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心,一往而深

(“伍君飏,你知道香槟玫瑰的花语么?”)顾夜歌声音问的很轻,看着伍君飏的眼睛里,没有嘲讽,不是刁难,仅仅就想知道他是否知道手中玫瑰所要表达的情意。凝视着顾夜歌的眼睛,被她问住的一刻,生平第一次,伍君飏体会到了窘迫的感觉。懒昨天等他下班开车找到花店的时候,店主正准备关门,若非他出了三倍的价格,这束玫瑰还不愿卖给他,老板想自己留着送老婆。当时,老板笑着问他,送女友吧?他回答,是。老板笑的更灿烂,说,那这束花很合适,她一定会喜欢的。

向来不玩风花雪月的他,浪漫一词几乎和他无缘,又怎么会关注‘花语’。“没关系,不知道没关系。”顾夜歌从伍君飏的沉默里找到了答案,轻声的宽慰他。“其实,经过昨天,送玫瑰给我,不像你这种睿智的人会做的事。”伍君飏拿着花,看着说完朝他抱歉一笑,转身朝楼下走的顾夜歌的背影,一片孤寂而忧伤漫开。是啊,他知道,不论谁的玫瑰,她都会婉拒。她心中的玫瑰,早就因那个人枯萎了。夜歌,其实你可以直白的说,伍君飏,送玫瑰给我,不像你这种睿智的人会做的蠢事。

虫可是,夜歌,你可知,当我的睿智遇到你的时候,它显得越来越没用。伍君飏开着莲花小跑载着顾夜歌离开雅阁蓝调之后,目送他们消失的工作人员无不唏嘘。偶像剧里不是这么演的啊!鼎天大厦,伍君飏的办公室里顾夜歌坐在玻璃桌前轻轻翻阅着书页,目光下意识的朝响着哗哗水声的休息室看去。伍君飏,对不起。不是没有看到雅阁蓝调那些艳羡的目光,不是没感觉到刚才他拿着花牵着她的手走进办公室时那些钦羡的眼神,不是没认识到今生的他与前世有太多不同。

只是,你不是他。休息室的浴室里伍君飏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任喷洒的温水从头淋下,墨黑的发丝贴着耳鬓,匀称而颀长的身型静静伫立着。不知过了多久,伍君飏打开眼睛,隐隐的看见模花的浴室门外有一个身影,细细的手臂抬起又放了下去。唇角和眉眼处的冷漠缓缓的就散了,带着一抹浅浅的玩味笑意。顾夜歌来不及任何反应的,水声骤停,浴室门陡然从里面被拉开。伍君飏围着浴巾,一手握着门把上,看着门外还来不及放下准备敲门的手的顾夜歌。一股浓郁的薄荷香迎面而来,还带着微微温热的水汽,瞬间便扫掉了顾夜歌脸上的担忧,看了一眼伍君飏,半裸着上身,她的耳根红了个透,深吐一口气,转身准备回办公室,刚走了两步,背后倏地传来一个力道,薄荷香将她围在其中,腰间是从后面圈过来的手臂。

伍君飏的胸膛紧贴着顾夜歌的后背,牢牢的将她纳在怀中。他的头,搁在她的脸侧。“别挣扎,我会抱的更紧的。”伍君飏慵懒的声调轻轻钻进顾夜歌的耳膜里,有些酥酥的感觉。“刚才敲门想做什么?”他明知故问。顾夜歌偏了偏头,避开他滴着水的发丝,水珠儿都溜进了她的脖子。“擦头发吧”伍君飏听了,转头,笔挺的鼻头顶着她的脸颊,不让发尖的水滴落进她的脖颈。“这下可以回答了吧。”“你进去太长时间了,我担心。”“担心什么?”伍君飏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担心你一时受不了打击而晕在里面行不行?”伍君飏轻笑出声,“行。所以,你以后不要拒绝我,否则,我真的晕给你看。”顾夜歌肩膀一抖,无语。“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堂堂鼎天总裁因洗澡太久而晕厥在浴室应该不是一个很光彩的新闻吧。”“你还少说了一个前提:是被女友深深伤害之后郁结难消而洗久了澡才晕倒的。”顾夜歌叹了口气,“我不过是拒绝你一束花而已。”也算深深伤害?忽的,伍君飏将顾夜歌的身子转了过来,面对着他,凤眸锁住她的眼。

“宝贝,三次了!”顾夜歌一怔,三次?什么三次?顾夜歌凝了凝神,想起刚才的话:你还少说了一个前提:是被女友深深伤害之后郁结难消而洗久了澡才晕倒的。我不过是拒绝你一束花而已。顿时,才明白,她又中了他的道。“宝贝,我不管你是无心还是口误,你已经三次承认是我女友。三次!我不会再给你更多机会,我——当真了!”顾夜歌清亮的眸子望着伍君飏,他眼中的霸道和强势第一次直白的对她表现出来,不容她抗拒半分。从他凌势而深邃的目光里,顾夜歌猛的想起了一个她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从伍君飏扬言她是他女友的一刻到昨晚前,他都叫她‘宝贝’,而今早,在雅阁蓝调他叫她‘夜歌’,现在叫回了‘宝贝’。

一刹那,顾夜歌明白过来,原来他给过她逃出他手掌的机会,是她没领会。他说:夜歌,别轻易用这三个字。那一刻,他心疼她,想放她离开。他问:夜歌,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信息的?那一刻,她若答昨晚,他便会放开她,偏生,她是早上看了就即刻赶到雅阁蓝调了。不能逃吗?顾夜歌想抗议,想否定,想拒绝,想好好与他辩驳一番,可是,最终只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生成。她想逃。伍君飏俊颜缓缓朝她俯下,眉目停在与她的眉眼同一高度,“宝贝,别逃,我,不许。

”看到顾夜歌眼中闪过一丝倔强的光彩时,伍君飏牵起嘴角,笑着,“想试试?”“我不喜欢你。”伍君飏笑容未曾减弱,“还有么?”“我不想做你的女友。”“还有呢?”“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继续……”顾夜歌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捏紧,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一点点舌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有爱的人。”说完,顾夜歌静静的望着伍君飏,如此这般,他还要坚持吗?伍君飏眼底都是一股子凌云的气势和自信,唇边噙笑,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再缓缓的滑到她的耳朵,修长的指尖轻轻抡着她小巧的耳珠。

“宝贝,听着,你所有的理由前,都加上两个字:暂时。”暂时不喜欢他。暂时不想做他的女友。暂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暂时心中有爱人。顾夜歌身子轻轻颤了下,眼中掠过一丝惊慌和坚定。慌,因他的那两字很理性,理性到让她心颤,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不爱一嘉转而爱上别人的一天,尤其那个人是——伍君飏。坚定,是她很明白自己对一嘉感情,那种执念,是她身体里感性的极致,她早已决定孑然一身的生活,除非,一嘉醒来。看到她眼底的纠葛,伍君飏心中轻轻叹息一记,慢慢的将她抱入怀中,紧贴着他的胸膛。

顾夜歌努力的让自己离他的肌肤远一点,结果都是徒劳,他的手臂将她缠绕的无法动弹,只得贴在他光.裸的怀中。他身上有她渐渐熟悉的薄荷香,还刚洗完澡的温热,密贴着她胸口的男性肌理一下一下起伏着,带动她的胸口。她的脸,绯红一片。顾夜歌的双臂被夹垂在两人身体之间,柔荑不可避免的摩擦着他的浴巾,安静的气氛里,平添了一丝无言的暧.昧,空气里的呼吸声渐渐重了起来。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