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为他而坚持

s市,mcb公司大楼外某家咖啡厅顾夜歌穿着简单的休闲白衬衫牛仔裤走进咖啡厅,双肩的背包被她当成单肩包挂在肩头,看到言桢羽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边朝她招手,在服务员惊艳的目光中背脊笔挺走了过去。懒落了座,顾夜歌眸光清亮的看着对面嘴角勾着一贯轻佻笑意的言桢羽,淡淡道,“我应该没迟到。”言桢羽撇了下嘴角,嬉笑,“严谨的小妞总让人找不到缺口进攻。”要是迟到他可就多了戏谑她的机会。顾夜歌挑了挑眉,她没缺口吗?不尽然,也有,只是攻破的那人不是他。

而且,她迟过一次到,还是整整一晚。“给。”言桢羽将手边的文件袋递给顾夜歌,“除了资料外,里面还有一张光盘。”顾夜歌接过文件袋,很沉!他弄到多少资料?顾夜歌转开文件袋的锁绳,拉开袋口一看,微惊一记,这么多?重新将锁绳扭好后,顾夜歌轻声道,“不耽搁你工作了,我先走了。”言桢羽不掩讶色的看着她,“喂,妞儿等一下,不用太吝啬几分钟和我聊天的时间吧,我很难忙里偷闲的。你怎么不问我这些东西怎么得来的?”顾夜歌笑的极浅,“因为知道肯定不容易,若主动问你,免不了你要‘邀功请赏’。

”虫“哈哈……”言桢羽笑声清朗,“严谨又聪明的小妞会让男人吃不消噢。”“那是对一般男人而言。”她倒是遇到让她吃不消的男人。“哈哈……”言桢羽笑赞着点头,“妞儿,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喜欢了。”顾夜歌牵弯了一下嘴角,“等着mcb第一男模喜欢的女孩们数不胜数,想必她们比我更需要你那句话。”她不稀罕他的喜欢!言桢羽眸光淡了轻佻之意多了赞悦,“夜歌,你真的很能挑起男人的征服欲。”她一颦一笑,惹人惊艳。她一词一句,却让男人心痒亢奋。

“对了,林洛的那个东西你有弄到吗?”顾夜歌突然想起什么,问着言桢羽。言桢羽眼睛恍然一亮,“啊,你不问还差点忘了,弄到了,也在文件袋里。”“谢谢。”言桢羽不解的看着顾夜歌,“哎,你没事要林洛的头发做什么?”害得他找人跟踪了林洛两天,终于在她与某企业富二代风流快活的酒店床上得到了那个女人的头发。“有用。”顾夜歌回答的极其简练。言桢羽叹服,他当然知道她有用,他想知道的是,她要做什么用?“具体呢?”顾夜歌微微停顿了一下,神色不太笃定着道,“等化验结果出来才知道。

”言桢羽点点头,隐约知道她的意图,却又不太确定,收了嘴边的笑容,认真的看着顾夜歌,说道,“夜歌,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一步走出去,你所面对的风险和危险都很难估计,你可想清楚了,江一昊和林洛,那都不是善角。”顾夜歌抿着唇,悄悄的沉了一口气,想清楚?不管是大脑还是身子都高速运转的这几天还有时间给她想清楚吗?从知道伍君飏visi的事情后,跑了两天多的案发现场和可能会涉及辩论的场地,再往返s市和w城两班飞机,外加四天来的大脑缜密推断,她只怕自己功夫不到家拿不下林洛的案子,根本没想惹到江一昊和林洛之后会遇到什么事,也根本没有机会去细想。

林洛的案子不比别的,必须一击即中,若是一审不能定她的罪,伍君飏便要加速陷入绝境,她没有第二次翻盘的机会。“你确定能赢下午的官司吗?”言桢羽问着顾夜歌。顾夜歌摇摇头,“没太大把握。”“几成?”“五成。”言桢羽惊悚的看着顾夜歌,五成?惊声道,“你五成的把握敢挑林洛?妞子,你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言桢羽快被顾夜歌惊的想敲她脑袋了!顾夜歌轻声道,“不打,胜面为零。”努力了,尽力了,还有一半的可能她赢。言桢羽一脸‘我真服了你这个女人’的表情,无奈道,“ok!五成把握就五成把握吧,那江一昊呢?他可比林洛要危险好几倍甚至上十倍,你真要去拔这根老虎毛?”不管是出于色心怜香惜玉还是偶尔冒出来的好心善意,他都不希望顾夜歌惹江一昊那个男人。

顾夜歌沉默着,没有否认。言桢羽点头,叹息道,“我知道了,你沉默就是肯定回答。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烧起江一昊的火?”顾夜歌吸了一口气,沉沉的呼了出来,轻声坚定道,“半小时后!”什么?!言桢羽石化了三秒,他有没有听错?这个女人说……半小时后?她半小时后决定惹火坏天使的**oss,江一昊!“顾夜歌,你想好!”言桢羽忍不住提了提音量,她这次非要玩这么大吗?“林洛下午开庭,江一昊现在说不定已经做好了她败诉的准备,宣判前让他‘后院起火’是最有效的。

”言桢羽明白顾夜歌选的是最快速最迅猛最有效的方案,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一条路。他忍不住劝道,“妞儿,伍君飏不是傻瓜,他的势力有多大也不是你我能猜透的,他肯定会拖住visi立案的时间,甚至让这个案子销声匿迹的可能都有,要不然,这么大的经济洗黑案为什么媒体只言片语都没有报道,肯定是伍君飏那边施压了。”“所以呢?”顾夜歌目光清澈的看着言桢羽。“所以你不必那么急的惹怒江一昊,看伍君飏自己怎么处理。”“可跟我有什么关系。

”伍君飏对战江一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之间的战争她不想管,伍君飏怎么迎战江一昊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想按自己的方式来。言桢羽语结的看着顾夜歌,这小妞,真是极品!“伍君飏对你是不是很好?”言桢羽突然发问,探究的看着装束平凡的顾夜歌,浑身上下也不像是傍了大款样啊,若要细看起来,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突然,言桢羽盯着顾夜歌脖圈上金线红绳中串着的东西。天宝石!顾夜歌看着一惊一乍的言桢羽,怎么了?言桢羽突然起身走到顾夜歌的身边,朝她的锁骨处伸手。

顾夜歌闪过身子,清冷着美目,“干嘛?”“辨别真伪!”“辨别真伪!”言桢羽见顾夜歌躲他,弯腰细看了看,啧了啧舌头,“这颗东西,伍君飏送的?”顾夜歌默言不答。精工不像是一般的宝石模样,更像是衣服扣子。赫然,言桢羽再一惊,似乎发现了什么,惊讶的问道,“是不是伍君飏衬衫的第二颗纽扣?”顾夜歌微微一怔,“嗯。”言桢羽表情僵了数秒,拉长声音道,“噢……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这么不要命的替伍君飏排忧解难了。”被他那样的男人许了承诺的女子哪个不会为他卖命啊!“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言桢羽轻佻的一笑,真的假的?“真不明白?”“真不明白我就好心告诉你,你脖子上的这颗纽扣是天宝石,是极其罕见的一种宝石级别的橄榄石,发现在天外飞来的陨石中,你这颗,呈色泽透明的橄榄绿色,切工上乘,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如果我猜的不错,伍君飏的幸运石应该就是橄榄石,否则他不会花大价钱换天宝石做他的衬衫纽扣,就算他衬衫再贵也贵不过一颗扣子。至于为什么是第二颗纽扣,嘿嘿,你真不知道?”。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