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倒霉的年氏(下)

除了年氏,受到波及的还有居于凌霜院的陈氏和二格格殊兰,陈氏今早胃口好,喝了一碗粥并两个春卷及大半盘虾油黄瓜……受创最重,由一开始的腹部剧痛、呕吐,到痉挛、抽搐……最后厥了过去,一度还呼吸困难。二格格则是春雨赶得巧,只吃了半块油炸糕子,肚子痛了半天,等苏太医、孙太医、林太医相继赶来,熬了药喝下去后就睡着了。乌喇那拉氏又惊又怒,若非苏宜尔哈发现不对赶紧叫春雨来报,她的殊兰只怕不只吃半块糕子……还有耶布淳格和自己,只怕也逃不了难。

是谁,心思这么狠毒,要绝了她的活路……当下也顾不得虚弱的身体,扶着乌嬷嬷强撑着出来镇场面,在孙太医确定雍亲王府只有那开了盖的大半桶花生油里被渗了巴豆油后,她将外面查证的事情交给了大总管张起麟,内院则在乌嬷嬷和陈福等人的协助下,很快盘清了没有嫌疑的人,其他稍有干系的监控地监控、关押的关押,等胤禛赶回来处理。李氏惴惴不安,趁着钮祜禄氏怀孕生子这段时间她好不容易插手府务,动得最多的就是厨房了……哪知道就出了这档子事,难道是钮祜禄氏不满自己夺权搞的鬼?!越想越是愤恨,一定是这样没错,嫡福晋出了事,年氏出了事,得益最多的就是她了,没了身份最高的乌喇那拉氏,没有最年轻、容貌又不输她的年氏,自己又因这事受累越发不被爷待见,她在这府里就没有威胁了……只是钮祜禄氏在吃食方面多栽轩把得紧紧不说,对雍亲王府的大厨房管得也严尽管她极少干涉厨房的人事……如果是她,她是怎么动的手?自己这段时间对厨房也关注得紧,怎么就没发现有哪个是钮祜禄氏的心腹?还是所有人都已经被她收为已用?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李氏有些泄气地猜测着,手中的帕子扭成一团。

子嗣还是最重的,路上知道苏宜尔哈那里没什么事放下了大半个心的胤禛一回来便问了二格格怎么样——在他心中,年氏还未出世的孩子是怎么也比不上有了几年感情的嫡女的。“已经睡着了,林太医说要好好养一段时间。”乌喇那拉氏眼睛还是红红的,她的这两个女儿,可能随了自己常年卧床休养的影响,性格偏向文静,身体也就没有其她格格看起来健康。殊兰痛得小脸青白青白,冷汗直冒,她这个做额娘的却半点法子也没有……“爷,这件事您一定要查清楚,幕后的人这是想要我们阖府的命呢。

”乌喇那拉氏咬牙切齿,“厨房最近都是李氏在管,听管事们回报,她最近动作可不少!”李淑齐,向来就是她的眼中沙,最初的痛苦和嫉恨都来自于她!钮祜禄氏不爱弄权,怀孕坐月子期间李氏接管府务,总是挑大厨房的刺谁不知她是想安放她的人?巴豆油的事不管是不是她做的,她的殊兰受了累是事实,这让她又被勾起嫡子弘晖的早逝……当初,李氏也没少对她的弘晖出手啊。“你放心,我会处理。”他转身朝玉版院走去,脸色沉冷,这已经不是兄弟之间单纯的下绊子,也不是后宅之间简单的争斗,这件事若非苏宜尔哈天赋异秉发现得早,确如宜慧所言,整个雍亲王府怕有大半数人要折在这里面……尤其是他还未成年的孩子。

谁跟他有这么大的仇?不管是谁,他都要准备好承接他的回报……将满腔的怒火压到心底,到玉版院时年氏已在苏太医和稳婆的帮助下生了位阿哥。即管对年氏不满,孩子总是无辜的,他让嬷嬷抱来婴儿仔细看了看,跟普通的婴儿没什么差别,皮肤红红皱皱的,就是右手肘到肩膀上的肌肤看着有些像被开水烫过的丝一样皱得有些不自然。“他肩膀上的皮肤是怎么回事?”看着不像外伤。“这,”苏太医低下头:“巴豆油对鼠兔鸭鹅等没什么影响,但对牛、马、鱼、人毒性很大……小阿哥是新生儿,又是不足月动了胎气才催产生出来的,难免,受了点影响。

”这还是幸运的……不过,苏太医不敢说。“能不能治好?”“恐怕有些困难,小阿哥现在出生虽说月份足了,可在年格格肚子里也颇受了番折腾,还是需要好好调养才能跟常人一样健康的。婴儿的肌肤脆弱,不适宜用药,再者奴才怕小阿哥身上还残留着巴豆油的药性,用药的话恐引发急性皮肤炎等其他症状……为保险起见还是等小阿哥长大一些再行医治的好……呃,到时用上好的生肌去疤膏药应该能淡化一些。”反正也不在脸面上,穿了衣服看不出来,胤禛不再纠结此事,转问:“年格格怎么样了?”年氏因怀了孕,饮食方面早在自己的小厨房做,不过有了身子的人总是容易饿,小厨房的油也耗得很快——公候之家用油不像普通人家用肥肉白膘热一热,各种各样的油有自己熬的有专门从生产的作坊购进的——所以年氏的小厨房用的花生油也是在大厨房那领,也算她倒霉,刚好在第一批用这些毒油的人里。

早上一碗新鲜的饺子下肚不到半刻钟肚子就痛了。还好是滴在汤水里,油不多,要是直接放油炒菜,这孩子不定能保下来,大人也活不了。苏太医小心地说着,“年格格这次实在是伤了身子,尤其是肠胃……以后要小心调养。”胤禛点了点头,“你给开个方子吧。”“嗻。”其余受了巴豆油之灾的下人们也自有管事们安排的大夫医治,这点张起麟安排的也很及时,事件的后果并没想像中严重。胤禛早在回府的那一刻便令人调查这事,并暗中让粘杆处的人也参与了进去……此刻结果还未出来,他便往东侧园看望还在读书习字的弘晔弘时弘晗并邬先生。

邬先生幽居东侧园,平日只教导王府的阿哥们读书,并常常与四阿哥讨论朝政,给予自己的意见,但并不表示他对雍亲王府的人事动静不清楚,事实上,事情一发生他就有耳闻,但这些是内宅事务,又或是皇子阿哥间的争斗手段,他却是没办法立时干涉的。此时见四阿哥过来,自是要问问了。胤禛苦笑,“还好王露及其他几位先生没事……”将事情解释了一遍。亏他向来得意自已府上防范严密,外松内紧,没想到照样让人将手伸进来搅了一通,若不是侥幸发现得早,可就成了京城笑谈了。

到时传到了皇父耳里,不仅不可怜可惜,反而是自己无能的表现……“能有这个结果真是上天庇佑。”连邬先生也不由大叹运气,心中暗想,天意真是站在四阿哥这一边,连这种难以察觉的药都能在发难前阻止,府中连主子到下人只数人受伤无一人死亡真是奇迹。“这事还是要尽快查明为好,留着……始终是个祸患。”胤禛点着头,自己向来小心谨慎,没想到别人轻易便能将自己府中所有人的性命捏在手里,怎不叫他心惊?!“王露,你觉得——”他看着或是摇头晃脑诵书或是潜心写字的儿子们语意有些迟疑。

“王爷想将此事告诉小阿哥他们?”邬思道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犹豫,微笑道,“几位阿哥年纪虽小,聪明机敏却不输大人,再说,生于皇家……王爷也心知没有单纯的资格。”是啊,越是单纯死得越早,胤禛心中暗叹,就算他想给儿子一个宽松安定的成长环境,却树欲静而风不止……而且上辈子也证明了,太过保护儿子不一定对儿子好,趁此机会让他们接触一下皇家的残酷斗争也好。他当然是明白几个儿子的优缺点,弘昀沉稳多才,可惜身体不太好,骑射方面差了些;弘时,聪明有余,心思却太过外露狭小;弘晔慧敏多智,文武方面的天赋高出兄弟一大截,只是年纪尚幼,沉稳不足;其余的还太小……除了弘昀在上书房多少感受到政治带来的倾轧和影响,弘时和弘晔还是被保护得太好了。

太阳西斜,弘昀下了学,顺道过来带几位弟弟回松柏院,见了胤禛,父子俩在书房谈了一会儿话。过了一会儿,弘晔和弘时又被叫了进去,谈了什么不知道,苏培盛只知道出来时,父子几人都是一脸没有表情的严肃模样,尤其是弘晔,七岁的小孩,不苟言笑时会给人一种极有威严和尊贵的成熟感,却并不会让人感觉突兀,反而觉得自该如此。连三阿哥弘时,也褪去不少孩童的天真。“阿玛,我和弟弟想先去看看额娘再回松柏院……”弘昀对胤禛说道。 “去吧。

”胤禛并没有阻止。他隔离李氏与弘昀弘时只是不想儿子受她影响,并不是希望儿子成为不知孝悌的人。“阿玛,额娘还有弟弟妹妹都没事对不对?”去往多栽轩的路上,弘晔仰着半截光亮的小脑袋认真地问。“对,她们不会有事。”胤禛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子认真地回答,抿紧的薄唇微微弯起。“额娘,额娘!”父亲的回答令他安心不少,不过在接近正屋时还是忍不住高喊着跑了进去。“元寿……”苏宜尔哈将儿子抱进怀里。明知没有危险,苏宜尔哈还是直到看见儿子平安归来,真真实实地偎在自己怀里时才真正放下了心。

胤禛嫉妒地看着苏宜尔哈捧着儿子的脸蛋亲了又亲,道:“好了,都长这么大了还亲来亲去的,像什——”“阿玛。”冰雅一看见胤禛就扑了过来,“额娘都不让冰雅出去玩。”所谓的出去玩就是骑着“白娘子”到处逛,这种时候苏宜尔哈会让她去才奇怪。胤禛看着女儿淡淡地蹙着眉,眼波秀长的凤眼里明白地透着浅浅的委屈,心疼了:“府里现在有事,你额娘担心你的安全,就在多栽轩玩吧?”眼睛一眨不眨地睇着胤禛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好。 ”再转头看苏宜尔哈。

“去吧去吧,珠嬷嬷看着她点。”被她拘在屋里大半天了,难怪小丫头不满了。“是。”珠嬷嬷行礼回道。冰雅走到弘晔面前,仰着小脑袋,脆声道:“哥哥陪我去玩儿!”弘晔看了看胤禛和苏宜尔哈,点了点头,牵起她的小手,到院子里去了。“黑将军”和“白娘子”正在那里追逐玩耍呢……珠嬷嬷等人赶紧跟了出去。望着女儿欢快的小身影,苏宜尔哈怔怔出神。即便出了有人偷放巴豆油的事,也不是说雍亲王府就有多危险,只是她心底不安,没有来由地,直到见了胤禛和元寿心头彻底安定下来才蓦然发觉,即便没有爱情,这个男人就是她在这大清朝安身立命的支柱,有他在,她才觉得安稳、放心。

“在想什么?”他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她将目光移回他身上,脸上绽出一抹很美很美的微笑,直到胤禛很多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还清晰如初:“在想,只有你们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因为坐月子,没办法护在儿女的前头,她才会如此不安吧。他心中一暖,他也是直到见了她才觉得安心。很快,详细的调查报告就放在胤禛的书案上。从雍亲王府内清查起,接着一层层地深入调查,从贾氏、贾府、再到出宫的陈嬷嬷……完全明白了真相之后,他忍不住一拳击在桌案上,硬实的胡桃木桌立即凹裂成两半,桌上的笔墨、折子“啦哗”滑掉了一地。

竟然又是他的亲额娘,德妃!他原以为这辈子能够以淡然的态度面对她了,没想到啊,这一世的她做的比上一世还狠,竟能再次勾起他的怒火!虽然她只是想要弘晨和苏宜尔哈的命,只是为了让她的十四内宅没那么黯淡失色,可是她选的贾王氏实在太毒,下药的方法也实在太毒,为达目的竟不惜拿整个雍亲王府的人做陪葬……对那个女人所做的一切,再想起来心中已无悲凄之感,真的,他所有对她的感情早被她耗光了。他要怎么回报她好呢?胤禛坐回靠椅,眼中冷光乍现。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久等了,呵呵:)。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