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如意吉祥(下)

如意吉祥(下)()康熙五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雍亲王府武氏生下了六格格爱新觉罗.兰馨。武氏自怀孕起就小心谨慎,到了生产那日她身边的嬷嬷早早就来多栽轩请苏宜尔哈去帮忙照看——即便她不来请苏宜尔哈也不会让人在她的管理下钻空子,不过武氏这么小心她也只能在那里坐镇,直到孩子出生。要说平日里众女眷也不见得与武氏有多交好,偏偏她一生产,除了身体不好的乌喇那拉氏和时而冷漠时而阴阳怪气(估计是更年期到了)的李氏没来,个个都跑来关心。

尤其是年氏、乌雅氏及一脸羡慕的完颜氏、喜塔腊氏。苏宜尔哈本就怀着孕,也没瞒着人,一出多栽轩春雨和馨桂从不同时离开她的身边,到凌霜院,翠竹也早就将椅子和软垫备好,中间也时不时端来燕窝点心让她吃,免得饿着了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众女看得又嫉又羡,一早便来的耿氏叹道:“姐姐真是好福气,婢妾身边的丫头要是有春雨和馨桂她们一半能干,婢妾也就享福了。”“你还别眼红,好的人才都是训练出来的,我看你身边的冬麦和冬闲都挺好的,多用点心教还怕不顶事?”苏宜尔哈瞅了眼她身边的冬麦,那丫头机灵着呢,见状忙捧了一旁的点心朝耿氏道:“格格请用。

”刚好冬闲也端来了茶。苏宜尔哈笑道:“这下还不堵上你的嘴,我瞧着她们俩个可伶俐着呢。”喜塔腊氏捂着嘴:“姐姐身边的人都是好的,数来数去,只婢妾身边的愚笨。”她身边的丫环小橙却是个嘴巴比主子还伶俐的,立即道:“仆肖主子嘛,谁叫奴才的主子是个实诚的……”在坐的谁不知喜塔腊氏是个爱钻营吹捧的,闻言都“噗”声笑了起来,喜塔腊氏也不恼,笑吟吟地说:“哎,各位姐姐笑什么,难道小橙说的不对?”“对,对极了!”宋氏难得的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拿着帕子拭着眼角,“有了这么个开心果,噶卢岱妹妹的日子可比我们轻快不少……”苏宜尔哈瞟了她一眼,从去年开始,她那时刻提防人、阴郁的性子似乎好了不少,看来这两年有吃太医开的药……当年让太医给府内的女眷一起诊脉,宋氏就有不轻的抑郁症,想到弘晗,苏宜尔哈便让太医给她开药,并对宋氏道:“这病说轻不轻说重不重,最能佐一个人的性子,你要为了五阿哥好,还是听太医的话保重身体罢。

”一个格格的儿子没什么可虑的,宋氏又是个无宠的,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孩子就只能让别的女人养了,说不定到时又是一场风波,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不知道武姐姐这一胎是阿哥还是格格?”贾氏忽然说道,脸上掩不住的羡慕地瞅了苏宜尔哈一眼,“不管是阿哥还是格格,有个孩子总是好的……”她这么一瞅,完颜氏、喜塔腊氏、郭氏陈氏等人不由都望向苏宜尔哈。苏宜尔哈心中恼怒,淡道:“那是当然,都是爷的血脉,爷一样疼爱。说起来,也是武妹妹精诚所至,这么多年一直恭谨柔顺才得老天眷顾……你们说,是不是?”贾氏立即想到武氏十年前的那次落胎,脸色不由一白,低下头去。

“姐姐说的是。”瞧她那模样,乌雅氏冷笑。精诚所至么?完颜氏不由看了看一边沉默不语的耿氏,她进府这么些年还有什么没打听清楚的,耿氏和武氏一直与钮祜禄氏交好,性子也不与人争强,在府里虽没得宠过,却也并未失宠,每个月爷总会有一两日到她们俩的院子里歇下……心中忽有所悟,自己争宠争得过钮祜禄侧福晋么?论容貌还有个年氏顶着呢,自己与这个争与那个辩到头来能得什么?再说这些女人里有孩子的可不少,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倒不如学耿氏和武氏,安安静静地,什么样儿爷都看在眼里……若他心有怜惜,自己抓紧机会生个孩子比什么都强。

“哇……”“生了!”众人不由翘首,看着紧闭的房门“呜吖”一声被打开,老嬷嬷抱着一个小婴儿走了出来,对苏宜尔哈道:“侧福晋,武格格生了个小格格。”众女对视了一眼,心下皆松了口气,格格好啊。“那就是咱们雍亲王府的六格格了,抱过来我看看。”苏宜尔哈微微笑道。“嗻。”老嬷嬷将婴儿抱过去。苏宜尔哈也没自己抱,就这么就着老嬷嬷的抱姿趋近一看,小格格眉目间很有武氏的几分秀美模样,皮肤红通通的带着婴儿特有的皱巴,估计以后也是个皮肤白皙的,小手小脚看起来也不孱弱,便笑眯眯道:“看来是个健康的,武格格怎么样?”“武格格有些脱力,其他的一切都好。

”苏宜尔哈点了点头,这时赤竹走了过来禀道:“侧福晋,苏太医来了。”众人一见,反正孩子已经生了,也没心思再待下去了,纷纷告退。苏宜尔哈知道她们的心思也不挽留,只对赤竹道:“快让他过来,给六格格看看,也给武格格诊一个脉。”“是。”这是例行诊脉,小格格很健康,武氏也正如老嬷嬷所说的,没什么大碍,苏宜尔哈吩咐身边的张保带苏太医下去领赏,又让紫竹通知将赏银发下去,又交待了老嬷嬷和武氏身边的大丫环几句便带着春雨和馨桂回了多栽轩。

下午胤禛回府后便去凌霜院看了武氏和刚出生的六格格,还给她起了名叫:爱新觉罗.兰馨。苏宜尔哈听到的时候小吃了一惊,没跟其她格格一样起个满名已经够奇怪了,居然还叫“兰馨”,希望她将来不会被指婚给“耗子”。现在的苏宜尔哈已经知道这个大清不但在荆州有个端王府,连京城也有个硕王府,都是睿亲王多尔衮当年封的,因没什么实权,祖上也确有些功劳,康熙便没怎么去动他,免得被天下人说爱新觉罗家容不得有功之臣。府里添了个小妹妹,弘晔理所当然地带着冰雅和弘晨回来看看——当然,主要是看苏宜尔哈,一回来就黏着苏宜尔哈不放,给她讲宫里的趣事,比如他们这几天在慈宁宫里又调皮捣蛋啦,乌库玛嬷又给他们做什么好吃的,还有皇玛法又赏了他们什么东西……苏宜尔哈笑着看他们几个耍宝说笑,也不揭破他们的心思——这是以为自己不高兴了,真是傻瓜,要伤心都不知伤多少回了,不过这是个美妙的误会,偶尔享受一下孩子的孝顺贴心还是不错的。

“阿玛。”弘晔站了起来。“这么晚了怎么还在你额娘这里。”他走了进来,刚才看着她坐在榻上含笑看着弘晨在一边又蹦又跳地说话,冰雅时不时地说上两句,弘晔则在一边看书,觉得很温馨。“安康等不及要将他在宫里的事都说给额娘听,就一起了,阿玛,吃水果。”将一盘水光水光的草莓推了过来。“新摘的?”草莓鲜红欲滴,又大个,看着就很爽口,胤禛晚膳没在多栽轩吃,肚子里实在没吃多少东西,此时一见这些草莓,胃口大开,便伸手拿了一个,吃了起来。

“你乌库玛嬷今天精神怎样?”“精神很好,说自用了额娘送过去的善谱后身体轻爽多了,今天还吃了不少进上的草莓。”回话的是冰雅,玉靥浅笑,如月倾银辉,“还有额娘在皇玛法万寿节时进上的那两件亲手做的衣服她老人家穿着也觉得清爽不少,很是喜欢。”老人年纪大了不顶热,所以在今年的万寿节苏宜尔哈便亲手给康熙和皇太后各做了两件常服,除了刺绣用的线是从空间里出产的雪蚕丝,衣服上还用了米粒大的寒冰精晶做了龙眼和凤眼,穿在身上自然没那么躁热了。

这里面的道道胤禛是知道的,他现在的衣服也有几件是这样的做工,闻言不由看了苏宜尔哈一眼,唇角挂着淡淡的笑。“难怪你皇玛法今天心情好。”“不是因为十四叔带兵突进,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四下逃窜么?”弘晔问。最近西北喜讯不断传来,皇十四子能征善战,已是朝中大臣们每日里交口称赞的话题,连上书房的弘明弘暄每日里也总是一副昂然睥睨的模样。胤禛轻笑:“那么多的将领、兵马、粮草,若还不胜,像什么话。”言语间有种君临天下的睥睨,“你皇玛法心中有数呢。

”老十四府上越是车水马龙,就越遭猜忌,特别他在西宁的所作所为皇父都知道的情况下。“德妃娘娘今天带福怡去慈宁宫了,德妃娘娘想让福怡姐姐留在慈宁宫陪伴乌库玛嬷,不过乌库玛嬷说福怡姐姐到了指婚的年龄了让她在家里准备嫁妆呢。”冰雅说道,秀眉微蹙,“我看着福怡姐姐的脸色不大好。”福怡是侧福晋舒舒觉罗氏在康熙四十四年十月为十四阿哥生的女儿,长女是伊尔根觉罗.丹珠在同年正月早产生的,第二年二月就去了,算算时间,这个福怡几乎是在丹珠女儿病危的时候有的,而跟丹珠同时怀有身孕的嫡福晋完颜氏却生下了嫡长子,弘明。

这么一笔帐算下来,丹珠当时在十四阿哥府上虽然受宠,处境却并不算好。福怡十三岁,已经到了快指婚的年纪了,看在十四阿哥在西北屡建战功的份上想必皇上会给她指个好的,苏宜尔哈看了一旁若有所思的领导一眼,心道,雍亲王府的两位嫡女也是同样的年纪啊,不知他会怎么安排。乌喇那拉氏应该是不想女儿远嫁蒙古的?。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