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君少来了

江一昊带着顾夜歌走进酒店晚宴厅的时候,原本嘈杂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齐刷刷的看着白色商务正装的江一昊和白色拽地礼服的顾夜歌。 三秒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顾夜歌的身上。江一昊脸上扬起成熟且得体非常的商务笑容,手臂自然的绕过顾夜歌的腰肢,将她朝自己身边带了带,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低语道,“夜歌,乖一点。”懒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顾夜歌极为不适应,那些人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就好像她根本没有穿衣服一样,正窘迫的时候,江一昊一揽,她便自然的跟着他朝大厅的深处走去。

再不喜欢男人碰她,此时的顾夜歌也知道,江一昊的动作不过是一种社交礼仪时对身边女伴的一种礼貌。变相的说,也是在宣告他的所有权。“江公子姗姗来迟让我们这么多人好等一阵,原来是佳人在身啊,呵呵,好福气。”说着,男人的目光转而看着顾夜歌,“不知这位是你的?”江一昊迎着走去的第一位贵宾便是W城的dang委书记,他尚未开口书记就先开了声,让他心底微讶,看着书记投在顾夜歌身上的目光,江一昊便了然于心,星目灿然,唇边温润的笑。

周围的人书记的带动下纷纷将目光大喇喇的直射在顾夜歌的身上,调笑声,询问声,不绝于耳。虫“大家觉得她应该是我的什么人,那便是什么人了。”江一昊将问题打了个转,重新丢回给众人,嘴边的笑容越发的儒雅无比。他自然是想说顾夜歌是他的女友或者未婚妻,只是,刚才算计她的事情尚未得到她的原谅,若是他再说错什么,难保她不会当场翻脸直接走人,那他的面子丢的可就大发了,为了不让与她的关系继续恶化,他之好玩太极了。W城的工商局长笑道,“哈哈……江老板看来存心想让我们今晚过一个‘八爪挠心’之夜啊。

”江一昊笑着道,“哪里哪里,各位大人个个聪明,我这点小心思哪能撩动大家的心啊。”W城有名的嗨吧老板万阳眼底流窜着桃色之光,不掩惊叹之色,“江老板今晚的小心思恐怕已经成功的撩动我们的心了。”“哈哈……”“那是那是。”又是一阵男人们的爽朗大笑声响起,每人看着顾夜歌的眼神里温度又加了不少。“夜歌,这位是W城的dang委书记章书记。”顾夜歌看着男人,“你好。”章书记看着顾夜歌的目光依旧火热,竟不避讳刚才江一昊那模棱两可的话,笑容满满的看着她,“夜歌小姐不仅人美,连名字都美。

”“您过奖了。”“这位是W城工商局的赵局长。”江一昊再接着介绍。顾夜歌看着仪表可称堂堂男人,点点头。“这位是W城公安局年轻有为的彭处长。”年轻的男人笑声硬朗,朝顾夜歌点点头,眼底欣赏之色掩了不少,内敛不张扬的一个政.府要员。顾夜歌点头招呼着。江一昊一一介绍着身边的人,顾夜歌一一示意问好,一刻钟过来,总算是将身边的人都认了个全。清水剪瞳淡淡的看着身边围拢的人群,江一昊放在她腰间的手不着痕迹的收紧了一些,旁人不觉,顾夜歌敏锐的却感觉到了。

人群里越来越偏向风月之事的话题,让她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抬起手,将嘴角的一缕发丝勾了下去。“各位,先失陪一下。”江一昊转头看着顾夜歌,温暖着声线道,“来,夜歌,我给你介绍其他的人。”顾夜歌被江一昊从政.府人群区带到了商场人士这一块,又是一阵中国晚宴式寒暄问候,而且,商场上混迹的人鱼龙混杂,好的坏的,君子小人一把抓,话题和目光比之前在政.府那块更加的让顾夜歌心底恼烦不已。难道,今晚就要如此度过?刚来近一个小时的她,有了想离场的冲动。

“江大公子,你这做法可不厚道,悄无声息的来W城站稳脚跟,现在又带一个绝色美人在身边,让我好生嫉妒啊。”“哈哈……”四周笑声突起。江一昊看着身边的顾夜歌,将她揽的更紧了些,跟着一群男人笑了起来。“哎,庞总的嫉妒可有我这个今日单身而来的人厉害?”说着,微胖的男人看着顾夜歌,“江老板从进门就拥着他的美人儿,可是半点不放松的姿态啊。”“就是,这满场的多少双眼睛盯着看,就等着他缓口气松个手呢。”“哈哈……”“我看江大公子今晚怕是舍不得松喽。

”江一昊笑道,“你们现在可是尽情的拿我开刷,到时候今晚后半夜被谁刷就不好说了噢。”说完,江一昊特意看了看男士们身边带着的女伴,眼底的暧.昧之色千回百转,众人一听便明了他的潜台词,端着酒杯全部嬉笑颜乐。“夜歌,饿不饿?”江一昊偏转头,微微俯低头,凑近顾夜歌的耳边,轻声的问她。“嗯。”“那我带你过去先吃点东西。”“嗯。”顾夜歌心底明白,江一昊问她饿不饿实际上是想撤出众人的包围圈,他铺着台阶儿,她自然从善如流的下来便是。

“不好意思,先失陪了,我先带她过去吃点东西。”江一昊带着顾夜歌在用餐区挑选食物的时候,宴会大厅里已经渐渐有人随着华尔兹音乐滑入了舞池。“夜歌,是不是特别不喜欢这样的晚宴?”顾夜歌一手托着白瓷餐盘,轻声问道,“当成是一嘉的生日宴会就好。”江一昊一怔,脸色冷了不少,他特地将她公开在他的生活圈,她却要当成一嘉的生日宴才能度过?“和我在一起真就那么痛苦吗?”顾夜歌抬头看着江一昊,淡淡的问,“你觉得这样的晚宴很有趣?”看着她并不藏掩的厌恶与不屑,江一昊忽的出声问道,“如果是伍君飏带你呢?”他等她为伍君飏的事情来开口求他,等到现在,她眼中的淡定竟越来越沉着,甚至还有种想要逃离会场的感觉,这让他莫名的焦躁起来。

难道她不是为了伍君飏来接近自己吗?到底他跟她的相处模式在哪里出了问题?他由着她躲,不去刺激她,行不通;他强势的闯入她的生活,算计她,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样她才会接纳他?顾夜歌看着江一昊已经有丝丝薄怒的眉眼,沉默不语。她从没想过伍君飏带她参加这样无聊的宴会,就算真的带了,也绝对不是这样,因为他……顾夜歌默默的在心底说了六个字:因为他,极宠她。绝对不会让她受到委屈,若是她不愿,他定不会为难她。坏天使开业晚宴酒店门口伍君飏一袭黑色衬衫搭黑色西裤优雅的走下宾利车后座,步步生莲花,优雅如斯的走到宴会厅门口。

VISI出事的当天下午他便查出林洛之所以胆大包天的检举他,是因为身后有一个靠山,江一昊。呵……江一昊……W城的坏天使是他和宝贝送江一昊的,他既请他来参见晚宴,他若不来,岂非让他乐得以为VISI一事他伍君飏落了下风?自信而挺俊身姿如君临天下般的走入宴会厅,脸上是一贯的微冷淡漠,凤眸如晶钻闪耀着睿芒。“君少!”“君少!”“君少来了!”伍君飏单手斜插在西裤里,微显冷漠的神色朝人群微微的点了下头,看着朝他围来的书记局长主任总裁们,眼中的疏离越加明显。

真不知是妈的影响大还是他的名声大?厅中传来的称呼声让顾夜歌怔忪了一下,端着白瓷餐盘的手莫名的颤了一下,伍君飏?江一昊忽的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提到胸前,星目锁着她的眼瞳,“回答我,如果是伍君飏带你,你会像和我这样痛苦吗?”江一昊说话的声音很轻,表情也自然的不想在质问她,反倒像情人间的深情凝望。顾夜歌却好像听不见江一昊的声音,脑海里想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从来没有过的慌乱陡然在心底蓬发出来。怎么办?她……她昨天对伍君飏说她今天要陪妈妈,让他不要去S市接她,现在他却在W城的晚宴上被他抓了个正着,怎么办?他怎么会来这里?他和江一昊不是水火不容吗?怎么会出现在坏天使开业宴会上。

“夜歌……”江一昊压低了声音,温软的叫着顾夜歌,脸颊贴的更近,看似竟是要亲吻她一般。伍君飏一贯微冷神色的应着各路人马对他的奉承对母亲的问候,微微抬起凤眸,瞳光穿过人群,一瞬间,落在不远处的餐桌边。谁,来告诉他,他眼底的人儿只是幻觉。刹那间,伍君飏微冷的脸色沉成了无温的冷漠,凤眸紧紧的盯着那道白色的身影。纤浓合体,多一丝,则过,少一毫,则欠。精致的容颜,他的;清澈的目光,他的;半露的酥胸,他的;高开的裙叉,他的;全.裸的后背,他的。

那身娇美的绝色,他的所有物!为何会出现江一昊的胸前?——昨天他说:宝贝……我明天去接你。她答:明天不要来。他问:为什么?她回:明天……明天我和妈妈约好了逛街,从考完到现在都没有好好陪她,我想陪陪她。伍君飏凤眸里冷星迸射,一步一步朝顾夜歌走去。宝贝,这就是你所说的陪母亲逛街?这就是你说不要我去接你的真正原因?江一昊……江一昊……她竟然为了来参加江一昊的开业晚宴来对他撒谎?宝贝,是我太过信你,太过疼你,才让你竟然会用另外一个男人来挑战我对你的宠爱吗?顾夜歌望着江一昊,不敢看朝她走来的伍君飏,但是却似乎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紧,越来越快,那道极具存在感的目光她已经感觉到了,冷峻帅气黑色的身影气场强大的将她压迫着,鼻息间似乎已然闻到了熟悉的薄荷香味。

越接近顾夜歌,伍君飏眼底的墨色越加沉寂,胸腔里的燥火猎猎燃烧而起……。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