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83、风云(下)

83、风云(下)这就成雍亲王了?苏宜尔哈还在想着是不是托了太子的福呢,内院的女人们已经个个喜气洋洋,打扮得花团锦簇,拥着朝正院乌喇那拉氏那儿准备着给爷道喜了。乌喇那拉氏也打扮了一番,撑着虚弱的身体端坐在榻上,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爷多年的用心办差得了皇阿玛的看重,才有如今阖府荣耀,妹妹们若是哪个再得个阿哥,说不得喜上加喜,爷也好为你们抬个侧福晋。”对呀,女人进位凭的不就是出身的高贵和诞育之功么?如今爷是亲王了,按规矩是可以立四个侧福晋的……乌雅氏这么想着心怦怦跳了起来,再瞄了眼其她人——宋氏,无才无貌的女人,生了个病秧子也想跟我争,哼!耿氏也心动了吧,可惜,表面装得再好也是只下不了蛋的母鸡,跟武氏一样。

不行,自己要好好养好身子才行,争取再怀一个,这次一定要是个阿哥!想到生女儿时太医说身体有些受损,乌雅氏忍不住恨瞪了眼低头装死的张氏,最可疑的就是她……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收买了自己身边的彩云,害得她现在对新配到身边的侍婢都不太放心。李氏闻言身子一僵,好一会儿才缓了下来。有些恼恨乌喇那拉氏在这时候提这个,她这几年虽不能说失了宠,但反反复复的,一会儿襄理府务的风光,一会儿禁足的,儿子又都离了身边,心头不免常常忐忑自己是否貌衰色驰……更恨钮祜禄氏这两年不知吃了什么仙药,日臻娇美,还好运了生了个儿子,爷还将府务全权交给她管,荣宠无两。

再过一年就又到选秀了,到时不知又会指个什么样的进来!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对啊,反正到时候也会指女人进来争宠,还不如这些旧人里进上一位……不,有子进位,身份虽不够高贵但底气足啊,像乌雅氏,万一得了儿子晋位,宫里那位还不出了面力捧,到她们这些不沾亲的连靠边站的地儿都没了!可高位进府?万一再来个跟钮祜禄氏一样的,家世好,容貌美,再运气佳地生个儿子,那雍亲王府哪里还有她和儿子的位子?!李氏有些拿捏不定了。 她本就是四阿哥在还是阿哥时就指进府的,身份算不上多高,只是祖父、父亲在江南文人中有些清名,完全比不上乌喇那拉、钮祜禄这些随着太祖入关的满洲著姓大族有着天然的优势和雄厚的家底,若非接二连三的诞下儿女,这侧福晋坐不坐得稳还两说。

瞟了眼含笑不语的苏宜尔哈,再看看底下难掩激动之态的其她女人,乌喇那拉氏心中万分无奈,这钮祜禄氏怎么就是油盐不进?自己娘家渐渐没落,她钮祜禄家却日渐兴旺,偏偏自己身子又不争气,半死不活地熬着,连嫡福晋的体面和荣耀也没了,可怜她的一双女儿,长大了还不知被指到哪里和亲……“喜上加喜的且不说,眼下我们可得好好恭贺爷一番。 ”耿氏说道。“福晋您看呢?”苏宜尔哈从善如流地问。“这当儿不好大肆庆贺,不如咱们姐妹设了宴请爷吃顿酒罢,还得偏劳钮祜禄妹妹。

”乌喇那拉氏道。“看福晋说的,您和爷才是这府里的主子,这一声令下我们只有跑断腿的份儿,哪说得上偏劳。”乌喇那拉氏也不得不承认苏宜尔哈会说话,看看其她人凑趣地拿着帕子掩嘴轻笑,暗叹了口气:“妹妹嘴就是甜。”“不甜怎么惹得爷尽往多栽轩——”这话没说全,贾氏脸红的住了嘴,似是发觉了言语里的酸味,一番作态,哪个看不出她是故意刺苏宜尔哈。 然而,细想,这何尝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一时之间,各种滋味尽有。“贾格格,”苏宜尔哈淡问:“你最喜欢哪种花?”贾元春迟疑道:“石榴花吧。

”“春兰不美吗?秋菊不好吗?为什么你偏喜欢石榴花呢?”“这——”贾元春不信苏宜尔哈只想跟她争论哪种花美。“是人总有偏爱,百花哪样不美,它是何等模样就摆在那里,人们按着自己的喜好给它们赋予了各种性情和传说,岂知它心中是什么样的想法?花若要争宠,要不绽放独属于自己的美,惹得主人顾,要不就将自己变成主人喜欢的花儿吧,只是,石榴花儿想要变成春兰或秋菊,只怕也是难的。 ”说罢,向乌喇那拉氏告了退,说要去准备宴席,丢下一群若有所思的女人。

贾氏轻咬着唇,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是讽刺她“假装”吗?活该!武氏横了她一眼心中冷笑。午后的酒宴并未准备太多的山珍海味,却道道是新出炉的雍亲王爱吃的,胤禛回来后听苏宜尔哈说府上的邬先生和其他几们幕僚先生也有送酒食过去很是高兴,也放了弘昀弘时他们半天的假,由着他们去顽,自己陪着妻妾吃了几巡酒后便去了东侧园。胤禛一走,剩下的女人兴致便没那么高了,想要说上几句风凉话的,想想早先苏宜尔哈的那番话也没劲了,张氏借口自己喝酒有些晕,辞了回去。

“莫不是看爷走了,想着什么心思吧?”郭氏冷笑。“毕竟是新妹妹,还不大懂规矩,乌雅妹妹可别光顾着照顾四格格,有时间也得指点她几句呀!”宋氏自生了五阿哥吃了乌雅氏不少的冷脸,有机会也不吝回报。都进府两年了,还新人哩,不少人心里吐糟。“有些人就是贱,屡教不改。”乌雅氏叹了口气,“哪比得上宋姐姐好手腕,郭妹妹和陈妹妹这么跟姐姐贴心。”好嘛,一句话将三个人得罪了个透,暗指郭氏陈氏低贱被宋氏驯化不说,还令她们彼此心生隔阂。

不过宋氏平时看着柔顺,内里却是个有计较的,闻言不咸不淡地回道:“那是姐姐幸运,遇上了郭妹妹和陈妹妹这么好性儿的。这运气啊,也是老天给的,命中注定,就算你再怎么折腾,没有就是没有……”如果说宋氏幸运,那她就是不幸的,两人同时怀孕,她早产生女,宋氏生儿子……这是咒她命里无子呢,乌雅氏眼里红光一闪,心里恨道,早晚将你踩在脚下,贱人!乌雅氏跟宋氏的剧目近来看得有些麻了,苏宜尔哈想早走又脱不开身,只好跟乌喇那拉氏几人聊起孩子的事,耿氏和武氏虽没生养过孩子,但对孩子的衣服鞋帽却是不陌生的,也极有眼色地跟着说了几句。

突然,后园传来一阵杂乱的喊叫声,隐隐约约有什么阿哥格格的,苏宜尔哈想起早先胤禛放了半天假的弘昀他们,“腾”地站起身就往后花园处跑去,亏得她气匀体轻,看似紧张的步履隐含着某种说不出的天地至理,踩着花盆底子飞奔竟没摔到半分。耿氏等人看着飞速远去的身影,吃惊地张大了嘴,这是怎么了?“哎,钮祜禄妹妹这是怎么了?”李氏扭着帕子拭着嘴掩去方才的失态,如今苏宜尔哈出什么笑话最高兴的人就是她了。“小阿哥出事了!”待那嚷嚷声传来,李氏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两个儿子,惊得脸都白了,随手抓了个婆子问道:“什么事,谁出事了?!”“奴婢不……好像是哪个阿哥落水了……”婆子见李氏那吃人的眼神,吓得改口。

李氏如她所愿地松开手,整个人踉踉跄跄地跟着其他人往前跑,脑里一片空白,心中不停地道,千万别是弘昀弘时啊,老天爷……至于是不是弘晔,她这当会儿也不敢去奢想了,就怕会有报应。“乌嬷嬷,扶我去看看。”“福晋……哎。”乌嬷嬷见她一脸坚持,只得应了。从早上听说主子爷被封亲王到现在,福晋的身子能坚持这么久已不容易了,何苦还跑那么远的路去……坐着等消息不好么?“事关雍亲王府的子嗣我是一定要去的。”乌喇那拉氏幽幽道,她何尝愿意这样?坐在她这个位子,是不是出自真心总要摆出个样子的。

声音来自后花园的湖边,苏宜尔哈一路穿过四季海棠、松、槐,又绕了回廊亭榭,耳尖的听到周嬷嬷和静儿(照顾弘晔的丫环之一)她们的声音,更是吓得魂不守舍,不会是弘晔出了什么事吧?!“周嬷嬷,”她听到自己的尖喊声,“怎么回事?”怎么在湖边叫个不停?“侧福晋,小阿哥被推到湖里了,都是奴才没看好……”周嬷嬷一见苏宜尔哈立即跪了下来,哭道。“张保下去找了,还没找着!”什么,苏宜尔哈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你说什么?!”胤禛在东侧园听到信息时就飞身赶来,与苏宜尔哈几乎同时到达,一手抓起周嬷嬷,“元寿在哪里?”“……”周嬷嬷抖得说不出话。

“这里,这里,弟弟在这里!”观荷亭上弘昀大声喊,手指向离亭子七八丈远、东边堆簇着的一大片青色荷叶,一个小脑袋在那里探了出来,小胖手里抓着一荷角初露的茎杆使劲儿地摇,正朝苏宜尔哈嗄嘻地笑,“额娘,额娘,莲,叭、花……”一只小小的青蛙正蹲在他的脑袋瓜子上呱呱地喷着水。苏宜尔哈松了好大一口气,差点忘了这小子从小被她扔在空间池子里,是会泅水的。“还不快上来!”三月的湖水还是很冷的,冻到了怎么办?!“再不上来额娘打了!”刚才被吓了一通脸色不太好看,这么一端,果然有几分峻色,小弘晔歪头看了看,乖乖地划动着小手脚游了过来。

胤禛早暗中着人潜下了湖,可仍是等不及,足尖点水掠了过去一把捞起他,再一轻点荷叶转身腾了回来。那些下人看得目瞪口呆,主子好俊的身手!苏宜尔哈抱过弘晔上下摸了一番,见没受什么外伤才将他交给赶来的春雨:“快抱着他去换身衣服,别忘了煲碗姜糖水给他喝。”“是。”行了礼,春雨也不客气,抱着小元寿就走了,不管他如何地朝苏宜尔哈伸手喊叫。她转向周嬷嬷:“说!元寿怎么会被推下湖里的,你就这么给我照看孩子的?”“奴才冤枉!”周嬷嬷跪着说道,“四阿哥午睡后奴才一般带着他在多栽轩走动的,今天听说放阿哥们的假,就跟静儿两人抱着四阿哥到花园里来,心想也许能碰着二阿哥跟他顽会儿……我们走到观荷亭附近,四阿哥指着说要看荷,奴才怕危险没应,不想张格格走了过来,逗了四阿哥几句,说要抱着看荷花……奴才不敢有违,便和静儿紧紧地跟着,哪知张格格抱着四阿哥到栏杆上,手一推就将四阿哥推进湖里。

静儿也跳了进去,奴才惊得喊起来,张保赶了来,听说四阿哥在湖里就一扎头跳了进去……”这时静儿和张保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从湖里爬了起来,浑身直打颤,那模样比弘晔还不顶用。“她说的是真的?”胤禛锐利的眼睛射向静儿。静儿眼神坦直,“四阿哥被推进湖里后奴婢就跟着跳了下去,只是四阿哥一下子沉进湖底,奴婢没想到他会游水,一直在附近找……”“她们说谎!”张氏尖声道,大大的眼睛滚着泪,跪在胤禛脚下,“爷,您要相信婢妾,婢妾没有推四阿哥,是他,他蹬了婢妾一下,婢妾力气小,才失手……婢妾是一片好心,四阿哥说要看荷,这奴才一直不允,婢妾不忍心……她们都是侧福晋的奴才,这般说才能……婢妾不怪她们……”胤禛一脚踹在她心窝,咬牙道:“你打量着四阿哥还小不懂事是吧,要不要抱他来说一遍给你听?”这时一边的弘昀拉着弘时的小手在旁边道:“是张格格推弟弟下去的,我看到了,我和三弟正在那里玩。

”小手指向观荷亭远处的一丛素白海棠,那里放着一个皮制的小球,是苏宜尔哈在弘昀生日时送他的,在那个位置确实可以看到观荷亭里的情况。张氏惨白着脸,冷汗涔涔,爬了起来:“爷,您饶了婢妾吧,婢妾喝了酒,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侧福晋,您饶了……”苏宜尔哈转身就走,“我去看看元寿。”她听到他的声音,冷如寒冰:“来人,将这贱婢拉下去,杖毙……不,死太便宜她了,杖四十!死不了,就将她关到梨院去!”梨院位于整个府邸的西北角处,那里墙高门重,是专门用来关禁后宅犯错妇人的,这一世的胤禛还是第一次用它。

这个女人彻底激怒他了,她这是明目张胆要陷他的儿子于死地啊,若非小元寿会泅水,他不定就又失去一个聪慧可爱的子嗣了。张氏还在为逃过一劫而呆愣着,丝毫不知以后没人伺候、没人说话、吃着发馊的冷饭冷菜与鼠虫为伴的生活有多么可怖。第五文学。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