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离府

离府虽然不用亲自动手,但要带到庄子上的各色东西还是要过目的,苏宜尔哈在章佳氏的带领下开始略略接触了古代有特有的管家理事。。她也不清楚之前的苏宜尔哈到底跟章佳氏学了多少,也没自大到以为自己在二十一世纪学到的东西在古代可以畅行无忌,于是秉持着少说少做多看的原则过了一天。陪着章佳氏用了晚膳,又核了明天带走的人数。苏宜尔哈身边的两个大丫环春雨秋实是一定要带的,四个二等小丫环带走两个,两个留下。随去的还有赵嬷嬷及章佳氏身边的两个大丫环翠羽、紫屏,另有章佳氏陪嫁过来的几房里被提上来当管事之一的丰河和二十几个护送家丁。

连着七八车的东西,很大的一支队伍了。“那我回去了,额娘也早点休息。”“等一下。”章佳氏吩咐赵嬷嬷,“去把那个盒子拿过来。”赵嬷嬷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里间,不一会儿,就抱了个黑漆描花点金的木盒出来。苏宜尔哈看了看放在面前的盒子,它长约四十公分宽约三十公分高也有四十公分左右,黑漆作底,边线描花镶金嵌螺钿,做工朴实大方中见着精巧。立面是左右两扇门,门上面挂着一把精巧的对卧双鱼金锁。章佳氏拿来一把细长的钥匙打开上面的金锁,拉开两扇门,一看,里面上中下还有三个可抽出来的抽屉盒子,盒子里外也是抛光了漆面点缀了金翠的,做工竟比外盒还要精巧细致。

苏宜尔哈心想拿到现在也是一件精美的古董艺术品。章佳氏将那三个屉盒都抽了出来,只见里面垫着的红绸上摆满了几件光华璀璨的珠宝首饰:“这是你郭罗玛法郭罗妈妈留给额娘的,都是些难得的精品,现在额娘将它们留给你,你要好好保存。”苏宜尔哈眼睛都看花了,好一会儿才对章佳氏道:“额娘,给女儿浪费了,还是留给以后的弟媳当传家宝。”“哪里来的弟弟……就是有,也是要给女儿的。”章佳氏眼里底过一丝惆怅,脸上却是带着啼笑不得的慈爱,这个女儿啊,明明喜欢却不贪恋,“放心,额娘这里还有呢,这些都是适合你现在用的,你放心拿。

”“那,谢谢额娘!”“好了,回。”回了院子,由着春雨秋实侍候了梳洗,苏宜尔哈忙让她们下去休息:“好了,你们也去洗洗歇了罢,累了一天,明日一早还要出城呢。”“是。”两人已习惯了苏宜尔哈夜晚不叫人伺候,而今天她们又是收拾东西又是跟前跟后的也确实累了。门一关好,苏宜尔哈就带着盒子闪身进了空间。贵重的东西还是放空间里才放心,这些宝贝拿到现代就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随意将盒子放在池边一块平坦的青色巨石上,转头看向种植区,苏宜尔哈不由张大了嘴,“啊!”早上才种下去的奄奄一息的花果树已然变得绿意盎然生机勃勃,连那高度都往上猛窜了一大截。

这是不是表明自己很快就能吃到这些水果疏菜了?苏宜尔哈乐呵呵地地给每一株植物浇了水,边浇边想着,这桃树不知是什么品种,前世最喜欢吃的就是北京水蜜桃和滑皮桃,只是长大后吃的桃子就再没小时候那种醉人的味道了,咬下去都是硬邦邦地带着酸,有的甚至连酸味都没有……这两棵桃树要是蜜桃跟滑皮桃就好了。唔,这两棵柑橘也不知是什么品种,如果是皇帝柑或沙田橘就好了,可惜,它们的产地似乎在广东德庆和四会……而且是杂交品种,或许以后可以试试。

葡萄,最喜欢玫瑰香了,那个味道太好了,还有橄榄那么大的黑提……唔,外来品种啊,想了也没用。还有酸酸甜甜的草莓、甜蜜多汁的樱桃、不知名的果树……快快长大,快快结果……想想满空间的水果自己想吃就吃,多么幸福的前景啊!噢,还有茶,前世各种各样的饮料都不喜欢,跟老爸一样喜欢喝茶,也不知道这两棵小茶树是什么样的品种,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搞来武夷山的大红袍的枝条种在空间里,到时就能随时喝了……到了种花的地儿就没什么功夫细浇了,苏宜尔哈随手招了些空间水洒了下去,没办法,她对花从来只欣赏,要她精栽细剪地去对待它们就有些难了。

不知是否错觉,好像连空间也有了点变化,土壤、水还有空气都透出一股子轻快欢悦的感觉……可能在欢迎着这些自然的植物进入这里,苏宜尔哈欣悦地想着,也许它也是有生命的。待在空间里时间多了不少,本着不浪费原则苏宜尔哈又练了一个时辰的字及刺绣,最后跑到莲池里畅游了一番才恋恋不舍地出了空间,在轻缓的呼吸中渐渐睡去。第二日吃了早饭,一切准备妥当,章佳氏带着苏宜尔哈去老太太那里请安并告辞。老太太的院子位于府内最东侧,院里花木扶疏又有一棵几十年桂花树所以取名桂院,到了夏季倒比别的院子阴凉一些。

随着仆妇引路来到正堂,门帘一挑,各种眼光便飞射而来。这也是一间摆设很古香古色的堂屋,可能是老太太起居的缘故,摆设配色尽管华丽却低调许多。老太太倚在中间榻上,榻上铺着褐底团花福寿纹缎垫,正面靠背也镶了同色花纹锦缎,榻的一边是多宝格并放着描漆嵌贝花小炕桌,桌上摆放着茶盏及各式点心。榻底放着长条脚踏,对着脚踏靠墙两边设了一对高脚梅花式小几。左边放着半镂铜鼎香盒,右边放着鲜花美人瓶。地下面左右两溜各置有两张椅子并一个几子,几上茗碗瓶花俱备,椅上也搭着杏黄撒花椅搭,底下也放着脚踏。

其余帘幔,古架陈设,自不必一一细说。右边已坐了两个女子,见了章佳氏忙恭敬地站了起来。这就是她的两位便宜姨了。苏宜尔哈神色淡淡地跟着章佳氏给老太太行礼请安。“免了。”老太太头发虽有些花白但发丝浓密,面容慈祥,只神色有些倦,眼神却仍炯亮有神,见了跟在章佳氏身后的苏宜尔哈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道:“我看苏宜尔哈恢复的倒比原先好多了。”“病是好了,不过终究伤了底子,还需要好好养呢。”章佳氏回着话,坐到了老太太左下首位,受了两位姨娘的礼。

苏宜尔哈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坐在右边首位的是一个身景高挑,五官艳丽的女子,清素的容妆及素雅的衣着不仅没消减她的丽色反而更增添了几分清丽温婉,这便是云姨娘了,若非在进来的那一霎目光相接见到她眼底的那抹冷光,苏宜尔哈真要以为她就是一个温和守礼的婢妾了。坐在右边次位的梅姨娘身量就娇小玲珑了许多,宽大锦绣的衣着及花团锦簇的打扮并未夺走她本身的光彩反而更显得她肌肤如玉,眉目精致。她的动作恭谨,神色自如,眸光流转间透着一股子妩媚与自信……唔,比起云姨娘的家生子丫环出身她是抬轿子迎进门的良妾,出身确实高了些。

可惜,良妾也是妾。再加上云姨娘生的是儿子,且是钮祜禄府目前唯一的男丁,所以在老太太面前位置反不如云姨娘。“听说姐姐要带二姑娘到庄子休养,不知打算住多久,这府里可离不了姐姐呢。”梅姨娘巧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真为钮祜禄府考虑呢。云姨娘心里冷笑,每个婆婆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对儿媳不满?只老太太要听不出她话里的挑衅可就白活这么大岁数了。果然,老太太已皱眉斥道:“这府里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插嘴!有空想这些没有的还不如好好伺候你老爷和姑娘。

”转头对章佳氏说道:“府里就先由我管着,但年底事多你须回来接管。苏宜尔哈的奶嬷嬷我看年纪也大了,你回来到时再给她挑一个教养嬷嬷,别给耽误了。”此话软硬兼有,公私皆具,章佳氏也难以反驳。梅姨娘闻言也是脸色一白,悻悻然地坐着干扭着手中帕子,心中郁愤无比。她是章佳氏做主迎进钮祜禄府的没错,可她一个妾不争宠夺权怎么能在后宅生存下去,况且她还有一个才容出色的女儿。她的女儿是她在这府中立稳脚跟的根基,也是将来带给她无上荣耀的希望,现在却一再因眼前这对母女受挫甚至被禁足……她如果不在此时趁她们势弱打上一耙那才好笑!老太太又叮嘱敲打了苏宜尔哈几句,不外乎身体好些就回府居住,冬天天寒,庄子条件不好等等,才放了行。

出了院门,大部份行李物件已在赵嬷嬷的指挥下都搬上了车。足足有十大车啊,再加上随行的人员和乘坐的车马,场面实在壮观。不是一年之中最热时的避暑也不是一年之中最寒的时候的静养,对于女主人这时候携女到别庄居住的事下人就是心里多有揣测也不敢嘴上漏出半句,一路默默出了城。房山位于京城西南,处华北平原与太行山交界地带,西北方多山地、丘陵,延展至东南成沃野平原。这里由太行山分支出来的山脉众多,山峰高低罗列倒成天然屏障,境内更是大小河流有十几条之多,拒马河、大石河回旋曲折,永定河、小清河穿而过。

一路行来,苏宜尔哈没少掀帘子看外边的风景,远远的近近的,既有北方山水的雄奇又有南国水乡的柔媚,虽然不比现代一些人工雕琢之美,却更有一番青山野渡的天然之秀。苏宜尔哈不由叹道:“就算只住几天也是好的,这么美的景色若不来看看可就辜负了。”“你这孩子!”章佳氏笑叹了口气,默默将心里的打算略作了修改。原来她是想趁着苏宜尔哈选秀前的这一两年好好将时间空下来亲自教导她一些管家理事及一些后宅女人争斗所必须的相关技能,像医药、食物相克之类的。

苏宜尔哈的性子太过淳厚,害人的事做不来,那么有能力自保也是好的,做母亲的总不能跟着女儿护着她一辈子。现在看她这副小鸟出宠的模样,想到府中她连兄姐也不亲,自己管着家,往来虽有几家较亲密的却也无年龄相符的小姐妹可与她做伴,可见她这性子有些爱僻也是养成的,这次出了府到庄子上居住可不能再将她拘得太紧,有了机会还得带她出去散散心。“早听赵嬷嬷说过庄子的景美,如今方才有幸跟着太太姑娘见识一番呢,婢子们可都盼久了。 ”跟车侍候的春雨见主子神情松缓便从一旁的车厢屉子里拿出几样零食点心,又冲了茶水,见章佳氏闭目养神,忙又拿了小棉被及靠枕出来,以便替章佳氏靠躺着更舒适,又轻轻给她捶起腿来。

车途漫漫,再好的景色也有看累的时候,苏宜尔哈见章佳氏这两天心情大有起落,神色倦倦,便悄挪了位置,也替章佳氏揉捏起手腿关节。不大一会儿,章佳氏便享受地沉沉睡去。“你也知道房山的庄子?”苏宜尔哈轻声地问春雨。“奴婢哪里知道,只昨儿个收拾东西时缠问了赵嬷嬷几句。 ”春雨小声回着,“往日咱们府里用的许多水果坚果都是这庄子里产的呢,听讲,还有种着荷花的鱼塘,要是夏日,碧叶红花、鱼戏莲底定是好看。”苏宜尔哈轻笑,这丫头,还挺有春花秋月式的浪漫情怀。

捱了一天的马车终于赶在日落前到达。山脚田间的村落,也有炊烟袅袅升起。“你看,那就是咱家的庄子。”远远的,章佳氏就指给了苏宜尔哈看,“良田只有30顷,不过庄子后头的那座山还有旁边种了果林的丘陵都是庄里的,当时买的时候还是荒地呢,眨眼就果树累累了。 ”庄子的建造不似京城里的宅院规格齐整雕梁画栋,也无江南园林的精雕细琢移步换景,大小也就十五亩左右,但胜在周围青山果林坏绕,溪河穿流,一片清凉绿意。举目望去,山的左边,几座青灰石墙青瓦房顶的屋子从山脚依着地势延伸出来,屋外有竹篱环绕鸡犬相逐,看来是庄子上的住家;山的右边,靠丘陵的地方也建了三间高大的房屋、四间略小一些的房屋,皆是大块青灰石建造,样子看上去更加简洁坚实,应该是庄子上的库房。

这左右做护手状的错落连成排的房子之间垒了云墙蜿蜒出来,环到前边设了门房,开了庄子大门。 在这两排房屋的中间,一前两后呈品字形修了三座宅院,宅院间遍植花树,只在山溪汇聚处挖了池,垒了湖石,又在关键处修了短桥栅栏和小亭。由于庄子靠山,庄后两座山的所有权也早在买下庄子的同时一起买下,修庄子时虽也修了后墙,却又留有门子和旁边小巷道通往后山,从山脚至山顶的浓荫掩映中可见几处供人歇脚的亭子和木屋,结实而充满山村的纯朴气息。

庄子大门早早就打开,庄头也领着人迎在门口。这个庄子的管事是苏宜尔哈奶嬷嬷李氏的丈夫林旺,是随章佳氏的陪嫁的下人之一,因他老实能干,章佳氏嫁过来时就把从小侍候她的丫环李氏嫁给了他,更指了他来管理这个庄子。 苏宜尔哈打量着他,见他一身褐袍,相貌普通,身材却比一般人高大些,对章佳氏和她态势恭敬中带一丝欣喜,神色真诚而不谦卑谄媚,看起来是个可靠的人。站在他身边的就是自己的奶嬷嬷李氏及庄头还有帐房下人。对于自己的奶嬷嬷苏宜尔哈也同样关注,只见她穿着蓝色长袍,瘦削的脸上透着苍白的病容,乌黑的头发简单地打了个髻,髻上戴了根金簪及两朵绒花,虽才大了章佳氏两三岁,看上去却像比章佳氏老了十岁,眉眼间仍看得出年青时清秀的相貌。

“太太!”李氏扶着章佳氏下了车,方说了句想念话,就看到了苏宜尔哈,眼里惊闪着喜悦的泪花,“听说姑娘病得不清,我一直担心着,想到府里去照顾姑娘,身子却不争气,如今看了才放下了心,可大好了?”“好多了,嬷嬷也多顾着自己的身体才是。”想起她是因为生病的小儿子夭折才跟着大病一场,苏宜尔哈心下多了些怜惜,这个李氏连生四子存活下来的却只有大儿子和三儿子,最小的儿子在去年去了之后她的身子就垮了似的一直不好。 “就是这个理。

”章佳氏也不忍看她悲苦下去,“你还要想想林山和林峰呢,再过两年就要帮他们成个家了,你不看着难道叫林旺去操那个心?”“太太说的很是,赶紧擦了泪陪太太姑娘进院子里歇息,都赶了一天的路了。”林旺一旁赶紧应了声,又请示了赵嬷嬷,安排人先将带来的物件搬到内院库房。“哎。”李氏忙用帕子擦了下眼,“太太姑娘跟我来,房间都整理好了,看看哪里不周到或需添置的什么东西只管吩咐……”“我的习惯你还不了解么,必是妥当的,只有空去看看毓儿住的地儿有甚要动的罢……”苏宜尔哈这才有闲慢慢观察庄子的内部构造。

大文学。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