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当伍君飏带着顾夜歌走进高管餐厅的时候,里面的人蓦地一惊,玄幻?!幻象?!君少竟然出现在公司餐厅?!顾夜歌有些不自在的微微低了头,想抽出被伍君飏牵着的手,在学校和舒氏律师事务所常常会收到注目礼,却没有鼎天工作人员这样赤.裸.裸的惊讶、探究、艳羡和不敢置信。懒他们的眼睛里,她是地地道道的灰姑娘,飞上枝头成为凤凰的麻雀。可她,从不做灰姑娘王子的梦。伍君飏捏紧她的手,微带冷漠的表情扫了一眼餐厅的空位,牵着顾夜歌走进靠窗的一间玻璃墙包厢。

看着表情淡漠的顾夜歌,伍君飏将手机放在桌面,微微蹙了下眉头。“不高兴?”“没,餐厅装修很漂亮。”顾夜歌没有说假话,整个餐厅像水晶房子,被分隔出很多小的玻璃房包厢,能看到每间里面的桌子造型不同,却无一例外的精致讲究,桌上摆着娇艳的鲜花,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桂花香。刚入餐厅的时候,她隐约感觉是桂花香,如今坐下来,便确定了。清新,馥香,自芳,闻着让人情自远,品自高。伍君飏看着她的脸,半响没有说话,直到顾夜歌拿过服务员送来的点餐单点好后递给他,才轻声说道,“和她一样。

”虫“好的。”出去的时候,女服务员还回头看了眼伍君飏,传说中的君少?!顾夜歌略略抬眼便将女服务员的回眸看进了眼底,“你第一次来?”“嗯。”伍君飏掀了掀眉梢,看着目光冷清的顾夜歌,她从他们相遇起就习惯逆反着他,躲着他,每一件事,她都潜意识的想和他争个高下,他承认,她有灵性,也够狡慧,只是,她终究是纯纯的丫头一个,那些世俗目光的追逐怀疑下,原本就孤傲的少女心性越发被刺激到了。“宝贝,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伍君飏没有说完,凝着顾夜歌,等待她接他的话。“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顾夜歌略微一惊,看着伍君飏,“餐厅的香味是你选的?”他刚才让她对的词是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鹧鸪天.桂花》,一首表明词人品性高尚,宁静温婉,坚定执著的借物咏志词。伍君飏笑着点点头,伸手轻轻放到她的头顶,揉着她的额际,柔声道,“宝贝,你也是那一抹‘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顾夜歌脸色渐渐晕开一抹粉色,他说出这首词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她从来就不是他的灰姑娘,一直是他的公主,唯一的那一个。“呵……”看到她情绪没那么抵触他了,伍君飏眼底的笑意渐渐加浓,真是难对付的小丫头。“伍君飏,你说如果飞扬只赔掉一半就对昨天下午和晚上效果不满意,你想飞扬赔多少?”经济案件一直就不是她最强项,当初伍君飏的话有些调侃的意味,她却听进去了,对于涉及案件的事情,她每每都很敏感。伍君飏落下放在她头顶的手,慵懒的靠进椅子,凤眸里笑意没去,一贯的轻冷和无情,连那语气都带着淡淡的冷漠,“不想他赔多少,而是……消失。

”消失?顾夜歌怔了怔,之前张小林没有跳楼的时候,她记得,Fa务部送来的资料只有一沓,而她今天看到,足足原来的三倍,很多飞扬之前的旧案也被罗列在其中。“你昨天在搜集飞扬的证据?”“嗯。”一瞬间,顾夜歌明白了伍君飏的打算,他一直不去医院现身,外界都在讨伐他的无情和冷漠,现在张小林和飞扬估计在窃喜这一出‘苦肉计’的空前成功,然而,他越高傲的不现身,最后揭开真相给他们致命一击的威力就会越大,绝杀所有舆论和误解。

顾夜歌看着服务员端着餐点进来,瞟了一眼伍君飏,轻吐四个字。 “你真可怕!”伍君飏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望着她,浅笑,“你会怕么?”顾夜歌拿起筷子,想了想,最后诚实的点点头。“你就像一只潜伏在最深处的雪豹,看着眼底的小丑玩弄这花招,等别人沾沾自喜的时候,一击秒杀,永除后患。这样的人,不该怕吗?”“呵……”伍君飏笑若桃花,听着顾夜歌的描述,眉梢都挑的高高的,忽而凑近她,坏笑着问她。“既然我这么厉害,那我一口吃掉宝贝好不好?”“不好!”顾夜歌想都没想,一口否决。

“难道云豹是吃素的?”伍君飏的眼神无辜而邪魅。 “你是伍君飏!”又不是云豹。伍君飏眸光一闪,拉长了声音,“哦……我是伍君飏,那伍君飏对顾夜歌算什么人?”他故意顿了一下,“男友?未婚夫?还是……老公?”顾夜歌看了他一眼,这三个,可不可都不要选?“宝贝?”顾夜歌极不情愿的咕哝了两个字,“男友!”“呵……”顾夜歌瞪他,“吃饭了!话真多!”绕来绕去,还是被他绕进去了,他像云豹,云豹不是吃素的,她不许他吃掉自己,却又承认他是她男友,那结果……他还是可以吃她。

讨厌的家伙!吃过饭,顺手喝完水,顾夜歌刚想拿纸巾擦嘴,一方带着淡淡薄荷香的茶色丝巾已经‘吻’上了她的嘴。 伍君飏轻轻的为她擦着嘴角的水渍,目光蜷蜷似水,柔软而疼爱。“以前看过一部电影,男主某次主动为吃完饭的女主擦嘴,那个总不按时吃饭的女孩为了得到男孩的照顾,每次都在饭点缠着他吃饭。”顾夜歌的喉咙一下哽住,语结的看着他。伍君飏,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温柔?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宠我?如果你宠爱我的时间不够长,以后的我该怎么办?“走吧,宝贝。

”收好丝巾,修长的手指勾过叠放在一起的黑白手机,牵着顾夜歌一同走出了餐厅。“伍君飏。”“嗯?”“就一层,走楼梯吧。 ”伍君飏勾唇一笑,眼底狡黠如狐。“等等!还是电梯吧。”顾夜歌忽然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二十九楼?二十九楼楼梯是早上发生……某事的地方,她可不能再栽进豹口了。“呵……”下午Fa务部主任董喆来询问伍君飏何时对张小林和飞扬的提起起诉。“再等两天。”董喆不解,“君少,现在的舆论对鼎天非常不利,再等两天,势头恐怕更猛。

”“真相从来都不怕时间!”顾夜歌从资料里抬起头,赞悦的看着伍君飏,好内敛的自信和沉稳!优雅翩翩中,棋局尽按他的节奏前进。 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不在他计划节奏中的,他的人生里从来就不会出现意外吗?董喆出去后,伍君飏抬眸看着顾夜歌,“宝贝,你的目光让我想犯罪。”顾夜歌的脸一下冷了下来,“真是经不起表扬的人。”伍君飏十指交叉着放在桌上,目光清清,“宝贝,之前让你处理张小林和飞扬的案子,现在恐怕不行了。”“理由?”“宝贝,别犟,你知道我的理由。

”“作为一名专业律师,我从不介意影响好或不好的案件。”“那么作为我的女友呢?”飞扬老总的为人怎么样他很清楚,原本只是拿下STT之后,警告一下飞扬,如今要彻底毁了它,他不得不让她远离潜在的危险。 可他千避万避她还是出了状况。

小说索引: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文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全本免费阅读,疼你是我最想做的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