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花嫁(上)

日子飞快,十一月的婚期很快就到了。毕竟是两世唯一的婚礼,苏宜尔哈颇有些烦躁,有时停下手中转移注意力的针线想着二十一世纪的亲人朋友就会流下泪来,心中无限惶恐。“毓儿,这个拿着。”出嫁的前一晚,章佳氏拿了个盒子塞给她,打开一看,是一整叠的银票,大的面额一千两,小的面额五十两。“这是五万两的银票,不算在压箱金里,是额娘私下给你的,进了那府里,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自己放起来。”“额娘!”苏宜尔哈扑进章佳氏怀里大哭起来,自来到这清穿,都是章佳氏在感情上支撑着她,维护着她,现在,她就要离开她了,“我不要嫁了……”“说什么傻话呢。

”章佳氏搂着她坐到炕上,拿着帕子仔细地为她拭去掉落的泪珠,“生为女子,成亲生子,相夫教子,都是必经的,到了那里,要好好过……你要记住,你是额娘的宝贝,无论什么事,都要将你自己的安危幸福放在第一位!你的男人,你不可不关心,也不可太关心,一个人若爱得连自己也没有了,那是最可悲的。”章佳氏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为妻为妇的话,完了又对她讲,“四福晋听着是个大度贤惠的,可再贤惠的女人也看不得别的女人受自己夫君独宠,你是侧福晋,位分虽高,也高不过个嫡字,在那府上万事不要出头,什么也别逾了她去……女人过好过坏,其实根点在男人身上,若有争宠的手段和心思,那也要放在四阿哥身上,别去跟那些女人做无谓的争斗。

再有,你年岁还小,子嗣的事最好过几年再想,免得伤了身子……这个你是学过的,额娘也不多说,还有这个,”她从身上掏出了本小册子塞到她手里,“你慢慢看,额娘就先走了!”人家还没说话呢,这就跑了?苏宜尔哈郁郁地翻了翻手上的册子,脑门“刷”地滑下一片黑线——这是传说中的春宫图啊?!她兴致勃勃地仔细翻了一遍,画得还挺精细的,姿势体位也不少,嗯,当图片看还是可以的,要说尺度夸张,那万万比不上现代的某些片子的……******碧梢端着碗汤药,进了乌喇那拉氏的房间。

见乌嬷嬷正将一张礼单放在桌上说着什么,就停在门口,轻声禀道:“福晋,汤药好了。”“端进来吧。”乌喇那拉氏倦倦地说道。她已经怀孕两个月,虽觉得比起怀弘晖时人倦了不少,总想睡,又腰骨酸疼,但也只以为是年纪大的缘故。乌嬷嬷盯着乌喇那拉氏将那补汤喝了下去,欣喜地想着,福晋怀孕后脸色一日比一日差,精神头也不足,但谁怀了孕不是这样?只要再生下嫡子,福晋的地位就更稳固了。但一想到那即将进门的侧福晋,她还是有些紧张,除了贝勒府正院四阿哥可是亲自指了个最大的院子给她呢!“福晋,您可不能放松啊,原先您还说只是个四品官的女儿,家世不显,可您没看见,那满得挤不下的八十六抬的嫁妆,还有那些家具,款式好看,材料更是上乘……老奴看着就是不简单的!您说,她哪儿来的这些好东西,莫不是主子爷——”“嬷嬷!”乌喇那拉氏轻轻放下帕子,将碗递给一旁的碧梢,看着她退出去后才正色道:“爷不是那样的人,这样的胡话以后不可乱说。

”“嗻。”乌嬷嬷应了一声,又道:“老奴还不是担心么?”“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虽得了皇阿玛册封侧福晋,到底底子轻,有这么多嫁妆估计也是家族使了吃奶的劲挤出来的吧,上不得抬面的人家总以为女儿嫁了高门就能风光门楣,福荫家族呢,他们这是不了解我们爷的性子……而且,八十六抬又怎么样,我当初进门可是一百二十抬的妆奁……她再怎么样也没能逾了去!何况,如今我怀了胎,要好好安养,这府中的大权虽还管着,到底爷叫了李氏襄理……她膝下已有二子,若再得了府中大权,我哪里还弹压得住,钮祜禄氏进府刚好,她二虎相斗,我也省心。

”乌喇那拉氏隔了十余年没想到还能再怀身子,只觉得什么也比不上肚里的这块肉重要!但是李氏却一直是她心里的刺,原来也只是得宠、有子,如今她为了养胎,不得不将手中权利分出去叫她襄理,就更怕她坐大……钮祜禄氏的进门她非但不觉得膈应反而觉得是上天派来助她的,有了另一位侧福晋进门,就可以分李氏的宠,甚至,也可以分她一点权将她彻底拉到李氏的对立面。而且以她的观察,爷并未对这位即将进门的侧福晋有多关注,指婚的这段日子以来,他是依旧忙着朝事、办差,即使指了个府中最大的院子给她,那又如何,那个院子是贝勒府里离主院和东侧园小书房最远的地儿,也是最简朴的,倒是李氏占了府中修建得最华丽的西院才叫她碍眼!“武氏还有宋氏如何?”“武格格还如以往安份,主子爷到她那儿的日数也没什么变化,倒是宋格格这些日子与李侧福晋走得近些……”“不知死活。

”乌喇那拉氏冷笑,却也不在意,一个不得宠的格格能翻出什么浪来?不过这个宋格格蠢是蠢,总这么不老实地蹦达也让人心烦,“多注意些。还有那个乌雅氏,”她的眼神冷了下来,“防着她点,那可是德额娘的亲侄女……”“福晋的意思是?”“看爷的意思也是不喜的,不过顾着上面那位的脸面罢了!只是这乌雅氏看着不是个安份的又仗着宫里那位的势……我也不好轻易动她,但凡她出点错我还得帮着圆过去,她若识相只是小打小闹地争风也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能侍候爷,可若是心狠……我们正好抓了她的柄由着爷去处置。

”“有福晋在,她们还能反了天去。”乌嬷嬷对自已看着长大的四福晋还是很有信心的,“您安心养好身子和小阿哥要紧,外面的事交给老奴来办。”乌喇那拉一脸慈爱地抚着不显的肚子,是啊,这是她的希望……******同时,永和宫。德妃听着来人禀报了四贝勒府乌雅氏格格传来的消息惊得好半晌说不出话,摒退了伏侍的宫女,只留下了心腹陈嬷嬷:“嬷嬷,那年她不是吃了本宫赐下的药么,怎么还能怀上?”原来四福晋之所以生了弘晖后不能再孕除了难产伤身外还有德妃的手笔,聪明如乌喇那拉.宜慧也想不到四阿哥的亲生额娘会对自己动手,德妃的段数太高,她也是当了十几年媳妇才慢慢从一些微枝末节里推测出她对四阿哥的不喜和防范,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早在被康熙指给四阿哥后就遭了手。

说起来她能在嫁给四阿哥后的第三年怀孕还是邀天之幸。“这——”陈嬷嬷也深感疑惑,德妃对四福晋下的药可不是一次剂量多的问题,而是每逢四福晋进宫请安就将药抹在递给她的茶杯或吃食里,还有每次永和宫赐下的吃食、药品……反正东西是赐到四阿哥府,谁用都一样。一次一点,积少成多,又不引人注意,长年累月下来,哪个女人还能怀孕?“药都是奴才亲自下的,她也每次都用了……除非四福晋另找了高人,自己养好了身子?”天底下还真是没有不能解的药……“怪不得弘晖去了之后她的脸色红润精气旺盛,看来是偷偷找了高手调理身子了。

”德妃冷冷地想着,只要她没怀疑到自己身上就好。不过就是怀疑又能怎样,无凭无据,自己又惯在皇上面前称赞她,做足了慈母的姿态,他们若是对自己不敬那就是忤逆!皇上可是最忌讳不孝的。“运气真好啊!”她自己就是擅长妇人保养、孕育方面知识的,不然也不能在康熙百花齐放的后宫里接连生下六个子女。“运气再好又怎么及得十四阿哥有福气!”陈嬷嬷见她心情不豫便奉承了两句,“十四阿哥那可是双喜临门呢,等翻了新年,娘娘就又添了两个乖孙!”“你说得不错,老十四家的这次定能诞下嫡子!”十四阿哥膝下只一个弘春也是德妃一直担心的问题,她也私下教了蕙兰(十四福晋完颜.蕙兰)调养身子的方法,奈何胤祯对她感情平平,怎么也没怀上。

想到这里她终于对丹珠的印象好了点,认为她是个有福的,刚进门就有了身孕,连带的蕙兰也怀上,若是都能生下阿哥就好了。这时,乌喇那拉氏怀孕的事也禀到了康熙那里,他大乐:“看来钮祜禄氏是个有福的,这才要进门老四家的就有了好消息。来,赏四贝勒胤禛蜜腊朝珠一盘、斗彩花卉笔筒一套、八景松烟徽墨一套、端砚一方,福晋乌喇那拉氏缠枝花卉荸荠瓶一对、赤金手镯一对、貂皮两张、羊皮五张、人参两支、灵芝一支……”即将过门的苏宜尔哈未得赏赐,但康熙的一句“钮祜禄氏是个有福的”却比什么赏赐都好,内务府打理她的婚事更精致周到了。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