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儿女姻缘(四)

儿女姻缘听到皇上将简亲王府的乌勒丹指给了毓沅,而指给毓淮的竟是允禔的嫡女怀忻时,恒亲王福晋他塔喇知雅就一直叹个没完,若非她的婉珉岁数跟苏宜尔哈的两个弟弟差得太多,她也想结之门亲……恒亲王允祺听了她的话直摇头:“就算岁数差不多,这门亲也不能结。退了雅尔江阿的简亲王府能跟咱们府比吗,乌勒丹在简亲王府中的身份地位能跟婉珉一样吗?皇上不会同意的。与毓淮毓沅兄弟俩岁数相当的侄女儿可不少,你看皇上还不是指了怀忻?一来,没了大哥庇护,我那嫂子侄子侄女日子实在难过,结了这亲,等于拉了他们一把,皇阿玛看了高兴;二来,直郡王府这名头早没了,大哥在朝中还有什么势力?结这门亲就是名头好听,既拉近了承恩公府与宗室的联系,又不会形成联姻结党之势……”他这一篇难得的大论换来的只是知雅无奈的眼神,她只是在可惜这么好的人才品性的青年却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好不好?真是个呆的。

难道真要自己的婉珉远抚蒙古才好?唉。听说皇上中秋过后要举行木兰秋狝,宗室及笄了的闺女可是很多的,除了她的婉珉,光侄女就有八弟家的昭茹、十四弟家的福宁福欣和依媛、十六弟家的慧心……更别提其他亲王郡王府里的了,自己还是找个时间进宫跟皇后娘娘谈一谈吧,就算要抚蒙古,也得给女儿找个好的。******“额娘,还没到吗?”弘旻弘昊不时地掀开帘子看着车外。“这才到保定呢。”苏宜尔哈笑了笑,这是领导登极后第一次举行木兰秋狝,她身为皇后怎么也要凑这个兴的,虽然身体有孕不宜远行劳顿,可这次行围又关系到给冰雅挑选额驸……她更不能不来了。

就算早知道领导和弘晔心中有了大略人选,她还是不放心要看一看的。“你们俩个干脆到外头跟你哥哥骑马去吧,省得在这里挪腾个没完,看得我眼晕。”“我们答应阿玛和哥哥要好好照顾额娘的……”怎么办,被额娘嫌弃了!小家伙有些心虚地眨了眨漂亮的凤眼,第一次跟阿玛额娘出行,他们也想骑马随护啊,又威风又能看风景,可哥哥说了,额娘现在怀了小弟弟,不能让额娘担心受累。“你们的孝心额娘知道,不过额娘想睡了……这样,你们去叫春雨姑姑进来陪额娘,这样额娘就不会没人照顾了,好不好?”正是活猴一样的年龄,这么拘着他们她也不忍,凭他们的身手在这大队伍里还能出什么事,弘晔就是太小心了。

——某人一点都不知道是儿子怕她太过担心才如此安排的。严肃地思考了一下,弘旻弘昊才点了点头:“好吧。”苏宜尔哈笑着亲了他们每人一下,“去吧。”小正太红了脸,别扭地嗯嗯一下,“那额娘好好休息。”回了个颊吻,两人相继跳下马车。苏宜尔哈听他们在外头说道:“春雨姑姑,你去里面照顾额娘吧,小心点,额娘有些累了,想休息。”“奴婢知道了。”“赵延,去,将爷的马牵来……”苏宜尔哈淡笑着闭着眼,感觉春雨进了车里,又轻轻抖落了张薄被披在她身上。

等她的车马到了围场,弘晔冰雅早将行宫里的房间物件都查看了也觉着准备齐妥了正在行宫外面候着他们呢。胤禛扶着苏宜尔哈下了车,见她神色有些倦倦地,便让春雨带着几个嬷嬷宫女先扶着她到安排好的屋子里休息。“冰雅,你领着阿琳、兰馨她们去看住的地方,略略休息一下也好。”“是,皇阿玛。”阿琳和兰馨齐声应着,闪闪的眼睛很是精神,大清建国以来能跟来围场参加木兰秋狝的公主很少,她们实在很幸运。不错,很有精神。胤禛微点了下头,带着弘晔他们几个皇阿哥四下查看围场去了。

“看来翁牛特部和阿鲁科尔沁等部的王公们还是很用心在照看围场的。”胤禛登基后一直没抽出时间到塞外巡视,更别说举行这木兰秋狝了,现在一看不仅行宫维护得很好,十几处围场也打理得草木葳盛葱郁,榛鸡松鸡野兔时不时在林间灌丛隐没……野兽想必也繁衍了不少。“苏培盛,赏。”“嗻。”苏培盛躬身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皇阿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围猎?”弘晨眼尖,早发现了不少好猎物,兴奋得摩拳擦掌地,这可还是外围的围场呢,里面好猎物肯定更多。

“急什么。”胤禛淡淡地瞅了他一眼。“我想打只白狐给额娘做个漂亮的围脖。”弘晨理直气壮地说道,“你们谁也不能跟我抢啊。嗯,再多打些好的毛皮给姐姐做嫁妆……”“我们也要!”弘旻弘昊挺了挺胸、眉眼飞扬地同声说道,原来就俊美中带着温雅贵气的小脸立时多了几分英气。看得胤禛暗自点头。皇父年纪愈大,行事愈发宽仁,这两个孩子在他身边教养长大,他还怕久了心性太过仁弱,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不过姐姐到底要指给谁啊?”配不上姐姐怎么办?此言一出,旁边的父子几人不约而同地沉了脸,“我去看看你们额娘。

”胤禛丢下他们转身走了。真希望苏宜尔哈这一胎给他生个女儿……想到宠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要是别人的人,胤禛心头十分不是滋味。第二天就下旨,令满蒙皇族、勋贵子弟进行军事上的习武训练。于是,几个考核中的公主额驸人选莫明其妙地被操得很累之余,又暗中被下了不少黑手。晚上,胤禛在木兰围场举行了盛大宴会,宴请和赏赐蒙古王公台吉、蒙古众官兵及管领围场的蒙古王公台吉等。新皇登基几年,手下将领士兵踏平周边不服叛逆、横扫干涉挑衅其国威的邻邦,疆土扩大了不少,偏偏又不似康熙年年来围场与蒙古诸部联系感情,这些蒙古王公们早就心中忐忑不安,早盼晚盼的,终于皇帝来秋狝了,他们怎么能不来凑兴呢,不仅贡献的毛皮物品足足的,连人才也是足足的……虽说是盛大的宴会,不过规矩并不像在京城的那样多,反而松散和谐了许多。

会上,诸多蒙古大小贵族都看到了传说中美如天仙的皇后娘娘,也看到了固伦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冰雅。皇后娘娘固然是雍容华贵凡人难及,可齐默持多尔济的眼光仍不由自主地停在了那个几年不见的公主身上。她肤若凝脂,眼眸含着清水般浅淡的笑意,身着一件浅橘色云锦旗袍,外罩一件颜色略深绣银纹滚毛边比肩褂,梳着一字头,头上简单地戴着几朵小小堆在一起的绒花并一支小巧的喜鹊登梅簪。簪上的梅花是红碎如血的红宝石攒成,喜鹊更是由棕、褐、红各色小宝石镶成,鹊嘴儿衔一串上小下大的东珠,直晃得夜下的她容色皎洁如月,清丽如水中娇花。

怎么越长越美了……他心中直叹气,身份又尊贵,性格才艺也没得挑,这样他竟争的难度很大啊,这场上身份比他好的有不少呢,观音保到现在还没有嫡福晋,连向来骄傲的多尔济塞布腾也是……不过,这些年自己没少跟四阿哥七阿哥联系,他们对自己的印象应该不错,只要这次围猎自己表现得好一点,也不是没有机会。跟他一样存着念头的蒙古勋贵子弟不少,而那些大胆热情的蒙古少女们却是盯着贵气优雅斯文更甚于蒙古汉子的阿哥们……而那些老狐狸们则一会瞅瞅儿女一会儿打量打量自己可能求娶到的目标,笑得很是意味深长。

于是,宴会上表演的曲目就没多少人在欣赏了。宴会之后几日,胤禛都在接见蒙古各部王公台吉,期间也接见了不少出色的蒙古子弟,见到的难掩心中喜悦,没得到接见的心中也不免失落。不过在接下来的赛马、赛布库等活动中他们还是积极参与表现,不到最后谁知道赢的人会是谁呢?蒙古勇士的热血昂扬实在刺激了不少同来木兰秋狝的满族勋贵子弟,他们摩拳擦掌的,在皇帝行围或合围狩猎时,也不约而同地大展身手,想要在名次上赛过蒙古那些嗷嗷叫的勇士……“那里有只白狐!”有人喊。

“追!”弘晨调转马头,一路上穿林越灌,人马合一,灵活得仿佛飞马平原,那些护卫都被甩在了后面。在那里!他在马上拉弓瞄准,一箭射去,中了,在脚上!那白狐脚虽中了一箭,但活命的本能仍教它拼命往前窜……反正跑不远。弘晨拍拍马,追了过去。“阿玛,我捉到了一只白狐!”“哈哈哈,好!皓祯,真不亏是我岳礼的儿子,文武双全……”硕王正想着将这白狐献给皇上,让皇上对皓祯另眼相看,说不定自己的儿子也有机会尚公主,那自己这个混在爱新觉罗家的异姓王地位也不会那么尴尬时,又听到心爱的儿子说道:“我要放了它,阿玛!它这么通人性,眼睛湿漉漉地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阿玛,它是母的,我们满人不是有留母增繁之说吗,阿玛,我能放了它吗?”这是围场行猎,哪里猎了猎物又放回的?岳礼皱起眉正要反驳,却发现白狐的脚上有一簇艳红……那是血!看了眼罩在网中的白狐,他心中一紧,这白狐早有人射中。

看着一脸祈求的儿子,他掩下心中失望,懒得跟他说明白,调转了马向揪紧了网子的士兵挥了下手,放走了白狐。那白狐见那网撤掉了,顿了顿,看了看停在原地的人,朝树林跑去——自以为是,弘晨暗哼了一声,继续拍马朝白狐追去。作者有话要说:呵呵,这章忘了复制一遍了:)想想晋江最近老抽,还是复制一遍妥当些听到皇上将简亲王府的乌勒丹指给了毓沅,而指给毓淮的竟是允禔的嫡女怀忻时,恒亲王福晋他塔喇知雅就一直叹个没完,若非她的婉珉岁数跟苏宜尔哈的两个弟弟差得太多,她也想结之门亲……恒亲王允祺听了她的话直摇头:“就算岁数差不多,这门亲也不能结。

退了雅尔江阿的简亲王府能跟咱们府比吗,乌勒丹在简亲王府中的身份地位能跟婉珉一样吗?皇上不会同意的。与毓淮毓沅兄弟俩岁数相当的侄女儿可不少,你看皇上还不是指了怀忻?一来,没了大哥庇护,我那嫂子侄子侄女日子实在难过,结了这亲,等于拉了他们一把,皇阿玛看了高兴;二来,直郡王府这名头早没了,大哥在朝中还有什么势力?结这门亲就是名头好听,既拉近了承恩公府与宗室的联系,又不会形成联姻结党之势……”他这一篇难得的大论换来的只是知雅无奈的眼神,她只是在可惜这么好的人才品性的青年却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好不好?真是个呆的。

难道真要自己的婉珉远抚蒙古才好?唉。听说皇上中秋过后要举行木兰秋狝,宗室及笄了的闺女可是很多的,除了她的婉珉,光侄女就有八弟家的昭茹、十四弟家的福宁福欣和依媛、十六弟家的慧心……更别提其他亲王郡王府里的了,自己还是找个时间进宫跟皇后娘娘谈一谈吧,就算要抚蒙古,也得给女儿找个好的。******“额娘,还没到吗?”弘旻弘昊不时地掀开帘子看着车外。“这才到保定呢。”苏宜尔哈笑了笑,这是领导登极后第一次举行木兰秋狝,她身为皇后怎么也要凑这个兴的,虽然身体有孕不宜远行劳顿,可这次行围又关系到给冰雅挑选额驸……她更不能不来了。

就算早知道领导和弘晔心中有了大略人选,她还是不放心要看一看的。“你们俩个干脆到外头跟你哥哥骑马去吧,省得在这里挪腾个没完,看得我眼晕。”“我们答应阿玛和哥哥要好好照顾额娘的……”怎么办,被额娘嫌弃了!小家伙有些心虚地眨了眨漂亮的凤眼,第一次跟阿玛额娘出行,他们也想骑马随护啊,又威风又能看风景,可哥哥说了,额娘现在怀了小弟弟,不能让额娘担心受累。“你们的孝心额娘知道,不过额娘想睡了……这样,你们去叫春雨姑姑进来陪额娘,这样额娘就不会没人照顾了,好不好?”正是活猴一样的年龄,这么拘着他们她也不忍,凭他们的身手在这大队伍里还能出什么事,弘晔就是太小心了。

——某人一点都不知道是儿子怕她太过担心才如此安排的。严肃地思考了一下,弘旻弘昊才点了点头:“好吧。”苏宜尔哈笑着亲了他们每人一下,“去吧。”小正太红了脸,别扭地嗯嗯一下,“那额娘好好休息。”回了个颊吻,两人相继跳下马车。苏宜尔哈听他们在外头说道:“春雨姑姑,你去里面照顾额娘吧,小心点,额娘有些累了,想休息。”“奴婢知道了。”“赵延,去,将爷的马牵来……”苏宜尔哈淡笑着闭着眼,感觉春雨进了车里,又轻轻抖落了张薄被披在她身上。

等她的车马到了围场,弘晔冰雅早将行宫里的房间物件都查看了也觉着准备齐妥了正在行宫外面候着他们呢。胤禛扶着苏宜尔哈下了车,见她神色有些倦倦地,便让春雨带着几个嬷嬷宫女先扶着她到安排好的屋子里休息。“冰雅,你领着阿琳、兰馨她们去看住的地方,略略休息一下也好。”“是,皇阿玛。”阿琳和兰馨齐声应着,闪闪的眼睛很是精神,大清建国以来能跟来围场参加木兰秋狝的公主很少,她们实在很幸运。不错,很有精神。胤禛微点了下头,带着弘晔他们几个皇阿哥四下查看围场去了。

“看来翁牛特部和阿鲁科尔沁等部的王公们还是很用心在照看围场的。”胤禛登基后一直没抽出时间到塞外巡视,更别说举行这木兰秋狝了,现在一看不仅行宫维护得很好,十几处围场也打理得草木葳盛葱郁,榛鸡松鸡野兔时不时在林间灌丛隐没……野兽想必也繁衍了不少。“苏培盛,赏。”“嗻。”苏培盛躬身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皇阿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围猎?”弘晨眼尖,早发现了不少好猎物,兴奋得摩拳擦掌地,这可还是外围的围场呢,里面好猎物肯定更多。

“急什么。”胤禛淡淡地瞅了他一眼。“我想打只白狐给额娘做个漂亮的围脖。”弘晨理直气壮地说道,“你们谁也不能跟我抢啊。嗯,再多打些好的毛皮给姐姐做嫁妆……”“我们也要!”弘旻弘昊挺了挺胸、眉眼飞扬地同声说道,原来就俊美中带着温雅贵气的小脸立时多了几分英气。看得胤禛暗自点头。皇父年纪愈大,行事愈发宽仁,这两个孩子在他身边教养长大,他还怕久了心性太过仁弱,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不过姐姐到底要指给谁啊?”配不上姐姐怎么办?此言一出,旁边的父子几人不约而同地沉了脸,“我去看看你们额娘。

”胤禛丢下他们转身走了。真希望苏宜尔哈这一胎给他生个女儿……想到宠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要是别人的人,胤禛心头十分不是滋味。第二天就下旨,令满蒙皇族、勋贵子弟进行军事上的习武训练。于是,几个考核中的公主额驸人选莫明其妙地被操得很累之余,又暗中被下了不少黑手。晚上,胤禛在木兰围场举行了盛大宴会,宴请和赏赐蒙古王公台吉、蒙古众官兵及管领围场的蒙古王公台吉等。新皇登基几年,手下将领士兵踏平周边不服叛逆、横扫干涉挑衅其国威的邻邦,疆土扩大了不少,偏偏又不似康熙年年来围场与蒙古诸部联系感情,这些蒙古王公们早就心中忐忑不安,早盼晚盼的,终于皇帝来秋狝了,他们怎么能不来凑兴呢,不仅贡献的毛皮物品足足的,连人才也是足足的……虽说是盛大的宴会,不过规矩并不像在京城的那样多,反而松散和谐了许多。

会上,诸多蒙古大小贵族都看到了传说中美如天仙的皇后娘娘,也看到了固伦端柔公主爱新觉罗冰雅。皇后娘娘固然是雍容华贵凡人难及,可齐默持多尔济的眼光仍不由自主地停在了那个几年不见的公主身上。她肤若凝脂,眼眸含着清水般浅淡的笑意,身着一件浅橘色云锦旗袍,外罩一件颜色略深绣银纹滚毛边比肩褂,梳着一字头,头上简单地戴着几朵小小堆在一起的绒花并一支小巧的喜鹊登梅簪。簪上的梅花是红碎如血的红宝石攒成,喜鹊更是由棕、褐、红各色小宝石镶成,鹊嘴儿衔一串上小下大的东珠,直晃得夜下的她容色皎洁如月,清丽如水中娇花。

怎么越长越美了……他心中直叹气,身份又尊贵,性格才艺也没得挑,这样他竟争的难度很大啊,这场上身份比他好的有不少呢,观音保到现在还没有嫡福晋,连向来骄傲的多尔济塞布腾也是……不过,这些年自己没少跟四阿哥七阿哥联系,他们对自己的印象应该不错,只要这次围猎自己表现得好一点,也不是没有机会。跟他一样存着念头的蒙古勋贵子弟不少,而那些大胆热情的蒙古少女们却是盯着贵气优雅斯文更甚于蒙古汉子的阿哥们……而那些老狐狸们则一会瞅瞅儿女一会儿打量打量自己可能求娶到的目标,笑得很是意味深长。

于是,宴会上表演的曲目就没多少人在欣赏了。宴会之后几日,胤禛都在接见蒙古各部王公台吉,期间也接见了不少出色的蒙古子弟,见到的难掩心中喜悦,没得到接见的心中也不免失落。不过在接下来的赛马、赛布库等活动中他们还是积极参与表现,不到最后谁知道赢的人会是谁呢?蒙古勇士的热血昂扬实在刺激了不少同来木兰秋狝的满族勋贵子弟,他们摩拳擦掌的,在皇帝行围或合围狩猎时,也不约而同地大展身手,想要在名次上赛过蒙古那些嗷嗷叫的勇士……“那里有只白狐!”有人喊。

“追!”弘晨调转马头,一路上穿林越灌,人马合一,灵活得仿佛飞马平原,那些护卫都被甩在了后面。在那里!他在马上拉弓瞄准,一箭射去,中了,在脚上!那白狐脚虽中了一箭,但活命的本能仍教它拼命往前窜……反正跑不远。弘晨拍拍马,追了过去。“阿玛,我捉到了一只白狐!”“哈哈哈,好!皓祯,真不亏是我岳礼的儿子,文武双全……”硕王正想着将这白狐献给皇上,让皇上对皓祯另眼相看,说不定自己的儿子也有机会尚公主,那自己这个混在爱新觉罗家的异姓王地位也不会那么尴尬时,又听到心爱的儿子说道:“我要放了它,阿玛!它这么通人性,眼睛湿漉漉地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阿玛,它是母的,我们满人不是有留母增繁之说吗,阿玛,我能放了它吗?”这是围场行猎,哪里猎了猎物又放回的?岳礼皱起眉正要反驳,却发现白狐的脚上有一簇艳红……那是血!看了眼罩在网中的白狐,他心中一紧,这白狐早有人射中。

看着一脸祈求的儿子,他掩下心中失望,懒得跟他说明白,调转了马向揪紧了网子的士兵挥了下手,放走了白狐。那白狐见那网撤掉了,顿了顿,看了看停在原地的人,朝树林跑去——自以为是,弘晨暗哼了一声,继续拍马朝白狐追去。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