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夜歌,你若再靠近他,我便毁他

下午科目散考后,顾夜歌和舒婷刚走到宿舍楼门口,一辆银色阿尔法gtv在她们的身边打开了车门,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下来。大文学“夜歌。”顾夜歌和舒婷同时停住了脚步,旁边的一些学生也站住了脚步,看着江一昊,每个人眼睛里都是一惊,好儒雅清俊的男人啊,翩翩风度,玉树临风。懒舒婷对江一昊向来没有好感,挽着顾夜歌便走,“夜歌,走了。”“等一下。”江一昊伸手拉住了顾夜歌的手腕,更是让旁边的同学们傻了,校花玩劈腿?舒婷黑了脸,一把用力拽过顾夜歌的手腕,义正言辞的说道,“江先生,没人告诉你女孩子的手不能随便拉的吗?她的手,该你牵吗?”江一昊终于将目光从顾夜歌的脸上移到舒婷的脸上,“舒家二小姐,呵呵……有个好爸爸和好姐姐到底就是气势不同,不过,我找夜歌与你何干?”说完,江一昊看着顾夜歌,“夜歌,上次有没有被吓到?伤着哪儿了?”舒婷一听,上次?莫非他又欺负顾夜歌了?还是她又遇到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顾夜歌表情冷清的点点头,“我没事。

”“夜歌,一起吃个饭吧,我有些话想和你说。”江一昊轻声细语的问着顾夜歌,她能这样平静的站在他面前,他已经觉得是这几次出现在她面前后最大的收获了,终于不用再两人说不上几句平心静气的话一个想跑一个要追了。虫“我在期考间,不太方便,不好意思。”说完,顾夜歌便抬脚准备走,不想,江一昊又说道,“那我等你到期考后。大文学”舒婷正想堵江一昊的嘴,突然发现一辆有些熟悉的车滑了过来,拽着顾夜歌的手臂,奴了奴嘴巴,“哎,那不是你男人的卡宴吗?”舒婷故意将‘你男人’说的音大点,冷笑的看着江一昊微微皱起了眉头,拿家世堵她,难道她就不会噎他么?顾夜歌抬眼看过去,黑色卡宴已经停到了她的身边,司机老木走下车,恭敬的对着顾夜歌微微点了下头,“顾小姐,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们学校真大,我还担心不能按时接到你呢。

”顾夜歌有些茫然的看着眉目慈善的老木,伍君飏又搞什么?老木看到顾夜歌并不打算上车的样子,解释道,“少爷让我过来接你回江南郡。”“夜歌?”江一昊脸色极为不好看的看了眼老木,转头看着顾夜歌,那意味再明显不过,他并不希望她去。正在这时候,顾夜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微微犹疑了下,走远了两步,接起电话。“喂。”她的口气清冷着。伍君飏在那头微微挑了下眉梢,“宝贝……有人惹你了?”“你。”“呵……不想去江南郡?”“嗯。

”伍君飏轻轻一笑,“呵……宝贝,乖,家里床够大,木嫂在家能看着点房间的温度,宿舍里床那么高,又没人压着你,你‘优美’的翻身姿势我不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伍君飏赞同的说道,“是的,小孩子一般都是不听话的,宝贝,听话,明天你上午不用考,下午让老木准时送你去学校。大文学”顾夜歌听到电话里传来高跟鞋踏击地面的声音,似乎是在伍君飏的身边停了下来,接着听到他对她说,“宝贝,到家给我电话。”顾夜歌稍微沉默了几秒,知道再说什么都无用,老木既然是奉了伍君飏的令,接不到,怎么可能回去,而他,此刻肯定在忙,轻声道,“嗯。

”挂了电话,顾夜歌走到老木的面前,“木伯伯,你稍等,我去拿几本书,马上就下来。”“好的。”听到顾夜歌叫自己木伯伯,老木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还是读书的女孩子有礼貌,那声音轻轻软软甜甜的,听着舒服。江一昊眉宇紧锁看着顾夜歌,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夜歌,你不可以去,如果你有时间去见伍君飏,那么,跟我去吃饭。”顾夜歌转头目光冷柔的看了他一眼,是又想来一场拉扯吗?“夜歌是去自己男友家,合着这也要你批准啊?太平洋的警察呐。

夜歌,走吧。”“你真的和伍君飏?”江一昊不能置信的看着顾夜歌,怎么他怎么劝她就是不听,非要去惹那个危险的男人,难道非要他做的绝了,她才能醒悟的离开伍君飏吗?顾夜歌没否认舒婷的话,从他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回宿舍拿了书本和复习资料与舒婷一起下楼。“夜歌,我车在那边,你先走。”“婷子,路上小心。”“好。”老木见到顾夜歌下来,早已拉开车门等着她,等她坐好之后,黑色的卡宴迅速开出了s大。江一昊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舒婷,语气微微有些不善,“女警察,护送她上车也是你分内的事?”舒婷笑笑,转身看着江一昊,“面对只会让夜歌难过的太平洋警察,我觉得,我做的远远不够。

”话还没说完,舒婷五公分的高跟鞋就直接蹬到江一昊锃亮的皮鞋上,扬起精致的脸庞,“痛吗?你给她的,比这痛百倍。哼!”江南郡八号别墅木嫂见顾夜歌回来,连忙从厨房跑了出来,“顾小姐,你回来了,饿不饿,要现在开饭吗?”顾夜歌一时还没适应这种被当作小姐伺候的架势,面对木嫂和老木的热情,脸上的清冷少了许多,轻轻一笑,“你们饿么?”木嫂和刚进门的老木一愣,不明白她的话。顾夜歌解释道,“按你们平时的作息来吧,不用特别照顾我。

”木嫂恍然明白,“我们的时间很规律,是少爷不按时,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就给他做点。”顾夜歌清亮的眼光忽闪了下,难怪他胃病眼中,原来饮食根本没有规律……“我放书就下来。”“好。”晚上十点的时候,顾夜歌正靠在床头看着书,柔和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婉约着她的眉睫,黑色的发丝披在胸前,极致的静美。木嫂轻轻敲门,将一条浅蓝色的齐膝连衣裙送了进来,“顾小姐,你明天的衣服。”呃?“好。”木嫂出门之后,顾夜歌看着换衣镜边的裙子,好一会没低头看书。

伍君飏,你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何时是尽头?将我捧成手心的公主,然后呢……你给我的宠爱终究是有期限的,我,不喜欢被人设定的感觉,可,为何,你霸道的温柔我怎么都躲不掉。深夜十二点顾夜歌放在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my-only-big-big-wolf。“喂,我是顾夜歌。”打断她看书的人,不爽。“我是伍君飏。”“我要睡了。”伍君飏轻笑,“这会想到要睡了?到家怎么没给我电话,忘了?”“嗯。”不知伍君飏故意没掩饰,还是他的叹息声本就有点大,顾夜歌清晰的听到他的叹气声,似是悠远,又好像就在她的身边,让她心头蓦然的一颤,也许,她真的对他太不上心了吧,可,上心之后,一嘉怎么办,她怎么办……“好了,你睡吧。

”奇怪的是,伍君飏竟没有继续和她说电话就嘱咐她睡觉,只听见有人按响了他的门铃。“君少,走,夜场。”“伍君飏。”顾夜歌握着突然出声。“嗯?”好听的男音轻轻扬起声调。“以后……以后我会记得的。”莫名的,顾夜歌就是想说这句话,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好的话来说,可是,听得中午那个熟悉的男声在他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她隐略觉得需要说点什么。伍君飏嘴角微微翘起,小丫头,总算知道听他口气了……伍君飏有意淡淡着声音道,“嗯,我出去了。

”大文学手机访问:。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