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康熙四十七年(五)

太阳还没出来,就起了风,飘起细细的雨丝,天色灰蒙蒙,地上的草看上去油得发绿,多了层厚重的感觉。草原的雨雪是上天的恩赐,因为过后草会长得更好,牛羊能喂得更壮。当然,来塞外有着更重要政治军事意义活动的康熙不会这么想,不过,现在正好给他一个借口,不用见那些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不见利益不妥协,不耀武力不屈服的人。他不想去猜测那几个被他圈禁在毡帐里的儿子,反而有些担心小十八,孩子,还是小的时候可爱啊,刚到的时候他还拿着自己送给他的小弓箭说要抓兔子呢……他能抓什么兔子,自己要送他还不乐意,只能暗中吩咐护卫帮他。

一脸天真崇拜地叫着自己“皇阿玛皇阿玛”,小小地身子整天跑前跑后,遇到丁点高兴有趣的事都要跑来跟自己说,有点儿好吃的也拿来孝敬自己……自己真不该带他来的,塞外不比京城,天气变化大,他还小,难怪要病倒,可恨那些个太医,关键时刻没个顶用!还有那些逆子,他心情复杂地抚着头又坐下,孩子养得太成材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他们就像参天大树茁壮成长,而自己却渐渐衰老,对着繁复的朝政越来越有力不从心之感,再不服输,身体也不如年青时硬朗,而他们,毕竟是自己的骨血,也曾经仰着小脑袋一脸崇拜地看着他、模仿他,匍匐着亲吻他走过的路……他曾寄予厚望,严厉教育,希望他们成才,成为大清的栋梁,可如今却要亲手将他们削掉,怎么忍心?!可是不忍心,难道任他们将野心膨胀下去?素日奢侈无度朕忍了,派他南巡收受贿赂朕忍了,将外邦进贡物品贪入私囊也忍,可是今日他能派他的亲信侦察自己的起居,甚至他自己也在夜间窥视自己的动静,他日呢?孰不可忍!而胤祥又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前来密告?这个他一直以为纯直勇毅的儿子,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心思,他想利用朕除了太子,觊觎储位吗?他们能不念手足之情拉太子下马明日他们就能为了更高的权势利益对他这个皇父下手……想到这里,他的手微抖了起来,父子相残,难道这是注定的局?放任不管,到最后不管他将大清交到谁手里,都会陷入永无休止的朝争,更甚者,是兵连祸结整个大清四分五裂……他这个皇父难道要让自己的儿子,自己精心挑选的大清继承人担上屠兄弑弟之名,只能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平衡势力而无力整顿江山社稷?要怎么做?为了大清。

自己这一生,所选择的所抛弃的,不就是为了大清为了爱新觉罗家的天下吗?他的心渐渐冷硬起来,太子……“皇上!”李德全一脸惊喜地进来,“十八阿哥好了!”“哦?!”康熙惊喜地站了起来,虽然太医没有明说,但他一生面对过多少这种状况,早从他们的说辞和态度里知道了小十八的危险程度,得救的希望不大,才会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喂下老四孝敬上来的三色莲籽,没想到真有奇效!“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奴才照着皇上的吩咐将莲籽磨成粉加在水里给十八阿哥一点一点喂了下去,开始没什么变化,大约过了两刻钟十八阿哥身上的烧开始退了下去,接着十八阿哥……身上出了很多黑污汗渍……又过了两个时辰,我们第三次给十八阿哥清洗完后才没再出汗……奴才见十八阿哥呼吸平顺睡得很安稳就赶回来禀报皇上了。

”难道那莲籽有起死回生之效?可老四不是说只有强身健体的功效,难道老四自己也不清楚,可他不是已试吃过了?不管怎么样,确实是奇物,对人体健康有益。康熙心情振奋走了几步,停下,对李德全道:“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皇上可折煞奴才了,十八阿哥能平安,就是让奴才一辈子不睡也没什么……”“真不叫你睡的时候你才知道苦!”康熙也知道李德全这么说是在逗自己开怀,但此时听到这个消息确实让他高兴。两人主仆相处几十年,早有默契,说笑了几句,康熙便让他去休息,临了又道,“下去的时候叫黄敬过来。

”“嗻。”李德全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另一位面容忠厚的太监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奴才黄敬叩见皇上,皇上吉祥。”“你去吩咐人准备热汤朕要沐浴,你在外边守着别让人进来。”“嗻。”用了一颗石莲籽之后,康熙也排了一身的汗污,尽管他年纪大得到的好处不如十八阿哥多,可也叫他昔年受的一些暗伤及上了年龄容易招的如牙口、胃、腰酸腿乏、手脚无力、气血不畅等症疾也好了一大半,身体一好,精力也跟着上来,整个人显得年轻了稍许。 匆匆地结束这次塞外巡视一回到热河行宫,康熙当即召集廷臣,宣示皇太子胤礽罪状,命拘执之,送京幽禁。

同时被圈禁的还有大阿哥胤禔、三阿哥胤祉、五阿哥胤哥祺、八阿哥胤禩、十三阿哥胤祥。四阿哥胤禛则得了先一步护送十八阿哥胤祄回京及“无事不要出府”的命令,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连十八阿哥也好似知道了什么,一副噤若寒蝉的小模样,素日里少了许多言语,乖乖地由着胤禛送他回宫,只将自己心心惦记的几只兔子托四阿哥送给苏宜尔哈和弘昀。 摸了摸他有些消瘦的小脸蛋,胤禛收下兔子,道:“等过段日子四哥再接你到家里玩儿,见了你十六哥,也劝他多在阿哥所待着,有空多去看看王嫔娘娘。

”“胤祄知道了。”十八阿哥仰着小脑袋认真地答道。在他心里,这位四哥虽然总是挂着一张生人勿近的冰脸,做事也严肃认真,但十六哥说了,只要不犯错儿,四哥对人是很好的。这一路行来,果然不错,四哥不爱玩儿,但照顾自己是很尽心的。他是好人,比太子二哥、三哥他们好多了。胤禛看着王嫔娘娘派了嬷嬷和太监来接十八阿哥,便转身回了府。 “爷,您回来了!”乌喇那拉氏扶着乌嬷嬷带着一干女眷在门口迎接。胤禛出门几个月,楞是让她又将身子养好了几分,不过扔是一副全身无力风吹就倒的苍白模样,若非乌嬷嬷和喜云扶搀扶着,能不能站着还是个问题。

“嗯,进去吧。”淡淡地瞅了她一眼,看见了她眼中无言流露的祈求,胤禛带头进了府。乌喇那拉氏脸上不由绽出一抹揉和了放松、欣慰、喜极而泣的表情,随即又被她隐忍地敛下,她知道爷,他这是原谅她了,是吧?!她的惩罚结束了,是吗?苏宜尔哈看着那个装模作样的男人,唇角弯了弯,没有错过乌喇那拉氏主仆的表情,心想你愿意出来那可再好不过——这种非常时期,有个嫡福晋在前面挡着,应酬的时候她的耳朵应该可以少受些罪吧?这么想着,苏宜尔哈还是决定尽可能地少出门,免受眼刀耳扰之苦。

谁叫领导大人做得太好了些,年长的皇子个个被皇帝圈禁,他却没事人一般,回府“休假”,啧!宋氏生了个儿子,虽然瘦弱些,身体却没有不足之症,好好养应该能平安长大,胤禛虽早得了消息说得了个儿子,这会子看到时还是很高兴的。他抱着仔细看了一番,觉得这孩子还是像宋氏多些,就给五阿哥起了名叫弘晗,并把他还给了眼底带着满足笑意的宋氏,叫她好好照顾孩子,好似没有听到乌喇那拉氏之前带着说的,宋氏怀孕时身体虚弱,耗思伤神……幸好孩子福大命大、平安生了下来之类的话。

“辛苦你了。”他对苏宜尔哈道。“这是妾身该做的,宋格格能平安产下五阿哥多亏了乌嬷嬷的帮手,说到底还是福晋的功劳。”宋氏不安地抱着儿子,她也知道将儿子交给嫡福晋养对他的将来比较好……可是真的好吗,福晋会不会有留子去母的想法?她是汉军旗出身,她的儿子养在福晋名下将来就真的有机会继承世子之位吗?现在府中大权落在钮祜禄侧福晋手,她又养了个白胖可爱的四阿哥,有着纯正的满州血统,如果她视自己养在福晋名下的儿子为敌,那……更何况还有个不是善茬儿的李淑齐在虎视眈眈,她已经失去过一个女儿,还能再赌上一个儿子吗?不,她只要她的儿子平平安安的!“她自是好的。

”胤禛淡淡地说道,又跟前来问安的大格格更根、才四岁的二格格三格格说了几句诸如“每天吃得好不好”“做都些什么”及“一会儿一起用膳”的话。几位格格未曾和父亲如此亲近,尽管有些畏怕,更多的却是高兴。渐渐的,不但回了他的话,也能鼓起勇气问上一两句,“阿玛在外面身体可好”“草原是不是有很多动物”之类的话。胤禛一一回着,看着自己眼前的几个女儿,更根甚是乖巧文静,殊兰和耶布淳格也有些羞怯,再看看她们有些纤弱的身体不由微皱了下眉,想起导致清朝那些格格都不长命的原因,又吩咐了她们一通:“有空多到花园走动,每顿饭要多吃一些……”说着眼睛瞟向被喂养得白白胖胖手脚像藕节似的弘晔,那双灵活乌黑的眼珠子正一转不转地看着自己呢,心中一阵兴奋,刚刚他还听到这小子喊他“阿玛”呢。

大手一挥,让她们去看他从草原给她们带来的礼物——小马,当然,我们的女主和小元寿、弘昀同学多了一对兔子,小十八的礼物。乌雅氏眼见他们父女天伦叙个没完没了,便迫不及待地抱着四格格上前:“爷,四格格还未请爷给她取个名儿呢。”胤禛看了看,四格格长得细眉细眼,白白嫩嫩的,有些瘦弱,沉吟了一下道:“就叫阿琳吧。”苏宜尔哈差点喷笑出来,阿林?山?就那小得跟猫儿似的四格格?领导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啊。乌雅氏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事实上她气得快吐血了,大格格的名字是个“温柔娴静”,二格格是个“冰雪聪明”,三格格是个“美丽”,怎么到了自己女儿身上就成了一座“山”了?!“这孩子太瘦弱了,哪有一点满族格格的模样,你做额娘的平时要多尽尽心!”四爷开始训人了。

哦,爷这是喜欢健康活泼的女儿呀!在座的女人心里了悟道。乌雅氏只得憋屈地行了个礼应“是”。“爷,您看都这么久了,李妹妹那——”乌喇那拉氏开口道。胤禛微眯了下眼,“福晋说的是,都快到年底了……”转头就吩咐苏培盛去解了李氏的禁,并将弘时抱到松柏院住,嬷嬷下人重新挑选,过了年就开始到东侧园跟邬先生启蒙进学。晚膳,是领导大人出差两个多月回家的第一顿饭,理所当然的所有的后院女人及孩子都被聚到了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才散。

宋氏放心了,爷并没有想将孩子抱给别人养。乌喇那拉氏则有些失望,不过她对抱宋氏的孩子也不是那么上心,毕竟孩子的血统差了些……现在爷还年青,指不定府里还会进人,到时候只需找个有着满族身份、出身不高的生下儿子抱养在名下也不是难事,想到这里,她瞅了施施然抱着孩子离去的苏宜尔哈一眼,看着是个老实的,哪知是个谨慎又心有成算的,虽然不争,但位份摆在那里,自己也不好动手……不过她是嫡母,有的是令府里的阿哥与她亲近的方法。

很快,她通知后院恢复所有阿哥格格每日请安的规矩。彼时胤禛正在多栽轩逗元寿玩儿,闻言眉头一皱,只说了一句:“不耽误阿哥们上学的时辰就好。”苏宜尔哈暗自摇头,乌喇那拉氏这么不消停,怎么养好身子?!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着两章一起发的,不过刚才看到好多亲都要问显示了更新怎么还看不到章节……这个,我改了发表时间也不知有没有关系,哈哈。晚间可能还有一章。完了,向亲们告一下假,鱼鱼得了感冒,头晕晕的,码文很不在状态……接下来几天,可能没法正常更新了,见谅:)。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