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77、康熙四十七年(四)

77、康熙四十七年进了六月,坐不住的康熙又开始带着已三十六岁的大阿哥胤禔、三十四岁的太子胤礽、二十二岁的十三阿哥胤祥、二十岁的十四阿哥胤祯、十五岁的十五阿哥胤礻禺、十三岁的十六阿哥胤禄、十一岁的十七阿哥胤礼、七岁的十八胤祄一起巡幸塞外。本来嘛,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她的领导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跟着去了。难道是为了十三?!兄弟啊,多么有爱的配对……苏宜尔哈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太邪恶了,可是,领导大人上辈子没去的巡视塞外为什么这辈子要跟着去,难道不是因为历史上的十三阿哥就是因为这次事件——太子窥测帝踪、十八阿哥夭折、十三因某种未知原因被圈禁,而执着着要解救亲爱的弟弟吗?难道不是吗?不是吗……她实在猜测得好痛苦。

不过为了整个雍郡王府,希望领导大人平平安安的吧。苏宜尔哈可没忘记此次随去的还有太子一派、大阿哥一派、三阿哥一派、八阿哥一派,真真是窥测皇权的角力场,混水摸鱼的很多,尽管猜到领导大人定为这场出巡准备了不少工作,她还是忍不住担心,希望四阿哥能不被卷进去吧。“主子,宋格格那里来人报说是要生了。”翠竹进来禀报。“哦。”将碗递给一旁的奶嬷嬷周氏,示意她将碗里加了鱼肉和切碎了的菜叶的米粥继续喂弘晔,对馨桂和翠竹道:“你们跟我走一趟看看。

”“是。”来到宋氏和贾氏住的绛云阁,毫不意外地见到了乌嬷嬷及碧梢、桃叶。见到苏宜尔哈来了,她们恭敬地行了个礼:“老奴见过钮祜禄侧福晋,侧福晋吉祥。”“不必多礼,辛苦乌嬷嬷了。”苏宜尔哈客气道。“哪里,这是老奴该做的。”乌嬷嬷点了点退到一边。这么几年下来,她对苏宜尔哈倒还好,因为不管她得不得宠,掌没掌权,她对嫡福晋乌喇那拉氏一直都很恭敬,从不在礼数规矩上逾越,对她们这些福晋身边的人也从不因福晋的得势或失势而改变态度。

只是她老了,尽管知道福晋打的主意不妥也不忍多加劝阻,只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主子心里有多苦……“宋格格怎么样了?”苏宜尔哈问,“可请了太医?”“已经痛了两个时辰了,宋格格的身体有些弱,精神也不足,”乌嬷嬷皱着眉回着,“老奴已吩咐了桃花去熬了参汤,也叫小福子去请了苏太医来。”“嬷嬷做得很周到。”这时机灵的贾氏已指挥了人抬了椅子过来,请苏宜尔哈坐下。谁知道还要生多久,苏宜尔哈可不耐烦踩着花盆底子干等,便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又对贾氏道,“吩咐人搬些小墩子过来,你和乌嬷嬷也坐下,可别累坏了。

”竟把她和一个老奴才相提并论,贾氏暗恼,脸上却不显地应了一声,又着人搬了些墩子过来——因为乌雅氏也来了。李氏被禁足没来,可这乌雅氏也太不安分了,这种时候没人吩咐也敢过来,打量着乌喇那拉氏现在“病着”,胤禛又去了塞外,便不把她这个侧福晋放在眼里了?也罢,现在她也不想跟德妃对上,只要她不出妖蛾子,随她折腾。这一等足足又等了三个时辰,苏太医亲自熬了两次汤药端了进去,宋格格才声嘶力竭地生下了一个瘦继的小阿哥——雍郡王府的五阿哥。

苏宜尔哈当着乌嬷嬷和宋氏的贴身大丫环绿珠的面请苏太医再次为宋氏和小阿哥诊脉。苏太医诊后斟酌着回了一堆,用白话讲就是宋格格怀孕时思虑过度,导致心脾血虚神魄无主,膳食营养也跟不上……因此身子有些受损,小阿哥也有些瘦弱,俩人都需要好好调养。堂堂一个雍郡王府还能少了一个怀了孕的格格饭吃吗,乌嬷嬷脸色有些不好看,若非苏太医是熟人,又常被苏宜尔哈请来给乌雅氏和宋氏诊脉,知道宋氏的情况,这话传到外面指不定还被以为雍郡王府怎么苛待孕妇呢。

绿珠忙惶恐地说:“格格吃不下饭菜,常常是吃了又吐……”苏宜尔哈止了她的话,对苏太医道:“还要劳苏太医给开个方子调调才好。”苏太医在苏宜尔哈掌管府务的这段时间常被请进雍郡王府给乌雅氏和宋氏诊脉,对她的行事心性有些了解,很是干脆地点了点头,接过纸笔不一会儿就写了两张方子。苏宜尔哈接过方子看了一下,将它递给乌嬷嬷看,对苏太医道:“这段时间天气太过反复,接下来的日子还要劳太医多过来几趟。”“这是奴才该做的。 ”苏太医对这位钮祜禄侧福晋印象实在好,觉得她为人亲切大方,心性品行也是皇家媳妇里难得的,对她的态度是真正发自内心地恭敬。

“好了,小福子你拿了方子跟着苏太医去取药,绿珠好好照顾你的主子和小阿哥,其余的人就都散了吧。”“是。”小福子和绿珠感激地退了下去。乌雅氏眼见苏宜尔哈将事情处理得一丝不漏,差点咬啐一口银牙,这宋氏也太好命了吧,虽然苏太医说小阿哥有些弱需要仔细调养,可那也是一个“阿哥”啊……愤愤地扯着帕子走了。 同一时间,驻跸热河的康熙并不开心,即便京中传报《清文鉴》成,《平定朔漠方略》也即将完成的消息,也不能让他展颜。他每年在热河进行木兰秋猕,不仅为皇族提供了娱乐,还对皇族和士卒进行了军事上的习武训练,令军士能继续保持满族一贯的英勇善战传统,又因巡视塞外,在内蒙古接受科尔沁、喀喇沁、敖汉、奈曼等部王公台吉的朝见,加强了和蒙古各部的关系,使北部边防的安全稳定得到了保证,同时,也可以趁机考核官员,根据一些文臣武将的忠诚和能力,提拔或革除其官爵。

这一次,这些娱乐以外的政治和军事意义让他更头痛。他第一次觉得精疲力竭,他的儿子们似乎太过出色了,出色得开始不安份,朝争,竟争到蒙古各部来了,拉拢、言词争锋、窥探帝踪……这些,他都知道,只是要他下手,他还是觉得不甘,都是他的儿子啊,可他们做的事,不是他骂一两句、不是他打一两棍就能消停得了的!第一次,他觉得做一个皇帝艰难!“皇上,”李德全悄悄走了进来,低声道:“十八阿哥高烧不退,太医说再不退烧就危险了……”“叫他们尽力医治,治不好朕叫他们脑袋搬家!”康熙怒喝。

李德全一悸,正要退下,不防又被康熙叫住:“有谁去看过胤祄?”他是皇帝,自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就算他愿意去,他的臣子也不愿意他轻身近险,可是他自己不能却不代表他希望他的儿子没有孝悌之心。李德全腰更弯了,“除了四阿哥、十三阿哥、十六、十七阿哥去看过,其他阿哥……”“他们都没去?”康熙的声音轻轻的,听不出喜怒,李德全却更觉得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也没敢回话。康熙正要说什么,忽闻帐外隐隐有刀锋出鞘之声,瞬间心如雷击一阵紧缩:“谁?!”一个人影晃过,飞速而去。

多少年的皇帝肝胆不是白练的,康熙大步撩开门上毡子,踏了出去,大喝:“来人——”然后一阵子喧扰,胤禛赶来途中出于一种莫名的感应往十四阿哥的毡帐望去,堪堪瞧到两个影绰人物闪了进去……他顿了顿,还是直往康熙的穹庐。到的时候,大阿哥、太子的毡帐已被康熙直接派重兵看住,十三阿哥更被康熙下令绑住关了起来。康熙见他赶到,一脸担心地望着胤祥的模样,目光如电:“怎么,你想替他求情?”胤禛连忙跪下,目光坦诚地望向他:“皇阿玛,儿臣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求情?十三是您的儿子,您要怎么管教哪有儿臣置喙的地方,儿臣只是担心十三性子莽撞,不理解您的一片苦心。

再说,要担心,十三是儿臣的弟弟儿臣固然是关心的,但皇阿玛也是胤禛的阿玛,您日夜忧心国事又要操心我们……儿子也是担心的。”十三,终究还是没听他的劝。太子是疯狂,但也不必为了拉他下来而赔上自己啊,这种时候……他暗喟,但也明白,若不经此一事,只怕胤祥还心惦着那个位子。看不惯太子是一回事,但这些年因十三在众皇子中较高的满汉文化素养及办事能力及善于协调人际关系而令皇父青睐有加,常年外巡皆带在身边以示宠爱已经令他生出向往,更成了那些有心人的计划除去的钉子。

想到这里,他心中也颇为暗恼,尽管已做了准备,在这塞外还是有人手不够之虞,不然也不会慢了一步。老十四,是他吧,真是好心计,好手段!他也觉得十三是他的障碍吧……康熙定定地看着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声音说不出的无力表情又隐有安慰的喜悦,抬了抬手道:“你起来吧,且回去。”“是。”他转身迟疑了一下,对满脸疲色、眼睛布满红丝的康熙道:“皇阿玛,儿臣献上的那几颗莲籽,您……不妨用上一颗,对身子是极好的。 ”“回去吧。”康熙点了点头,步履迟缓地回了穹庐。

这一晚,康熙独坐了许久。李德全进了几次汤膳又劝了几次歇息都被他挥退。最后一次,天**晓,他对李德全道:“去将四阿哥献上的那个青玉盒拿来。”李德全很快将玉盒找来,又退了下去。康熙打开,玉盒里放着六颗莲籽,一对金、一对银,鲜润的莹光微闪,另一对却是灰突突的石头颜色。他伸手朝向一颗金色莲籽,忽然想起四阿哥说他已试过,这三种莲籽的功效是石莲籽最末,其次是银莲籽,最好的属金莲籽。 他将手抓向石莲籽,将玉盒盖上,道:“李德全。

”“奴才在。”李德全闪身进来。康熙将手中的莲籽递给他:“将这莲籽磨成粉喂给十八阿哥,记住,这事儿你亲自做,完了你守在那儿,看着十八阿哥,有什么异状再来回朕。”“嗻。”李德全躬着腰,小心地接过石莲籽。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