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大军出发后的日子(下)

大军出发后的日子(下)()二十五日是她的生日,难得的在下了几天雪后放晴。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前几日她收到了领导送的两对丹顶鹤、两对黑颈鹤、两对白鹤并两对鸳鸯、两对梅花鹿、两对天鹅做为生日礼物。现在她在他面前取用空间里的东西多了,也不知他是否知道了什么,现在送她东西都是一些平时难得的动物和珍惜植物并种籽,不过他既没问她便也不说,开开心心地将这些可爱的小动物收进了空间,将鹤、天鹅和鸳鸯送到了山外的大湖和山前的小湖,将鹿放到了草原。

弘晔则送了她一本新出炉的《康熙字典》,也不知他怎样办到的,上面竟有康熙亲笔题的序和印章,呵呵,拿到现代肯定很值钱,她将它放到了空间如意居的书房里。冰雅送的是亲手做的一双棉袜子。弘晨是两个香吻,并不许随便捶东西——话说多栽轩里她陪嫁来的檀木桌椅都被这小家伙毁得差不多了。另外,她还收到了来自弘昀弘时弘昼……毓淮毓沅、十六、十七、十八阿哥还有黛玉姐弟送来的礼物,都是平日里常来多栽轩玩的。到了生日这一天,领导大人果然将时间空了下来,而她画了图请人制作的东西也在昨天都制做完毕送进了多栽轩。

都是一些仿现代烧烤的用具,大冬天的野餐还是用烧烤比较好,到时再煮锅汤就完事。“额娘,额娘,好了(请读四声)?好了?”弘晨对于到府外玩的兴致就跟小时候的弘晔一样,早早就一遍一遍地在那儿嚎着。弘晔和冰雅则在一旁看着那些烧烤用具,见有铁槽、薄薄的铁板还有铁丝网、铁签儿……苏宜尔哈叹了口气,觉得身子懒懒地还有些酸乏,不由狠瞪了旁边唇角勾着浅笑的男人,可见自己昨晚被他折腾得有多厉害了!“好了好了。”再催下去整个多栽轩都知道她睡懒觉了……天知道,掏出怀表一看,才早上七点多钟好不好?古代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没有懒觉睡,尤其是生了孩子之后,唉。

下了床,正要站起来,腿脚却一软,除了酸乏无力,头还有些发晕——胤禛忙扶住她:“没事吧?”眉头微蹙,以他敏锐的眼光自是察出她微闭着眼眸时脸色的不佳,不由心中发愧,难道自己昨晚真是太过放纵了?!自练了《混元金身诀》后自己的精力愈发充沛,也只有在苏宜尔哈这里才能让自己纵意,感受得到那种玄之又玄的美妙,再加上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也有些肆意……愈发引得他不能自控。“叫太医来瞧瞧吧?”小莲花看着长得娉娉婷婷跟出水芙蓉似的,身体却向来不错,进府这么多年除了怀着身孕那会儿有些不适其余的时候连点风寒暑气都不沾的,对瘀血伤痕什么的更是恢复快速,会感觉不适那肯定是……想到她会出什么事,他便有坐卧不安的感觉,这么一承认,脸色不由更难看,只觉得心里杂杂地纷纷地恼,又不知该恼什么。

苏宜尔哈定了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我没事,就是有些头晕,可能是睡少了的缘故。不用叫太医了,还要去野餐呢,弘晨他们可等久了,不好叫他们失望。”他沉着脸,点了点头。“怎么了?”她立时察觉到他的不快,问道。早先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变脸了?“等回来还是叫太医来看吧。”他说道,帮她拿了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和持褂子,细心帮她穿了起来。苏宜尔哈自从学会穿古代衣服后从来都是自己穿衣的,特别是嫁人后,不过让领导大人给她穿衣就太过惊悚,感觉有些角色颠倒。

“我、我自己来。”“不要动。”他轻声说道,见她乖乖地立定了身子,嘴角弯了弯。帮她穿完衣服后,自己才慢条斯理地穿自己的……她看呆了眼,好半晌才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还是在东边啊。她的小动作没逃过他的眼,逸不住笑意地咳了一声,“还不快叫人进来伺候梳洗,安康又在叫你了!”那臭小子就是欺软怕硬,怎么不嚎他阿玛?!苏宜尔哈心头忿忿,朝外地叫了一声,门外的紫竹、翠竹立时带着小丫环端了水盆、帕巾、漱口水、牙刷等用具进来。 简单了梳了个小二把子头,左鬓边戴了簇粉色细绒花,上头插了支银嵌翠蝴簪,耳上再戴上对东珠耳环,配着镶白色毛边的珠粉色银丝刺绣褂子,湖水绿的旗服,清爽中见明媚绮丽。

胤禛梳洗完毕,在旁边看着她,从眉角,到睫毛,到那水灿灿的眼眸、渐渐酡红的玉颊,到粉嫩馨香的唇,心头的纷杂错乱渐渐地定了下去,心道,她就是自己的,一辈子是,下下辈子还是。举步出了屋外,哄小儿子去了。苏宜尔哈舒了口气,很不习惯搭错神经的领导,很不习惯。 出了屋子后,胤禛已经备好了马车人手,春雨和馨桂也将点心饮料等备好,另还有秋实带着冬梅一大早在院子里摘的蔬菜水果,并一堆苏宜尔哈昨晚吩咐春雨放到小厨房的各种菌类和海鲜。

“阿玛,我们要到哪里去野餐?”弘晔才十岁,行事渐渐有了皇孙气度威仪,比小时候沉稳斯文不少,不过在父母面前还是很活泼的。“前两天才下过大雪,今天天气虽然不错,不过野外的雪还没有消融路可不好走……”“不然我们到圆明园去好了。”苏宜尔哈有些迟疑地说道,野外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冰天雪地,哪有什么景致可看,还不如自家的园子呢。 “那算什么野餐呀。”圆明园他们也住过几次了好不好,连皇玛法的畅春园都熟得不得了。“不要去园子。”弘晨直接说道。

“等下到了地儿就知道了。”胤禛拍了拍儿子的脑袋,伸手将他扯下来的貂皮裘帽戴好。他很疼这个小儿子,倒不是因为他长得像皇父的原因,而是这小家伙生性有些莽,喜怒分明,偏爱武事,又有怪力,开始还不能控制自己力道的时候常让苏宜尔哈拿着小竹子追着跑,委屈得噙着泪也不哭……那倔强的模样很有他小时候的风格。马车出了城门,又走了约半个时辰的路。 “好了,下来吧。”出了城后,胤禛便出了马车换了骑马,弘晔也是。这里是一个湖子,远处是青山,两边是丘陵密林,山石、树枝都裹了层冰霜白雪,连湖子也是结了层厚厚的冰,景色实在不算怡人。

苏宜尔哈往后瞧了瞧,马车停的地方离官道有段距离,道:“好在我们有备了炭,不如就在那边披了毡子野餐吧,冰层看来挺厚的,烧烤工具可以放在上面……”“还可以凿冰钩鱼。”他淡笑,指着一旁的一个年青的护卫道:“绰勒可是凿冰钩鱼的好手。”倒是个好玩的点子,苏宜尔哈见两个儿子眼睛都亮了起来,连冰雅也有些好奇地看了看白蒙蒙寒森森的冰面,“怎么知道底下有鱼呢?”“跟钓鱼一样,不过这是在凿开的冰洞里将鱼钩和饵放进湖里……很考验耐性的。

”绰勒恭敬地说道。“也很考验运气。”弘晔若有所思,钓鱼看着简单,却有着外人无法想象的艰辛与苦衷,你很可能在原地等上整整一个小时也不见丝毫动静,更别提是在寒风阵阵的寒冬里等待鱼儿上钩了。若不是生活所迫,只怕也少有人会想去干这个并技巧纯熟的。曾经跟康熙在多载轩的池塘里钓过鱼的弘晨立时皱起小脸,像个起了褶的包子,可爱透了:“鱼难道不能自己跳出来吗?”“也有这样的事。”绰勒笑了:“那要运气十分好才行。”“就想着不劳而获。

”苏宜尔哈捏了捏弘晨的小嫩颊,他们说道:“去试试吧,钓上鱼了额娘给你们做脍鱼吃。”其实她带了鲜鱼来的,不过总要给孩子点动力才行。“那我要看看鱼能不能自己跳出来……”弘晨蹦着往湖心走去。想起他的怪力,苏宜尔哈担心地喊:“走路不要太用力!”见儿子身子一顿,放缓了力道,才略安下心,问身边浅笑不语的领导:“不会突然坠入冰湖里吧?”冰雅抿着嘴,凤眼里闪着笑意,可怜的弟弟,这句话听了快两年了,都成反射性动作了。 见绰勒提着小罐子和钓鱼杆也跟了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哥哥的后面看凿冰钓鱼去了。

“别担心,这湖面的冰层至少有五六寸厚。”若没找人测过他也不会放心带她们来。“……一刻钟大约要把漂提起来半尺高再放下,这会让冰面下的鱼看到钩上的鱼饵在动,觉得它是活的小虫,就会乖乖的自己来咬钩……”“鱼好笨!”弘晨见绰勒用笊篱把凿冰洞时敲碎的冰块全部捞起来放进他们带来的木桶里,问:“冰冰为什么要放桶里?”弘晔反应很快,“应该是要让这些冰块在桶里慢慢融化,等一下钓上来的鱼就可以放在冰水里而不至于立刻死掉。 ”“嗯,四阿哥说得对,这样即使我们钓几个时辰,回去时鱼也是新鲜的。

”绰勒将鱼杆递给一旁看着他们动的冰雅,“这个冰洞给小格格钓吧。”冰雅愣了一下,看了看弘晔和弘晨,接过鱼杆将饵垂进冰洞里,照弟方才绰勒说的那样钓起鱼来。弘晔弘晨很是喜欢这个妹妹(姐姐),在家里时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也尽让着她,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弘晨是个没耐性的,“你这样凿太慢了,我来。”小手紧握成拳往地上一捶,六七寸厚的冰面立即呈纹网状裂开——“小心!”弘晔快速地将他拉开,训道:“你道别人没有力气锤冰么?这么锤一会儿连人带东西都坠冰窟里去了,冻也冻死你……只有像多拉尔护卫这样凿开的冰洞冰面才不会裂开,人站在上面才安全……”弘晨耷拉着脑袋,一边小心翼翼地朝苏宜尔哈这边瞄过来,见她和阿玛没注意才拍了拍胸口,伸手拉了拉弘晔,细长的眼睛瞟啊瞟,力求将无辜的眼神传递给他请求原谅。

真是又可爱又搞笑……弘晔忍不住蹲下来,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弘晨立即乖巧地上前“叭”地吻了一下,过关了。……苏宜尔哈放心了,转过身看着春雨和馨桂两人早已经在他们方才指的地方铺上了雨布皮毡,又指挥着张保和护卫们寻柴的寻柴,搬东西的搬东西,井井有条。从马车上搬下来的东西多得令人咋舌,一筐子生菜、一筐子竹签串好的韭菜,一筐子各种菇类,一篮子地瓜、栗子、花生、一桶子香油,两个一米多高的大木桶里满满都是从多栽轩池塘里打上来的鱼,还有一盘盘一锅锅一盒盒分类切放好的五花羊肉片、羊腿、牛肉片、鸡腿……及生蚝、扇贝、蚬子、鲍鱼、鱿鱼……还有两桶子水(空间水)及一扎子削得大小尖细一般的竹签,其他的锅、碟、碗筷……苏宜尔哈先令人生火,架起五个锅,倒了空间水烧上,又在铁槽里烧上炭火,架上刷洗干净的铁板铁丝……胤禛也没闲着,领着几个功夫比较好的护卫拿着刀将一尾尾大鱼按苏宜尔哈的意思削成薄鱼片,放在碟子里,剩下来的鱼骨扔到两个大锅里熬炖。

处理完这些已过了大半个时辰,弘晔和弘晨在绰勒的帮助下居然真的钓到了小半桶鱼,弘晔亲自操刀将它们处理好后,苏宜尔哈往鱼肚里抹了调料和香油用长铁签将它们串起让人放在火上烤,剩下的跟别的鱼一起在鱼肚里塞些香菇鲜肉等料包上荷叶、泥巴,跟地瓜一起扔进火堆里烤。“哇,好……好吃!”苏宜尔哈回头一看,弘晨正用筷子夹着几盘放着三文鱼的鱼片——只有四条,是苏宜尔哈偷便放进鱼桶里的,沾了她用芥菜成熟的种子研磨、压榨自制成的芥茉酱吃得整个包子脸皱成一团,泪眼汪汪。

配合生鱼片吃的沾料除了芥茉酱还有柠檬蜂蜜酱、辣椒酱、极香的肉末豆瓣酱几种。可能是对苏宜尔哈信心太好,弘晨小包子皱成一团的小脸并没有吓退其他人,反而纷纷好奇地举起了筷子。胤禛几种酱料都试了一遍,觉得还是芥茉酱和柠檬蜂蜜酱好吃,不过他并未多吃,这次带来的食材这么多,得多留点肚子。弘晔很是遗传了他阿玛的腹黑精明,也是浅尝即止,冰雅吃了几口,不太喜欢生食,也放下了筷子,只有弘晨刹不住小嘴地边“哇哇”叫边吃个不停。

“安康,不许吃了!”苏宜尔哈瞪着他,“你还吃不吃其他的东西了?”她皓腕一伸纤手一指,铁槽里烧得通红通红的炭火上放着一片比铁槽的周边略宽两寸的薄铁板,铁板上的鱿鱼正烤得“滋滋”响,还有铁网上的扇贝、生蚝……“要吃!”他立马奔了过去。弘晔忙跟了过去,就怕他烫到自己,此时此刻,万分想念嬷嬷们。苏宜尔哈指着剩下的几盘三文鱼对春雨道:“将这些生鱼片你拿下去给其他人分了,尝个鲜就好,不常吃生食的人吃了怕坏肚子!”“是。

”春雨和苏培盛、馨桂将鱼片及酱料碟子端了下去,其他护卫都围了上来,没想到还有这口福!苏宜尔哈走过去坐在小矮凳上,亲手用筷子夹了个羊五花肉片放在铁板上,快熟时洒上孜然粉,再夹起来用生菜包住,递给跟过来的胤禛,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口吃下去,“好不好吃?”“味道不错。”羊肉肥瘦正好,香嫩鲜滑,生菜爽脆清甜,还有孜然独特的香味……让向来不太喜欢吃肉的他忍不住跟着坐下亲自烤了起来。她又烤了一片,给一旁的女儿,看着她欣喜地吃下去,“喜欢吗?”“喜欢。

”清亮的凤眼又瞟向铁板,坐到母亲的另一边,学着她的样子烤了起来。烧烤就是要自己动手才有乐趣,苏宜尔哈对吃完了生鱼片又恭立在一旁伺候的春雨和苏培盛道:“我们用这一个铁槽就够了,其余几个你们拿下去自己烤着吃,带来的食材反正也很多。”苏培盛看向胤禛,他淡淡道:“去吧,安排人轮值。”苏宜尔哈见女儿一直吃烤羊五花,便亲自烤了串韭菜给她。冰雅向来不怎么喜欢吃韭菜的,觉得它有股子怪味,皱着秀眉道:“不要吃这个。”“不可以偏食!来,额娘不骗你,这个很好吃的,试试?”不情愿地接过韭菜,冰雅张开油亮的小嘴咬了一口,嚼了嚼,咦,味道好像没那么怪了,还……蛮好吃的!吃完了韭菜,接下来的各种菇类也拿来烤着吃……嗯,味道还真与炒出来的不大一样,还不错,不过最好吃的还是烤羊五花肉片包生菜,比烤鹿肉还好吃!“冰雅,不要总吃烤肉啊,来试试这个烤生蚝,滴了柠檬汁了,味道不错。

”弘晔用筷子夹了个生蚝放在碟上递给她。冰雅对这个哥哥可比对弟弟信任多了,用筷子夹起蚝肉放进嘴里,鲜美的蚝肉里夹着柠檬汗的酸,感觉味蕾都被挑了起来,口齿生津,鲜甜鲜甜的,眼睛不由弯了起来,甜甜朝弘晔道:“好吃。”。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