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顾夜歌心中的秘密(二)拆分章节,已订阅的勿订。

(“面子不是我给的,要自己挣!”)说话间,伍君飏特地看了一眼近旁的叶臣勋,“我和夜歌那晚坏了你坏天使的规矩,依照游戏规则,在w城送你一个坏天使。如今,你坏了我的局,这规矩,就得按我的来了!”懒江一昊微微一顿,“那晚是你和夜歌?”伍君飏牵了牵眉梢,“有没有人告诉你,十二点的选号也是我和她?”什么?!江一昊拧了眉宇,看着坐进宾利车内的伍君飏,星眸沉寂无底。听到伍君飏的话,一旁原本就对他印象极差的叶臣勋脸色变得更难看,眼中有着并不掩饰的浮躁和怒意,“你对夜歌做了些什么?”伍君飏优雅而慵懒的坐在车里,微微转目,清波如水,看着叶臣勋,轻声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又不是柳下惠,能做什么?”说着,唇角噙着一抹别含深意的笑,唇边扬起的弧度极小,在江一昊和叶臣勋的眼底却有些刺目难忍,一股心火噼噼的燃烧在心底。

宾利缓缓的朝前开动,车窗也跟着缓缓升起,阻隔了车外的喧哗和浮躁。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单洛从车外的后视镜里看了眼车后的人,略微的想了一下,转头看着伍君飏。“君少,现在去哪?”虫等了片刻,单洛以为伍君飏不会回答了,正要转回头。“公司”单洛略略的一惊,望着伍君飏,眼底泄露了他的想法,不找顾夜歌么?见到伍君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单洛讪讪的缩回了头。君少到底怎么想的?伍君飏假寐着,微不可闻的轻轻叹息。宝贝,你拒绝所有男人靠近的真正原因竟然是——一个死人!回到鼎天的伍君飏步若流星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脸上冷的好像抹了层霜。

众人纷纷疑惑,不该吖?君少出去前不是挺开心的么,怎么回来就极地低气压了?高管一层的人全部提着心眼儿丝毫不敢马虎的埋头工作,不消几分钟,鼎天总部的人便全都进入兢兢业业的工作状态,内心深处则翻腾着无数不着边际的瞎猜。单洛表情严肃的跟着伍君飏走进办公室,不待他开口,就听到伍君飏坐在皮椅上用平缓的声音吩咐着,“马上拿到坏天使的批文,开业。”“君少?”江一昊不是已经不要w城的坏天使了吗?伍君飏眼神清亮而凌厉,“遵守完他的游戏规则,接下来,就得按我的来了。

”单洛恍然顿悟,顾夜歌!伍君飏直视着对面,望着摆满书本的玻璃桌,微微眯了些眼睑,她不是物品,不是钱能衡量的!“去忙吧。”单洛点点头,转身走出了伍君飏的办公室。伍君飏拿起桌上的电话,熟练的按下几个号码,电话接通的一刻,听到里面传出一个略带轻喜的中年女声。“君君?”伍君飏的脸色柔和了些,“妈,是我。”“想妈了?”电话那端的桑岚语调轻快,调笑着宝贝儿子。“嗯。”桑岚笑起,“呵呵……妈的宝贝君君,那今晚回家吃饭,我叫王嫂多做几个菜。

”伍君飏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否定了她的想法,“不了,我今晚有约了。”电话那端的桑岚笑的更喜庆,“得,我就知道,你啊,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没事儿?你能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说吧,找妈什么事?”伍君飏轻轻笑了笑,也不拐弯抹角,“妈,你给个电话让市局这两天批了‘坏天使’的公文吧。”桑岚止了笑,听着‘坏天使’三个字皱起了眉头,“你的?”“不是。”桑岚的眉头皱的更紧,“君君,你可极少为朋友出面找妈噢,这朋友……”桑岚未说完的话,伍君飏一下便懂她的意思,轻声道,“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儿子的否认,桑岚也不多追问。“君君,妈信你。”“妈,叫我君飏吧。”桑岚听到伍君飏抗议的话,又笑了起来,“你都抗议十几年了,还不死心啊?这叫法妈都喊二十几年了,不改,坚决不改。”“那行,您先忙。”伍君飏无奈的皱了皱眉,准备挂断电话。“哎!等等!”桑岚突然想起了什么,“君君,听王嫂说你好几天都没回海澜别墅,加班呐?”“嗯”桑岚一听,心疼不已,提了提音量,说道,“明天回东湖这边陪妈吃饭,不来妈就去公司抓人。多大一人了啊,还不让妈省心呢?你玲姨比妈小半岁,今年都当奶奶了,我这还没个影儿,你要再折腾坏了身子,我孙子哪年哪月才抱的上哟。

”话匣子一打开,事儿一茬跟着一茬就来了。桑岚接着道,“刘书记的千金我看着不错,知书达理,文静秀气,又是名校毕业,年纪也合适你,妈喜欢。”“我不喜欢”伍君飏轻声的直接拒绝。桑岚一听,不乐意了,“那你倒是喜欢个给妈看看?我玉树临风的儿子要什么女孩没有啊,可你倒好,二十七年愣没让妈看到半根女友的头发。”话一到点儿上,桑岚犹犹豫豫的问到,“君君啊,你该不会是那东西不行吧?还是……你是……那啥?”“妈……工作了。”“得,算我瞎问,知道你不爱听妈叨叨,可是,君君啊,你也清楚我和你爸的实际情况,你又不住家,妈一个人在家时,无聊的很,你就心疼心疼妈,尽早儿弄个小君君陪着妈,行不行?”伍君飏静静的听着,低声道,“不急”。

“妈急”忽然,那端也不知是谁敲门,桑岚嘱咐伍君飏别忘了明天回家吃饭之后就挂了电话。放下电话,伍君飏朝后仰了身子,靠在椅背上。五年前,爸也不知道怎么了,跟丢了什么重要珍宝似地,常常魂不守舍,一颗心从此完全不在家里,回家也是和妈冷战,到后来,索性长期不回家。看着妈常常独守空房的失落样,对那个叫‘爸’的男人多少是有些不满的,只是当晚辈的不便插手父母感情的事情。这大约也是他迟迟不找女人的原因,因为不确定自己能守护谁一生。

男人,不光要立事,立德,立言,更要担负起作为一个男人所应承担的所有责任,而那些责任里,守护好心爱的女人,守护好一个幸福的家,是最容易也是最难的。找女人容易,给她爱容易,给一个家容易,可找一个自己唯一爱的难,爱她一生难,给一个温暖幸福的家难。不期然的,伍君飏想到了一张脸,凤眸缓缓抬起,看着对面空空的椅子。隐隐的,竟有些不适那里空落落的。静静的望着望着,伍君飏站起了身,走到玻璃长桌前,低着眉眼,看着桌面上的书,目光从书页一一掠过,步子慢慢移动着。

最后,黑色的身影停在她的椅子边,一只手落在椅背上,目光落在被顾夜歌合起的一本书上——《刑事fa与民fa》。原来,你现在做的、习惯的,都是为了一个男人。修长的手指缓缓摩挲着书的封面,轻轻的翻开首页,两句话赫然跳入伍君飏的眼底。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jyj&gyg黑色的钢笔字秀雅中透着一股大气,一笔一划映在伍君飏的眼帘,钻到了他的心间。虽然天长地久也会有穷尽的时候,我们生死离别的遗恨却长远不绝。

江一嘉,顾夜歌。清睿的凤眸盯着指尖的字,波光静的有些像七月的天山湖泊,明亮而冷清,眉头处浅浅的拧着。真不能忘了他么?静谧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一阵嗡鸣。“伍君飏”伍君飏接起手机,声音轻冷。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