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温柔的,狠绝的,哪个是真的你?

(伍君飏还来不及消化、收藏她的笑,她的动作便跟了过来。)顾夜歌突然抬起双手,轻捏着伍君飏脸颊的两边,嘴角拉着一抹淡笑,“谢谢。”那双已是有些惊讶的凤眼此时越发闪亮,盯着顾夜歌,不转不动。懒凉凉的指尖捏着他温热的肌肤,接触的地方突然变得很敏感起来,他感觉着她的微凉,她体会着他的温度。伍君飏握着顾夜歌肩膀的手指不由得使了使力。松开手,顾夜歌血色渐回的脸上有着她那派淡定里的自信,眸光清澈的迎着他的,“每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非语言感谢方式,而我,就是这个。

”伍君飏仿佛觉得,她刚才捏的那一下,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心。不然,为什么他的心会微凉微凉的,还带着丝丝的愉悦。“好了,我表示完了,晚安。”伍君飏却不许她走,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搁到了她的腰上,箍着她。“我是第几个?”其实,她若是按他设想的,亲他一下,他也许就没这么好奇,亲完顶多就是再逗她几下,可,她捏他脸颊时那种纯净的眼神,让他蓦地就想知道,多少人能看到她那时的笑靥。“第三个。”伍君飏的眉梢轻轻弹了弹,也不知怎的,就被顾夜歌拿开了他放在她腰间的手,走进了卧室。

虫也许,走神了。当顾夜歌阖着眼睑躺在被子里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身边的床垫似乎微微陷了下去,传来一些声响。半醒半睡间,只觉被子里钻了些凉风,空气里有着清淡的薄荷香味。顾夜歌缓缓睁开眼,只见伍君飏弯着身,单手撑在床垫上,一只手正伸到了她的额头上,见到她看着他,轻声道。“吵醒你了?”顾夜歌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了下去,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被子里的手几乎是一刹那就蜷捏着。他,半裸着。“可不可以说‘不要’。”听到顾夜歌的话,伍君飏轻笑,挑着眉,“你可以说,但是……”伍君飏原本轻抚她额头的手一下掀开被子,上了床,躺到了她的身边。

“我依旧会做。”他上来的一刹那,顾夜歌翻身准备下床。“啊……”前肩后背同时传来一个摁拉的力道,顾夜歌仰起不少的上半身跌了回去,枕在了他的手臂上,头正好落在他的肩胛处。“伍君飏”顾夜歌不满的瞪着一脸老神在在的伍君飏,怎么就那么好意思呢?伍君飏翻过身,修长的腿从被子里抬了起来,压住顾夜歌踢腾的双腿,手掌将她推搡的两只皓腕都抓住,放在两人的胸口前。“反抗无效。”“强权之下必有勇夫。”顾夜歌皱着眉,心底可没脸上这番淡定。

也不知是她哪儿泄露了惊慌,伍君飏的眉梢处尽是些了然于心般的笑意,好像将她看穿了一般。“宝贝,你可以尝试做勇妻,勇夫,我来。”顾夜歌挣了挣,深呼吸一记,瞪着他那双桃花风情逸满的眼睛,“我真想告你。”“呵……告我强抱女友?还是告我当了五天superman?”顾夜歌怔忪了一下,他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四两拨千斤的说话,女友……五天……,这些说出来,她能告哪儿去?“我……”“不许怕!”赶在顾夜歌说完之前,伍君飏掐断了她的小心思,越来越精明的小丫头,这手法对他用了一次,再用一次,就不灵光了。

伍君飏放开她的手,长臂搂着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的胸膛,昏黄柔和的床头灯下,他的目光清冷里带些倦意,却有着一股子诱.人的邪魅。“这样的事,我是第一个吧。”顾夜歌两只手臂挡在两人的胸间,总算是拉开了些距离,听着他的话,心底一下慢了半拍。“睡吧宝贝,今晚你身边的,是个正宗的柳下惠。”说完,伍君飏抬手灭了床头灯,房间里一下黑了,白天所有的喧哗和疲惫一下被果断的叫停。黑暗里,伍君飏将顾夜歌的头朝他颈窝处靠了靠,随后,便无声的睡了。

被锁在他怀中的顾夜歌轻颤着睫毛,连呼吸都不敢喘的太大声,那些被极力隐藏的惊惶一下子全跑了出来,作乱的小鹿满心房的乱撞。他着实好看!刚才灯下,她近的几乎能触到他的脸,真真就是生了一副叫人惊艳的脸,眉目多一分少一分都嫌过。也不是没有遇到温柔的男生像她表白过,可,被她婉拒后,无一例外的都君子翩翩的转身离开。也不是少了霸道的男生对她求爱,不过,在她清冷的态度下,全军覆没,全部阵亡。也有过坚定而温柔的男生对她爱慕着,却,总不会如伍君飏这样,让她每每措手不及,招架不住。

感觉,他似乎早就布好一张偌大的棋局,她坚守着阵营,他却像一个高深的谋略师,一点点吞噬她,急缓由他定,成败在他手。熄了灯后的伍君飏纵然再累,也没能入睡。凡夫俗子一个,美人在怀,不动心,不正常。不过,疼她的心更多一点罢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选择的方式对不对,或许到最后,他功败垂成也不一定。第一次,他对自己有了些犹豫,他不怕任何一个活着的男人来抢她,他只怕,她走不出心的那个人为她织成了牢笼。心底轻叹了一口气,她,真就是他无言的意外。

当初在S大上学时都从未出现过他身影的女生公寓楼下等她时,他就惊奇了一下。没想到时隔五年会在这等一个女孩,还是一个根本不想和他有交集的。从林涵宇案件认识她之后回W城,整整一个月,时不时在他休息时就冒出脑海的倩影让他莫名的牵挂着。自信的……犀利的……微笑的……害怕的……生气的……忧伤的……淡定的……光.裸的……脸红的……倔强的……她还有多少面他没看到呢?所以,他才用自己的权势将她圈进他的视线,想将她看透。只是,他知道自己对她有兴趣,也不知那兴趣到底是什么性质的。

那天,在第九教学楼走廊见到她时,他清晰的感觉到心底的愉悦,有种压抑的心情豁然开朗的感觉,像一缕清阳照进心房。兴趣之外,他看到了一丝期待。院办外卡宴边的唇瓣轻触,让他突然不想等她期考完才能见到怀中身材极为惹火的小妮子,才有了一同便带她回鼎天的想法,有些突兀,却很高兴。伍君飏的喉结轻轻滑动了一下,天知道,院办外他有多想将她吻透……甚至想狠狠的吻她……在美美看到她被打一事后则完全坚定了他的打算,不容她反抗,好像从那时起,他就有种想要将她保护彻底的想法。

无一被他计算精准的人生,她是他唯一始料不及算不清明的意外,而且,一桩跟着一桩。江一昊,江一嘉。也曾猜过江一昊和她是不是旧爱的关系,未曾证实便知道了另一个人,一个唯一停在她心底的人。原来,她不是冷,而是伤了。这世上果真有那么一类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只可惜,她是他的金风,她不却不将他当成玉露,胜却人间无数的景象也无从说起。伍君飏紧了紧手臂,将顾夜歌冰凉僵直的身子抱的更紧,眉心处有着温柔的霸道和凌云的强势。

宝贝,此后,我想要你排在生命里第一位!第二天,被伍君飏执意留在酒店休息的顾夜歌在客厅的电脑前浏览网页,翻着律zheng新闻。新点开的一个网站首页的上,几个鲜明的标题乍然入目。S市资阳公司被全资收购。富豪变负豪,资氏家族难抵突变,惨剧频发。资阳的升起与陨落。……顾夜歌眉头皱起,资阳晖?鼠标滑到了‘富豪变负豪,资氏家族难抵突变,惨剧频发’的标题上,点开。一路浏览,眉头便拧的更紧。资阳晖的太太难抵巨款负债和家变,跳楼身亡了;资家的一儿一女也被逼债躲的不敢回国;资家豪宅被大火焚烧成灰,资阳晖却在火前大笑不止,疯癫成痴;整个资氏家族的长辈们,病的病,晕的晕……全资收购?忽然,顾夜歌眼睛忽闪清亮,全资收购……伍君飏!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顾夜歌跑到卧室里拿出手机,看着那个号码按下拨出键。

下一秒,她又摁了挂机键。她这是干什么呢,伍君飏收购资阳与她何干呢?那不过是他建立自己商业帝国的步伐,她能问什么呢?可……资阳晖的收购案是她接的,资太太也和她有着一缕半丝的牵扯,偏生,这些发生时,伍君飏都在场。正想着,顾夜歌的手机响了。“喂,我是顾夜歌。”“夜歌,你现在马上到事务所来。”舒静的声音凝重而严肃。“现在吗?”“是的。”感觉到顾夜歌有些为难,舒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柔和些,“从言桢羽的案子到现在,考虑到你的性格,我都放了你一个多月的假期了,你就不想静姐?”“不是的,我目前……”顾夜歌停了一下,轻轻咬了下唇角,“在外实习。

”“实习?不是下学期么?你不选舒氏事务所了?”舒静颇为讶异。“院里的安排。”顾夜歌小心的避开‘伍君飏’和‘鼎天’的字样,林涵宇案件时静学姐对伍君飏的那一幕,她清晰的想起。“请个假吧,尽快回来,有事找你。”“是资阳的事情吗?”舒静的声音听着深重无比,“嗯。资伯伯家……资阳的案子是你负责的,这次被全资收购,你是资阳的Fa律顾问,要处理后续的工作。”“好。”舒静好心的问道,“夜歌,你在哪儿实习?我给你订机票。”“不用麻烦静学姐了,我自己可以的。

”舒静只当顾夜歌在和她客气,“哪个地方?”顾夜歌暗叹,原来还是躲不过……“W城”舒静心底一颤,潜意识里就问了句,“鼎天国际吗?”。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