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选秀(二)

除了暗底下各式各样的流言,秀女们最关心的就是最后一轮的选秀内容了。大文学。只是大家都各有心思,纵有什么蛛丝马迹得来的猜测也不愿透露给别人知道,直到临选的前一日才有宫女被重贿露出有女红、才艺两项。听到的人都舒了口气,这两个项目其实并不在预料之外,也是大家善长的。也不知谁笑开:“这下子那个鹤兰总不会也拔了尖罢?”这种人!苏宜尔哈暗暗摇了下头,转身回了屋里。“苏宜尔哈,怎么办,我好久没动针线了。”安敏惴惴不安地说道。 这些日子她也算看明白了,能留下来的秀女大多家世背景、样貌气度都是拔尖的,她只能在最后一轮的选秀项目中出彩,只是刺绣一向不是她所长,这会儿听到要比这个,又见其她人都那么沉着有信心的模样,心下不免慌张。

看在凌柱的份上苏宜尔哈随口安慰道:“放心,那么多秀女就是要考校女红也是限时间挑简单的做,要是求精细美观那要多长时间?你只要基本功扎实就能过。”安敏恍然大悟:“你说得对!”乐颠颠跑回自己位置练针线去了。第二日,大家天还未亮就起了床,在宫女的帮助下梳洗打扮起来。 安敏挑了件浅粉色旗装,襟前挂了串银光流粉的香珠,衣摆袖口镶了淡紫栏边,上面用金银线描了简单的蝴蝶图案,翩翩**飞,头上梳了小两把头,戴了朵珠花又插了支别致的宝石花簪,整个人看起来俏丽甜美得像三月里的桃花,灼灼其华。

丹珠则穿了件玉色旗装,衣摆袖边绣了同色花卉,清新中透着贵气,她头上同样梳着小两把子头,头上戴的除了朵浅色芙蓉绢花外另插了支如意点翠长簪,耳坠是绢纱制的精巧连珠小花,真真是人比花娇。大文学阿图穿了件豆绿旗装,小两把子头上戴了根镶了五彩宝石的别致簪子,出奇地将她身上那股子天然野性美添上抹艳贵之风。 “没人再能将荷青色穿得如苏宜尔哈这么好看的。”丹珠赞道。安敏抿着嘴瞧了眼苏宜尔哈头上的那朵绒荷花及耳下晃悠悠如珠如露的明珠,郁闷得要死,她淡妆浅抹,就将别人费尽心思的打扮反衬得刻意雕琢。

过了复选的六十一位秀女,除了在这一个月内莫明其妙生了病的、犯了规矩的、冲撞了贵人的……被遣送出去或暴病而亡的七人,只剩五十四人。这五十四人在太监们的带领下来到了顺贞门。接着是六人一排进入殿内让皇帝和后妃们选看。这次两黄旗参选的秀女不多,第一列正好是五个正黄旗一个镶黄旗,苏宜尔哈被分在第二列,安敏也是。 不知里面是怎么选的,苏宜尔哈只觉得过了有一个时辰左右,里面就有人出来了。那些人里,有的面带傲色,有的一脸平静,更多的是神色沮丧。

不及她多想,就有小太监宣她们这一列秀女进殿待选。一排秀女规规矩矩地进了殿跪在地上请安:“皇上,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秀女的声音并不齐整,都透着微微的颤音。苏宜尔哈内心也很激动,坐在上面的就是千古一帝康熙啊,不知长得什么模样。一时之间在她心里闪过的竟是现代连续剧里演过康熙的各位男演员的扮相……她激动于见到真实的康熙,但这激动也不过一会儿,她盯着脚尖,没忘记自己踏足的是哪块地儿,这是皇宫,这是大清朝,这里皇权如天,人如草蚁。

“免礼。”一个淡淡又充满着威仪的声音响起,而随着声音的响起,低着头的苏宜尔哈敏锐地感受到一股无言的压迫悄然而至。大文学“左边开始第一位是哪家的?”半晌,站在左边第一位的秀女才战战兢兢地回答:“回、回皇上,奴婢隶、隶属镶黄旗,是……”康熙问了几句便摆了下手,那秀女住了口,退到一边。他又道:“左边数第三位。”左边第三位,这不是她吗?她上前一步福身答道:“回皇上,奴婢隶属镶黄旗,是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之嫡女,钮祜禄.苏宜尔哈。

”原来就是她。“抬起头来,让朕看看。”苏宜尔哈缓缓抬起头,眼前的康熙已有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却并不显老,除了鬓角微霜。他身材适中,浑身散发着一种慑人的威仪,那双幽深有神的眼眸……跟四阿哥很像,只是他显得莫测四阿哥显得淡然。她只敢瞧他一眼,便将目光转向伴坐在康熙两旁的宜德两妃。这两个在康熙后宫顶有名的女人她都见过,当然,接触时间不长,应答的也不过简单的几句话,却让她有很直观的感受。德妃乌雅氏,皮肤白腻润泽,唇角总带着端庄的微笑,说话声音温柔和气,言笑间却又不失高贵,可能保养得好的缘故,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着反倒像个三十几岁的美貌妇人。

也不知苏宜尔哈是受了前世资料的影响还是空间带给她的敏锐直觉,总感到她温婉可亲的表象下有着一颗冷静得近乎冷血的心。宜妃郭络罗氏,果然带有一种爽利傲然的美,她的美貌与气质跟八福晋略有相似,只她气度更雍容,成熟的风华由里及外,像盛开的蔷薇花。脸上竟也没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这些后宫的女人真会保养啊!说不定她们的时间除想宫斗招数外全拿来美容养颜了……康熙仔细打量起苏宜尔哈,初看只觉此女生的珠圆玉润,端庄秀雅,细看又觉她雪肤花貌,浑身透着股难描难绘的清逸脱俗。

方才他在问第一个秀女的时候,其她的秀女无不屏息凝气,紧张待选,只有她,形似恭谨,实则身姿不摆,气息松匀……气度不错,她一个小姑娘竟能不被他的气势吓到。康熙敏锐的从她看过来的那一眼里察觉到了她的平静,她看他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个平常的老人,除了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赞赏(完全不知道她是联想到四四了),毫无惶恐畏惧之色,真是令人意外。“会什么才艺?”“回皇上的话,奴婢会刺绣和弹琴。”“那就弹琴。”康熙一说,立马有机灵的小太监将准备好的古琴和坐墩搬放到抬到一旁。

苏宜尔哈坐下后静了会儿心,才叮叮咚咚弹起了《渔樵问答》。《渔樵问答》是一首古琴曲,它反映的是一种隐逸之士对渔樵生活的向往,希望摆脱俗尘凡事的羁绊,音乐形象生动,旋律飘逸潇洒,表现出渔樵悠然自得的神态。苏宜尔哈修长如莹玉的手指在琴弦间轻抚慢挑,心中想起自己在空间中自得其乐的情趣……奈何身在宫墙内,眼耳之线无处不在,自己只能小心翼翼收敛,只在床内或幽避无人之处吃吃水果或喝喝空间里的水。幸好,选秀已至尾声……一曲终了,康熙赞赏地点了点头,琴音中没有“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而已”的不羁潇洒,却更有一种安逸悠闲、淡泊无争之喜,那巍巍青山,悠悠绿水,馥实绕家的田园之美隐隐现于指下。

“真是好听!”德妃声音柔和,言笑絮絮,“臣妾在宫里也没少听这《渔樵问答》,今日却听出些新调来,这些加入的音调可是你自己想的?”《渔樵问答》名列**十大古曲,历代传谱中多达三十多种版本,到了现代随着技法和主题音调的变化发展、演奏形式的多样化,它的表达愈发丰满活泼。苏宜尔哈为了不让自己在此曲的意境中太过超脱尘俗惹上位者不喜,便无意中使用了点滚拂技法,在原来的曲谱上加了些新的音调……却不知这也成了出彩的地方。

“……是。”这个时代不像现代,文化信息传播又快又广,她也不能说她知道《渔樵问答》有几十种版,更听过多种不同的演奏版本。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康熙见她一脸不加掩饰的疑惑几没笑出声,这个苏宜尔哈还真是纯稚可爱,在对待书籍时不像大部份腐儒将先人传下的书典规矩视为天理、不可更改,她的身上有种天然的灵性!但她又是聪明的有能力,看她在章佳氏怀孕期间的管家情况就可看出,然,更可贵的是她有了这份聪明和能力却又凡事忍让不与庶姐争先,对于欺负过她的人也总宽厚对待!是个好孩子,配得上老四!“真是个有灵性的孩子,难怪知雅在我面前赞了好几次!”宜妃也看出了康熙对苏宜尔哈的喜爱,便也锦上添花地赞了一句,还赐了她一只翡翠冰玉镯子。

却把九阿哥私底下向她索要苏宜尔哈的事给掩下。哦!苏宜尔哈这下知道为什么宜妃对她另眼相看了,原来是五福晋的功劳。“好了,下一位……”安敏上前一步福身答道:“回皇上,奴婢隶属镶黄旗,是四品典仪钮祜禄.凌柱之庶女,钮祜禄.安敏。”“抬起头来朕看看。”安敏乖巧地抬起头,微微一笑。“哟,长得也是娇俏可人,真是一对**……”。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