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谁掌兵权

谁掌兵权()“怎么这样不小心。”苏宜尔哈边帮他涂上伤药边说,其实以他的体质不过两天时候伤口已愈合得差不多了,不过她看不过去他拿伤口不当回事,亲自给他上药,连疤痕也一并去掉。“一个人、一件事,做得太过完美不是好事。”他淡淡地说,揽着她的腰道,“幸好你们没事。”就在他们遇袭的时候,雍亲王府确实也闯进了几个貌似“江湖刺客”的刺客,身手高超可列入一流水准,大约事前有经过细密的侦察布置,三个人一路闯过重重护卫直奔松柏院,其中一个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性音和尚给抓了,一个身陷王府护卫圈最后也给抓了,最后一个在前面两人的掩护下倒是顺利地摸到了松柏院,结果却碰上了难得待在那里的弘晔。

——还要多亏了弘晨小包子那天尽缠着要到哥哥那里玩儿(那里有很多哥哥),不然弘晗弘昼等几个小包子说不定真会被伤到,即管胤禛在他们身边派了人手保护。这两年弘晔身体抽长,个头不似十岁的男孩倒跟十三、四岁般,细嫩白皙的肌肤、清俊的五官、温润如玉的气质,天生的贵气……刺客几乎一眼就拿他当冤大头,结果那刺客闯过了府里护卫高手的围杀,也找到了目标,却楞是栽到了这个看起来锦衣玉食矜贵得没有一丝威胁性的十岁小孩身上。 一个照面就被拍倒了!不说弘晗弘昼弘晨几个小包子眼冒星星,连那个刺客倒地时也很不瞑目:叉叉的,出身好、长得好,现在连武功也好,还让不让人混了?!四岁(虚岁)的弘晨小包包自小胆子大,听到哥哥说这人是来害他们的,神勇地上前对着刺客鼻子就是一脚,直接让他流血又流泪……自己的弟弟身具怪力,弘晔抽了抽嘴角,同情地望了眼脸庞扁成锅底的刺客,心道,以后你一定不会看低孩子了吧。

胤禛很庆幸当初因为儿子精力太过旺盛拎着他跟自己学武,也亏得元寿小小年纪寒暑不改地每天勤练不缀……要说,他的资质可比自己好多了,悟性也高,《混元金身诀》练的进度都比自己快了。 ——这是当然的,人家在母亲肚子里时就吃了多少好东西啊,就是生出来后有一段时间还是空间里的常客呢,成长的过程,举凡空间里生产的东西能拿出来的那是天天吃,身体杂质少不说,经脉里更是存了不少灵气,练起功法自然是顺畅得很了。“你连性音大师都请来府里住了,还能出什么问题。

”苏宜尔哈伸手点了点他的手臂,知道他自更了玉牒后对府中的安全就很看重,本来府里除了护卫外只有性音和尚的几位徒弟坐镇,没想他暗里还请了性音来。 “只怕万一。”他笑了笑,如她所愿地松开手臂,张开手,让她帮自己穿上袍子,转开话题道:“性音对安康挺感兴趣的,想收他做徒弟,你觉得怎么样?”会问苏宜尔哈是他觉得她在教养孩子方面很有方法,她生的几个孩子小小的就比别的孩子要来得聪慧有灵性,当然,在有的方面也特别固执,如孩子会走就不允许他们到哪儿都让嬷嬷用抱的,会吃饭就不允许让别人喂……苏宜尔哈顿了顿,“问问安康自己的意思吧,他要愿意,我没意见。

”她也没想着让所有的儿女都学同样的东西。胤禛点了点头,突然发现:“爷生日又到了?”全身簇新不说,长袍的料子也有些不同,穿在身上有些森森凉意。墨绿色的暗纹长袍,绣着吉纹的宽边袖口和下摆,的螭龙绣纹腰带,她给他做的衣服一惯的款式纹样简单大方中透着典雅贵气。他叹口气,小莲花其实也很小气,给他做的衣物小件的还罢了,大件的都坚持在他生日这天当礼物送……好在从他抗议后,衣服从一套变成两套,也算有长进。 “这是什么料子,穿在身上不仅不闷,还凉爽的很。

”“这是一种藤的纤维织成的,好吧?”她笑眯眯,虽然是衣服,可是从料子到织到制成衣服到绣花样她可都经了心的。藤?他挑了下眉,不用说,东西肯定又是来自她的那个秘境。“你的生日也快到了,想要什么?”她歪着头想了一下,现在是康熙五十五年了,她记得过五十六年西藏战事就要起了……这位估计会很忙,“那天全家人一起出去野餐吧?”她看他。他点了点头,礼物还是送稀奇的动物或植物吧,她喜欢。 “晚上记得回来用膳。”她叮嘱,全府的女人都等着这一顿饭呢,不然没机会送礼物表情意,可不得找到她这儿来?“知道了。

”他无奈地应着,他也是需要尽义务的。“有空多带冰雅和安康到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吧,老人家近来精神不太好,常常说话说到一半就睡着。”皇父与太后感情融洽,对这样的情况很是忧心,常不由自主地同胤禛说起,好在只是精神不济,没什么病痛。历史上的仁宪太后是在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崩的,看来她虽然孝敬了不少水果吃食给慈宁宫也不过令太后的身体少受病痛折磨……想到太后对她的关爱照顾,她有些黯然,“放心吧,我会的。 ”雍亲王的三十八岁寿辰,还未到日子就有不少旗下属人及朝中官员打听,寿礼也早就陆续有人送上……胤禛一律以不是整寿,加之现在西北不稳,无心大办为由推拒了不少“好意”。

苏宜尔哈知道他如今在朝上太过惹眼,行事更为低调谨慎,便也小心翼翼,逾制的东西不收,打眼的礼收下后必找由头回送一份相当的礼……早在昨日,府中管事下人都得了赏钱和额外分发下来的米、鱼、鸡、羊、酒(这个当值是不准喝的),堂院也清扫装扮得分外亮堂喜庆。 午后,女眷们已妆扮一新纷纷扶着丫环们来正院厅堂了。苏宜尔哈到的时候差点被那花团锦簇的美丽晃花了眼。“侧福晋来了!”喜塔腊氏停下了说话站了起来一脸恭敬喜兴地说道。苏宜尔哈朝她笑了笑:“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早。

”这位喜塔腊氏自进了府就明火执仗地处处奉承她,苏宜尔哈虽然不想多一个敌人,但对着这么明晃晃的拍马也实在喜欢不起来。只好秉持自己一贯的待人处事,淡淡的,不喜也不怒,既不驳斥她也不跟她热络。久了,喜塔腊氏倒也收敛了几分,早先众人因她的态度而对苏宜尔哈眼露嫉恨的目光已转向对她的嘲弄了,不过对着苏宜尔哈依然恭谨。 苏宜尔哈对与耿氏分坐众人之外的武氏道:“你怀胎月份尚浅,自己小心不要太过劳累。”“多谢侧福晋关心,婢妾省得。

”有过一次惨痛经历的武怡宁自从又有了身孕便处处小心,如果不是爷的寿辰不好不出来,她还真想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不来呢。“就是啊,还是小心点好,免得重蹈覆辙。”乌雅氏轻笑,垂下的眼睫遮住眼里的嫉妒,她自四十七年生了四格格后就没再怀过,本就不得宠,倚为依靠的德妃如今又说不上话……在雍亲王府的生活可没以前顺畅。 武氏闻言脸一白,双手不自觉地移在腹部,遂又挺直了背,目光坚定地直视乌雅氏:“妹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府里还有人想要谋害皇家子嗣吗?”乌雅氏被这话堵得,心头好一阵没缓过气来,府中谁不知道爷最恨人在子嗣上动手脚?回“是”的话接下来的话肯定吃不了好,回“不是”的话便是自打嘴巴!思来想去无话可回,只能“哼”了一声,将一腔的气力发在指间的丝帕上。

坐在一角地宋氏捏着手帕捂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掩住一丝笑意。 李氏平日总要为难一下亲向苏宜尔哈的武氏耿氏等人,这时却凝着张脸端坐不动,实在令年氏暗自诧异,不由往她那儿看了几眼。年氏是个很有心计的,进府不久就敏感地察觉到苏宜尔哈的不易讨好,连爷也没想像中对自己另眼相看——她原以为凭着自己的容貌才情家世至少能夺得三成宠爱,只好改弘易辙,一方面恭顺行事,府中位份比她高或与她持平的女人太多,她的优点反而成了她们攻击的理由(嫉妒啊嫉妒);一方面争取得子——她成功了,但她没想到爷会那么敏锐寺察觉到她的手段,伤了他的自尊,自己失去了邀宠的机会,只能慢慢弥补这裂痕了。

幸好,她一举得男,虽然有些缺憾但她已比别人多了依靠,算是在府里站稳了脚跟。但是还不够,既然钮祜禄侧福晋那边靠不上,以她的容貌就算靠得上她也不会选择的,李侧福晋才是她的目标,在李氏这边,她容貌才情无人能比,有她暗地里支持,生有二子的李氏应该能与钮祜禄氏争一长短,只要她们斗起来她就能寻机得利……可惜,这李氏太扶不上墙了,不但屡屡失败,如今连往日的气焰也没了。相比乌雅氏的失势,她在府中的地位随着她诞下八阿哥(福惠)及她二哥年羹尧的官运亨通而愈加稳固。

如今,她已看出,皇上有意将大位传予爷,所以她更要小心谋划,与她二哥一里一外,二哥争取在朝堂为爷立功成为她在府中得爷看重的筹码,只要有了这筹码,她就不愁没机会从钮祜禄氏手中夺得爷的宠爱,再生一个阿哥……将来,也有望争得大位!只是这机会,什么时候会来呢。“阿哥们来了!”二阿哥弘昀、三阿哥弘时、四阿哥弘晔、五阿哥弘晗、六阿哥弘昼走了进来,朝李氏和苏宜尔哈行礼道:“给钮祜禄额娘(额娘)请安,给李额娘(额娘)请安。

”苏宜尔哈和李氏忙叫他们起来。待他们又见过了宋氏耿氏等人,苏宜尔哈才问:“可去给福晋请过安了?”“请过了。”弘晔走到她身边,“额娘,阿玛什么时候到?”苏宜尔哈看了看厅里的西洋钟:“一会儿吧,怎么,肚子饿了?”“我怕弟弟妹妹们肚子饿。”他理直气壮地说。苏宜尔哈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明明就是想着吃那道“佛跳墙”,没见他口中的弟弟妹妹身边放着水果点心啊。弘昼几人可能也知道他的想法,都捂着嘴笑呢。 正要说什么,外面的有人禀:“苏公公来了。

”“快让他进来。”“见过钮祜禄侧福晋、李侧福晋……”苏培盛进来后行了一通礼,说道:“主子让奴才先回来说一声,皇上留主子有事商议,让福晋和阿哥格格们先行用膳不必等他了。”“苏公公可知是什么事——”苏宜尔哈看了出声的喜塔腊氏一眼,打断她的话:“朝堂上的事不是我们内眷该打听的,苏公公即管去吧,我们知的了。”如果不是大事,康熙也不会在这当口留下领导大人商议事情,是战事要起了吧?她猜想的没错。 这事要从康熙四十四年说起。

当时,桑结嘉措和拉藏汗(硕特蒙部控制西藏)发生冲突,桑结嘉措败亡,其所立的六世□仓央嘉措也被拉藏汗指为伪六世□,请予“废立”。康熙准奏,命将仓央嘉措解送至京师。但很奇怪的是,仓央嘉措在解送途中,在青海地界“绝然遁去”,不知所终。桑结嘉措败亡后,他的余部逃到了策妄阿拉布坦(准噶尔)那里去求援。而准噶尔部众在康熙五十四年就骚扰哈密(西藏),朝廷已准备派兵征讨。今次是朝廷得到消息,策妄阿拉布坦侵扰西藏,拉藏汗被杀。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要改卷评分,更新可能没办法正常,亲们见谅哦:)另,历史上的准葛尔入侵西藏是在康熙五十六年七月,这里提前了,呵呵,一切为了剧情。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