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君飏,只属于你。

顾夜歌双臂环抱着伍君飏,耳边飘忽着他清晰的话语。他曾说过,只要她朝他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由他走。懒他曾说过,只要她牵着他的手不放,她便是他的唯一。他现在说,她只要,只是,只能看着他,他要他们白首不离。清澈的眼眸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双含情带蜜的凤眸,这是她有史以来听过的最让心田悸动的表白,最炽烈无处躲藏的情话。他说,他爱她;他说,他们执子之手,百年不弃。也有过很多次听人对她说‘我爱你’的话,也有过很多回别人说‘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竟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比他更好听,更拨动她的心弦,纵使她再不愿认同,可,她依旧不得不承认:伍君飏,你的话,是我听过最美的表白和最爱意绵绵的情话,你那双眼睛,是我很难逃出来的墨海。甚至……甚至超过了一嘉带给她的心动。两人相互静默凝视时,一只闪着淡绿色荧光的虫儿从天窗飞了进来,落在了他们的视线之间。顾夜歌微微一怔,目光转了过去,抿着的红唇微张。虫萤火虫?伍君飏朝萤火虫看了眼,嘴角微微扬起,突然翻身坐起,顺带搂起了顾夜歌,背靠着车门,将她抱在胸前,手臂一抬,车里的灯光再次被熄灭。

“呃?”顾夜歌轻轻的吟了一声,他一气呵成的动作颇为惊讶,他的身手怎么会这么快?光.裸的身子坐在他的双腿间,后背亲密无间的贴着他的胸膛,他的手,圈在她的腰际,不紧不松的不让她挣开。“哼……”顾夜歌不满的轻哼了声,就仗着力气比她大,耳根通红,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背后臀部贴着他身体的某处,还有她身体有湿湿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呵……”伍君飏轻笑,将下颌搁在顾夜歌的脸颊边,伸手在车门暗格里再取出新的干净的毛巾,轻轻的为她擦拭着刚刚被他宠爱过的私密禁地。

“我自己来吧。”顾夜歌缩紧着双腿,整个脸都烧红着,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覆在伍君飏轻擦她身体的手上。“呵……宝贝。”“嗯?”顾夜歌见伍君飏根本没有打算‘假手于她’的打算,手一下子竟不知放哪儿,感觉着他的温柔与体贴。“刚才有没弄疼你?”他已经很注意节奏了,若非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可能会更……突然,伍君飏无意碰到了她敏感的花核,惹得怀中的香躯轻轻一颤,下意识的躲着他的手。“呵……”听到他的笑声,顾夜歌越发羞赧,低声说道,“好了。

”“嗯。”将毛巾丢开,伍君飏支起右腿,慵懒的倚着车门,重新圈住顾夜歌的小腰,“宝贝,刚才疼么?”只要一想到她痛的晕厥过去,他就心疼得很,真的很怕弄疼了她,他总觉得她晕过去不单单是因他破了她完整的身子,她的心里似乎有他无从知道的恐惧,那种感觉和她害怕他的海澜别墅一样,极端的恐惧和排斥。顾夜歌羞恼着,一定要问这样的问题吗?“老婆……疼吗?”老婆?顾夜歌心尖一颤,他喊她老婆?他当初喊她宝贝的时候已经够惊悚她了,这……老婆又从何而来?顾夜歌略略的思考了一下,轻声问,“伍君飏,你是因为……因为占有了我的身子,所以才换了称呼吗?”“呵……”伍君飏收紧手臂,“先回答我,刚才弄疼你了吗?”顾夜歌抿了抿唇角,摇了摇头,又想起这黑灯瞎火的,摇头可能没用,低声道,“开始有点儿,后来不疼了。

”“呵……”真的好诚实的小家伙啊!“宝贝,听着,第一,如果你每次都要在特定的环境下才叫我‘君飏’,那么我不介意以小时为单位的用某些方法让你牢记对我的称呼;第二,我拥有你,不叫‘占有’,叫宠爱;”“总之是因为我的身子,所以你想对我负责?”对爱情那么慎意的他,她不信他不知道‘老婆’背后的意义。“因为拥有女人身体就对她负责的男人,现代社会有几个?”或许曾经有,现在,极少。也不知是故意顶他,还是真就那么相信他,顾夜歌不加思索说道,“你就会。

”伍君飏听着她带着小任性的话,乐笑着,“呵……宝贝,我能理解成这是你对我人品的夸奖么?”原来,在她的心里,他的人品竟有这么好。顾夜歌闭抿着唇线,不说话。“怎么?宝贝不喜欢‘老婆’这个称呼?”那可怎么办,那可是她将来的职位,不喜欢怎么行。“那,伍太太?”顾夜歌一怔,恼他,“你讨厌。”他明知她根本不是纠结字面意思。“或者,伍夫人?”顾夜歌刚想说,伍君飏,你真的很讨厌,突然想起他说‘以小时为单位的用某些方法让她牢记对他的称呼’,话音一下堵在喉咙里,若是说,君飏,你真的很讨厌,那杀伤力还有么?索性,她又沉默了。

可恶霸道又腹黑的家伙!虽然看不见她的模样,不过,他想也知道,肯定又在闹小性子了,凑近顾夜歌的耳朵,轻声道,“宝贝,你明知道我为什么会叫你老婆。”顾夜歌心尖被他的话揪了下,驳他,“我不知道。”“呵……你知道!”聪慧如她,定然知道‘老婆’后面代表的意义,就算对别人没有,那么‘老婆’一词在他这,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不知道,她就是知道才会纠结他喊她老婆,她不怕他是因为她的身子而对她负责任,她装作不知道的唯一理由就是:她不想证实她心中对他叫她老婆的那份猜想,她怕他口中出来的‘老婆’,源于——爱她!她怕,他全身心的对她认真了。

可是,宝贝,我已经不知不觉的认真了,你让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收不回情和心,也不想收回。“宝贝。”“嗯?”顾夜歌低低的应他。“是不是喜欢叫你宝贝多一点?”顾夜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为什么总是看似容易却极难回答,他每一个词都用的极其准确,进可攻,退可守。什么叫喜欢听他叫宝贝多一点?回答是,那他肯定会说,那以后‘宝贝’叫多一点,辅助称呼‘老婆’;如果她回答不是,那他可以说,那就叫‘老婆’;怎么答,她都纠结。

顾夜歌转了转眼珠儿,说道,“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呵……”伍君飏笑,“那你呢,喜欢叫我的名字吗?”“很多人都喜欢叫你。”君少,少爷,总裁……“君飏,只属于你。”伍君飏的声音好似带着魔力,一字一字都格外清晰,钻进顾夜歌的心房,绵软着她的心,勾起一圈一圈的心湖波纹。君飏,只属于你。顾夜歌潜意识里就想去看伍君飏,就算是黑暗中,也转了头,唇就在一瞬间吻上了同样柔软的薄唇,好像等候了她许久,淡淡的薄荷香从他的唇齿间散发出来。

顾夜歌轻慌,迅速的退开唇,转回头,努力再努力的掩藏好心底那涌动不已的莫名感觉。他说,君飏,只属于你。她懂,他指的不单单是他的名字,还有,他的人。就在她内心波澜不平的时候,他突然贴上了她的背,将她抱紧,下巴顶在她的肩膀上。★正文:3041字!格子:谢谢每一个支持我和《夜歌》的人,后台记录有些多,为不影响章节字数,留言区致谢各位,谢谢!谢谢各位为我的努力护航!。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