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猜测(下)

这话好似一个响雷,不仅炸开了九阿哥心头疑云,也将他炸愣在在地。好半天,才吐出一口气,十分郁闷:怎么都看不出来呢?原来皇父让自己支持老十四果真是另有深意啊,他老人家这是跟当年打击八哥一样想要引出看看捧着老十四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希望老十四不要犯八哥当年的错误,自以为是……或许有看重老十四想要历练培养他、成全他的一番壮志在里头,可是更重要的还要看老十四的表现吧……想想随军出征的那些个亲王郡王和阿哥,他只想大声跟他所有的兄弟们说,不要跟皇阿玛耍心眼了,玩不过那只老狐狸的!不过被当成傻子的也不止自己一人,满朝文武看好老十四的多了去了……不对,四哥这段时间可没表现得有多焦急,难道皇父连这些也不瞒他吗?算了,他们谁坐上那个位子自己都郁闷,操那个心干吗。

宜妃横了怔在当场的儿子一眼叹道:“有时候额娘真希望你学学你五哥,不要掺和到那些糟心事里,你们谁玩得过你们皇父啊。”那就是个精得不能再精的,整个后宫都能让他整得四平八稳的何况前朝?她们这些老人因为儿子成年陷入争储漩涡,在这皇宫中已只有荣而没有宠了,要再有个万一,从云端打落泥底也是正常的……以前她或许还指望着小儿子争一争,为郭络罗氏争取更大的利益,可是自从良妃卫氏死后,她这心也淡了。这宫中能从底层往上爬到妃位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没有野心没有手段在这皇宫中根本不能生存,卫氏有美貌才情,老八也够上进够有手段,可惜,他们的心都太大,得意便忘形,忘了他们的一切是谁给的……乌雅氏也有野心,不过人家会装会忍啊,可惜,老四的更改玉牒及老十四的“大将军王”的封号让她昏头了。

九阿哥也想叹气,“现在就是儿子想退,皇阿玛也不会允的。”“还是老十聪明,平日里尽跟你们闹,可大事上从来不糊涂。”没娘的孩子是不是都比较精呢,像老四、像老十……也不对,不是还有个废太子吗,嗯,这个不算,这是被皇上和索额图给宠纵坏了。“你可别一根筋傻到底凭意气做事,”宜妃对这个儿子再了解不过的,傲气、小气、小心眼,他要是认为谁得罪他低看他,他准一辈子将那人得罪到底低看到底。“要知道你背后还有额娘、还有你五哥、还有整个郭络罗氏呢。

”她也是了解康熙的,喜欢的时候什么都好,坏的全是别人,不待见的时候不当你这个人存在还是好的……老八,是彻底没戏了,不但没戏,那手里攥着的势力没给散了就别想安安稳稳地过下去。“知道了。”九阿哥闷声回答。这世上如果有谁让他妥协,那便是老十,如果有谁让他顾忌,那便是他额娘宜妃,她可是真心疼自己的,不像皇父,儿子一大堆,疼谁也不会是他……宜妃满意地勾起红唇,重新端起茶喝了一口,啐,冷了。“来人!”“娘娘。 ”“再去沏杯茶来。

”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倒要看看乌雅氏最后能是个什么表情,她最不喜欢的儿子最后登上了帝位,名份上还不是自己的儿子……呵。“嗻。”一会儿,茶和九阿哥的汤都来了。看着儿子一口一口地喝着热汤,宜妃眉尾一扬:“今天在额娘这里用晚膳吧,让你也看看婉珉,多可爱的孩子……”他能拒绝吗?九阿哥无奈点头,暗地撇嘴,小孩子都是烦人的,哪里可爱好玩儿?他这个额娘就是有些自恋,明明跟自己一样不耐烦孩子,只看着婉珉长得有些像自己就喜欢得不行,啧。

******一下朝,听年氏那里的小太监刘能来报说八阿哥夜里受了风寒发了高烧,胤禛来不及换衣便匆匆赶到玉版院探望。“爷,您可来了?”年小蝶对着胤禛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喜中夹着不安的眸光,泪光隐现,“福惠他……都是妾身没照顾好他,这才让他在园子里玩得着了凉。”胤禛没理她,直接走到床前看着孩子。这一世的福惠比上辈子的那个身体可强了不少,可是看着脸蛋烧得有些潮红、小嘴不时地呓语着的孩子他就直皱眉,害怕他也像那个没福的孩子一样早早夭折。

“太医怎么说?”“太医开了药,说要好好照顾不能再受一丝凉气……妾身真不该让他跟着七阿哥他们一道去堆雪人的,孩子还这么小……”年小蝶忍不住拿着帕子拭着泪珠,一脸的心疼。胤禛转过头,眼睛乌沉沉地看着她,“昨天福惠确实是跟着弘晗弘昼弘晨他们一起在园子里堆雪人,旁边也没少嬷嬷丫头侍候,苏宜尔哈过后更是让他们每人喝了碗热热的姜汤,怎么别人没事就福惠受了寒?!”E年小蝶一顿,泪珠滚落得更是厉害:“都是妾身不好,日里娘家里来人,听了一些不利爷的话,忧心爷的处境,不曾想疏忽了福惠……都是妾身不好……”忧心他?他黝暗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诮,淡道:“把服侍福惠的奴才都换了吧,连人都照顾不好,留着干什么。

”“爷?”年小蝶愣了,这些人被撵,那她这么多年的经营不是去了大半?不过她马上就掩下心思,长睫低垂地应了声:“是。”嗓音身姿清美如兰。这个女人看着柔弱,其实比任何人更知道取舍。胤禛接过她递来的茶,却没有喝地放在一边的雕花描金梨木富贵牡丹圆桌上。年小蝶见了,水眸一黯,轻步走了过去跪蹲在他脚下,玉靥微仰,眉尖微蹙,谦卑而祈求:“爷,难道您还不能原谅妾身么,那次、那次真的不是妾身的意思……”她喃喃着正要解释,胤禛忍无可忍地低喝:“够了,那件事以后不必再提。

”“那您愿谅妾身了?”她含泪浅笑,眉眼含娇,如梨花带水,将小脸靠在他的腿上:“妾身对爷的心意诚挚如月,愿意为爷做任何事,若欲争宠也不必靠那些子东西,妾身的才貌虽不敢比钮祜禄侧福晋,却自问不会输于其她姐妹……前些日子二哥来信,说大将军王在西北不仅罢了许多与他不合的官员,又到处招贤纳士,还找了个叫张恺的算命人,说十四阿哥的命是‘元武当权,贵不可言,将来定有九五之尊,运气到三十九岁就大贵了’……再加上如今京中传言纷纷,九阿哥不但为大将军王试计制做战车还送了大把的银两……妾身就很为爷担心,您可千万要小心提防。

妾身知道爷是心怀大志的,妾身只恨不能为您驱策扫敌……好在,妾身的两位哥哥薄有微力,您有什么吩咐他们不敢不尽力……”上辈子他一开始还会惊喜她的用心,觉得她不似凡俗女子只会在囿于柴米油盐,如今再听这番话,却比之后来认识到她心机之深、言语切中他心中所求所恐的微凛,更加清晰而深刻地感觉到她步步为营不惜一切想要占据他所能来的一切宠爱、荣光的执拗决心。她后来,弥留的时候说,这是爱,是她对他的爱……他虽然无法报以相同的东西却封了她为皇贵妃,没有将年羹尧的罪责累及她。

到此时,他依然无法为她的这种“爱”心动,或许,是因为它牵涉了太多的政治利益在里头罢?说她的才貌不敢比肩苏宜尔哈?她是想在他面前说苏宜尔哈有容无才罢?真该让苏宜尔哈在她面前弹弹琴、画张画,让她知道什么才是才女。会吟几首风花雪月的诗有什么了不起的,天下诗人多的是,他要看诗、探讨学问不会去找那些才子大儒反而要从一个深宅妇人那里索取高高在上的感觉么,或许人经过的岁月长了,就没有了当初的诗情画意罢,上辈子,自己还是有段时间挺喜欢这种情趣的,呵。

“好好照顾福惠才是你的本份,不要总是想这些有的没有,”他站了起来,“爷还有事,就不留在玉版院了。”踏出门口时对守在外边仆妇冷声道:“小心侍候八阿哥,若他有什么不好爷不介意给玉版院换一批奴才。”没用的奴才在雍亲王府有什么下场?好的撵到庄子里做苦活,坏的直接杖毙了事。几个仆妇闻言腿一软跪了下来,连刘能也青白着一张圆脸,身子控制不住地抖,方才主子爷那冷肃的气势,实在太吓人了。同住玉版院的完颜氏娘家没有年家显赫,也不知她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下劲狠嘲了年氏一顿:这府里哪一位姐姐没个娘家啊,谁不为主子爷着想分忧啦,偏有人上赶着邀功请赏的,呸,还以为她是谁呢。

胤禛不待见年氏,她就将自己的不受宠也怪到了年氏身上,常对心腹丫环道:“若不是她使了那样下作的手段爷也不会连带地对玉版院印象不好。”更何况,年氏使那手段的机会还是从她那儿抢了过去的。跟她同住一院真是倒霉透了。完颜氏这么一发作,在玉版院有点子消息耳目的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个大概。苏宜尔哈从馨桂那里知道这件事,就很为年小蝶叹了口气,也不是说她这做派这方法不好,只是她使的人不对了,现在的雍亲王可不是历史上步步惊心时时小心的雍亲王啊,那是当过皇帝重生而来的……十四阿哥在西北干的事情他能不知道?在朝中引起的暗流他没经历过?要怎么应对说不定他早多少年前就在布置了,估计连康熙是不是想拿这事考验他看看他的反应什么的他都想过了千百遍,还用得着她来替他着想?!有时候人心态不一样,对环境的需求不一样,造成的后果就会不一样。

以前的雍亲王或者需要她这样的投其所需,可现在的领导说不定却会因她这么一搞反而想起了前世的难堪,更不待见她了……这个年氏,如果再这么着,用不着谁出手她就能把自个儿给折腾进梨院里去。只是可怜了小福惠,睡梦里白白被冻了一个时辰。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干。忙完了腊月,过了新年,就正式踏入康熙五十六年了。府里的事有芳茶她们带着四个竹在理,而她们的终身大事,苏宜尔哈却记在心里,从胤禛那里得了名单后,便让春雨去探她们的口气。

馨桂的心意不变,苏宜尔哈也不会去勉强她,每个人对人生幸福的定义不同,你不能将自己的看法强按到别人身上。为了芳茶,苏宜尔哈特意叫人将左禄从小汤山叫了过来,并让春雨去问他的心意。左禄很是意外,没想到芳茶对会他一个鳏夫有意思,两人又岁数差的有些大,春雨问的时候他有些惊喜,后又觉得两人不配。春雨觉得他未必没有那个心,就让芳茶跟他好好谈了一场,两人明白了彼此的心意,才顺利地将事情订了下来。胤禛对苏宜尔哈身边的这几个侍女印象不错,容貌不差,性格能力也不俗,因此给的名单都是一些家境或前途都不错的护卫及年青管事,甚至还有两个要外放出去的门人。

清兰意外地选了上次跟他们一起去野餐的护卫多拉尔绰勒,此人隶属镶黄旗,是鄂温克人。能跟在领导身边当他的护卫身手应该不错,还能在陈福手下混了个小队长可见能力头脑也是有的,苏宜尔哈没什么不满意地,问了清兰为什么选他,清兰回道:“奴婢替侧福晋管着府务,有一次路过前院碰巧听到他和几个不当值的护卫在说娶妻纳妾的事,他说他们鄂温克人一生只娶一个妻子绝不纳妾。”“那你可捡到宝了。”苏宜尔哈想起了乾隆朝画像绘进紫光阁四次的海兰察,他也是鄂温克人,他们这一族也确实是只娶妻不纳妾的。

至于淡墨,苏宜尔哈以为她会在两个外放的门人里选,毕竟淡墨侍候她文墨的时候多,对书籍字画的认识也比其她三人多些,也许对当官的更有好感,没想到她却选了个不甚起眼的,家中只有一个老娘的小管事金鼐。“奴婢不想离主子太远,太远了,奴婢没有主心骨。金鼐能力虽然差些,不过人忠厚诚正,家中老娘也不是泼辣无理的,家中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奴婢嫁过去想必不会吃苦。”淡墨说道。苏宜尔哈有些吃惊,遂又释然,这跟现代选择铁饭碗有些相似,相比当官太太,淡墨觉得当个管事嬷嬷更有把握些,也更有保障些罢,毕竟当了官的,随着官运亨通也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而她受了委屈天高皇帝远的也没法子找谁哭诉,她是侧福晋身边得脸的丫环不错,可人家也是主子爷的门人啊,没什么优势。

“当然了,我们淡墨还可以继续在主子身边当个管事嬷嬷。”馨桂取笑道。淡墨白了她一眼,怅道:“奴婢也是不想跟几位姐妹相隔太远,这么多年下来,早跟亲生的没什么两样了。”哎!她这话令几人心头都有些怅然若失,就这么成亲的成亲,留下来的留下来,以后的生活毕竟不如以前亲密了。“又不是见不着面!”春雨笑着说道,“都是要成亲的人了,赶快把你们的事儿先跟四个竹理一理,免得主子放你们婚假有事找不着人……”芳茶道:“这两年我们管事时都带着她们的,规矩章程什么的她们都懂,又有旧例可以走,再不成不是还有咱们春雨姑姑和馨桂姑姑在嘛。

”清兰和淡墨也跟着点了点头。芳茶是要跟着左禄到小汤山多果园去的——左禄年纪有些了,芳茶还是多跟他在一起早生下孩子比较好,苏宜尔哈可不忍她也像秋实一般跟林峰夫妻俩个十天才聚个两三天。清兰和淡墨婚后仍领着管事嬷嬷的职责,原来的工作稍作些变动,这样一来接替她们工作的四个竹仍可按旧例抽出两个帮着管府务,两个在她身边服侍;多栽轩的工作不多,有春雨总把着,馨桂协助,她这些年跟着秋实也练了不少手艺,可以跟秋实多轮些日子,让秋实多些日子跟她那家子聚聚……想到这里,苏宜尔哈便对春雨道:“再从下面的小丫头里挑出几个好的放到多栽轩来吧,你看一段时间,好用的再拨到紫竹她们身边,让轮下来的两人带着。

”“是。”。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