抖几下,缓缓的睁开眼,看入他的眸。

与他目光交汇的一瞬,顾夜歌轻怔,耳根微微一红,在他怀中轻喘着,怒意瞬间滋生而出,抵在他胸口的纤手凝聚起力量,想要朝他的脸上挥去。便是一霎那,听到伍君飏轻声问,“宝贝,今早受欺负了么?”他气的不是她私自回S市,他早知道她不是容易顺从他意思的小丫头,他只是担心,怕他不在,她应付不了江一昊。微扬的手臂怔怔的停住了,看着他,他知道江一昊和她同机?“留在鼎天陪我多好……”顾夜歌停住的手掌轻轻握成一个虚拳,她听到他最后一记轻轻的叹息,尽管很轻,几乎要被雨声盖住,她还是听到了,那双永远无法被人看透的墨瞳里,她看到了他未加掩饰的无奈、疼惜……虫这世界上,最会说话的,不是人的嘴,而是眼。

眼睛,是唯一永远不会说谎的!他的眼,是她再难逃出的深海,墨色的眼瞳似乎要将她从一个深渊里拉出,走进他温柔的溺局。“我没事。”顾夜歌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胸口,微微低下眼。“宝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什么?”她疑惑的复又抬眼看他。伍君飏的声音很轻,轻到似乎怕吓到她,眼底却有着不许再犯的凌然警告之气,“第一次不声不响的离开我!若有下次,后果……你承担不起……”“我有案子要处理。”她的声音不卑不亢,不肯定他的话,也不否认他的话。

“宝贝,没有下次!”“这样的事情确实不该有下次。”一个犀利而不失柔媚的女声从旁边传来。顾夜歌率先转头,看着同样没有撑伞下车的舒静,略有犹豫之色。“静学姐。”伍君飏专注的看着顾夜歌,抬手轻轻将她颊边的发丝捋到耳后,轻声道:“宝贝,回家换衣服了。”舒静忽地胸闷了一口气,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目光一直落在伍君飏的脸上,“君少的待人之道何时这么失礼了,难道我连让你瞧上一眼的资格都没有?”“舒小姐何不先检查下自己的为人处事?”伍君飏依旧没有看舒静,望着顾夜歌的凤眼微微眯起,盯着她泛青紫色的唇瓣。

舒静刚才的话——这样的事情确实不该有下次,他岂会听不懂?她在指责他和夜歌的吻不该有下次。他伍君飏的事,何曾需要别人指手画脚?舒静一怔,沉下气,“呵……君少恐怕误会什么了,我只是在提醒夜歌下次忘情的时候不要将公事和文件丢到一旁。”顾夜歌一怔,连忙想弯腰去捡掉在水里的文件袋,却早有人比她反应更快。伍君飏手指轻挥,文件袋和天蓝色的遮阳伞一同落到了穿着天蓝色夏奈尔套装裙的舒静怀中。“资料是她做的,损坏一份有何不可。

”说完,伍君飏倏地将顾夜歌打横抱起,朝卡宴走去。舒静的脸色白了又红,抓着文件袋的手几乎要将牛皮纸袋都抠出一个洞来,对着伍君飏的背影说道,“夜歌,资阳的会议马上开始了。”顾夜歌猛然想起,刚想开口,伍君飏已经出声。“取消!”“伍君飏!”“伍君飏!”顾夜歌和舒静同时出声。顾夜歌瞪着他,都到这个点了,还取消什么?“等我有心情了再定。”舒静脸色全部灰白了,伍君飏竟为了她改期?“君少,你有改期的权利和自由,不过,夜歌需要和我一起回去等你的改期会议。

”忽的,伍君飏抱着顾夜歌转身,淡淡的看着舒静,冷声道:“如果你们律师事务所再找不出可以接替她工作的律师,我想,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还有,她现在是和鼎天有实习合约的人,我不希望有些打着‘人情’幌子的事情找她,否则,我不介意让某些事务所永远歇业。”说着,伍君飏的眼眸扫向稍远一点的地方,白色衬衫的江一昊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望着一切的发生。伍君飏缓缓的勾起一抹冷笑,意味深长的朝他看了一眼,随后转身走到路边,抱着顾夜歌一起坐进了卡宴。

“江南郡”“是,少爷。”司机老木立即发动了汽车。顾夜歌咬着青紫的嘴唇,浑身轻颤着,刚才一直没有出声,不是不想,是她无力出声。“痛?”伍君飏看着她捂在肚腹上的手,眉心微微敛起,随即抬手朝老木使了个手势,驾驶室和后排座位之间的钢化挡板缓缓合拢,三面车窗夹层里也同时升起了幕板,后排的车厢形成一个视线密封的空间,而空间里的温度在空调的作用下慢慢的升高。“不要……”顾夜歌抬手抓住伍君飏解她衬衫纽扣的手,眼底的拒绝坚决而清冷。

“该看的、不该看的,该摸的、不该摸的都发生了,还害羞?”在坏天使的浴室里早就看过她光.裸的全身;回W城的飞机上隔着衣服摸过她的胸前的柔软;君悦酒店捻过她睡裙下的酥胸,甚至在扯掉她被拨湿的裙子的时候,将两个浑圆看的清清楚楚;办公室里毫无隔膜的握过她的娇软,粉嫩的胸尖儿都摩斯在他的手心……顾夜歌怔忪间,伍君飏已经将她的衬衫纽扣全部解开,脱下湿透的衬衫,手掌伸到她的背后。“不要!”顾夜歌瞪着他,双手护着胸,小腹的痛意似乎渐强,不自觉的凝眉怒视他。

“宝贝,乖,湿气进了体内,会更疼。”他太会说话,太知道在何时说什么话,之前的羞她,现在的关心她,而她眼底只要稍微松动一下,便会被他抓住时机。内衣的搭扣被他松开,剥掉肩头的细带,迅速的扯掉她的胸衣。顾夜歌双手护着胸前的浑圆,下身的齐膝裙变得毫无防守之力,轻易的就被伍君飏扯掉,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坐在他的腿上,浑身轻颤不止,不知是冷了,还是因为她此刻的模样。伍君飏按了一下前面挡板上的一个键,一个抽屉模样的盒子从座位下打开,里面放着干净的男士衬衫和西裤,还有白色的毛巾。

修长的手指挑出一件干净的衬衫披在顾夜歌身上,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挑眉浅笑道,“宝贝,你捂着胸口,我怎么扣上纽扣?”“就这样扣。”她松开,他还不又什么都看光。“那,不扣。”“我冷。”伍君飏笑,“穿上衣服就不冷。”“你要诚心关心我,就先扣上。”车内的温度已经在不觉中升了起来,她身上的小疙瘩也消散了。伍君飏挑起眉峰,凤眸勾起一抹风情的笑意,将衬衫从她肩头拿下,大喇喇的盯着她看,视线从她的脸上逐渐滑到她的胸前,眸色暗了再暗。

“我穿。”被他盯的有些受不了,顾夜歌最终妥协,长期被瞄和瞬间被看,她宁愿选择后者。“呵……”。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