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在我这,不可能也要可能!

(顾夜歌耸着圆润纤纤的肩头躲他含住她耳珠的唇齿,却未防到他迅速钻到她衣底的手。)胸前的柔软突然被伍君飏覆在掌下,轻拢着。“啊……”顾夜歌低呼一声,急忙抬手在衣外紧紧抓住衣下轻薄自己的手,不让他揉捻。懒“宝贝……”伍君飏含住她耳珠的唇齿间溢出轻轻的呼唤,声音像是上等的绢丝缎带一般,飘忽而柔魅。顾夜歌眉头微微拧着,耳珠被他舔弄轻咬的越来越敏感,扭挣躲避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她顾着躲他的唇便分了她护着胸口的精力,全力压着他作乱的手便又躲不开他渐渐下滑到她脖颈里的唇舌。

整个人,一下子就慌了。衣下的手渐渐不由她能握住了,捻着她胸口娇软的力气也重了些。忽然,顾夜歌衣下的手停下了动作,缓缓朝她衣摆退出,感觉到伍君飏的退意,她抓着他手的力道也渐渐松了下来,可,她的心还没缓过气,身子便猛的一颤,全身都绷紧了。他的指尖忽然勾挑起她胸衣的下缘,再度覆了上去。这次,他直接将她的娇软握着手中,精巧的胸尖儿在他掌心被他诱.惑着绽放……“啊~~~”顾夜歌喉间吟了一声,蹙着眉心,两只手都极紧的抓住伍君飏的手背,只是,原本力道就不比他的手劲儿如今隔着胸衣,越发显得无用。

虫此时的她,已经有些两处都顾不上了,水灵清澈的眼睛泛着红意,长长的羽睫轻颤不已。伍君飏的唇从她颈上移开,望着她泛红的眼底惊乱的模样,低声道,“宝贝,我困。”顾夜歌转头瞪他,不满与气愤都朝他喷薄着。“你过分!”困了,去休息,何必用这样的方式。“我情不自禁!”夜歌,你自信犀利优雅如莲的样子每次都让我欣赏惊艳之余想好好亲近你。顾夜歌看着伍君飏,那双风情无限的凤眼里竟没有那种轻薄女人的调戏之意,灼灼含春,真就如他说的,他不过是情不自禁。

“我怕!”顾夜歌的声音轻轻软软的,怯怯的声调里有种听着很自然的娇嗲嗲味道,伍君飏的心尖突然就柔柔的颤动了。久久的,他只是看着她。罢了……伍君飏心底叹了一口气,上辈子估计真是欠了她……她纵然自信中带着犀利优雅,淡定里不乏拒人千里的冷清,可,终归是个未出校门的青涩而单纯的孩子,涉世未深的她接触的人和事总归有限,一旦面对他稍微急切点的进攻就会慌。慌得,他有些不舍。“宝贝……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不要’、‘我不同意’、‘我不喜欢’、‘你讨厌’……这样词她都没用,单单就用了,‘我怕’。

夜歌,你知不知道你一句——我怕,让我纵然再情不自禁都软了心。“对不起,先生,你不能进去!”“哎,先生,你没预……”咔嗒!伍君飏办公室的门被突然推开,一个白色的儒雅身影出现在门口,身后是两个惊慌的秘书。顾夜歌脸上怯中带着羞怒的蓦地转头朝后看,脸上的表情嘎然僵住,心房霍的抽了一下。江一昊!伍君飏缓缓移了目光,看向门口,眼底凌锋直射。房间里的画面让江一昊一股血液直冲大脑,顾夜歌坐在伍君飏腿上,脸上绯红一片,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竟……探在她衣底握着她的……瞬间,怒火江一昊在心底中烧,眼底迸射着冷厉得骇人的阴森,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骨节在静谧得有些可怕的空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两个秘书乍一见到伍君飏和顾夜歌的模样,原本惊慌的神情只剩下惊了!天!君少和她……在办公室居然……“去忙吧。”伍君飏的声音不慌不忙,有着他自己的节奏和气势。两位秘书一下回神过来,鞠躬点头着,“对不起,总裁,我们拦不住。”说完,秘书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相较伍君飏的冷漠和淡然,顾夜歌则有些不知所措的惊慌,抓着伍君飏的手不知不觉的深扣着,望着江一昊,眼底渐渐浮上一层抹不开的忧伤……手背传来她越来越大的指力,伍君飏眉头细细的跳了一下,将办公椅转了个方向,背对着门口的江一昊,抽出自己覆在她浑圆上的手,温柔的为她整理好衣服。

伍君飏看着手背隔着衣服都被她掐出的指印,眉宇皱了一下,又极快的松开。无声的一个动作,伍君飏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紧握的粉拳,细腻肌肤的掌心里几乎要被她掐出血迹来,那几个弯弯的指甲印一下灼伤了他的眼。他的手指强势的钻过她的指间,与她十指交叉。夜歌,从此以后,我不许你伤害自己。背后传来脚步声,踩在地毯上,很轻,若不是听力非常好的人,几乎听不出有人走了过来。伍君飏转动黑色皮椅,看着恨不得废了他的江一昊,唇角浅浅勾起,优雅而自信。

“稍等!”话音不落,伍君飏松开与顾夜歌交缠在一起的手,绕过她的后肩,另一只长臂钻过顾夜歌的膝弯,将她横抱在怀,起身朝休息室走去。“站住!”江一昊突然一喝,大跨了两步,伸手抓住顾夜歌的手臂,胸膛起伏不已。“放她下来!”顾夜歌皱着眉,使劲挣扎着被江一昊钳住的手臂,眼底掩不住的慌然,“放手!江一昊,你放开我!”。伍君飏眸光冷锐,“江先生,我不想第二次看到我的女友被你弄疼!”女友?江一昊冷不防的一惊,看着伍君飏怀中的顾夜歌,声音“你做他女人?”顾夜歌却好似听不到两个男人的声音,扭晃着手,只想摆脱江一昊。

江一昊低吼道,“顾夜歌,回答我!”伍君飏冷声道,“江一昊,放开她!”江一昊的手愈发抓的紧,抬眼看着伍君飏,“伍君飏,想让我放开她,不可能!”“在我这,不可能也要可能!”伍君飏的话音刚刚落下,敲门声和门几乎同时发生,单洛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见到办公室里的架势,飞快的关门,走了过来。“江先生,在君少的地盘,我觉得你还是放手比较明智,不然,这辈子都见不到顾小姐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江一昊终究是被单洛的话震到了。

只不过,藏她一生,可能吗?伍君飏冷凌的目光里自有一番霸气,对着江一昊探究的目光,“你可以试试。”慢慢的,江一昊放开了顾夜歌。伍君飏唇角轻轻的勾起一个极淡的笑,一如昨天坐在宾利里离开藤萝咖啡馆时的神情,傲然而优雅如斯。将顾夜歌放在休息室的大床上,让她半靠在床头,凤眼一扫刚才的凌厉,目光缠绢如丝,软软的柔光落在她的脸上。“我一会过来,嗯?”伍君飏的办公室里江一昊冷眼看着从休息室里出来的伍君飏,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说过,W城坏天使,我不要。

”伍君飏迈着优雅到极致的步调走到江一昊的面前,声音清霭,“就为这句话江先生闯我的办公室?”“换个猎物!她是我的!”伍君飏轻笑,“果然,实话都不好听。”伍君飏的目光扫到单洛手中的文件夹上,朝他抬起手,拿过文件夹,打开,嘴角微微翘起,将文件递到江一昊的面前。“恐怕,江先生不要也得要了。”。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