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争(三)

争(三)()弘时年青,底子原就比李氏来得好,再加上无论是康熙还是胤禛看重的都是皇家血脉,几位太医都是善于察颜观色揣摩上意的,自是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他身上,吃药将养了一个多月人差不多恢复了健康。只是太医们私下同胤禛说了,弘时阿哥看着好了,其实身体底子损了,以后还需慢慢调养……而李氏,确直到弘时成了亲后才醒来。一醒来就对日夜看护着她的弘昀媳妇舒舒觉罗氏大发脾气,逼问她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向她下手,叫舒舒觉罗氏去抓了来……舒舒觉罗氏闭口不语,她就骂她没用,别人都欺到头顶上了还忍着让着,是不是想着她这个婆婆早死……屋里屋外的奴才早在李氏开始训斥舒舒觉罗氏时便退了出去,能在这府里安稳当差的哪个没有几分机敏,不该听的话要是听了,保不准哪天就会被灭口,就是一时饶了你,以后主受辱的主子当了势,看见你就想起这么回事,哪里还会用你来膈应自己,要知道这天皇贵胄最不缺的就是奴才。

胤禛听说李氏醒了便带了弘昀过来瞧瞧,没想到一进院子就发觉下人们躲得远远的大气也不敢出,随着靠近正屋还隐隐听到李氏的喝骂声,两人在房门口听了好一会儿,才沉着脸进了屋。李氏一见胤禛和弘昀,知道刚才的事被他们知道脸上略闪过尴尬之色,但很快换了委屈的模样哭道:“爷,您可来了,您要为妾身做主啊,妾身这么多年安份守已也不跟人争宠没想到还是碍了别人的眼……可怜我的弘时,受了这么大的苦,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够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体统规矩了!?”胤禛忍无可忍地喝了一声,“你还敢提弘时,告诉你,有今日之祸全是你招来的,这是报应!”舒舒觉罗氏身子一颤,低着头跪在那里,请安也不是,想退下去也不是,为难之际,一双大手扶起了她,她抬头一看,弘昀黑柔的眼眸正瞧着她,“别担心。

”他小声地说,眼底没掩饰对妻子的心疼。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照顾李氏又是怎么关心弘时那边的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舒舒觉罗氏心中一定,回以轻暖的微笑,为了他待她的这份心,她做什么都值。李氏听胤禛话里有话,不由愣住,难道不是爷成了太子,那些贱女人想着向上爬要除掉自己和自己的儿子么?!虽然弘昀给她分的过,从皇室注重的血统和出身上讲他和弘时没什么机会,让她不要与人白争那口气,可在她心里,自古以来没有嫡子那贤明的庶长也是很有机会的,论起长幼她的弘昀和弘时都占了先,她又是侧福晋,就算不是出身满洲著姓大族,这位份总还是高过那些格格侍妾的。

在她的想法里,钮祜禄有可能下手,因为除掉了自己和弘昀弘时这府里就她钮祜禄氏一支独秀了;而雍亲王府只有自己和钮祜禄氏是侧福晋,只要自己出事,堂堂大清太子怎么可能身边只有一个侧福晋,现在不到选秀年份,诸如宋氏、耿氏、年氏这些有子或家世背景好点的格格就有可能被扶为侧福晋……当年,自己不就是因为有子才被扶为侧福晋的么?(她忘了德妃的作用了。)“你自己看看。”他从袖里掏出一卷东西扔给她看。察觉到胤禛冰冷的态度,李氏心头说不出地慌乱,抖着手打开那纸,一看,却是陈嬷嬷从宫里着其家人特意传给乌喇那拉氏的那些话,有当年弘晖死去的内幕也有当年宋氏的女儿早夭的原因……里面,无不有她与德妃的手笔。

什么东西?李氏狐疑地拿起来一看,脸上血色尽失,瘫软在床,“怎么会……”当年她能在宋氏之后被德妃赐给四阿哥做格格,凭的就是自身过人的容貌和讨德妃喜欢的殷勤。因着宋氏比自己和嫡福晋乌喇那拉氏更早进门,为着早点在府中立稳脚跟抓紧爷的心,两人便明里暗里斗了起来,奈何宋氏容貌虽比不上自己但身材好,也颇有心机,更重要的是她是四阿哥的第一个女人,又抢先怀了身孕,自己不先下手为强难道等着宋氏凭着孩子巩宠?!自己引着宋氏在怀孕期间吃了几次相克的食物,使得孩子在胎中时就不稳,果然孩子生下来就体弱,养着不到几个月就殇了……宋氏经此打击消沉了好久,自己趁机夺了宠,死死地压住了宋氏。

与乌喇那拉氏争,那是不得已,乌喇那拉氏一进门就防范自己,抬着宋氏与自己做对,自己只是一个格格,爷又还年青,以后指进府的女人肯定越来越多,被打压下去就永无出头之日,不争怎么在后院中活下去?自己一方面找了机会去德妃那儿哭诉,毕竟自己是她的人,再说婆媳是天敌,德妃也是不愿看着媳妇打压自己赐下的人罢?果然,德妃明面上虽没说什么,但在爷面前说话时偶尔带上自己、赐给乌喇那拉氏养身药材(提醒她早日怀上嫡子)时也不忘给自己一份,彰显了她对乌喇那拉氏进门两年不孕的不满及对自己的支持,乌喇那拉氏顾及贤名也不敢太向自己下手。

乌喇那拉氏是嫡福晋,身份尊贵,自己不敢抢在她前头怀上,只好苦捱到她怀了身孕才敢怀上孩子(她可不是宋氏那个蠢蛋),没想到自己一再相让乌喇那拉氏还不放过她,让她在怀孕时立规矩、赐汤药、在自己休息时找事情让自己做……全都是背着爷在暗地里使的暗法,自己诉无可诉,还得撑着笑脸谢她大度为自己考虑。可怜的弘昐一生下来就比别的孩子体弱,自己千辛万苦地养着,眼看着孩子聪明伶俐长到三岁,乌喇那拉氏怕他威胁到弘晖还下手害了……堂堂的四阿哥府,上至管事下到奴才,大大小小的活儿规矩明明白白,小孩子夜里回屋怎么就会被邪物吓到?生生把自己的弘昐吓得精神衰弱,一场风寒去了。

自己强忍悲痛恨意,使了劲又怀了弘昀,才靠着爷对死去弘昐的怜意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在德妃的支持下抬了侧福晋。从那时起,自己就彻底明白了,这后宅不是忍让就行的,自己还得斗,既然乌喇那拉氏容不下自己,那自己就得下狠手……不就是一个嫡子吗?她就不信乌喇那拉氏能十几年如一日地护着,要知道,小孩子要长大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然后,她终于等到机会了,却没想到这个机会是德妃给她的……李氏没想到事情会有被揭露的一天,因为很多都是德妃下的手,她不过是推波助澜、火上浇油、提供方便……事情和人手安排无不隐秘而难以察觉,别人就算是怀疑也找不到证据(早消灭干净了),怎么会轻易就从这些人口中说出来?!提供供词的人是乌雅家的奴才,难道是她故意泄露给乌喇那拉氏知道——她抖着手,嘴唇直哆嗦,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她被自己认为最不可能泄密的人给出卖了!最不可能?!李氏心中微嘲,自己向来不是什么聪明的人,只是凭着一股子不甘才爬到如今的地位,永和宫那位,自己从来便猜测不出她的心思,自己就从没见过对儿子媳妇这么狠心无情的额娘。

这种事,她说不定真能做出来的,只是她这么将事情披出来,也不怕掀风鼓浪……不,这应该就是她的目的,让雍亲王府出事……想到自己和弘时中毒差点去了一命,她吞下苦笑,果然是爷说的,是咎由自取、是报应么?也不是没防啊,永和宫那位、还有看似沉寂的乌喇那拉氏,只是没想到,自己这十几年渐渐地疏远永和宫,少去请安,到头来还是被她算计上了,还一出手就这么毒辣!“是福晋……”她声如蚊蚋,心中却奇异地没半丝愧疚。弘昐的命,还有她和弘时这番灾难,也够偿了,就算她有欠她的。

“……你知道就好。以后……好自为知。”胤禛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她木木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知道自此别想让这个男人再瞧自己一眼了!她是不是该庆幸他没削了她侧福晋的位份?!“额娘。”弘昀轻轻将她扶躺回床上,盖上被子,“您还有我和弘时呢。”李氏眼中流下泪来,是因为她的两个儿子,到头来,还是她的儿子保了她的命……“额娘,嫡额娘死了,死前她去了乾清宫。”弘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永和宫的德妃娘娘被剥了封号贬成了贵人,移出了永和宫主殿……”李氏心中一寒,惊恐万分地看向弘昀:“你、你皇玛法他……知道?”“额娘,别担心,”弘昀握住她被子下面的手,“皇玛法和阿玛不会将此事揭开的,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要处罚早有旨意下来了,只要您……以后安安生生地,就不会有事。

”“我会的,我会的……”李氏泪流不停,心里又怕又悔又恨,“是额娘,是额娘对不住你们兄弟俩啊,是额娘连累了你们……”爷以后会怎么看她的弘昀弘时?会不会从此不待见他们了?“额娘,只要你好好地活着,我和三弟就别无他求了。”“二哥说得对!”弘时走了进来,整个人看起来比前段时间瘦削不少,不过精神还好,没什么血色的唇微微笑着。他微微侧了□,让进来一位碧玉年华身着淡粉色旗装梳着小两把子头羞颜答答的新妇,介绍道:“额娘,这是您新进门的媳妇儿,英绮。

英绮,快来见过额娘。”瓜尔佳.英绮上前实实在在地给李氏叩了头,“媳妇见过额娘,额娘,请喝茶。”接过贴身丫环急急端上来的茶,举到李氏面前。另一个丫环手上还捧着孝敬给李氏的礼物,是一件她亲手做的靛色旗袍。李氏见她神色恭敬,没有一丝勉强作伪,一时间倒忘了指婚那会儿自己心下还有些嫌媳妇娘家在朝中官职不高,欢喜道:“起来。”也顾不得还在用药将茶喝了,再接过她孝敬的旗袍,见做工刺绣无不精美,称赞了几句,知道是她亲手做的,虽然自己现在穿着有些宽大却是她“病”前适合穿的,觉得这个媳妇是用了心做的,脸上又现出几分欢喜来。

忙让珊瑚将她的一套宝石头面找了出来给瓜尔佳氏,“这是额娘给的见面礼,收着别,你大嫂也有一套呢。”瓜尔佳氏只得谢过收了。因为弘时媳妇的缘故,李氏心中惊恐害怕伤心等情绪倒是淡了不少,只是毕竟身体才稍有复原,不能太过耗费精神,便由舒舒觉罗氏侍候着躺下歇息了。看了有些手足无措的妯娌一眼,舒舒觉罗氏笑道:“明天开始妹妹跟我一起服侍额娘。”瓜尔佳氏舒了口气,朝舒舒觉罗氏感激一笑:“多谢嫂子了。”弘时陪着弘昀一起出了屋子,担忧道:“希望额娘快些好起来,这府里府外的,不太平静……”“阿玛现在可是太子,这太子的继福晋之位……”弘昀没往下说,那些朝中大臣满洲勋贵早想着往雍亲王府塞人了,只不过阿玛不重女色,皇玛法也没松口,才没成功,可嫡额娘一去,福晋之位空悬,他们就有了使劲的借口。

而阿玛后院中的那些格格侍妾更想借此机会更进一步,如果连额娘也稍有不好,更拦不住那些人的野心了。弘时一脸的厌恶:“我可不想再来个‘嫡额娘’!”他对乌喇那拉氏感情很复杂,她做了他十几年的嫡母,他也一直对她恭敬有加,没想到她却和他的额娘之间有那么深的恩怨……不管怎么说,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不管事的、有跟无没什么两样的嫡母,如今要再来一个到雍亲王府指手划脚的“嫡母”,天天让他们去给她请安……他可不喜欢。“还不如让钮祜禄额娘——”瞄了眼面带微笑的二哥,弘时闭口不语。

至少钮祜禄额娘为人怎么样他们兄弟是清楚的,大人怎么样她从不将那印象带到孩子身上,自己额娘的事她就算知道也不会因此轻慢自己兄弟,更不会在母亲的份例上克扣半分。而新来的嫡福晋就难说了……更重要的是,新来的继福晋要是生了嫡子那他们这些兄长要怎么处?他们这些人基本都已经默认了弘晔为阿玛的继承人了。“人选应该出来了,都是谁?”弘时冷笑。“你可别乱来,万事自有皇玛法和阿玛做主。”弘昀皱了下眉。作者有话要说:呵呵,昨天去姥姥舅舅家了。

话说我们这些在外读书工作的每次一回老家,十里八乡的亲戚都得走一遍啊,汗!今天还得请一些修房子时帮忙的亲朋邻居们上大排档吃一顿。以下正文:弘时年青,底子原就比李氏来得好,再加上无论是康熙还是胤禛看重的都是皇家血脉,几位太医都是善于察颜观色揣摩上意的,自是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他身上,吃药将养了一个多月人差不多恢复了健康。只是太医们私下同胤禛说了,弘时阿哥看着好了,其实身体底子损了,以后还需慢慢调养……而李氏,确直到弘时成了亲后才醒来。

一醒来就对日夜看护着她的弘昀媳妇舒舒觉罗氏大发脾气,逼问她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向她下手,叫舒舒觉罗氏去抓了来……舒舒觉罗氏闭口不语,她就骂她没用,别人都欺到头顶上了还忍着让着,是不是想着她这个婆婆早死……屋里屋外的奴才早在李氏开始训斥舒舒觉罗氏时便退了出去,能在这府里安稳当差的哪个没有几分机敏,不该听的话要是听了,保不准哪天就会被灭口,就是一时饶了你,以后主受辱的主子当了势,看见你就想起这么回事,哪里还会用你来膈应自己,要知道这天皇贵胄最不缺的就是奴才。

胤禛听说李氏醒了便带了弘昀过来瞧瞧,没想到一进院子就发觉下人们躲得远远的大气也不敢出,随着靠近正屋还隐隐听到李氏的喝骂声,两人在房门口听了好一会儿,才沉着脸进了屋。李氏一见胤禛和弘昀,知道刚才的事被他们知道脸上略闪过尴尬之色,但很快换了委屈的模样哭道:“爷,您可来了,您要为妾身做主啊,妾身这么多年安份守已也不跟人争宠没想到还是碍了别人的眼……可怜我的弘时,受了这么大的苦,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够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体统规矩了!?”胤禛忍无可忍地喝了一声,“你还敢提弘时,告诉你,有今日之祸全是你招来的,这是报应!”舒舒觉罗氏身子一颤,低着头跪在那里,请安也不是,想退下去也不是,为难之际,一双大手扶起了她,她抬头一看,弘昀黑柔的眼眸正瞧着她,“别担心。

”他小声地说,眼底没掩饰对妻子的心疼。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照顾李氏又是怎么关心弘时那边的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舒舒觉罗氏心中一定,回以轻暖的微笑,为了他待她的这份心,她做什么都值。李氏听胤禛话里有话,不由愣住,难道不是爷成了太子,那些贱女人想着向上爬要除掉自己和自己的儿子么?!虽然弘昀给她分的过,从皇室注重的血统和出身上讲他和弘时没什么机会,让她不要与人白争那口气,可在她心里,自古以来没有嫡子那贤明的庶长也是很有机会的,论起长幼她的弘昀和弘时都占了先,她又是侧福晋,就算不是出身满洲著姓大族,这位份总还是高过那些格格侍妾的。

在她的想法里,钮祜禄有可能下手,因为除掉了自己和弘昀弘时这府里就她钮祜禄氏一支独秀了;而雍亲王府只有自己和钮祜禄氏是侧福晋,只要自己出事,堂堂大清太子怎么可能身边只有一个侧福晋,现在不到选秀年份,诸如宋氏、耿氏、年氏这些有子或家世背景好点的格格就有可能被扶为侧福晋……当年,自己不就是因为有子才被扶为侧福晋的么?(她忘了德妃的作用了。)“你自己看看。”他从袖里掏出一卷东西扔给她看。察觉到胤禛冰冷的态度,李氏心头说不出地慌乱,抖着手打开那纸,一看,却是陈嬷嬷从宫里着其家人特意传给乌喇那拉氏的那些话,有当年弘晖死去的内幕也有当年宋氏的女儿早夭的原因……里面,无不有她与德妃的手笔。

什么东西?李氏狐疑地拿起来一看,脸上血色尽失,瘫软在床,“怎么会……”当年她能在宋氏之后被德妃赐给四阿哥做格格,凭的就是自身过人的容貌和讨德妃喜欢的殷勤。因着宋氏比自己和嫡福晋乌喇那拉氏更早进门,为着早点在府中立稳脚跟抓紧爷的心,两人便明里暗里斗了起来,奈何宋氏容貌虽比不上自己但身材好,也颇有心机,更重要的是她是四阿哥的第一个女人,又抢先怀了身孕,自己不先下手为强难道等着宋氏凭着孩子巩宠?!自己引着宋氏在怀孕期间吃了几次相克的食物,使得孩子在胎中时就不稳,果然孩子生下来就体弱,养着不到几个月就殇了……宋氏经此打击消沉了好久,自己趁机夺了宠,死死地压住了宋氏。

与乌喇那拉氏争,那是不得已,乌喇那拉氏一进门就防范自己,抬着宋氏与自己做对,自己只是一个格格,爷又还年青,以后指进府的女人肯定越来越多,被打压下去就永无出头之日,不争怎么在后院中活下去?自己一方面找了机会去德妃那儿哭诉,毕竟自己是她的人,再说婆媳是天敌,德妃也是不愿看着媳妇打压自己赐下的人罢?果然,德妃明面上虽没说什么,但在爷面前说话时偶尔带上自己、赐给乌喇那拉氏养身药材(提醒她早日怀上嫡子)时也不忘给自己一份,彰显了她对乌喇那拉氏进门两年不孕的不满及对自己的支持,乌喇那拉氏顾及贤名也不敢太向自己下手。

乌喇那拉氏是嫡福晋,身份尊贵,自己不敢抢在她前头怀上,只好苦捱到她怀了身孕才敢怀上孩子(她可不是宋氏那个蠢蛋),没想到自己一再相让乌喇那拉氏还不放过她,让她在怀孕时立规矩、赐汤药、在自己休息时找事情让自己做……全都是背着爷在暗地里使的暗法,自己诉无可诉,还得撑着笑脸谢她大度为自己考虑。可怜的弘昐一生下来就比别的孩子体弱,自己千辛万苦地养着,眼看着孩子聪明伶俐长到三岁,乌喇那拉氏怕他威胁到弘晖还下手害了……堂堂的四阿哥府,上至管事下到奴才,大大小小的活儿规矩明明白白,小孩子夜里回屋怎么就会被邪物吓到?生生把自己的弘昐吓得精神衰弱,一场风寒去了。

自己强忍悲痛恨意,使了劲又怀了弘昀,才靠着爷对死去弘昐的怜意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在德妃的支持下抬了侧福晋。从那时起,自己就彻底明白了,这后宅不是忍让就行的,自己还得斗,既然乌喇那拉氏容不下自己,那自己就得下狠手……不就是一个嫡子吗?她就不信乌喇那拉氏能十几年如一日地护着,要知道,小孩子要长大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然后,她终于等到机会了,却没想到这个机会是德妃给她的……李氏没想到事情会有被揭露的一天,因为很多都是德妃下的手,她不过是推波助澜、火上浇油、提供方便……事情和人手安排无不隐秘而难以察觉,别人就算是怀疑也找不到证据(早消灭干净了),怎么会轻易就从这些人口中说出来?!提供供词的人是乌雅家的奴才,难道是她故意泄露给乌喇那拉氏知道——她抖着手,嘴唇直哆嗦,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她被自己认为最不可能泄密的人给出卖了!最不可能?!李氏心中微嘲,自己向来不是什么聪明的人,只是凭着一股子不甘才爬到如今的地位,永和宫那位,自己从来便猜测不出她的心思,自己就从没见过对儿子媳妇这么狠心无情的额娘。

这种事,她说不定真能做出来的,只是她这么将事情披出来,也不怕掀风鼓浪……不,这应该就是她的目的,让雍亲王府出事……想到自己和弘时中毒差点去了一命,她吞下苦笑,果然是爷说的,是咎由自取、是报应么?也不是没防啊,永和宫那位、还有看似沉寂的乌喇那拉氏,只是没想到,自己这十几年渐渐地疏远永和宫,少去请安,到头来还是被她算计上了,还一出手就这么毒辣!“是福晋……”她声如蚊蚋,心中却奇异地没半丝愧疚。弘昐的命,还有她和弘时这番灾难,也够偿了,就算她有欠她的。

“……你知道就好。以后……好自为知。”胤禛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她木木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知道自此别想让这个男人再瞧自己一眼了!她是不是该庆幸他没削了她侧福晋的位份?!“额娘。”弘昀轻轻将她扶躺回床上,盖上被子,“您还有我和弘时呢。”李氏眼中流下泪来,是因为她的两个儿子,到头来,还是她的儿子保了她的命……“额娘,嫡额娘死了,死前她去了乾清宫。”弘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永和宫的德妃娘娘被剥了封号贬成了贵人,移出了永和宫主殿……”李氏心中一寒,惊恐万分地看向弘昀:“你、你皇玛法他……知道?”“额娘,别担心,”弘昀握住她被子下面的手,“皇玛法和阿玛不会将此事揭开的,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要处罚早有旨意下来了,只要您……以后安安生生地,就不会有事。

”“我会的,我会的……”李氏泪流不停,心里又怕又悔又恨,“是额娘,是额娘对不住你们兄弟俩啊,是额娘连累了你们……”爷以后会怎么看她的弘昀弘时?会不会从此不待见他们了?“额娘,只要你好好地活着,我和三弟就别无他求了。”“二哥说得对!”弘时走了进来,整个人看起来比前段时间瘦削不少,不过精神还好,没什么血色的唇微微笑着。他微微侧了下身,让进来一位碧玉年华身着淡粉色旗装梳着小两把子头羞颜答答的新妇,介绍道:“额娘,这是您新进门的媳妇儿,英绮。

英绮,快来见过额娘。”瓜尔佳.英绮上前实实在在地给李氏叩了头,“媳妇见过额娘,额娘,请喝茶。”接过贴身丫环急急端上来的茶,举到李氏面前。另一个丫环手上还捧着孝敬给李氏的礼物,是一件她亲手做的靛色旗袍。李氏见她神色恭敬,没有一丝勉强作伪,一时间倒忘了指婚那会儿自己心下还有些嫌媳妇娘家在朝中官职不高,欢喜道:“起来。”也顾不得还在用药将茶喝了,再接过她孝敬的旗袍,见做工刺绣无不精美,称赞了几句,知道是她亲手做的,虽然自己现在穿着有些宽大却是她“病”前适合穿的,觉得这个媳妇是用了心做的,脸上又现出几分欢喜来。

忙让珊瑚将她的一套宝石头面找了出来给瓜尔佳氏,“这是额娘给的见面礼,收着别,你大嫂也有一套呢。”瓜尔佳氏只得谢过收了。因为弘时媳妇的缘故,李氏心中惊恐害怕伤心等情绪倒是淡了不少,只是毕竟身体才稍有复原,不能太过耗费精神,便由舒舒觉罗氏侍候着躺下歇息了。看了有些手足无措的妯娌一眼,舒舒觉罗氏笑道:“明天开始妹妹跟我一起服侍额娘。”瓜尔佳氏舒了口气,朝舒舒觉罗氏感激一笑:“多谢嫂子了。”弘时陪着弘昀一起出了屋子,担忧道:“希望额娘快些好起来,这府里府外的,不太平静……”“阿玛现在可是太子,这太子的继福晋之位……”弘昀没往下说,那些朝中大臣满洲勋贵早想着往雍亲王府塞人了,只不过阿玛不重女色,皇玛法也没松口,才没成功,可嫡额娘一去,福晋之位空悬,他们就有了使劲的借口。

而阿玛后院中的那些格格侍妾更想借此机会更进一步,如果连额娘也稍有不好,更拦不住那些人的野心了。弘时一脸的厌恶:“我可不想再来个‘嫡额娘’!”他对乌喇那拉氏感情很复杂,她做了他十几年的嫡母,他也一直对她恭敬有加,没想到她却和他的额娘之间有那么深的恩怨……不管怎么说,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不管事的、有跟无没什么两样的嫡母,如今要再来一个到雍亲王府指手划脚的“嫡母”,天天让他们去给她请安……他可不喜欢。“还不如让钮祜禄额娘——”瞄了眼面带微笑的二哥,弘时闭口不语。

至少钮祜禄额娘为人怎么样他们兄弟是清楚的,大人怎么样她从不将那印象带到孩子身上,自己额娘的事她就算知道也不会因此轻慢自己兄弟,更不会在母亲的份例上克扣半分。而新来的嫡福晋就难说了……更重要的是,新来的继福晋要是生了嫡子那他们这些兄长要怎么处?他们这些人基本都已经默认了弘晔为阿玛的继承人了。“人选应该出来了,都是谁?”弘时冷笑。“你可别乱来,万事自有皇玛法和阿玛做主。”弘昀皱了下眉。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